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记 第十七章:幸福
作者:程啸天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你不是跟你爹妈走了吗?”程羽轻声细语的问道。“怎么,不欢迎啊?”杨靖抿嘴笑道。

    “不不不,欢饮欢迎。就是想知道你离开了村子之后去哪了。”程羽连忙摆手。

    杨靖叹了口气,直勾勾的看着湖面,仿佛有着万千之语一样。过了一会,才缓缓的开口道。

    “那时候家里困难,爹妈带着我离开了村子之后就在城镇里摆摊为生,但好景不长,没过一阵子他们就生了个男孩。这样生活更加的艰辛。我拼命的帮他们卖东西。但是还是只能吃个半饱。有一日有个邪修发现了我是纯阴之体,于是假意收我为徒,给了我父母足够多的金币之后就把我带走了。万幸的是鼎炉必须是筑基期才可以使用。而我修炼速度很快,不到一年就练气九层。眼看着马上就要筑基期,而需要一味药材才能配合鼎炉发挥最大功效,于是那邪修就带我去找药材。路上遇见了一个曾经有过仇的修士,被其击杀。随后这个邪修的事情还是那位修士告诉我的。他看我修炼有天赋,就问我加入不加入他们羽落门。我当时无依无靠,于是就加入了他们。然后努力修炼,到今天来观看斗仙会,没想到上天在这里安排我们再次相遇,那你呢。”

    “我啊,没你这么惨。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程羽将杨靖走之后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你走了我还就是那样的生活,在一群低贱的人群里。”说到这里的时候程羽眼中露出了诡异的光芒。“一如既往,直到有一天一群山贼入侵,我还得感谢那些山贼,趁着山贼将老混蛋重伤。四下又无人,我就把那老混蛋给一刀捅死了。接下来的剧情就有些奇妙了。一只仙鹤把我抓走了,遇见了我们程家的老祖。然后带着我前来斗仙会。给了我很多灵石,我左买右买。在加上我基础好,最终筑基成功。加上老祖给的功法,凭借我个人的理解。侥幸拿到了第一名。”

    程羽最终还没将巫族和基因锁的事说出来,毕竟渡劫期的强者都可以探查到心里在思考什么。这些秘密还是自己一个人守着会比较好。

    “我们,分开已经十年了吧。十年了。当初我们都还是个小孩子,每天我看着你被那个老混蛋抽得全身是伤的时候就替你心疼。没想到今天我们居然在修真界的斗仙会上遇见了,只不过这时候你的身份是程家的嫡系,而我只不过是个野门野派的小修士罢了。”杨靖说着说着显然有些伤感。

    程羽连忙说道“怎么会,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当时保护着我的那个靖哥哥,带着我去抓陷阱捕野味,我们去树上摘桃吃。你当时还说只要你在,我就会快乐每一天,现在你回来了。我可以反过来保护你了,也可以让你快乐。你如果愿意脱离那个门派,我可以带你去程家。”

    “脱离吗?”杨靖的眼神显得有些迷离,呆呆的望着天空一直不语。

    程羽也没敢打扰杨靖,俩人就静静的坐着。仿佛和天地融为一体。

    许久许久,天上的星星更亮了。程羽看着肩膀上已经睡过去的杨靖。轻轻的调整了个姿势。让杨靖靠的更舒服一些,然后开始打坐冥想。

    由于修真界的残酷,很少有修士能和程羽这样如此轻松。大家都忙着修炼,杀戮。所以倒也没有人来打扰程羽。

    第二天天一亮,程羽就拉着杨靖开始了逛街。听说杨靖身上有暗伤,买丹药修复!听说杨靖没有好武器,买一把上品仙剑作为好武器!听说杨靖修炼刻苦,没有享受过一刻。立马跟古仙门借了一只仙鹤,带着杨靖遨游天空。顺便去专门给修真者开设的御膳堂吃仙果,喝美酒。

    玩了一天还不过瘾,程羽当即就是御剑飞行带着杨靖前往最近的凡人城镇去游玩。

    就近的城镇也不远,程羽带着杨靖也就御剑了一个多小时就到。

    “没想到这居然还是一个皇都。”程羽和杨靖牵着手走在皇都的路上。旁边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是各色各异的表情。程羽看着这些人,不禁想起了以前的那些生活。

    凡人,多么卑微的两个字,生老病死。无知无魂。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认知自己,走上修炼一途。所以,没有一个修真者是弱智。每个修真者都非常的努力。最起码是为了自己的努力。

    “离古仙门这么近的地方,是皇都也很正常。”杨靖同样笑着说道。

    “你想的怎么样了,能不能跟我去程家。”程羽又问起了这个问题。

    杨靖还是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唉,算了。不勉强你了。你看,那边有卖糖葫芦。”程羽眼睛一亮,拉着杨靖的手就是一路小跑。

    “还记得我们吃的那个糖葫芦吗。最便宜,但是一个糖葫芦我们两个人吃的津津有味。老板,来两个普通的糖葫芦。对,就是普通。”程羽说道。

    结果商贩递过来的两个糖葫芦,程羽随手掏出一枚金币递了过去。那商贩看着手中的金币,颤抖的说道:“这位爷,你这个我找不开啊。”

    “不用找了,给你了。”程羽摆摆手将糖葫芦递给了杨靖,又牵着手开始四处闲游。

    不顾商贩在后面焦急的叫着,程羽觉得一枚金币对于他来说无所谓,但是给商贩还能帮这个商贩一点。程羽体验过那种苟且偷生的感觉,非常的难受。

    “好吃吗?”程羽期待的问这

    “嗯。”杨靖低下头品尝着这个久违的糖葫芦

    “当初你给我吃的那个糖葫芦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一次体验。”程羽怀念的说道。

    “记得当时我们还玩着嘴对嘴抢糖葫芦的游戏呢。”杨靖说道。

    “哈哈,那时候都没抢过你。对了那边有歌舞会,挺好玩的。走。”程羽付了入场费和杨靖静坐在椅子上。歌舞会还未开始,两人就这么双目对视。静静的看着对方。仿佛天荒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