全职领主 第一章彼岸归来之人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某夜,泛大陆,圣天帝国,苏家领墓地。

    一阵强烈的眩晕过后,一个名字浮现在这名少年的脑海里,苏进。

    “苏进?我记得好像以前不叫这个名字,而且我不正在参加世界第十次科技革命研讨会么,那帮老家伙还说我太年轻,切,要不是本少带头搞出来新型能源估计这研讨会的门票都不会给我吧。等等,这里好像不是想这些问题的地方。”

    突然他猛地蜷起身子,抱住脑袋,一阵剧痛后他终于确认了一件事情。

    他现在叫苏进,是苏家领的少主,今年十七出头,父母不知去向,被的大管家陷害致死,至于目前在哪,还不清楚,反正是伸手不见五指,有点闷还有点挤。

    苏进活动了下脖子,感觉枕的东西怪硬的,摸了摸感觉像石枕。

    “靠,不会吧!”

    苏进尝试坐起来,好吧,撞头了,上边也是木板。

    这就是个棺材!

    推了推上方的棺材板发现完全推不动,敲了敲边上的木板,那返回的声音告诉苏进这口棺材已经进了土。

    也因为这,苏进不指望这棺材能透气了,大概估计下,这里边的空间最多够他两三个小时呼吸用。

    这种时候他放弃了大声呼救,那样浪费体力不说还浪费氧气,他先检查了手边的东西,除了字画样式的东西就是两个瓷瓶,另外还有一把长匕首。

    “别慌,想想办法,你他么不是被说成天才吗?”苏进的大脑飞速转动。

    想了一会,苏进还是拿起匕首,在黑暗中试了试之后一下扎进了身侧的木板,时间耽搁不起,必须选择一条路拼一下,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直接被埋了。

    匕首质量还不错,当然了也可能是棺材太脆,几下过去挑起了大块木屑,但苏进此时的体力好像不太行,还没见土就一脸汗了。

    重复同一个动作,本身是很烦的,苏进干脆梳理一下现在的记忆,两个人的量确实有点麻烦。

    灵魂是属于一个年少有为的屌丝科学家,平时没事宅在家里看看,打打游戏,有灵感了就宅在实验室搞研究顺便一下研究员妹子,在参加会议的时候正要说道时空穿越的可行性的时候,眼前一黑就没了知觉。

    肉身就比较水了,苏家领的少主,父母不知去向,衣食住行,基本都由贴身丫头铃铛负责,管理领地的事情就由大管家全权负责了,自己就成天在里泡着,修炼原理之类的书看了不少,可就是不修炼。

    底下的人不服自己没修炼就当个领主,马脸大管家带头造了反,其实苏进虽然不管事,但是心肠不错,没事接济领地内的穷人,对家丁也没说怎么苛刻。

    就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血腥沾染了苏府后院,苏进放下书准备休息,铃铛刚要挂上门栓,一个马脸大汉提着沾满鲜血的大剑直接踹烂了木门,铃铛被踢到墙角。

    苏进想拿起匕首反击,无奈剑尖已经没入胸口。

    “书呆子,别怪我,只怪你太弱,太没用!”那双眼睛中,嗜血的兴奋,的满足。

    苏进不明白,自己对别人好为什么落得如此下场。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没有碾压别人的武力吗?

    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苏进好像看见管家拔出剑准备砍自己的头,然后一个倩影飞扑过来。

    那一剑,掠过素颜。

    苏进很痛。

    恨自己竟让丫头抗下这一剑,恨自己竟落得任人宰割的下场。

    “唉,上辈子搞研究混日子,这算什么,算灵魂穿越吧,这家伙还是个书呆子,这该是缘分还是我命不好。”苏进想了想,还是多少有点抱怨这副身体不论从心理还是生理上都是太弱了,在家里还管不住那个马脸管家让他翻了天,陷害自己不算,还把自己的贴身丫头给搞破了相。

    也幸亏丫头给自己挡下了断头一刀,要不这灵魂也不可能穿越到这身体上给他第二次机会的。

    “如果能出去,这人情怕是要还一辈子,傻丫头。”一想到那个处处为自己着想的人,再一想到那脸上狰狞可怖的伤口,苏进就突然加大了力气。

    作用还是有的,这几下带出了一些土,一见有效果,苏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趁热打铁直接开出了一个洞。

    时间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苏进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会,因为不确定这棺材被埋了多深,一旦身体进了土那就得必须一次突出去,所以回复体力是必要的。

    可就在这休息的档口上,突然头顶上传来铲土的声音。

    “不是吧,我这刚死就有人来盗墓?好歹我也是堂堂领主好伐。”苏进一脸黑线,赶紧把身体附近的土,又摸了摸刚才的字画,顺便把字画展开盖住挖的,估计不仔细看应该是看不出来的。

    放好匕首,略微整了整衣服,苏进重新躺好,双手放于腹前,呼吸归于平稳。

    谁知道头顶的那帮家伙速度还挺快,苏进这边刚收拾好,就隐约听见上方有人说话。

    “头儿,看见棺材板了。”

    “嘘,给我小点声,看见了就掀开,说什么废话。”

    “头儿,我这一个人也搬不动啊,太沉了。”

    “你!废物一个,平时吃那么多吃哪儿去了。”

    “废物!还不过来搭把手!”

    一二,起。

    随着木板摩擦的刺耳声响,苏进感觉有光在照着自己,赶紧屏住呼吸,不让胸口有起伏而暴露自己。

    “头儿,大管家是说找个戒指?一枚戒指而已,至于刨人家坟吗?”

    “你懂个屁!那戒指内藏一方地界,可是几任领主传下来的东西,谁知道里边有什么宝贝,待会要是能在那戒指里捞到什么小物件,大管家也不知道。行了,看老子干嘛,还不快点找!”

    苏进憋着气,感觉血液流速慢慢下降,体温竟然好像也降下来。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一个有点傻气,另一个就感觉有点湖了,不过听他们说的戒指,按理来说,应该就在自己手指上,不过刚才他检查身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手上还带有戒指。

    不等他多想,两只咸手就在苏进的身上摸来摸去,由上而下,由外到内,连竟然都没放过,还好忍住没动,作为直男,苏进暗想这事绝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

    “头儿,没有啊!手上,身上都看过了。”

    “看看有没有在嘴里。”

    苏进一听这,瞬间就紧张了,这要是一张嘴,呼吸就控制不住了啊,这两个货既然能干出来刨坟的事,想来也是刀口上过日子的,别看自己还是个活人上来给自己一刀。

    口臭味越来越近,苏进知道那个二傻子要过来扒自己的嘴。

    算了,先干掉一个,剩下的再说,右手已经摸向了匕首,眼睛也睁开了一条极细的缝,看着那个浑身黑衣只露出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的脸,只要他敢再碰自己,苏进就敢一刀过去拼了。

    “等等,不对,有人!快,快埋了!”

    说时迟那时快,苏进正准备拼命呢,两个盗墓贼飞快地盖上棺材板,没铲几锹土就没了声音,不过凭这个速度,苏进已经确定自己被埋的不深,加上盗墓的两个家伙走的仓促,土肯定也没踩实,脱身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苏进的活还没开始,一声穿透地面的凄厉的哭喊让他浑身一哆嗦。

    少爷……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