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记 第一百零六章:降临
作者:程啸天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陶二狗,这是给你的储物袋,具体怎么用等你练气之后便知道了。这是师傅送你最后的礼物,足够你下半辈子安安稳稳的活着了。拿去吧。”程风将储物袋丢给了陶二狗。

    “啊?”陶二狗有些震惊。

    “晴念,我想跟你说一说话,你跟我在操场上走一圈吧。”程风说道。

    “嗯……好的。”晴念没多说什么,跟着程风在操场上开始转悠。

    程风正想开口,但突然楞了一下。

    这时候,宇宙中心的圣人和仙界的圣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齐齐朝着盲盲时空望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摇了摇头,又恢复了平静。

    程风轻轻的看了一眼晴念,会心一笑。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刚开学,从那个时候我可能就爱上你了。很奇妙的一种感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如此的讨厌我,第二年,我在一楼,你在四楼,我整天没事干就在学校中间的那个小花园站着期待着你能出来让我瞧你一眼。”

    程风此时不知何缘故,说着一些很奇怪的话语,而晴念也居然没有察觉到。就好像很正常一样。

    “第三年,我和你在一个班,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那时候我手臂骨折,没办法鼓掌,不然我怕是会把我的手掌拍肿。也就是你,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一见钟情的感觉,晴。”

    “那一年,是我最幸福的一年,可是我至今不明白你为什么如此的讨厌我,是因为什么的?我只是简简单单的爱着你而已。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心里就住了一个人呢。”

    “我很喜欢玄学,道法。很讨厌学习,但我没有缺点,如果说学习差也是一种缺点,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定义一项打游戏差也是缺点?两者虽然不是同一等级,但却是同一种说法。”

    “第三年之后无第四年,第四年之后无第五,第六,第七,第八年。以后都不会有第九,第十年。心里不是滋味。”

    “这几年我已经学会了忘记,忘记你其实不错。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我将会把这个世界发扬光大,让我那个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的名气。”

    “很喜欢你的笑,一年我们虽然没说过超过十句话,但是……但是什么呢?没有但是了吧。晴。这是虚拟的最后一次和你对话了。从此之后,心里的你会从我内心深处最后一次抹灭。”

    “我不能干涉这个世界太多,我仅仅能做的只是用字将其描绘出来而已,最后让我对你说一句话吧,我爱你。”

    “这几年也学会了成熟,淡忘,或许不久之后你就会从我的心里淡化,对了,我看过一个故事,我将它说给你听吧。”

    “26岁,你看着身边的人都结了婚,

    婚礼的份子钱逐年递增

    春节回家,父母从带你串亲戚

    变成了带你去见相亲对象

    见了十几个姑娘

    你每次都觉得和那个她比

    差了一点

    28岁那年,你遇到了一个和你遭遇差不多的姑娘

    你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她说:你还不错

    你喝了一口可乐说:你也是

    你还不确定喜不喜欢她

    双方家长就已经摆好了订婚宴

    结婚的前一周,你和朋友出去喝酒

    你说,不想结婚

    朋友说,你啊,就是想太多。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分割线

    29岁,你们终于结了婚

    婚礼办的不大不小,朋友来的不多不少

    攒了几年想要去实现理想的钱

    搭在了这一场百人的私人庙会上

    婚礼进行到中间

    司仪带着标准的商业化微笑

    对着台下的亲朋喊道

    要不要让他们亲一个!

