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 第35章 受伤的人
作者:小啊小阿菲的小说      更新:2017-09-13
    她想到这里,却没有马上告诉晓宇,他们现在随时都有危险,还是谨慎行事比较好。但是晓宇死前的事情确实需要搞清楚,这一切都只能等见到陆白再做打算了。她身体愈发赶到疲倦,便有些轻飘飘的睡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茶水间躺着了。

    “你怎么样?刚刚怎么叫你都叫不醒,现在外面已经快黑了,现在是夏天天黑的晚,我看我们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出去。”

    他心里很是着急希望能早点离开美诺和大厦,可是外面的天气迟迟不黑,他只能尽可能的想办法照顾阿灰,让她的伤势不再恶化。

    “我没事,就是刚刚不知道怎么了特别有困意,大概也是这个大楼的原因吧,总觉得自己好像要坠回到楼下一样,身上也是不上来力气。”

    “一定是因为你受伤了,所才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样我陪你说说话,你先别睡,等我们晚点离开这里了,你在好好休息。”

    阿灰强撑着,她心里明白这样的感觉和这栋大楼的阵法不无关系。于是定了定心神,让晓宇扶她起来,开始打坐凝神,果然精神好了一些,看来还是清醒点,现在的状况,如果睡去了说不定还会更危险。

    大楼的员工陆续离开,晓宇抱着阿灰从楼上下到一楼,准备天彻底黑了,就马上出去,他们在一个角落等着,晓宇观察着四周形色匆匆准备离去的人,却看见门口走进来的人。

    晚晚抱着大物料箱走进来的时候没人帮忙差点倒下,晓宇下意识地一挥手,箱子上面的杂物被放正,恢复了平衡,身后还有一个人跟着也拿着大堆的东西,但并没有晚晚那么吃力。他想去帮忙却被阿灰抓住,阿灰又一次迷迷糊糊的眼皮越来越重,就快能出去了,晓宇看了看一边,最终并没有选择去找晚晚。生死攸关他还算分得清楚。

    天好算大黑,他赶紧带着阿灰出了大厦,一出门整个人的感觉都有些豁然开朗了,这栋大楼的确不适合鬼来。阿灰出来后一下子精神了一些,几下剧烈的咳嗽后她稍事休息,就被晓宇架着向鬼王域走去。晓宇自认识阿灰以来没有见她受过这么重的伤,她咳了几下又开始有些神情涣散,再这么下去她的魂魄一定会损。

    晓宇加快了脚步,他们到烟罗馆的时候门口的鸨母吃了一惊,急忙让手下上去去找陆白,一边张罗的叫人去找药材,她嘴里嘟囔着:“这小丫头从没见伤成这样,莫不是要出什么大事不成。”

    没一会儿,陆白急匆匆的从馆里走出来,他看着阿灰脸色一沉而后并没有理会晓宇而是帮着他先把阿灰送进了房间,然后在正反手一挥在她的身上罩了一个罩子,他知道这是防止阿灰的魂魄跑不见用的。阿虎的表情有些痛苦,鸨母拿来了一个药箱,陆白从里面拿出一个小药瓶,拿出一粒药丸,然后用手指碾碎洒在了阿灰的身上,又问晓宇:“上次你受伤那个地狱使者给你的方子在哪里?”

    “当时是罗赫负责煎药,想来之后丢掉了还是他收起来了吧。”

    “那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找?”陆白说完顺手拉起了晓宇的手腕,见他的魂魄平稳,心里放了一半的心:“早去早回,煎药的事情去找陈三吧,他知道怎么做这些的,速度要快点,天亮之前务必要赶回来。”

    “是,师傅。”

    晓宇急忙向交易区跑去,虽说交易区离鬼王域有一定距离,但是他心里焦急,脚下也比平时快不少。罗赫并没有丢弃那个方子,他说但是担心有问题就留下来了,晓宇简单和他说了事情的经过,罗赫和他兵分两路去找这些药材,然后一起送到陈三爷那里熬成几碗药,放进小罐子里让晓宇带走。

    等他再回到烟罗馆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慢慢的亮了,陆白把药放在自己手上,翻手覆手之间药化为乌有,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再晚来一会儿,阿灰就真的成了一把灰了,我不是警告你们,不要硬碰硬,凡事要动动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起,我们去了那件大楼,然后我和阿灰”晓宇一天没休息也十分疲惫,他强打精神和陆白说起了在美诺和大厦发生的这些怪事,以及阿灰说得关于那三只鬼的事情。

    “师傅,到底那个大厦是不是有问题啊,还有啊真的有人养鬼么?那为什么还要养厉鬼呢?”

