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 第12章 上身的人
作者:小啊小阿菲的小说      更新:2017-09-13
    最后一抹晚霞落下,属于鬼的时间再次降临,阿灰带着晓宇快速地来到了敬老院,时间才不过刚刚吃了晚饭。

    晓宇还不知道为什么阿灰今次这么着急一定要让他快点出发,并且抄了不少近路赶到这里,楼下的老人还正在按着次序等着梳洗,阿灰拉着晓宇快步上楼,走到了楼上的护士站门口,她对小宇说道:“你一会儿就在你外婆的房间里呆着就好,我会让她告诉你的。说完她闪身进了护士站里。晓宇站在那里呆呆的等着,没过一会儿,见到有个年轻的女护士走了出来,并且吃惊地对他说:“你怎么还在这里?”

    “你能看见我?”晓宇也吃了一惊,不过迅速反应过来:“阿灰?”

    “恩,快走吧,我不能在这个人身上待太久。”阿灰快步向晓宇外婆的房间走去。

    “你不是说不能上身么?”

    “那是你,我做了这么久的鬼,这点事我还是办得来的,只是这个护士之后怕是要不舒服好一阵了,不过年轻气盛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晓宇已经不知道怎么再说感谢了,只能把这件事在心里记下。他一直都记者阿灰对自己的情谊,以后如果有机会无论怎么样都要报答这个好姑娘,只可惜自己今世的怨念是晚晚,不过现在人鬼殊途,这个怨念也不知能不能化解了。眼看着到了外婆的房门口,晓宇收了收心,跟着阿灰进去。

    房间里只有外婆一个人,同屋的老人似乎已经去清洁了。外婆靠着窗手里拿着一本破旧的本子,阿灰走过去说道:“王奶奶,要洗漱了。”

    “再等等,我还想坐一会儿。”外婆说道,她看着窗外手不断地摩挲着本子,然后戴着眼镜接着微弱的光,翻开后在后面的某一页写这几笔。

    “奶奶,你在写什么?”

    “没什么,都是些过去的事情,我怕忘了就记下来,眼睛花了,写不了几个字。”

    “那我帮你吧。”说着阿灰想试着去拿那个本子,可是外婆本能地把本子护在手里,阿灰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后退了一步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说道:“奶奶是想您的孙子了吧?”

    提起晓宇,外婆的眼眶有些湿润,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地说:“怎么不想,我还以为苦日子到头了,没想到我这个克星命却还是克死了我唯一的孙子。”

    “奶奶您别这么说。”阿灰下意识地看向晓宇,他站在外婆的身后,一脸难过地样子。

    “我本来就是因为我的孙子才活到现在,看着他有了工作,有了成绩,我不想让他分心我才搬到这里的,谁知道他却也走了。晓宇那么乖,怎么就这么苦命啊。”外婆翻开笔记本说道;“我就是在算我还有多少天才能死,我才能去地下见我的孙子,见我的老伴,见我的女儿。”

    “奶奶您别这样,你这样他们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阿灰自认自己最不会的就是安慰人,尤其是都做了这么多年鬼了,什么生老病死没见过,要她说出太有含金量的安慰言语着实困难。

    “不瞑目,就来看看我,无论是人是鬼别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外婆有些激动,而听到这里晓宇忍不住想要碰触外婆。就在他要接触到的一瞬间,阿灰一把拉住他,将他带出了病房:“我说了,你外婆的魂气很弱,你要是这样碰触她可能会伤害她。”

    “可你没听见他说的,她想要见到我,见到我啊。”晓宇失控的向阿灰喊。

    阿灰紧张地观察四周,确定没事她才对晓宇说:“我警告你,我带你来是让你找回记忆,不是在这里发疯。如果你还是这样,我就先走了,没有我,就算你碰触你外婆也只是让你自己想起过去的事情,她还是看不见你,你要是不听我的,你就自己留在这里吧。”

    其实阿灰并不想为难或者威胁晓宇,可是她知道如果不让晓宇平复很有可能引来更多麻烦。

    果然李晓宇慢慢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紧接着刚刚在里面的护士似乎醒了,她走了出来一边自言自语说自己怎么睡到了王婆婆的床上一边打着哈欠往回走,今天是不能继续问了,阿灰想要离开,可晓宇却说:“让我见见我外婆吧,我保证我会克制我自己,我不会给你惹麻烦,我只是想好好和她道别。”

    “你想好了吗?这可能对她而言很残忍。”

    “恩。”晓宇点了点头:“明天就是头七了,我想让外婆不必去送我了,我会经常来看她,过去的事情我想想起来,我相信外婆我也愿意帮我想起来,你不是说这些都是命数吗?我想这样我外婆会好受一些,我也想知道我成为鬼的命数到底是什么?老实说我现在真的有些庆幸,要是我去投胎,我连一句再见都没有办法说了。”

    阿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们再一次回到病房,外婆还沉浸在刚刚的悲痛当中,阿灰在她面前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手在她眼前一挥,晓宇仔细的检查看看自己是否还整洁,然后立正,站在外婆面前。

    “我出去等你。”阿灰从他身后走过悄声说,她从不喜欢看这些悲欢离合,毕竟哀魄还在,于是她从门走出去,把房间留给这对祖孙。

    “小宇?你没死?”外婆有些惊喜,在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晓宇站在外婆面前扯着大大的微笑,外婆不敢相信的要碰碰他,他却往后退了一步说道:“外婆,我已经死了,但是我的魂魄还留在人间,我是鬼不再是人了。”

    “鬼?不管你是人是鬼,你还活着就好,快来让外婆看看,外婆还以为你们把我一个人丢下了。”

    “外婆,我以后会常来看你的,我是车祸死的,现在也还算可以,就是白天不能出来,外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我不能照顾你了。外婆,我做鬼会忘记一些过去的事情,有人告诉我找到我生前认识的人,碰触她就可以找回和她的记忆,我只能想起你是我外婆我想不起来过去的事情,外婆如果你碰了我可能你会有些不舒服,你年纪大了,现在身体又不好,因为我是鬼,鬼阴气很重。”晓宇说到这里有些难过,他为了找回记忆竟然让自己的外婆犯险。

    然而外婆却主动地把手神了过来放在了晓宇的肩膀上:“傻孩子,外婆没事。”

    那一刻,往事一瞬间如洪水般涌入晓宇的思绪当中。

    走廊外,阿灰坐在长凳上,百无聊赖,今晚这么平静有些无聊。正想着,旁边却多了一个人,是真的人,褐色的衣服,是索命的人。

    她看着旁边的男子下意识的往一边坐了一格,那个男人笑了一下转头看向阿灰说道:“放心我从来不多管闲事,更不会和鬼王的人过不去,我的工作是抓我本子上的,你不在我的本子上。”

    “那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阿灰说完看了看面前的房间说道:“你要抓房间里的人?”

    男人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而是低头看着命簿,走廊的钟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好像是死神在悄然接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