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 第14章 被害的人(下)
作者:小啊小阿菲的小说      更新:2017-09-13
    阿灰抬起头看着隔壁的十三楼,他们一时大意让翠晴溜上了隔壁大楼,还在他们面前生吃了一个生灵,而且是在鬼界的防御者和地狱使者都在的前提下,可谓是耻辱。

    那十三层靠近接到的一家,女人是个孕妇,翠晴选这个对象绝对不是随意的,她虽然疯狂但是却很聪明。一次吃掉了两个生灵,她的法力大增,如果这时稍有不慎,很有可能会被她的戾气所伤,楼下的所有人都知道,因此他们也在犹豫是继续追捕还是暂且作罢。

    又一次恢复寂静,现在离天亮应该不到一个小时了,到时候所有的鬼都要躲起来,无论法力多强阳光都是他们的催命符。罗赫用颤巍巍的声音问:“阿灰姐,她走了么?”

    阿灰摇了摇头,她没有走,她只要走了一定会有动静,地狱使者不会轻易放了她,在他们眼皮底下杀了一个人这是任谁都不能容忍的事情,如果今天没个结果,他们根本很难回去交差。

    领头的夺魂官的面色铁青想来他也是要抓一个活得,而不是想等到天亮无功而返。谁也不敢在掉以轻心,突然一阵邪风吹过,那领头的夺魂官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刀,直直地向前方刺去,而大家被风眯了眼睛,等睁眼才看见,他的刀尖逼着前面的红衣女子步步后退,两人身形无比轻盈,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般,夺魂官刀尖一挑,翠晴后翻躲过,袖口抛出白绫缠着他的手腕,身后两个夺魂使者从左右两边夹击被她跳起,“一字”腾空躲过,而白绫依旧死死地缠绕着夺魂官的手腕,身后又飞出两道缠住了那两个夺魂使者。

    就在这时,夺魂官手腕用力,长刀挽出一个花,一招破了她的白绫,旋即一个闪身,割断了旁边缠着夺魂使者的白绫。

    这几招平分秋色,翠晴论及法力是打不过这夺魂官的,但是她刚刚吃了生魂,灵力正盛,想要快攻逃离。而夺魂官自己也知道若想一两招收了她是不可能的,只要拖住她时间一长,灵力散一些她一定会露出破绽。现在棘手的事情是,这条路并不宽阔,夺魂使者只能从单面进攻,而翠晴死守着头顶的区域,不让夺魂使者过去她背后。

    这边鬼界的猎人也蠢蠢欲动,但是却始终不敢轻易动手。

    阿灰带着小宇和罗赫到了马路的另一边,她和一个防御者说了什么,然后将小宇和罗赫推在了后面。

    街中,双方还在鏖战,夺魂官此时已经退出了战斗圈,四个夺魂使者各攻一边,翠晴的白绫出神入化,似乎每一条白绫都长了眼睛一样专打对方要害,而夺魂使者之后十几名索命使者也前赴后继的上前,但始终没有一人能近得了她的身。

    鬼界猎人原本是想让地狱使者耗耗她的功力,然后冒险上去抓住了领赏金,可是现在这样眼看天就要亮,却还没分出个胜负都有些犹豫要不要先保命要紧。阿灰站在几个五大三粗的防御者中间有些突兀,但是她丝毫没有松懈,翠晴现在很有可能急需要补充能量,她没法去抓一个人,最快的方法是抓一个鬼。

    阿灰的猜测没有错,果然在翠晴一个旋身打翻了一票地狱使者后撕开了一个口子,她快速地向他们这边的鬼群冲过来,一手抓起一只躲在一边瑟瑟发抖地小鬼就塞进嘴里,这边的防御者被冲开,原本防御者保护的鬼们四下逃窜,翠晴根本没有恋战,防御者想要拖住他,而她根本不理会只是一味的横冲直撞。

