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这个武圣超有素质〕〔纯情大明星〕〔开局一个亚空间〕〔超凡从撕剧本开始〕〔从推进城到多元宇〕〔我重生的副本超容〕〔无敌从斗破开始打〕〔道侣是重生者,被〕〔西游从方寸山开始〕〔都市逍遥狂医〕〔亮剑:从赵家峪开〕〔和沈大佬订婚以后〕〔无限幻界之每次一〕〔锦衣色〕〔写轮眼中的黑夜战〕〔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封神:开局九连抽〕〔桃源兵王〕〔聊斋:从继承道观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第542章 来吧!哪位勇士愿与我共守荣光!(上)【60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昨天看到某位朋友的书**卢的作者给抄袭了——只改了人物名的那种抄袭。现在我那朋友正在处理这事。

    大家如果在其他地方看到抄袭本书的作品,可以第一时间通知我哦,我会联系编辑处理的。

    不过我这种题材的作品,大概也只有在包容性最强的起点才有生存土壤吧,在其他的网站,只怕是会扑得连水花都溅不起来(笑)。

    *******

    *******

    乌帕努的话刚说完,一道语气中充满不耐烦之色的大喊便陡然炸响:

    “够了!”

    发出这道大喊的人——是雷坦诺埃。

    “乌帕努,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雷坦诺埃怒视着乌帕努,“我还以为……与和人打过仗,与和人有血海深仇的你,肯定是最支持捍卫我们的家园的……”

    “我就是因为与和人打过仗,所以才主张投降。”乌帕努淡淡道,“你们笑我懦夫、骂我胆小都无所谓。”

    “投降能延续族群的血脉。让大家都能活着。”

    记住m.42zw.

    “活着,以及血脉的延续,比什么都重要。”

    说到这,乌帕努放下手中的烟枪,看向不远处的恰努普。

    “恰努普。不要再在那犹豫不决了。”

    “下令开城投降吧。”

    “你掌管着整个赫叶哲,保全赫叶哲所有族人的性命,是你最该做的。”

    “不能将生命都糟蹋在一场几无胜算的战争中。”

    “……乌帕努。”恰努普放下手中的烟枪,低着头轻声问。“你知道舍弃了家园,投降了和人,会是什么后果吗?”

    “我当然很清楚投降和人会是什么后果。”乌帕努轻声问,

    “投降了和人。我们大概率会被强行迁到‘和人地’里吧,强迫我们变为‘归化阿伊努人’,一辈子受和人们的监管。”

    “但就如我刚才所说的——这样做,能让所有人都活着。尽管这很屈辱。”

    恰努普扬起目光,用让人难以摸透眼瞳中所蕴藏的情绪的目光,与乌帕努对视着。

    ……

    ……

    红月要塞,库诺娅的诊所——

    库诺娅直到现在仍未回来。

    “行了行了。”阿町将口中的粥咽下后,急声道,“我吃饱了。”

    绪方将手中还剩一小半的粥的碗朝阿町递了递:“不再多吃一点吗?”

    “我现在没有胃口……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我还会有胃口吗……?”阿町将绪方递来的碗搪了回去,语气中有着几分焦躁,“好了,饭已经吃好了,我们快点来想想怎么解决现在的困境吧。我们现在该怎么离开这里?”

    刚刚,在绪方回来并将外头所发生的一切告知给阿町后,阿町便急声向绪方询问着该如何是好。

    对于阿町的急声询问,绪方的回答是“不要慌张,不要焦急。现在是午饭时间,先吃午饭吧。你现在要按时吃饭,才能让身体尽快好起来。”

    给予了阿町这样的回答后,绪方便我行我素地煮好了他们今日的午饭,接着半强迫式地让阿町吃饭。

    阿町无力反抗,只能顺从将绪方递来的一勺接一勺粥吃下。

    阿町不知道绪方是想借着吃饭,来让她的情绪安定下来,还是只是单纯地想让她按时吃饭,早日养好身体——或许两者兼有吧。

    不论绪方到底是作何打算,但在吃着绪方以不急不缓的速度一勺勺递来的粥后,阿町原本慌乱的心,的确是在不知不觉间稍稍变得安定——当然,只是安定一些而已。

    抓着刚被阿町搪回来的碗,绪方用无奈的口吻轻声道:

    “阿町,别那么激动呀,要是扯到了伤口怎么办?”

    “幕府军此时就在外头,现在可是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阿町说,“我能不急吗?”

