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记 第七章:成功筑基
作者:程啸天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他这时候只感觉好像从他内脏里不停蔓延一种又痛又麻的酥痒感,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他身体里乱爬,然后这种痛苦不停的深入,随着血液流动仿佛又来到了身体表面上,接着他全身上下都是这种比死还难受的痛苦,渐渐的,他眼前已经是一片花白,整个人仿佛即将死去一样难受。

    身体各出的痉挛抽搐越变得强烈,大口的鲜血不停从他嘴巴里和鼻子里喷出来,接着,他的肺也开始了痉挛,几乎已经呼吸不到多少空气了,程羽只能张开嘴大口大口拼命呼吸。

    在忍受着这十几秒的非人折磨之后,痛苦终于结束了。程羽仿佛一滩烂泥一般躺在地上,连呼吸的力气都变得非常困难。在如此过来几个时辰之后,程羽终于有了一点力气。他拼命的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颗元圣丹吃了下去。药力缓缓的流遍他的全身,程羽感觉暖洋洋的,就这样他渐渐的昏睡了下去。

    夜晚,如此寂静。诺大的地上,程羽不停地抖动。头不停地晃,却仍然逃不过那些缠绕着他的痛苦,“妈耶!”他惊得从弹了起来,回应他的是窗外那些鸣叫着的灵鸟。摸了摸头,才发现自己早已一身冷汗。我居然……做噩梦了?”程羽颤抖着声音自问。

    突然他一惊,“斗仙会,卧槽。”连忙起身,正打算出门的时候发现时间还未到。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回到了开始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身体变清了不少,能够感觉得到身体各方面的反映。看着眼前的地板,能够看到地板上的小裂缝。能听得到窗外虫子吱吱叫着的声音。能够闭上眼睛感受周围的环境,空气波动。感觉浑身上下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仿佛一跃就能飞上天去。

    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长吁一口气。感受着这充满力量的身躯,程羽突然感觉之前受到的痛苦都值了。

    突然程羽想到了什么,眼神开始放光。只见他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筑基丹,他原来想要筑基。

    按照上次筑基时候的布置又重新布置了一番,这次带着强烈的信心吞下了筑基丹。瞬间,灵气又开始的涌入程羽的身体。

    隔壁房间,俩筑基期修士正在对话。修士甲:“你说旁边这小修士干啥呢?昨天就大量涌入灵气,今天涌入的灵气比昨天还强。这也就罢了,tmd大晚上不睡觉。。真没有素质!要不是斗仙会,劳资上去就是一剑捅死他。”修士乙:“……”修士甲:“唉,兄弟你说。这斗仙会为什么不允许凡人进来,我快憋疯了。等这斗仙会结束了我要赶快找个凡间女子撒撒火。”修士乙:“……”。修士甲:“你tm说句话能死?信不信劳资一剑捅死你!”修士乙:“……我信了。还是赶快休息吧。我们修炼不易,别惹事。旁边这小子一看就是个大家族的。明天斗仙会就开始了,我们还要去观摩那些大家族的招式,快快休息。”

    俩逗比之间的对话程羽并不知情,他此时此刻非常非常的喜悦,因为他感受到了!那一抹天地灵气在滋润他的丹田。虽然有些痛苦,但是比起开启一阶基因锁的时候,那简直就是人间天堂了。

    这时候基因锁自动开启了。程羽的身体有了许多的变化,特别是筑基的这个坎,慢慢的松开了。

    没过多久,程羽的身体便如电击了一般,浑身一颤,一股热流由腹部涌向四周,着身体的各个部位,力道很强,也很霸道。

    开始还是热乎乎的,接下来灵气就如同炸开锅一般,不停的着身体的穴道,这种感觉很奇妙。虽然很痛,但是也很享受。

    如果此时程羽能够看到自己的外表,一定会吓一跳,因为他的皮肤流出了黑色的杂质。黏黏的粘在皮肤表面缓缓地往下流。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带来的是灵气的修复效果,一阵阵轻微流动的麻木,顺着全身一点点的在扩散着,正在帮助破坏了又被修复的筋脉。这感觉既不难受也不舒服,比起其他的痛苦却好了千万倍。

    待所有感觉如潮水般退却时,程羽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整个身体包括精神上都感觉好累,好想睡一觉,服用一阶丹和筑基丹造成身体机能破坏又被重建损耗了太多的元气和灵气,幸亏程羽开启着一阶基因锁,凭借强大的身体机能缓了过来。否则光凭体内的灵气支撑,只怕人早都。

    突然程羽全身一震,整个人飘飘,全身上下的细胞如同再生了一般,丹田内的灵气自动涌入全身筋脉快速流转,不断的周而复始,再重新涌入丹田。

    程羽双目张开,一抹灵光闪现在他的眼中。此时的他精神奕奕,整个灵魂都好像得到了净化一般,他终于筑基成功了!

