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记 第四十章:梦魇
作者:程啸天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我拜托道友问的道友问了吗?”程羽迫切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穷一想了想说道“那很有可能是梦魇。”

    “梦魇!”程羽惊呼一声。

    “怎么,你知道?”穷一问道。

    “不知道,不过那东西听名字应该不好对付。”程羽想了想说道。

    随后穷一将所知道的都告诉了程羽,听的程羽冷汗连连。

    程羽走的时候穷一告诉程羽那东西不可怕,好像就是物理攻击无效。

    物理攻击无效……程羽沉吟着。

    “我知道了,穷一兄,我先告辞了。”程羽向穷一告别之后急忙和杨靖他们汇合了。

    “你回来了,怎么样了。”众人见程羽归来,赶忙上前询问。

    “嗯,相信我。”程羽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去了大宅。

    踏着稳重的步伐,程羽独自一人来到了宅子里,他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只想一个人静静。

    随便坐在了地上,看着床铺上的男人,程羽苦笑了一声。

    “你为什么这么痛苦悲惨。其实我们何尝不是这样,人生得不到的,就随着它去吧。是不是?”程羽掏出了从李逍遥那里抢过的仙酒,边喝边说。

    “不,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啊。你懂痛苦吗,你懂那种痛苦吗。”房间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沙哑又难过的声音。

    “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你就是你。梦魇,多么霸气的名气。但是谁能想到过你居然是靠别人的美梦生存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程羽说罢将酒壶用灵气递到了男人头顶。

    “喝吧,喝了之后就好了……。一切都随风消散了。”程羽落寞的说道。

    过了好一会,男人头顶冒出一股肉眼看不见的黑烟,轻轻的波动了一下酒壶,里面的酒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消失了。

    “能不能讲讲你的故事,如果你可以化形的话,我想请你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呢。”程羽轻轻的说道。

    又是一阵沉默。那个声音才缓缓开口讲述着他那曲折的人生。

    他原本是个剑客,天赋虽然在修真界平平,但是在凡间还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不幸的是染上了赌瘾。输光了所有家产,家破人亡。于是他就铤而走险,接了一个奇怪的任务,任务上只有说去取一个东西。但谁想那东西有着另外一个世界的魔魂存在。他连反映都来不及反映就失去了意识,等醒过来就是如此状态。

    “我饿啊。我好饿啊……”那个声音是如此的落魄。

    “唉……”程羽叹息一声。

    那声音接着讲到。

    他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很饿,但是他发现所有人都看不见他,能看见他的修士都拼命的猎杀他,他四处躲啊,四处藏啊。最后发现自己有进入别人梦乡的能力,并且可以吃掉别人的美梦作为粮食。在吃掉了好几个美梦之后,他找到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一家人其乐融融。安居乐意,正是他所爱的。于是他闯进这个男人的梦境,不停的蚕食着他的美梦。但是又保护着这个男人。不让他死去。

    “我记得啊……”程羽缓缓开口说道“元婴期有一个法术叫灵魂净化术,应该对你有用的。”

    “我且问你,你有没有梦想?”程羽突然问起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梦想吗我曾经的梦想是找一个好姑娘,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然后好好的活着,但是赌博害了我。我恨啊。我恨那些赌场,我恨啊,我恨那些欺骗我的人,看不起我的人。抛弃我的人……”那声音很悲痛。

    “虽然说我应该消灭你,但是。天理循环,你遇见我,就是正确的。我会帮你净化你的灵魂,并给你力量。但是做完这一切你得将你的所有能力传给我。”程羽说道。

    “没问题,但是我如何将能力给你?”那个声音犹豫了一会说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现在出来吧。我好净化你的灵魂……”程羽有些紧张的说道。

    “嗯。”梦魇应了一声。

    只见那男人的脑子里传出阵阵黑烟,最后形成了一个人形。但是完全看不出模样。

    程羽取出了元婴丹,这是他再三思考的决定。

    轻轻的吞下了这个丹药,顿时,四面八方的灵气涌进大宅,疯狂的朝着程羽的身体涌入。

    程羽承受的痛苦不比筑基的时候差,连一阶基因锁都自动解开了。

    灵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程羽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丹田,发现并没有元婴的存在。

    果然,只是体验而已……程羽失望的叹息了一声。

    “准备好!”程羽庄重的说道。

    灵魂净化术,一个很难的法术,涉及到了灵魂层次,也算是元婴期第一个可以掌握的法术。

    疯狂的灵气涌入程羽的手指上,随着程羽的动作缓缓的流入梦魇的身体里。或者说是黑雾里。

    只见梦魇那一片黑雾一样的身体缓缓的变白,最后变的纯洁无瑕。而梦魇的真面目也显露了出来,不算丑,也不算帅,干干净净的一幅脸。

    梦魇激动的叩首着。

    程羽摆了摆手示意不用。随后开始恢复灵气,梦魇,其实现在已经不能称呼为梦魇了。据他介绍他叫王毅。

    王毅就在旁边静静的坐着。等待程羽的恢复。

    “人生早已就这样困难了,为何还要难上加难。”程羽不知是对谁讲道。

    “从小时候到现在,见识过太多悲惨,自己也经历过。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终结……”

    “静静的不好吗。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