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记 第十二章:斗仙会正式开始(4)
作者:程啸天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神识空间,程羽半跪在地,他在最后一刻利用基因锁开启之后敏捷的反映和强大的肉身。最终撑过了仙羽的二层化仙功,但是他也达到极限了。

    退出了神识空间,程羽开始冥想,恢复精神。

    邓浩森的关注点一直都是这个凭空而出的程羽,他看着程羽开始打坐冥想,带着嘲笑的口气的自语道:“终于有点样子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坚持到和我战斗的一刻,这次斗仙大会除了你其他所有参赛弟子我都了解透彻。就看你能不能带给我一点欢乐了。哈哈哈。”

    那些胜利的和没登场的弟子都慎重的看着邓浩森。这个人不仅仅有实力。而且特别狂,从头到尾只瞄过他们一眼,其余的注意力就全在程羽和高台的战斗上了。

    罗刹带着恐惧的对着长老们解释道“我在坚持一会就可以赢了。但是他速度实在太快,我无法反击。”

    那些长老们却是根本不听其解释,只是怒斥道“回去闭关三个月,不许踏出血魔谷半步。出来之后要没到金丹期,有你好看的。”

    罗刹有些绝望的点了点头。血魔谷那是一个极度可怕的地方,宗内的弟子犯错之后都会被丢到血魔谷反省,那些没有意志力的过几天就疯了。他虽然能坚持得住,但是那种滋味谁都不想承受。

    老祖有些惊讶自己随手带来的一个从未有过修炼经验的后代会如此的聪慧。先是三天筑基,又是在他的神识空间里斩杀邓浩森的幻影,现在又是如此简单的就拖到仙羽筋疲力竭。看起来他要对这个后代另眼相看了,甚至可以当做下一代家主培养也不是不可以?

    程羽却是不知道他的那些战斗已经引起了老祖的重视,他第一次踏足修真界,以为这样的筑基和战斗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了。却不曾想普通修士几年才能筑基,筑基之后遇见那些大门派的同等修为弟子基本只有被秒杀的份。而程羽却坚持了下来,并且击败了这次筑基期实力最强大的弟子。怎么能让老祖不关注呢?

    “第一轮的比试已经快要结束,接下来由仙道宗的司晨对阵通天门的道天。听说道天是这批弟子中最全面的一个,那么接下来的战斗肯定会很精彩。大家拭目以待吧。”胖子宣布着说道。

    “道天啊,这家伙听说什么都会啊。”

    “是啊,炼器,炼丹。阵法听说都用的不错。真乃天才啊。”

    “我等修行数百载都不能接触其一,这道天却是全能发展。真是个好苗子,以后前途无可限量”

    修士们看着已经上台的道天说道。

    “不能这么说,那司晨也很强,听说还掌握了水月幻术,那可是只有金丹期才能学会的幻术。”当即就有修士反驳道。

    “难不成司晨到了金丹期?”有修士疑惑的问道。

    “怎么可能,金丹期的比试在下一场之中,如果以金丹期修士的身份冒充筑基期修士可是要废除修为的。这是五大宗统一的规则。”有个知识比较渊博的修士回到道。

    “好了,战斗开始了。”有修士提醒道。

    众修士的目光连忙转移到台上。只见两人已然交战开来。

    道天一开始就施展了一个包围他的光障。又甩出六把小剑朝着司晨击去。

    司晨原本想用精神力迷惑道天,在用幻术将道天拉入神识空间。从精神上一具压垮道天,奈何道天上来就是一个防护罩,那防护罩也是古怪,精神力完全渗透不进去,这一开场司晨就处于下风了。

    道天不停的操控着六把小剑追击着司晨,又接二连三的使用金木水火土五诀术骚扰着司晨。

    现在的司晨显得很狼狈,他虽然有着能够逆转战局的水月幻术,但是消耗太大。如果一击不成那么他必输无疑。

    司晨不断的躲闪着道天的攻击,幸亏道天不是主攻方面的。这些攻击倒也能轻松应对,只是这样消耗下去输得肯定是他。道天的灵气雄厚,比之第一名的邓浩森也不逞多让。这样下去他得想个办法破了那个该死的防护罩。

    召唤出仙剑,将六把小剑逐一击飞。然后输出大概十分之一的灵气向着道天斩去。

    道天不慌不忙,脸上竟还浮现出了淡淡嘲笑之意,掐着五诀术,火诀不停的骚扰着司晨,金诀木决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把盾牌,水诀注入寒气之后形成了一块坚硬的冰块朝着来势汹汹的剑气飞去。土诀更是沿着防护罩形成了最后一层防护。