    说到这,阿町停顿了下。

    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

    “……我现在之所以这么急着想要快点和你商议破局方法,有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阿逸你哦。”

    “我?”绪方面露疑惑。

    “……你可别把我当傻子啊。”

    阿町抿了抿嘴唇,直直地看着绪方,与绪方的双眼对视。

    “你之前跟我说:你有想好在遭遇了‘在我的身体恢复之前,幕府就来了’的情况后的破局之法。”

    “但我当时就已经看出——你完全是在骗我,你只是为了安慰我而编了这么句谎话而已,你完全没有想出什么遭遇这种情况后的破局方法。”

    绪方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我怎么说也是和你同床共枕了这么长时间的人。”阿町接着说,“你的一些小习惯,我都已经摸透了。”

    “你跟别人撒谎时,能做到连眼睛都不眨。”

    “但唯独在跟我撒谎时,眼睛会下意识地躲闪,不敢与我对视。”

    “……我原来还有这样的习惯吗……”绪方一边露出带着几分尴尬的笑,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左眼皮。

    阿町:“我知道你那时是想安慰我,所以我没有当面揭穿你,还配合着你。”

    “我就是因为知道你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破局之法,所以才急着想快点和你讨论出来一个能让我们俩都能安全无恙的方法出来……”

    绪方静静地听着,然后缓缓放下摸眼皮的手。

    “……既然都被你看穿了,那我也不隐瞒了。”

    绪方冲阿町露出一抹带着几分歉意在内的笑。

    “你说得没错。我当时的确是根本就没有什么遭遇了这种险境后的破局之法。”

    “只是为了能让你安心养伤,而编出来的谎话而已。”

    “不过——”

    绪方的话锋突然一转。

    “我这几天,也并不是除了照顾你之外,什么事也没有干。”

    “这几日,每逢闲下来的时光,我都将这些时间用来思考之后若真的遭遇了幕府军困住我们的情况后,该怎么办。”

    “我之前的确是脑袋空空。”

    “但经过了数日的思考,现在的我已经的的确确有了个……说不定能摆脱目前的这困境的方法。”

    不知为何,绪方刚才的这句话在说到一半后,停顿了下,并面露犹豫。

    听到绪方的这番话,阿町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期待:“什么方法?快说来听听。”

    绪方:“……”

    绪方没有立即回答。

    而是先面带犹豫地沉默不语。

    望着面带犹豫之色的绪方,阿町感到淡淡的不祥预感从心头涌出。

    沉默了片刻后,绪方才强压下脸上的犹豫,缓缓道:

    “我们不可能投降幕府军。他们前阵子才刚遭受过绪方一刀斋的攻击,在这种地方突然见到个年纪和身材都与绪方一刀斋相仿的年轻武士,他们肯定会对我们进行一轮接一轮的检查。”

    “红月要塞三面临河,北面、西面、东面毗邻着宽广的河流,只有南面与陆地相连。”

    “而红月要塞也只有一扇与南面的陆地相连的大门。”

    “现在唯一的出入口南面已经被幕府军给堵住……那能带你逃出去的方法,大概就只剩把城外的这些幕府军给赶走……”

    绪方的话还未说完,阿町便瞪圆着双眼,尖声道:

    “你疯了吗?!你想要击退城外的幕府军?!”

    “……我知道这很难。”绪方轻声道,“但我思来想去——除了这方法之外,再没有其他能带你离开这儿的方法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阿町的脸因激动而变得涨红,胸口剧烈起伏,毫不客气地跟绪方说,“是因为成功杀进军营中、杀了那个重伤了我的人给了你太多的信心吗?”

    “刺杀军营中的某个人,以及击退一整支大军——你知道这两者之间的难度差多少……唔……!”

    话还未说完,阿町便突然面露痛苦,抬手捂住自己那正被层层麻布包裹着的伤口。

    阿町此举吓了绪方一跳。

    “阿町,怎么了?”阿町急声询问。

    ……

    ……

    会议——再次无疾而终。

    在乌帕努提议直接投降后,部分原本的“主逃派”人士变为了“主降派”。

    那些原本主张逃跑的人,本就是一帮觉得与和人军队硬拼毫无胜算的人——他们中的一些人摇身一变,变为“主降派”,本就是意料之中。

    于是——原本的“主战派”与“主逃派”的战斗,变为了“主战派”与“主降派”的战斗。

    以雷坦诺埃为首的“主战派”毫不退让——以乌帕努为首的“主降派”也是如此。

    而恰努普一如往常——没有坦露半点自己的立场。

    两派人士争得脸红脖子粗,争得精疲力竭。

    因两派人士都已精疲力竭,最终这会议只能先暂时中止,待今夜再续议。

    会议刚暂停,恰努普是最先离开屋子的人之一。

    在恰努普离开后,几名坐在雷坦诺埃身旁、与雷坦诺埃同为“主战派”人员的人,纷纷扼腕叹息:

    “恰努普……他到底在搞什么……这都已经什么时候了?为什么一直什么都不说?他到底是想战,还是想降?”

