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记 第四章:集会
作者:程啸天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看着那修士跑去的方向程羽怎么也没想到程家的名气会如此之大,竟然只是拿出牌子就吓得那修士三魂出窍。不过随即脸上一喜,打开储物袋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这,这么点东西?”程羽拿到储物袋之后就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了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结果大跌眼镜,五块下品灵石,一把劣质的凡剑,说是仙剑都侮辱仙这个字,一些药材,在凡间也不算是顶级的药材,还有一些在凡间很值钱在修真界却一文不值随地可见的材料。

    算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白要的东西干嘛不要。程羽心里想着便将这些东西一并收入到老祖给的空间戒指当中。

    老祖的空间戒指可是豪华至极,可能老祖到了那种地位已经不屑于这些小玩意了。空间戒指里面有着几千块的下品灵石和几百块中品灵石,甚至上品灵石也有几块,不过可能这是老祖专门给程羽的空间戒指,里面除了灵石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了。

    戴好戒指,程羽步行朝着四处闲逛。老祖告诉他第三日早晨去找他就行了。这几日都得一个人过,程羽有些兴奋的想着。有钱,有令牌。先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边走边玩,边玩边吃。等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再买下来不就好了。

    周围的环境可谓极美,凡间从未见到的花,几百米的大树。到处的仙鸟,灵雀。还有七彩斑斓的蝴蝶,和清澈见底的湖水。

    周围虽然有修士飞来飞去,但是徒步行走的更多,大多数都是一些没有飞行能力或者不能无消耗飞行的修士。所有人都在斗仙会上都守着规矩。互相买卖草药,材料,法器。各种各样的宝贝。

    程羽边走边看,大多数都是一些卖相不好吸引不了人的法器。突然他一愣,居然看见了一个卖糖葫芦的。没错,就是卖糖葫芦的。“咦?这边怎么还会有卖糖葫芦的,不过想想我真的好想吃。曾经的那只糖葫芦的味道还在我的脑中飘荡着。”程羽自言自语道。

    走过去,问道“请问糖葫芦多少钱一只?”

    “不贵不贵么,一块下品灵石一个哟。”卖糖葫芦的见有修士问道,连忙回答道。

    这时刚好走过一个修士,听见后讥笑着说道:“还不贵,一块下品灵石在世俗都可以买到几十万只糖葫芦了。你这糖葫芦莫不是五大仙宗御用糖做的。”“不不不,我这糖葫芦怎么可能是五大仙宗的糖做的,那种等级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我能接触到的。”卖糖葫芦的赶忙摆手道。

    “一块下品灵石很贵吗?”程羽疑惑的问道那修士。那修士看程羽穿着平凡,但是好像真的不在乎灵石。就断定程羽是大门派的公子哥之类的,偷偷跑出来玩耍,便笑脸相应的说道:“贵是不贵,只不过对于凡间的人来说一块下品灵石足矣一生无忧。修真界的东西岂是他们那些凡夫俗子可以沾染的。道友,你平常都是这么花灵石的吗?”

    程羽有些警惕的看着这修士,狐假虎威的说道“家法严格,这些东西听过没见过,那谁,给我来一个糖葫芦。”说着从空间戒掏出灵石递了过去。卖糖葫芦的一见灵石笑的喜不胜收,动作麻利的取了一个最大卖相最好的糖葫芦递了过去“您慢走,下次有需要再来。我就在这附近卖糖葫芦。”

    那修士见程羽没取储物袋,也不是从身上掏出来的灵石,料想到肯定是自己不知道的大神通,果然是大宗的弟子。自己还是不要打主意了,小心丢了小命,便讪讪的打笑道“道友真是好性情。”便找个借口走开了。

    程羽吃着糖葫芦,味道比曾经吃的那个糖葫芦要好无数倍,但是那种感情却是再也吃不出来了。品尝着这美味的糖葫芦,程羽不禁眼角有些湿润。

    “走过路过的道友瞧一瞧,此乃冰山玉树的叶子,可以保持筑基以下修为的肉体不腐。在北寒地带更是长达千万年之久。”

    “各位道友来看一看我的这个月流刀,断了只用放在月光下自然就会恢复如初。”

    “有需要的道友停下你们的脚步,这金鳞甲水火不入,刀枪不侵。绝对是给你凡俗的亲人朋友最佳防护道具。”

    “我们金宝阁特地来此地机遇各位道友机缘,有吃一颗就能延年益寿的仙丹,可以让你世俗没有天赋的小情人多陪伴几十年。有无色无味的毒水,筑基以下服之即死,是用来杀人越货的好宝贝。有凡品上阶的仙剑,筑基的道友用来最合适。”