    剑气经过金木水诀的阻挡以后,已经散去一半的威力,但还是轰然的斩到了道天身上。

    道天轻轻的后退了几部,待土诀被斩开以后剑气竟然被防护罩缓缓吸收。

    刚躲过了火诀的司晨可谓是无奈至极。接下来道天又是一连串五花十色的攻击。有能使对方行动不变的天寒咒,有一指击穿司晨肩膀的一指天。有能够使人五感颠倒的倒置乾坤。有内力化成掌状有着巨大威力的神风掌。还有着能将灵气化为雨滴形的散花雨。

    司晨现在被打的衣衫不整,衣服裤子都是洞。连程羽都有些替他尴尬。

    场外的修士更是交头接耳,提司晨道惨。

    感受着体内仅剩一半的灵气,司晨却还是未能破掉道天的防护罩,这时他已经心急如焚。因为一旦防护罩不破,他的水月幻术就无法起最大的用处。也是注定败阵于此。

    道天还在不慌不忙的甩出各种各样的法诀。而他却不知司晨已经打算动用底牌了。

    不动声色的躲避抵御着道天的攻击,司晨缓缓的将四成灵气输入到了一根小针身上,这根小针可不简单。是号称能破除天下一切的防御的破法针。

    装着狼狈躲避的样子,趁着一次转过身躲避的时候突然扭头甩手将破法针丢了出去,待道天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叮的一声,道天的防护罩被破碎消散在天地之间,而破法针也了道天的身体,并暂止抑制住了道天的灵气,让司晨有着短暂的时间能够施展幻术。

    司晨剩下的一成灵气涌动到了眼睛之中,只见司晨的左眼睛变成了一轮明月,散发着诡异的光芒。而右眼则变成了两条相缠在一起的水鱼。

    道天只觉得天地都静了下来,此时他正处在水月幻术当中。

    全是水,四面八方的水包围住了道天。道天赶忙运起灵气,却发现在这里自己丝毫灵气都是没有。而上面则挂这一轮诡异的明月挂在。

    无尽的水压压迫着道天,道天拼命的动用精神力量将四周形成真空装。并给自己制造出了氧气来呼吸。

    月光那诡异的光越来越盛,周围的水压越来越强,道天终于忍不住昏了过去。

    胖子看着道天失去意识倒地,连忙飞了上去道天的精神空间将道天救了回来。

    道天咳嗽了两声,不甘的看了看司晨。给胖子道了谢之后便回到了蒲团上打坐恢复。道天的师傅用灵气帮助道天恢复了以后却没有恼怒,张口说到“天儿不必自责,那司晨居然有着破法针那等灵器。这倒是始料未及。”

    道天缓缓开口道“还请师傅责罚,是道天疏忽大意才被其命中。”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回到宗门之后你就去闭关一个月吧,权当责罚了。”道天的师傅无奈道。

    “是,师傅”道天应到。

    司晨更是虚弱,甚至是由胖子带着才能回到自己的蒲团上。

    司晨回去之后,他的二师兄递过一粒恢复精神和灵气的丹药给他。司晨吞下之后便开始打坐恢复。

    老祖突然闻道“程羽,你且说这司晨为何能赢。”

    程羽楞了一下,想了想回答道“忍?”

    “孺子可教也”老祖满意的点了点头。“这道天确实比司晨强上不少,也有备而来。但是却因为司晨一直没有有效的攻击而松懈。而司晨更是千钧一发。如果那根针被挡住了,那么必输无疑。”

    突然老祖话锋一转说道“可是,如果这是搏命的话,那么司晨撑不过一刻钟。他只有那个水月幻术能够对道天造成威胁,当然,他们宗门还有各种法器,灵器之流。这些不算在内。比试是比试,搏命是搏命,你可懂?”

    “程羽懂”程羽恭敬的答道。

    “到时候如果你对上司晨,不要给他的机会。将你肉体的强大发挥到极致。加上你那把古怪的兵器,你只要不断的攻击就不会给他机会,这样你就可以轻易的打败他了。”老祖说道。

    “是。”程羽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忐忑,说的容易,但是做起来谁能保证那个司晨有没有后手,全身心的攻击下谁能确保那根针不会刺入自己的身体呢?

    又是到了老祖的神识空间和司晨幻影进行着战斗,但三次都是打击的时候被针刺中,中了水月幻术之后再无战斗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