    “唉……我倒是能理解恰努普……毕竟他的地位摆在那,必须得谨言慎行。”

    “我们需要恰努普的领导……他现在一直这样沉默不语,我们到底该如何是好……”

    “哼。在我看来,就只是恰努普他怂了而已。既不敢战,也不想降,就这么拖着。原先的带领我们寻得并建起这座新家园的‘英雄’,也变得胆小懦弱了啊……”

    雷坦诺埃一直静静地听着周围这几人的这番话语。

    静静地听着——然后不发一眼地默默地离开……

    ……

    ……

    恰努普揣着他的烟枪,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没有选择走大道,而是选择走在一条几无行人的小道上——因为现在的他,不想被自己的族人们围起来,被族人们询问“他们该如何是好”。

    现在的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种问题……

    就在恰努普快要回到他的家时,他陡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位老熟人的声音:

    “恰努普。”

    恰努普停下脚步,转头向后望去,看向叫住自己的熟人——雷坦诺埃。

    雷坦诺埃面无表情地走向恰努普。

    “恰努普。你到底在搞什么啊?”雷坦诺埃没有跟恰努普进行半句的寒暄,直截了当地朝恰努普这般说道,“你一直这样不发表自己的想法,是要怎样?”

    “你到底是想与和人决一死战,还是想像个懦夫一样向和人卑躬屈膝——你就不能爽快点说出来吗?”

    恰努普苦笑着,下意识地想把手中烟枪抬起来抽——但刚把烟枪抬起,才发现自己没有点烟,所以只能尴尬地将刚举起的烟枪又放下。

    “……我现在统管着整个赫叶哲。”恰努普缓缓道,“这种涉及族人们生死的险境,我必须得谨慎……”

    恰努普的话还未说完,雷坦诺埃便突然出声将恰努普的话头打断:

    “……恰努普,你好像真的老了呢。”

    说罢,雷坦诺埃看向恰努普的目光中所蕴藏的情绪,变得……复杂了起来。

    不知雷坦诺埃为何突然如此突兀地跳话题的恰努普,呆愣了下后,用半开玩笑的口吻回应道:

    “我也是人啊,我当然也会头发变白、脸上长皱纹啊。”

    “我不是说你的外表老。”雷坦诺埃,“我是说你的心好像老了。”

    “已经……不像以前的那个‘英雄’了。”

    恰努普脸上的表情重新变得呆愣。

    而雷坦诺埃此时则接着说道:

    “10年前,在我们几个部族因气候恶化而不得不南迁另寻新家园时,那段南迁的经历,我每次回想起来,就全身冒冷汗。”

    “暴风雪、猛兽袭击、没有食物、其他村落的趁火打劫……我们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打击。”

    “就连我,也有好几次都不禁绝望了起来,觉得我们可能要到此为止了。”

    “但每次大家沮丧的时候,你都会站出来,鼓舞着大家。”

    “你好像从不知害怕是何物一般。不论是遭遇暴风雪,还是遇到粮荒,都露出一副大胆无畏的表情,鼓舞着大家继续前进,指挥着大家继续前进。最终成功率领着我们,找到了这处新家园。”

    “你现在这副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模样,已经再无半点10年前的那充满魄力的英雄样了。”

    恰努普从刚才开始,头就越埋越低。

    此时此刻,恰努普的脑袋已经低到雷坦诺埃只能看到他头顶的发旋。

    “恰努普。”

    雷坦诺埃一字一顿地说。

    “目睹因受饿狼觊觎而危在旦夕的家园。”

    “看到花了如此大的牺牲才寻得的这处新家园将被侵占。”

    “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说罢,雷坦诺埃深深地看了身前的恰努普一眼。

    随后快步转身离去。

    说来也很巧。

    因为恰努普刚才一直把头埋得低低的,所以雷坦诺埃并没有看到——在他刚才的那番话落下后,恰努普的那双这些天一直黯淡的双瞳中,有淡淡的光芒浮现。

    ……

    ……

    会议刚暂停,乌帕努便也立即走出了屋子。

    他刚走出屋子,便立即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向后望去,是一名中年人。

    这名中年人,正是此前那位一直坚定地主张逃跑、与雷坦诺埃等人对着干的中年人。

    这名中年人刚奔到乌帕努的身旁,便立即对乌帕努说道:

    “乌帕努。你刚刚说得太好了。我们怎能将生命都糟蹋在一场完全打不赢的战争中?”

