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 第33章 不存在的人
作者:小啊小阿菲的小说      更新:2017-09-13
    美诺和大厦门口,阿灰拉着晓宇从后面的一个小门进入,他们一层一层的游荡,整个办公楼都是一片死寂,保卫室的人刚刚巡夜结束,准备回去睡觉,临走时锁上了几个主要的门。晓宇对这栋楼并不是特别熟悉,或者说他对这里的很多地方都完全没有印象。

    两只鬼游游荡荡地来到了第九层,也没有什么发现。

    “你确定是这里?”阿灰在九楼看了看这里的办公室长得都很类似,根本分不出来哪里是哪里。

    “我确定是这件大楼,但是奇怪的是我进来了之后却反而没有在外面的感觉强烈。”晓宇也有些奇怪,他和阿灰排查了这大楼内的种种设施,均没有发现。这里似乎没有一个叫做李晓宇的人出现过。

    “我觉得这么奇怪一定有问题,这样吧你先继续往楼上走,如果发现有什么问题就立刻下来找我,我去把我们刚刚走过的路再好好看看,这里的确是太奇怪了,没有鬼出没,虽然进来看着大厅的水壁是一个风水阵法,但是却只是招财守财,并不是驱鬼的,可是这里的楼层布局都像是驱鬼,你看这些桌子,你再回想一下楼下的桌子,虽然都是斜着的但是却有些不同。这应该是用这些桌子一层层的布着什么阵法。”阿灰微微地飞的高了点,看着两边的桌椅,沉思起来。

    晓宇跟着她从半空中看去,心里却也有些不安,他刚刚脑子里一闪而过是良文和自己说了什么,就在这个办公室,可为什么一进来反而越发的想不起来了呢?

    “这里应该有某种符咒,但是一个好好的大楼为什么要这样,从来没听说过这里闹鬼,一般都是有鬼出没才开始做这些事情,而这里倒像是刻意为之,真奇怪啊。”阿灰越想越不对,离天亮没剩多久,她对晓宇说:“我们天亮的时候在这里碰面,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就快下来找我,如果天快亮了也要下来,我们找地方藏身。”

    “好,那你也当心一点。”不知为何晓宇莫名地感到了担心,但阿灰的鬼术和法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不给人家添麻烦就好了,还担心别人。

    两人说好天亮之前回到九层中心这里就分头行事,晓宇还是一层一层地寻找,有几处他都有点印象,模糊的记忆片段会跑过,可是他到了那个地方却完全没了记忆。从九层到21层,整个公司没有任何他的气息,他什么都没有留下,都被清除出去了么?那未免也太彻底了些,而这里的人似乎已经忘掉了晓宇的存在,一个月的时间工作被别人替代,自己的一切都没有了。

    可晚晚和良文明明记得他的事情,明明会去看外婆,明明看上去很思念他。

    他站在21层的总裁办公室里,心里有些苦闷,这里的夜景很好,透过通透的玻璃看着外边的灯火像是撒在地上的星星一般耀眼,夜色其实很短暂,属于他的时间又即将结束了。

    整栋大楼一片寂静,晓宇慢慢地离开这里,回到了九层,天已经快亮了,外面也慢慢开始有人的声音。然而晓宇以为阿灰一定已经在那里等着他数落他慢慢吞吞,可是阿灰却没有回来。他心里有些着急,莫不是楼下真的有什么事?可是他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听到?阿灰会不会是刚刚回来了有上楼找自己,晓宇想着,急忙快速地上下搜索了一圈,结果还是没有阿灰的踪影,她还在下面。

    可刚刚上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莫不是这大楼有什么邪门的地方困住了她?天越来越亮了,虽说没有光照进来,但这栋大楼通透的玻璃外墙,只要太阳升起他们两个都会有危险。

    晓宇思考了片刻决定下楼去看看,刚刚进来的时候是从小门进来,那么是不是阿灰去了前面的大门。他快步向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叫着阿灰的名字。保安已经把大楼的各处大门都打开了,晓宇来回的在几个楼梯间穿梭,就是没有阿灰的踪影。他心急如焚,担心她会不会出事,终于在一个通往地下停车场的楼梯处他感觉到了阿灰的气息。