    台下那些人跟着一起起哄

    不知道为什么

    你简简单单的亲了一口

    俩人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站位

    你小声说了一句:我爱你

    那个昨天还看不惯你倒腾模型的新娘

    愣了一下说:我也爱你

    你不确定她是不是对你说的

    就像你不确定是不是对她说的一样

    婚礼结束后,并没有你想象的浪漫

    你听着外屋的新娘一笔一笔的算着份子钱

    想着不过才两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想着想着,洞房夜就睡着了

    分割线

    30岁,她怀孕了

    辞掉了工作,在家养胎

    你在公司逐渐有了点地位

    手里管着十来个人

    独立负责一个项目

    结婚前陪嫁的那辆20万左右的车

    也变成了你一个人的独享

    但你依然不敢放松

    每次加班

    电话那头都是抱怨与委屈

    但你不能争辩什么

    谁让她怀了你的孩子

    在这一刻

    不论是她的父母还是你的父母

    都无条件的站在这一边

    31岁,孩子落地了

    前前后后连孕检带住院费花了10万块钱

    不过无所谓

    你看着你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喜欢

    高兴的仿佛这是你的新生

    32岁,这是人生最不愿意重复的一年

    平均睡眠3小时

    孩子每一个小时都要闹腾一次

    第二天拖着睡不醒的眼睛去上班

    老板说你上班不干活

    回家媳妇说你不干活

    你想了半天不明白,那谁干活呢?

    那辆开了3年的车

    成为了你真正的家

    你不在抱怨路上拥堵的交通

    你甚至开始希望

    再多堵一会

    回到家,你关了发动机

    在车上点了一根烟

    这是你每天最幸福的十分钟

    车前是功名利禄,车尾是柴米油盐

    分割线

    35岁你因为身体越来越差

    加班越来越少

    晋升的速度也越来越缓慢

    那天下班,媳妇告诉你

    孩子要上幼儿园了

    双语的一个月3000

    你皱了皱眉头,那边就已经不耐烦了

    “四单元的老王家孩子,一个月6000”

    “你已经这样了,你想让孩子也输?”

    你没说话,回屋给媳妇转了6000块钱

    这笔钱,你原本打算给自己过个生日,买个新电脑

    分割线

    38岁,孩子上了一年级

    老师说一年级最关键,打好基础很重要

    你笑着说,是是是,老师您多照顾

    新生接待的老师看着你不明事理的脸

    给你指了一条明路

    “课外辅导班,一个月2200”

    40岁的时候,孩子上了三年级

    老师说,三年级,最关键,承上启下很重要

    你笑着说:是是是,正打算再报个补习班

    分割线

    岁,孩子上了初中

    有一天回到家,她对你说

    爸爸,我想学钢琴

    你没什么犹豫的

    你以为这些年,你已经习惯了

    但那句“爸爸现在买不起”你始终说不出口

    好在孩子比较懂事

    她说:爸爸没事,要不我先学陶笛也可以

    你看着这么懂事的孩子,却开心不起来

    分割线

    46岁,孩子上了一个不好不差的高中

    有一天你在开会,接到了老师的电话

    电话里说你的孩子在学校打架了

    叫你去一趟

    你唯唯诺诺的

    和那个比你还小5岁的领导请了个假

    到学校又被老师训了一通

    无非台词就是那一句

    你们做家长的就知道工作,能不能陪陪孩子

    你看着这个老师,有点可笑

    好像当时说:

    家长在外辛苦点

    多赚点钱让孩子多补补课的和他不是一个人

    分割线

    50岁,孩子上了大学

    很争气,是一个一本

    他学的专业你有点看不懂

    你只知道工作不一定好找

    而且学费还死贵

    你和他深夜想聊聊

    准备了半斤白酒,一碟花生米

    你说着那些曾经你最讨厌的话

    还是要为以后工作着想

    挑个热门的专业

    活着比热爱重要

    你们从交流变成了争吵

    你发现,你老了

    老到可能都打不过这个18岁的孩子

    你说不过他,只能说一句:我是你爸爸!

    孩子看着你,知道再怎么争辩都没用

    这场确立你最后威严的酒局不欢而散

    你听的不真切

    在孩子回自己屋的路上好像叨叨了一句

    “我不想活的像你一样”

    怎么就哭了呢?50岁的人了

    一定是酒太辣了,对不对

    一定是酒太辣了

    分割线

    55岁,孩子工作了,似乎有一点理解你了

    但你却反了过来,你说不要妥协

    56岁,孩子也结婚了

    你问他喜欢那个姑娘么

    他愣了愣说:喜欢吧

    60岁,辛苦了一辈子,想出去走走

    身边的那个人过了30年

    你依旧分不清到底喜不喜欢

    你们开始规划旅游路线

    这么多年了

    你们还是存在分歧,还是在争吵

    某个瞬间,你觉得

    这样可能也挺好

    一切都准备好了

    儿子说:爸妈,我工作太忙了

    可以帮我照顾一下孩子么

    你们退了机票,又回到了30年前

    分割线

    70岁,孩子的孩子也长大了,不用心了

    你下定决心说:一定要去玩一趟

    可是手边的拐杖

    只能支持你走到楼下的花园

    75岁,你在医院的病床上

    身边聚满了人,你迷迷糊糊的看见医生摇了摇头

    周围那些人神情肃穆

    你明白了,你要死掉了

    你没有感到一丝害怕

    你突然问自己,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死掉的呢?