    身体和精神如此的轻盈,神识整整扩张了有一之余,那种奇妙的感觉是在炼气期所感觉不到的。程羽从上弹起,破开窗户飘落在院内。

    紧接着仰天长啸,整个客栈也为之色变,大地似乎也在为了配合他的声势在嗡嗡颤抖。客栈内的修士都被惊醒,众人都大惊失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在长啸不过数秒,紧接着便恢复了平静。但很多修士坐不住便暗自观察。。几个金丹期的修士察觉到有人筑基成功,但是又惊叹于筑基时候的威力比他们成就金丹还要强上些许,便断定一定是大家族的子弟。于是默默的回过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而筑基期和炼气期的修士羡慕着看着程羽,以为是哪位前辈突破境界成功了。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如此的威风。

    寂静的夜伴随着灵鸟的鸣叫,一轮较月倒映在湖边。程羽有些思念起姚彤彤了。他非常想现在就功成名就,跟老祖一样成为绝世强者,然后踏着仙剑回去娶她。可惜现在只有月光陪伴着他。程羽的影子倒映在树下,显得孤傲又凄凉。

    程羽静静地坐在了树下,望着天空。仿佛只是霎那间,刚才还黑黝黝的天际,已经泛出一片鱼肚白,似天幕乍分,银河倏卷,又或天神衣袖挥洒,洒袖间霜雪,染万丈苍穹,深深浅浅的白。

    那一片白先静,后动,在云端翻涌,一层层翻出丽色,白、淡红、绯红、、红、深红、绛紫、深金…又或红中生紫,紫中有金,华光折射,七彩霓裳。

    这一霎天公倾翻颜料桶,织女扯乱彩线团,大片大片泼洒出的色彩,涂满人的眼膜,寻不着中心,只觉得华丽,然后忽然便觉得眼前一亮,现一团金光。纯正的金色,难以描述,这是世间真正最尊贵的颜色,否则不足以镀饰龙身称霸天下,那一团金在万千色彩里呼之欲出,一切华美便都成了附庸。忽然便是一颤,金乌跃然而出,刹那间彩霞退避,浮云无声,亿万碎金光线似万箭,自云端呼啸而过,穿透瞬间清透湛蓝的天际,抵达人间。

    痴痴的望着这曾经从来没有注意过的景色,程羽有些触动。嘴唇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在打坐的时候他望着那如一般的湖面想了许多事情。每一件都是他功成名就之后需要去完成的心愿。

    天空传来修士飞行的声音,程羽也从打坐中站了起来,朝着斗仙大殿出发。一路上形形色色的修士都朝着斗仙会走去,只不过大部分都没有资格斗仙大殿。他们只能在殿外观看。

    程羽出示了令牌之后,顺利斗仙大会。发现跟上次来的不同的是这里现在摆满了琼浆玉液。仙果,还有各种各样没有见过的食物。每个蒲团上都坐满了修士,有仙气四溢的老头。有傲娇至极的小孩,有翩若惊鸿的仙女。还有妖气四溢的妖王。

    众人都在天上蒲团上。只有程羽一人在地上行走,让程羽好生尴尬,不过好在老祖在程羽踏入大殿的时候就发觉了。只见老祖抬了抬手指,程羽便轻飘飘的飞向了老祖。

    待程羽坐上了老祖旁边的蒲团,老祖显得有些惊讶。缓缓开口问道:“你筑基了?”程羽恭敬的回答道:“是的,老祖。我在几个时辰之前刚刚筑基成功。”老祖淡淡一笑:“你这娃儿倒是好生勤奋。不愧是本尊程家的血脉。不过”老祖话锋一转,略带疑惑的说道:“本尊感觉到你的血脉好像有一似变化,好像更旺盛了。而你身体的各方面素质居然已经直逼金丹期修士?你这几天是否有奇遇。”

    程羽听着老祖的疑惑,背后冷汗直冒,他不敢让老祖发现自己巫族的身份,万一被发现的话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后果。

    “怎么办,实话实说还是编个谎言?急死我了。快想,程羽。你不是脑子挺灵光的吗,快点想啊”程羽急的脑子不停的转动,却想不出一个理由。

    最后在老祖的注视下硬着头皮说道“老祖,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不过好像就是我服用了筑基丹,然后到了练气九层,再次筑基失败了。第二天又冲了一次。这次成功了。只不过非常痛苦。然后我就赶来这里见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