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 第37章 对峙的人
作者:小啊小阿菲的小说      更新:2017-09-13
    这是晓宇第一鬼上身陆白说这件事他必须自己问清楚,他在一边帮忙看顾,叫晓宇自己去上身,两个人任选,结果晓宇想了想选择了良文。江信昱这个人他一直觉得有点熟悉,但却想不起来中间的细节,他也担心贸然上了他身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良文就不一样了,他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因此晓宇对他很是放心。

    趁着几个人呆愣着的时候,晓宇记着师傅教他的口诀,屏气凝神之后快速冲向良文,一瞬间将自己的魂魄附在了他的身上。他尝试着抬了抬手,许久没有操控**,这样的感觉让他很不真实,可还没来得及做更好的适应江信昱就说话了:“这公司电压最近有些不稳啊,我们还是快走吧,别在这里呆着了。”

    “我还是有事情没做完,我们一会儿还要去敬老院。”晚晚说完抽出了自己的手淡定地说道。

    “可是”江信昱还想说什么,晓宇趁机挡在了他的前面说:“一会儿我陪晚晚去就好了,江少爷还是先回去吧。”

    “少来。”江信昱打开了晓宇的手,就这样因为接触到了他,晓宇的脑中闪过了一些画面,但并不很清晰,这些画面里有争执有欢乐,还有他抱着箱子离开这里的时候他们似乎说了什么。

    “你和我说了什么?”他下意识地说完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良文于是赶紧改口说道:“不管你怎么说总之我们一会儿要去敬老院。”

    “神经病,何良文,晚晚搞不清楚情况,你也搞不清楚?你”他还想说什么看了一眼晚晚又欲言又止的停住了话头只说什么你自己好自为之。晓宇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却看见师父再给他使了个眼色,于是便直接拉着江信昱除了房间。

    生拖硬拽着身后的人,而那人虽然嘴上说着“你放开我”,“你什么意思”之类的,但却没有真的拒绝他的拉拽。他将江信昱拉到楼梯间,一边堵着门一边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我还没有找你呢,你天天拉着晚晚去看什么晓宇的外婆无非是让晚晚能够注意到你,怎么晓宇不在了,你要做接盘侠啊,接了他那些难搞得客户,还要接他的暗恋对象?”

    “你少胡说。”

    “我胡说?何良文说到底晓宇的死你也有责任,要不是你把你老子让你跟的客户放给了晓宇却让他捅了那么大的娄子他怎么会引咎自杀?”

    “你凭什么说晓宇是自杀的?”

    “我怎么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保险公司的人怎么说,还有其他人怎么看现在大家都以为晓宇是自杀的,他就是自杀的,被人逼自杀也是自杀,我劝你好自为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说完他一把推开了晓宇,转身离去,晓宇愣在原地,门外晚晚不放心追过来看看,而他被师傅拉出了良文的身体。

    重新回归空荡荡的感觉,他的心中也是空落落的。

    江信昱说的没错,晓宇到底是不是自杀已经不重要了,即使他现在越来越不相信自己会自杀那么他又能做什么呢?

    良文在楼梯间里徘徊了一下,嘴里念叨着为什么在这里,便出去找晚晚。陆白拍了拍他说道:“怎么了?不适应?做鬼就是这样啦,没有肉身,但我们也不可以借别人肉身太久,不然会很麻烦的。“

    “是师傅知道了。“晓宇随意地回答着,跟着陆白出了楼梯间。良文和晚晚已经准备离开了,晓宇想跟着他们去看看外婆于是说道:”师傅阿灰一个人在鬼王域我不放心,可我想去看看外婆,我想请您先……“

    “好,难得你有孝心,但你也知道了千万不能再今晚在上身了,否则对你很是伤害,另外这楼里也别久留了,你去看完外婆就回来吧,阿灰这伤只怕还要再养一段日子,你们那里情况也不明确,还是先不要回去了。在我这里还放心一些。”

    他又叮嘱了晓宇一些调息之法就闪身离开了,晓宇悠荡着离开了大楼。良文和晚晚已经走了,他紧跟着到了敬老院。现在还不算晚,老人们都还没休息,晓宇本想想和外婆打招呼,可在上去之前却看到了在楼下犹豫着不上楼的良文和晚晚。

    他走过去,听到晚晚问良文:“刚刚小江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是不是和晓宇的官司有关,你们刚刚出去都说什么了?”

    “我”良文犹豫着他刚刚发生的事情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就看着江信昱负气而走的样子,说来也奇怪,他把他拉出来说了什么,却一点也想不起来。可这样说晚晚也不信啊,于是只好说:“没什么,晓宇的事情有我呢,我已经叫我爸找了最好的律师了,晓宇的死我一直心怀不安,要不是当时”他想到了什么急忙改口说:“总之晓宇肯定不是自杀的,肯定是意外,我们要给外婆争取。”

    晚晚看着他却说:“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之前是怕晓宇心理压力更重才一直没有说,其实我知道他那时不开心是因为那个case的事情,那个case死了人他比谁都难过,至于后来他接了另一个案子更是经常愁眉不展,你那时擅自休假,晓宇顶了你接了下来,压力别提有多大,后来案子丢了他的工作也就丢了。”晚晚说到这里很是惋惜:“我和晓宇一起进到公司,算是是一同成长起来的,我要是这些还看不出来,不就真成了你们口中的小白兔,太好骗了,所以你也别为我担心,我记得那时晓宇虽然有些沮丧但绝对不会自杀,我也相信这一切肯定是意外,我们要更努力一些才能帮他外婆争取更多。”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他们又聊了几句便去楼上,晓宇留在原地回味着他们的话,原来自己并不是那般不堪,但是他们说的这两个自己近期跟进的case晓宇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好像和美诺和的工作相关的事情都不太记得了,难不成自己真的是被人洗脑了,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为什么回去美诺和也想不起来任何事?这难道真的是哪个道士捉妖师下的圈套。

    晓宇带着一肚子疑问去看了外婆,然后急忙回去找师父商量。陆白在房里正和阿灰斗嘴,阿灰恢复的不错已经基本没有大碍,只是还不能太动鬼术,需要静养。晓宇回去后把自己听到的事情告诉了陆白,他师父想了想转身从抽屉里拿了一个小瓶子说道:“看来我们自己是没法知道了,得去找找门路了。”

    这样在小宇吃了一次闭门羹之后,陆白带着他去了鬼学府,找在里面目前资历最深的鬼学师——老郑。

    将这些事情告诉他之后,老郑却抬手摸了摸晓宇,他的手有些粗糙,看着全是褶皱,然后又喜眉笑眼地看着陆白说道:“我说什么人能让陆大师收徒,感情是个魂魄颇全的,也得亏想让你得了,要是鬼王先知道了,只怕也就没你什么事了。”

    “我等怎好肆意揣测鬼王心思?就是鬼王知道了,是老夫的弟子就是老夫的,别人也抢不走,你摸了我徒弟的魂魄可是知道了什么?”

    “是挺绝妙,我看过一本古籍也听一些人说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是很久之前了,这样的术我们鬼界早就失传了,你师兄云赤本是会的,可他也消失了。”

    “我云师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