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 第30章 看房的人(上)
作者:小啊小阿菲的小说      更新:2017-09-13
    陆白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此前晓宇被翠晴击伤的时候他曾透过阿灰交了晓宇一些皮毛,他心里也是拿不准这个年轻人到底愿不愿意拜他为师。如今拜师大礼已经全了,他想晓宇就算是再不懂规矩也不会轻易背信弃义,于是也就放心地教他。鬼术有无数分支,但是最基本的是守住魂魄,陆白自己分析,晓宇之所以伤得了赵疾弦也是因为他小看了晓宇,所以也就没有刻意的防守,而只在进攻。而晓宇能伤得了他亦是实属侥幸,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他嘱咐晓宇一定不能冲动,要量力而为。

    晓宇不愿长期在鬼王域这件事陆白倒是不放在心上,眼下他“杀”了赵疾弦,也算是名声在外了,一般的小鬼不怎么敢去招惹他,阿灰和他一起也能保护不少。陆白也私下问了阿灰,究竟晓宇和她的前世有什么关系,可阿灰还是答不出来,她只说:“还是那种很熟悉的感觉,有时故意离远点看这个人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见过一般,我相信晓宇一定和我的前生有关系,他的记忆还没回复完全,说不定恢复完全了也能想起来我们是不是有机会见过。”

    “晓宇不过二十多岁,你已经死了快一百年了,就算有关系他恢复了记忆你也不一定能找到线索,我看你还是别太强求了。”

    陆白说得没错,阿灰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她从来没有真的了解过自己是谁,因此有这样分外的渴望罢了。

    晓宇和陆白约定以后每周都会来这里学习鬼术,陆白是个外松内紧的人,他表面嘻嘻哈哈,实际上对于自己的徒弟却是很严格的,他虽然每每都是笑眯眯的和晓宇说那些御魂守魄的心法,但是一旦晓宇做不好,他就会立马严厉起来,不会有任何的放松,他对晓宇说:“鬼和人不一样,人如果受伤了多半可以治好,可是鬼如果受伤了多半会死去,或者变得越发的虚弱,鬼就是靠守着自己的魂魄,一旦受不住什么都白搭,你一定要记住,无论以后能不能攻击别人,防守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那些张狂的鬼,多半都是不知道收敛而寻了死路。鬼不会比任何人的能力弱,但是因为我们天生的弱点因此防守是第一步。”

    这个部分,晓宇很受用,他本身就不怎么喜欢打打杀杀,防御学好了自己能保护自己,至于那些什么进攻的事情到时候再打着哈哈学一学就行了。最近鬼术学得不错,自己已经能独自去看外婆了。外婆的身体还算不错,见到晓宇时会特别开心,然而他也知道自己是鬼,外婆经常和自己待在一起确实不好,因此每次他去看外婆时间都很短暂,陆白告诉他如果不是长时间待在一起鬼气对人的影响没有那么大,当然阳气越重的人越没什么影响。

    晓宇有时也会在敬老院看见晚晚和良文,晓宇后来又碰触了一次良文,关于这部分的记忆更清晰了一些,良文和他同岁,但是晚一年到公司,也是同样的销售岗位,他平时抱怨比较多,家里有些家底,来工作主要是因为他老爸觉得他在家里太闲了,因此才让他出来找点事情。他的工作能力还不错,不过因为对于那些公司斗争什么的没什么兴趣,在公司到现在还是最底层的销售人员,他倒是也无所谓。

    晓宇的记忆里,良文是个大度和仗义的人,他不止一次地说:“要不是因为你在这里我早走了。”年初的时候他也说家里催他回去继承家业,可是那时候晓宇似乎压力很大,他们是一个组的,因此良文便留下来说等扛过了今年再说,谁知道今年没过完晓宇出车祸了。

    他保险金的事情一直是良文再帮忙处理,原本没有那么复杂但因为发现了晓宇的辞退信让保险公司怀疑晓宇有自杀倾向,另外公司也提出他已经被开除了,不算在公司的保险范围内了。良文找了家里的律师来帮忙,晓宇是听外婆说的,外婆问晓宇:“晓宇你老实告诉外婆,你到底有没有啊”外婆欲言又止想来是那天白天有人和她又说了什么,他急于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要不你去你们那座办公楼试试,如果你真的没有自杀,那么一定可以想起来为什么被辞退,其实听到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没人可以证明你没有自杀倾向,而那封辞职信加上当时监控拍到的你有些恍惚地状态又正好说明了这点。”阿灰在一边冷静分析道,外婆上次问小宇做鬼是不是很孤单,甚至说到了自己想早点了,这样也能陪着晓宇。这样的想法当然是吓坏了晓宇,于是他赶紧拉了阿灰和罗赫来救场。外婆虽然将信将疑但是却也不在提及之前轻生的念头,反而对阿灰十分有好感,她和晓宇说:“我总觉得阿灰好亲切,她虽然不爱笑但看上去是个好人。”

    晓宇将这话告诉了阿灰,她显得有些开心:“你外婆觉得我亲切,看来我们之前真的有某种联系。”

    “也许吧,可外婆也并不认识你,她说也许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不怎么记得了,所以再想想有没有别的方法吧。”

    “你上次不是回去了你的公寓么?有什么发现么?”

    提起这件事晓宇摇了摇头,他的那间公寓房东在听说他死后已经把他的东西都扔了出去,又找了人来打扫驱邪,所以房子里基本上没什么自己的痕迹了,他进去的时候里面还有新的住客,是对夫妇,他不想打扰别人的生活,于是那个房子也没再回去过。

    不过他在良文来看外婆的时候无意中得知,良文怕外婆和晚晚伤心所以把他的东西又想办法收回去了,就放在自己家里,但是良文家他从未去过,记忆里也没有这部分,所以要不要在良文面前现身问他这让晓宇很纠结。

    “其实你让他知道你成了鬼有什么的,你们不是朋友么?你看外婆现在和鬼相处的就很好。”阿灰说这指了指在和罗赫讲故事的外婆说道。

    “可是我担心吓到他们,还是先想办法去办公室那一带再看看吧。”

    “那栋楼有点邪门,你上次告诉我具体是哪里后我去看了看,觉得设计这里的人很懂风水道术,我并不建议你冒然进去,你还是和师叔学好一点再去吧。”阿灰说到这里,看了看时间:“对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你外婆该休息了。”

    辞别了外婆三只鬼溜溜达达的向交易区走去,罗赫在街口和他们告别说去给三爷送东西,而晓宇和阿灰则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回了家。等进去家门后,阿灰突然停住了,她拦住了准备穿门而入的晓宇,说道:“我们走了后有人来过这里。”

    “人?”

    晓宇在这里住的这段时间居民的住户从来没有谁来过这里,连同旁边的一间也没人住,突然说有人来未免蹊跷。

    “你不是说这是这栋楼有名的凶宅没人敢住么?再说了我来这么久也没有见到什么人,该不会是邻居走错了来这附近转了转吧。”

    “不会的,一定有人。”阿灰做鬼多年,警觉性和触感都非常强,她和晓宇小心的走了进去,里面一切如常,黑漆漆的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光亮,窗帘也和走的时候一样被拉着,只有桌子上有一个瓶子。

    瓶子里还有一半未喝完的水。

    这水证明,真的有人,来过这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