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 第23章 自杀的人
作者:小啊小阿菲的小说      更新:2017-09-13
    晓宇快步地走着,阿灰在他身后紧赶慢赶地抓·住他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你吓到里面的人了?我说了你要控制好自己,不要乱跑的。”

    “别说了,我想静静。”晓宇低着头站在原地,阿灰看着他如此低落,心下也生出许多不忍,但事实如此,他知道晓宇对自己的曾经很失望。

    “你那天看见我是不是我抱着一个盒子,我抱着我的办公用品我被人解雇了,对吧?你不想让我找到我的遗物是因为有什么可以证明我失业的东西么?”晓宇低着头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阿灰知道此时在骗他情况可能会更糟于是只好和盘托出:“是,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的确抱着盒子,盒子里装满了东西,最上面放着一封信,解雇信,我是怕你难过所以才一直没有说,对不起。”

    “有什么好对不起,是我对不起才对,我生前竟然是个懦夫,我竟然没有想到我自杀我外婆该怎么办,我还要我的朋友们帮我收尸,给他们添尽麻烦,要是有可能我宁可没有来找寻我的记忆,我宁可这辈子都是一只糊涂鬼。”

    “这样有意义么?”阿灰看着晓宇自暴自弃的样子问道:“而且也没有断定你一定是自杀的。”

    “那你为什么不敢告诉我你看到的。”

    “我”阿灰无法辩驳,只好张了张嘴,后又闭上,她听见晓宇说:“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让翠晴杀了我,一了百了,或者让地狱使者带我走。”

    “你真的这么想的,那你站在这里等到明天太阳升起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你生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死后是个不负责任的鬼,懦弱而无能,只会为了让别人为你担心,你看看那个大厦里刚被你吓坏的人,他们要帮你去争取你外婆的保险金,要照顾你外婆,而你甚至不敢去碰触晚晚了解事情的真·相,鬼不能投胎,但又何尝不是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阿灰将他的头强行抬起来,然后看着他说道:“这是你的选择,你自己选,但是你想想看鬼又何尝不是给你第二次机会,去改变一些事,你要是灰飞烟灭了,最难过的人除了你外婆,还会有别人么?”

    晓宇听着她的话,心里百转千回,他刚刚确实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原本就要碰触晚晚的手放了下来,然后发出了凄厉的声音,他不知道为何能发出这样的声响,只是忍不住把自己内心的悲哀发泄,他难以接受自己是这样的人,但是因为他的情绪波动,周围的灯在不断的闪着,自己的叫声迎来了无数野猫在外面嗷嗷的叫,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阴森。原本说着不怕的晚晚和良文都吓得惊叫起来,赶忙躲在了椅子下面。若不是阿灰及时地打了他一掌,他可能还会做出更多不靠谱的事情。

    他还是吓着晚晚了,曾经那么想要见到的人,他一直想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执念是晚晚,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然而再见的第一面他却还是吓到了她。

    “我想回去看看。”说着他转身要回去购物中心,要是能和晚晚道歉兴许她会原谅自己。

    “喂你别去了,他们应该已经走了,而且你惊扰了那个楼里其他的鬼,我们回去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但是要是他们没走晚晚女不是很危险?”晓宇听阿灰这么说更觉得自己应该去一趟,更加坚定地大步往回走。

    阿灰原本不打算回去,她自然知道那栋大楼里的鬼是什么水平李晓宇断然不会有事,可想了想她又打消了念头跟了上去,她想知道从来没有学过鬼术的李晓宇的天资到底有多高。她走时那只疯鬼正在百货公司满世界的窜,如果真的遇见上了,相信会是一场好戏。

    不过,她没有和晓宇并肩走,而是在他身后隔了一段距离地跟着。

    晓宇三步并两步地回到了这个购物中心,却听见里面正在拍门的声音,他干嘛进去一看,晚晚和良文正在门口,这门不知道为什么被锁住了,他们怎么也打不开,良文在那手机叫保安,而晚晚则不住地敲门。

    她的脸色煞白,看来刚刚的事情确实吓着她了。

    晓宇心里无比的自责,他想要帮忙打开锁,却发现自己的功力尚浅,这样的电子锁他是根本打不开的。

    良文不断地和晚晚说:“晚晚你别怕,应该不会有事的,我们不要自己吓自己了,不是你说得,如果是晓宇也不用害怕了。”

    “可问题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不是啊。”晚晚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手上依旧不停地在敲门。

    “要不我们试试自己去找找保全室吧?”电话始终不通,何良文建议一起去找找看保安,他觉得总不会是保安使坏把他们缩起来了吧,于是对晚晚说:“你别担心了,刚刚那波人不也打不开么?最近是夏天晚上商业区都限电,电压不稳很正常的,好了快起来我们一起去吧。”

    “阿文,谢谢你。”晚晚擦干了自己的眼泪说道:“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这是替晓宇照顾你啊,我们可是拜把子的兄弟,他要是有机会嘱咐我什么一定也是这个。”

    “又胡说了。”晚晚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明显的并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房间的灯很暗,晓宇记得在医院的时候自己虽然也让医院短时间停电,但很快就恢复了,这里如果是因为自己的问题,那么怎么自己离开了那么久还是一片黑暗,难道是阿灰?

    他回头,冷面灰衣的女孩并不在附近,想来刚刚阿灰还出手相助晚晚,也不应该是这样恶作剧的人,那到底是谁呢?

    突然,晓宇脑中闪过了阿灰对他说的一句话:你惊扰了那个楼里其他的鬼,我们回去他们不会放过你的,所以这一切是另有鬼所为。

    晓宇警惕的跟在了晚晚他们身后,如果生前懦弱,那么死后他要保护这些他记忆中有些模糊的朋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