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记 第五十六章:师叔们
作者:程啸天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这帮竟然敢烧杀抢掠,饶不了你们。”程羽站在飞剑上吼道。

    附近的村民一看有救了,立马跪下来求着庇佑。

    但没想到里面居然也有个炼气期的修士。

    一把弯刀朝着程羽丢来,程羽轻轻一笑,两根手指轻轻的了这把弯刀,然后轻轻一用力,弯刀真的变成了(弯)刀。

    中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吐了一口血,跪倒在地。他已经知道了眼前的人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

    也不知程羽为何那么仁慈,竟然只是杀了首领。将其余教育了一下然后就放行了,这下村民们可是惶恐不安,杨靖安抚村民叫她们不要担心,程羽不可能见死不救。

    程羽给那修士服下一颗普通丹药,谎称是毒药。只要他心生歹念就会发作,到时候痛不欲生。只有带领这群行善积德,才会有一条生路。吓得那修士连连应允。说什么他都愿意。

    程羽和杨靖这才重新踏上旅途。

    一路上风景极佳,但是打斗,抢劫这事程羽遇见了好几次。但每次程羽都会出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能积德就积点德。

    几天几夜的飞行程羽终于回到了程家,看门的守卫虽然疑惑,但也没问多少。将程羽和杨靖放了进去。

    “光姐,目前就是这样了……”程羽将需助的事情一字不差的告诉了程光。

    “这大夏国我也略有耳闻,传闻当初凡间和修真界是分开的。修真界是不允许世俗的事情,以免扰乱天地,但大夏国当时国力强盛,征服了半个凡人国度,五大仙宗迫不得已出面调节,哪料那大夏国的国王是个二愣子,居然觉得自己有能力和修真界对抗,当时就被杀了炼魂,整个皇宫没有人逃脱,尸横遍野。然后五大仙宗就派了个散修当上了国王,也不知道这么久国王换了没换。”程光讲述着大夏国的历史。

    程剑和程名此时也都闻声而来。

    “羽兄弟,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让我猜猜,肯定是遇见困难了,你说。没事,我们一定帮你。”程名郎爽的声音传了过来,让人一听就舒服。

    “羽弟,欢迎回来……”程剑的话不多。

    程羽又将事情的缘由告知程剑和程名。

    “这事不好办啊,照你这么说只有分神期的可以抓住那修士了。而我们这一代最高的好像就是程一,元婴期。只有请长辈了。”程名叼着一根不知名的草着。

    “咱们四个要都是元婴期,那倒是可以和程一一起去一趟,关键是金丹和元婴期差距比较大。我们去了也是送死。”程光说道。

    草草草!!!谁让你们去了,我是拜托你们帮忙找一个长辈,你们在这扯什么淡。程羽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呵呵,呵,诸位有没有哪个可以请的动分神期的长辈的,程羽感激不尽。”程羽强忍着心中的无语说道。

    “大师叔最近是不是没在闭关……”程剑突然问道。

    “好像是……难道你想让大师叔出面?不太可能……”程名说道。

    “大师叔!”程羽说道。

    “对,就是大师叔,不过他老人家能不能帮你,我还不知道。最近他一直在瀑布边溜达,不知道在干什么。你可以去见他一见。”程剑说道。

    “谢过各位哥哥姐姐,程羽去了。”留下了三枚上品灵石之后程羽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瀑布,但没有发现所谓的大师叔。

    程羽和杨靖有些失望的回到了小木屋。

    程羽这时候突然有了兴趣,咣当一声,将杨靖推到了墙上,变出了一朵玫瑰花,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就挨了两巴掌。

    “干啥呢,人都没找到你干啥呢。快去找人!滚。灵石留下。”杨靖将程羽赶出了木屋。

    “……”程羽感受着那萧瑟的寒风,突然懵了个比。

    吐了吐舌头,继续找大师叔。

    此时天上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雪。

    真情像草原广阔,层层风雨不能阻隔。

    总有云开日出时候,万丈阳光照耀你我。

    真情像梅花开过,冷冷冰雪不能淹没。

    就在最冷枝头绽放,看见春天走向你我。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此情长留心间。

    程羽踏着飞剑,赢着寒风,在人间孤独伶仃的漂泊着。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我不哭我已经没有尊严能放弃。

    穿过了高原(山坡),飞过了大江(小溪),走遍了草原(草地)。从南飞到北,从北飞到西,又从西飞到东,飞遍了整个程家,终于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大师叔。

    “大师叔在不在啊!”程羽朝着山洞内喊着。

    没有答复,程羽正打算离开的时候里面传来了声音。

    “啥,是程羽?”有些怀疑的声音。

    “是,就是我,程羽。大师叔,我进来了。”程羽见里面的人没否定他是大师叔,高兴的跑了进去。

    里面的景象把程羽惊呆了。

    三个邋遢的中年男人,围着火堆,烤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然后堆满着酒坛。

    “卧,卧槽。”程羽此时也是惊呆了。

    “来,小程羽。你回来了师叔们还没请你喝过酒,听说你很能喝。这里无穷的上好仙酒,随便喝。”其中一个人招了招手,程羽就感觉全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飞了过去坐在了火堆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