    眼看着就要伸手抓到了罗赫,晓宇见状急忙推开了他,而翠晴的白绫重重地击打在他身上,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碎了,不知自己的魂魄还在不在,他想赶紧念个定魂咒保住命,谁料想自己的脖子却被白绫缠住。白绫迅速收紧回收,晓宇想这下真的是要被这厉鬼吃了。

    可他死了,外婆怎么办还有晚晚

    于是晓宇用尽全身力气定住魂魄,然后手抓着白绫想要往回拉,翠娘的白绫不止抓住了他一人,但见到他不断地往回撤便使力一抬,然后摔在了地上,晓宇疼得几乎动弹不得,但是却依旧不肯放开,死死抓着白绫。

    而就在他觉得意识有些模糊的时候,却听见了阿灰的声音:“晓宇撑着点啊。”

    阿灰的长鞭也同样索着翠晴的脖子,她纵身跳上一边的二层房檐,使力牵制,这样翠晴也动弹不得。阿灰对一边的夺魂官大喊:“山大人,您还在等什么?”

    那夺魂官犹豫了片刻,而与此同时从天而捡了一只箭射穿了翠晴的身体之后斩断了拉着晓宇的白绫,白绫断开翠晴也被反作用力弹得踉跄,而这时那夺魂官才出手,却让翠晴也顺势挣脱开了阿灰的长鞭,一转身又卷了一只鬼消失在黑暗中。

    阿灰急忙收起鬼炼跑到了一边,晓宇已经有些昏迷,他眼皮昏昏沉沉的。

    阿灰抱着在地上的晓宇,转头问道:“山大人您为什么不出手?刚刚明明是最好的机会。”

    “不是有人出手了么?”夺魂官转身看着一边从旁边矮房跳下来的人说道:“而且还把那只厉鬼放跑了。”

    “山大人,我只是想收服这只厉鬼,却没想到失误斩断了那白绫,是下官的错。”跳下来的人不卑不亢地说道。

    夺魂官并不怎么相信他的解释,他看着面前的人问道:“涂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应该不是你该管的闲事。”

    那个叫涂乐的索命使者抱拳给夺魂官行了礼,阿灰看着他这人竟是敬老院里那个人,他这个索命使者可以射穿翠晴,斩断白绫,可见他的功力并不是一般索命使者能及的。

    涂乐看了看四周说道;“我只是路过,我师父叫我来买点东西,结果交易区闭市了,我原本只是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却没想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就多管闲事出了手,是我的错,涂乐认罚。”

    “你以为你搬出风大人我就会怕了,是不是风大人派你来这里我自然会去查,这件事就算是告到了阎王那你也是越级办事,索命使者就做好你索命使者的本分。”

    阿灰将晓宇交给一边的罗赫暂时照顾,转身说道:“山大人,今天的事告到阎王那里只怕对谁都没好处,你不想受鬼界防御者的帮助,却放走了危害人间的厉鬼这件事传出去大家怎么看,这里这么多小鬼都看见了,要不是这位索命使者大人伤了翠晴只怕你们回去也不好交代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这些小鬼死不足惜,大战在即还在一边碍手碍脚本就该死。”

    “那么楼上13楼死了的人也该死了?厉鬼毫发无伤的走说出去好,还是重伤了厉鬼好,难道还需要我来告诉山大人么?只怕你心里也明白的吧。”

    “阿灰你只是一只鬼,我随时能抓走你。”

    “那当然,鬼王和阎王的盟誓也随时能破不是么?”阿灰看着山大人眼中毫无惧色,“但是今天的事情已经不是鬼界和地府的事情了,牵扯到人界大家麻烦都不小,山大人其实我们都是想要抓厉鬼,打破这平衡的事情,谁都不想做,也不能做,况且您刚刚也看到了我们鬼界的能力抓不了这一级通缉犯,还要仰仗你们不是么?”

    夺魂官抬头看了看十三楼,心里虽说有些不甘,但不得不承认阿灰的话确实有道理,他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这个女人的胆色他也一直佩服,于是他说道:“有厉鬼的消息随时通知我。”说着带着他的人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