    听着街边各种各样的吆喝,还有那些新奇的名字和功效。程羽可谓是饱足了眼福,那片冰山玉树的叶子散发着蓝色的寒气,大约手掌一半大小。纹路清晰,极其美观。那把月流刀更是有着月亮般的光华,折射出去的光鲜就如同月光一样。金鳞甲倒是一般,除了一身金色,模样威风之外倒是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最后那把仙剑可让程羽着实动心,无奈听闻是筑基期所用的仙剑让程羽有些退却。奈何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天赋与筑基是为何等境界。却是不敢枉然买一把所谓的仙剑。怕买来就是一把好看的废品。

    突然,一个吆喝声传入了程羽的耳朵。“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把仙剑无修为限制,虽无出奇的外表也没实用的功能,但是这把仙剑却是承受了金丹修士一击没有丝毫损伤的宝贝啊!大家有需要的赶紧来买了。只要十块中品灵石。”

    “哎哟我去,真的假的,金丹修士的一击。莫说凡品,灵品。哪怕是地品上阶的,不是特殊性的话都很难承受金丹修士的一击啊。”

    “这位道友所言极是啊,金丹修士已经是修真界的中层力量了,这种等级的修士一击虽然不敢说毁天灭地。凡间的高山还是随手就可以轰没的。这样的力量会打不碎一把这样的仙剑吗?你当是仙器吗?”

    听着修士们讨论的声音,程羽却是好奇心被勾了上来。“请问,这把仙剑是十块中品灵石吗。”

    “是,是,是。正是十块中品灵石。这可是一把宝贝啊,要不是我修为低微。早已将其占为己有,你哪里会有今天这样的机缘。”摊主看见有人上当。赶忙忽悠道。

    旁边有修士看见了程羽要上当,赶忙抢话道:“道友,这把仙剑一看就是锻造失败的产物,你何不在我这里挑选一件仙剑。道友要是缺仙剑的话我们门派就是出售法器为生的。如果我这里几把仙剑没有道友满意的,那么道友可以且跟我走一遭。去看看我门中的法器,保准有道友你满意的。”

    “哼!道友这是抢生意了?”摊主冷哼一声。

    “何来抢生意一说?就容许道友你在这里吆喝,不容许我在这里吆喝了吗?难不成道友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了?”那修士笑盈盈的说道。

    摊主面色一变,“不敢不敢,能参加斗仙会都已是蓬荜生辉。那请这位道友自己选择。”

    程羽已经无奈了,怎么走到哪里这些修士好像都一个一个要斗上两嘴。不过他确实对那修士说的仙剑不感兴趣。当即就抱手对着那修士略带歉意的说道“感谢道友好意,只是仙剑我却是不缺,只是今日看见这把其貌不扬的仙剑感了兴趣。恐怕要失了道友的好意了。”

    “那道友就请继续看,我就不打扰了。”那修士依然笑盈盈的说道。

    摊主一看有戏,立马说道“道友我看你与这把仙剑也有缘分,虽说这把仙剑价格不便宜,但是看在道友一番诚意的份上,八块中品灵石拿走。”

    程羽问道“我可以先看看这把仙剑吗?”

    “没有问题,道友你随便看。”摊主赶忙说道。

    程羽拿起仙剑观察,只见剑身黝黑,摸上去凹凸不平。剑柄也不知是何材质制造而成。剑身也不重。也没有什么灵气波动。

    犹豫片刻,程羽对着摊主说道“六块灵石。如何。”

    摊主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思考了一会,带着几分不情愿的的说道“好。今天就卖你一个缘。”

    道了别,付了灵石,程羽把仙剑装在空间戒指里继续挑选法器与材料。

    眼见天色渐渐暗去,程羽也心满意足的挑选完毕了。他从老祖传输的知识当中知道了修真者原来也是分职业的,比如炼丹师,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天赋异禀,对于能量的控制极为熟练。能够制造修炼和各种各样功效的仙丹。另外一种就是炼器师。这种更是不得了,更是有传闻一位大能凭着大乘期的修为炼制出了一把仙器。越级炼器几乎不可能,但是炼器师却能把不可能转换为可能。还有一种就是剑修了。所谓剑修就是道就是剑,剑就是道。是真正的剑在人在,剑毁人亡。修炼起来极其困难,但是一丹进入金丹期的剑修就有着莫大的威能。甚至有甚者可以越级挑战。更是有着阵法师等等如此的职业。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最为常见的还是普通的修士。什么都会,但是都平平淡淡。打个比方,一个大乘期的剑修可以击杀三个普通的大乘期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