    你想起来30岁的那场婚礼

    原来,那时候,你就死掉了吧

    分割线

    依照惯例

    死前的3秒,你的大脑要走马灯

    倒叙你这75个年头的一生

    画面一张一张的过

    1秒

    2秒

    两秒过去了

    你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两秒内的回忆

    第3秒

    突然你笑了

    原来已经回到了15岁的那一年

    分割线

    你看见一个男孩

    他叼着一袋牛奶,背着书包

    从另一个女孩家的阳台下跑过

    那个男孩朝窗户里看了看

    那是15岁的你暗恋的那个女孩子

    你想不起来她长什么样子了

    最后一秒你努力的回忆着

    然后终于笑了出来

    3秒过去了

    身边的人突然间开始嚎啕大哭

    你可能听不清了

    你最后听到的嘈杂的声音

    是一群十五六的少年起着哄说的

    答应他

    答应他

    答应他

    不爱你,不度生。”

    “我不想这样过,但是命运不放过我。好了,差不多是极限了,不能在干涉这个世界了。再见,两个世界的你。”随着最后一声的完结,程风又楞了一下,摇了摇头,有些奇怪的回想着自己刚才说的什么来着。

    “我刚才说了什么?”程风疑惑的问道晴念。

    “什么?好像没有什么吧。”晴念也疑惑的说道。

    “奇怪了……”程风摸着头囔囔道。

    不管它了,奇怪的事情多着呢。

    “这是师傅给你的储物袋,练气之后打开它,然后好好过完下半辈子。有机会的话我们会再见的,这阵子庆幸有你们,谢谢你们的陪伴。”程风将储物袋递了过去。

    就说这么多?我好像还有话要说,又好像说不出来。算了算了,时间有限。程风皱眉。

    “嗯,谢谢。你还没告诉我们你要去哪?”晴念接过之后疑惑的说道。

    “待会再说吧,我们回去吧。”程风与晴念又回到了瑾木和陶二狗旁边。

    师傅没跟我说不能把他的身份告诉瑾木他们吧,那就说吧。

    “李老师现在是我的师傅,他其实是一个修真者,就是凡人所称之为的仙人、”程风语出惊人。

    瑾木等人瞬间愣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平静。

    “师傅要跟我去修行,这也是我能够练气的原因。师傅其实也是肯定想带你们走的,但是可能有所顾虑。我也想跟你们一起,但没有办法。”

    “储物袋里有详细的介绍和一些对你们有用的丹药,努力练气,练气之后你们就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了,有缘的话我们可以再见。”

    “我知道你们也有话要说,说吧。我听着呢。”程风叹了口气。

    “程风……虽然咱俩认识几个月,但是我觉得你这人绝对可以,我早已把你当兄弟了,我们都是山村的孩子,当初我就是抱着不被人欺负,为了家人来到这个学校的,庆幸遇见了李老师,虽然他没给我带来什么好处,但他的教诲让我现在受益终身,而且李老师送给我们的这些东西应该很珍贵,足以改变我们的命运,谢谢你了。你一路走好,希望还能在看见你,”陶二狗郑重的说道。

    “程风,我没什么话可说的,走好。希望还能遇见你吧。谢谢你和李老师的帮助。”晴念平静的说道。

    “程”瑾木刚一张口就被程风阻止了“阿瑾,跟我去外面转悠一圈吧。”

    两人踏着平静的步伐缓缓朝着校外走去。

    “再见”程风朝着陶二狗和晴念摆了摆手。

    程风转头的一瞬间,陶二狗一滴眼泪流了下来,晴念也强忍着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