    他急忙往下跑去,可转过弯看见阿灰时确实惊呆了。阿灰整个人伏在地上手上鬼炼散发的火光已经暗淡,她受了重伤。

    天已经快亮了,他们不可能出去,可在这里他又不知道阿灰到底伤势如何,怎么样才能让她康复。他跑过去扶起阿灰叫道:“阿灰,阿灰快醒醒,怎么会这样,下面有什么?”他想探头往下看看,阿灰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气若游丝地说道:“快快上去,扶我起起来”

    阿灰的嘴角挂着血痕,她一直咬着牙,忍者身上的疼痛,勉强的伏在晓宇的背上。

    “我背你上去,现在天已经亮了,我们找地方躲一躲,刚刚看到茶水间,我们去去喝一点茶,看看会不会好一些。”

    阿灰没有力气回答他,而是将重量放在了晓宇的身上,她闭着眼睛默默地抓紧晓宇。李晓宇紧张地开始搜寻自己的记忆,到底在哪一层有比较隐蔽的茶水间,可以让他们暂时待一天。晓宇脑子里一直再回想刚刚再整个楼层搜索的场景,16层的茶水间似乎特别的封闭,没有任何的窗。来不及多想,他背起阿灰就像楼上走去:“阿灰你撑着点,我们马上就能找个地方歇息一下了。”

    他脚下飞快,上了十六层,茶水间在大楼的另一侧,他们中间需要过一道比较长的过道,那个过道的尽头是一扇窗户,怎么样能越过哪里不被朝阳晒到,他心里还没有谱。

    “阿灰一会儿你要抓紧我知道么?”

    他停见阿灰若有似无的轻哼一声,便在离开楼梯间前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听到了有打扫卫生的阿姨推着车子的声音急忙跳了出去跟在他的身后,然后在快到转交处时,一挥手打开了窗户让风吹了进来眯了打扫阿姨的眼,然后快速的反手一挥将窗户上的百叶窗关上,一个闪身进了旁边黑漆漆的茶水间。他将阿灰放在了一边的椅子上,想着一多久才有人能来这里冲泡饮料之类的东西。

    “你怎么样了?”晓宇关心地问着阿灰,他心里非常自责,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着阿灰来冒险。

    阿灰没有说话,眉头依旧蹙着。晓宇不知道如何是好,认识阿灰这么久都是他受伤,被照顾,今天却要照顾一个鬼,他着实不知道如何下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座办公大厦,也开始有人走进这个茶水间,冲泡一些饮料,用微波炉加热食物。阿灰闻了闻这些香味,似乎脸色没有那么灿白,有一个女孩子泡了红茶却因为上司叫她而没有拿走,晓宇扶着阿灰过去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水,她总算能开口说话。

    “这地方果然很邪门,这个大厦下面压了三只鬼。”

    “什么?”晓宇吃了一惊,阿灰喘着气,慢慢地说道:“我开始也不相信,这里的阵法分明就是和镇鬼符有关,可是我们进来没事就说明它有自己一定镇压的那一个,结果我一层一层的找,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竟然这么邪门。那镇鬼符镇着的是一只厉鬼和两只守财鬼,总共三只鬼,这三只鬼被人困着,也怪我自己,贸然的闯进去,这事恐怕还是要和师叔还有鬼王汇报。”

    “这些鬼会不会是这个大楼的人捉的?”

    阿灰轻哼一声说道:“捉了不杀了留在这里?这三只鬼至少有几十年不像是有人捉的,倒像是有人养的。”

    “养鬼?”

    “不错。”她点点头,又轻轻咳了几声说:“那两只守财鬼,一只是招财,一只是守财,我曾听说有人会养一些鬼,有的甚至会从地府请曾经名满天下的商贾死后的鬼魂出山坐镇,看来这座楼的风水果然找了大师,十分了得。”

    “是他们打伤的你?”

    “他们虽然能招财守财,却不是我的对手,这里还镇压着一个厉鬼,我在和守财鬼说话时,他从后面偷袭了我,我才会伤得。”阿灰说完又咳了几声。

    “他们为什么还要留着这个厉鬼?也是养的?”

    “我不知道,可能是为了保护守财鬼,也有可能有别的考虑。”阿灰捂着胸口说道:“白天我们就在这里吧,等晚上你送我回去师叔那里,我不知道那个要租房子的人是不是已经搬了进来,我这样很怕再出意外,我看这次也只能请他帮你了。”

    “好好,你先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了。”晓宇心里愧疚又感动,他觉得自己愧对了阿灰的情谊,可又不知道怎么才能补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