    陆白托着下巴,一手在桌子上敲击着桌子,似乎在思考什么,于是说道:“鬼学府里曾经有记载人养鬼的事情,有些人养鬼是为了守财,古时候的大户人家的先祖也会被请回来庇护家业,但是养鬼需要是很麻烦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发现,按照阿灰的说法,那鬼已经在那里那么多年,没有人知道,甚至没有驱鬼师知道,那么只能说明布阵的人很高明,所以阿灰受伤后才会那么虚弱,看来那地方会蚕食弱的鬼。”

    “怪不得阿灰到后来越来越疲惫,我看就是这个原因,那师傅有没有什么法术是会我在一个地方的记忆消失的?”

    “怎么说?”

    “我明明在美诺和工作过,可是我却一点痕迹也感受不到,这是不是也是一种鬼术?”

    听到这里,陆白再次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个我倒是真的没怎么听过,看来我要趁着天色还没黑先去一下鬼学府问问,这里的事情你照顾着,有事情就去找这里的老板,她会帮忙,阿灰要是再需要喝药你也找他,如果我今天正午还没回来你去找她,她来喂药,别再出去寻我,我查清楚了就回来。”说着陆白从角落的柜子里拿出了几本书,揣在白袍里,向门口走去。

    晓宇一边想和陆白一起了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身上确实疲惫不堪,他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于是想了想还是留在了这里,照顾阿灰。阿灰一直紧闭双眼,她似乎梦境里有什么痛苦的事情,眉头一直锁着。他看着阿灰慢慢地自己的眼皮也睁不开。

    渐渐地晓宇也迷迷糊糊地睡去,等醒来时,烟罗馆的鸨母已经拿着药再给阿灰服食了。这时晓宇才感叹这里卧虎藏龙,一个看似平常的妈妈桑也会这样的手法。她轻柔的碾碎了药洒在阿灰的身上又重新布好帐子。接着看了一眼晓宇,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你好好休息吧,晓宇点了点头回到一边的地榻上,终于安心地睡去。

    陆白回来的时候他并不知道,等他醒来的时候阿灰已经能坐起身了,晓宇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时间。师傅坐在阿灰的床榻边询问什么,听闻这边有动静回头一看,晓宇正揉着眼睛坐起身。

    “师傅,您回来了。”

    “恩,看来我料得没错,那个地方是会上了鬼魂魂魄,他们抹去你痕迹的方式我没找出来,但是这样看来对你踏足那里是有副作用的,你睡得比阿灰还要久,恐怕要不是因为阿灰受伤,你一直高度警惕只怕现在躺着的人就是你了。”

    “这是什么意思?”晓宇不接,他以为自己只是疲累了,看来事情并不是像他想象的一般简单。

    “有人要抹去你的痕迹,就等于要杀人销赃,不过他怎么知道你会回去呢?如果不回去不就白布置了,看来是要和你走一遭了,我也去会会那些不把防御者放在眼里的人,无冤无仇这么伤人,我就要把那个鬼绑来。”陆白说着情绪有些激动,倒是一边的阿灰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拉着陆白的手说道:“师叔好意,但是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我觉得那里太邪门,要不要找谈温书他们去看看。”

    “若我都不能搞定,他们去就是送死。”陆白说道,转身看向晓宇:“你是我徒弟这件事我管定了,我们择日就去会会。”

    若是之前师傅这么说了,晓宇一定很高兴,但是现在有了阿灰的前车之鉴让他有些怕,他不想再拖累了师傅或者阿灰,于是说道:“师傅,我看我们还是再想清楚再去吧。”

    “怕什么,我做鬼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陆白说道:“你这是不相信为师的能力喽?”

    “徒弟不敢,只是师傅,这确实危险,还是等阿灰好些了,我们再商量吧。”

    “你!”陆白被他这么拒绝倒是有些生气,平日里大家都是求他出手,这下好了,他自己自告奋勇,这小徒弟既然还不领情。阿灰见师叔就要生气,赶忙起身,一边咳着一边说:“师叔,晓宇没说不去,这是他的事情,他自然要去可眼下有几个事情更是棘手,我现在病者,只能仰仗您了。”阿灰看着陆白脸色稍微缓和接着说道:“美诺和大厦的古怪鬼界这么多年来既然没人知道,恐怕不对劲,我想我们应该想去查查这件事,第二晓宇的记忆为什么进去后完全找不到了,他们的那个法阵到底能不能破,这第三,晓宇去找记忆是希望能够知道自己死前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想再照顾他外婆一次,让她拿到保险金,那么我觉得这件事更加急迫,收拾那几个鬼师叔出马自然没问题,但是收拾了之后若帮不到晓宇只怕也是事倍功半。”

    阿灰这么一说,陆白犹豫着点了点头,晓宇松了一口气,阿灰说的没错,轻重缓急是需要分个清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