    对于此人的称赞,乌帕努脸色如常,对这名中年人的称赞不为所动。

    抬起手中烟枪,默默地抽了一口烟后,缓缓道:

    “只可惜恰努普他迟迟不表态,而雷坦诺埃他们这些人泯顽不灵啊。”

    中年人撇了撇嘴:“雷坦诺埃这些人真的太麻烦了,不论怎么说,他们都听不进去……”

    “……我刚刚其实一直在想——雷坦诺埃他们这些人都是死脑筋,像刚才那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商议,不知何时说服雷坦诺埃他们同意投降。”

    乌帕努缓缓道。

    “所以我觉得我们得想些办法,来壮大我们的声势才行——而我刚才正好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能壮大我们声势的方法。”

    “你来得正好呢。可以帮我个忙吗?”

    ……

    ……

    红月要塞,

    “……没事。”库诺娅仔细地检查了几遍阿町的伤口,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伤口没有撕裂。”

    说罢,库诺娅改换严厉的口吻朝阿町说道:

    “小心点啊,小姑娘。你现在不能做任何剧烈的动作,若是伤口撕裂了,那就麻烦了。”

    阿町:“我知道了……”

    刚刚,阿町因情绪激动,一不小心扯到了自己的伤口。

    虽然阿町嘴上说没事,但绪方还是选择去将库诺娅找回来,让库诺娅检查看看阿町的伤口。

    绪方刚冲出诊所,就碰到了叼着烟枪、刚处理完事情返回诊所的库诺娅。

    听绪方简述完状况后,库诺娅便立即拆开了阿町的麻布——所幸诊断结果是伤口没有撕裂。

    库诺娅拿出新的麻布,给阿町包扎伤口。

    一边给阿町包扎着伤口,一边用平静的口吻朝绪方与阿町说道:

    “现在外头真是可怕啊。”

    “我刚才是去给我的一个前阵子扭伤了腰的病人复诊。”

    “复诊到一半,就突然收到有和人的军队打过来的消息。”

    “我复诊完回来时,就看到了有许多人在那维持着秩序,让大家不要害怕,让大家都先暂时回家。”

    “有人乖乖听话。”

    “也有人选择和这些维持秩序的人起冲突。”

    “有高声嚷嚷着‘和人有什么好怕’的。”

    “也有哭哭啼啼的,不知到底是在哭什么的。”

    说到这,库诺娅像是被逗笑了一样,笑了几声。

    “面对来袭的和人军队,大家的反应各不相同——怪好笑的呢。”

    看着库诺娅这淡定过头,甚至还有闲心在那调侃的模样,让绪方不禁朝库诺娅问道:

    “库诺娅,你好镇静哦。你不害怕城外的和人军队吗?”

    “有什么好怕的?”库诺娅耸耸肩,“有麻烦来了,就慢慢想办法解决麻烦便是。”

    “而且——这种事情也没啥好慌张的吧。”

    库诺娅朝绪方眨了眨,露出微笑。

    “虽然我看起来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但我这人其实还经历过蛮多风浪的。”

    “区区‘和人来袭’,还吓不到我。”

    说到这,库诺娅刚好为阿町包扎好了伤口。

    “好了。这次之后你要注意了,别再做出什么过于剧烈的动作。”

    吵吵嚷嚷。

    这时,屋外突然吵嚷了起来。

    绪方、阿町、库诺娅3人纷纷扭头看向屋外。

    “外头怎么了……”库诺娅稍稍蹙起眉头,“怎么这么吵……和人又在外头炫耀武力了吗……”

    说罢,库诺娅面带无奈之色地摇摇头,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我去外面看看情况。”

    库诺娅出去后没多久,便回来了。

    “外面怎么了?”绪方问。

    “没啥大事。”库诺娅一边往手中的烟枪里塞着新的烟草,一边耸耸肩,“好像是卡帕西村的乌帕努村长要发表什么演讲,然后有很多人被吸引了过去,想听听那个乌帕努说些什么而已。”

    说到这,库诺娅发出一声嗤笑。

    “那个乌帕努……我大致能猜出那人想说些什么呢。”

    “那家伙……就像是一头卵*蛋被切了的熊。”

    “而切了他卵*蛋的人,就是3年前的‘库那西利美那西之战’的和人们。”

    “一个被和人切了卵*蛋的家伙,面对来袭的和人大军,会说些什么,根本不难猜啊。”

    说到这,库诺娅刚好往烟枪里塞好烟草,但因照顾身体虚弱的阿町,她没有点燃,就这么叼着烟枪,然后继续说:

    “不过——虽说那家伙的卵*蛋被切了,但也不是没有长回来的可能。”

    “就看谁有没有那个本事让他重新长回卵*蛋了。”

    *******

    *******

    作者君的右手腕现在巨痛……不知是不是腱鞘炎……

    我对天发誓:这一章是忍着疼痛写出来的……写着写着要停一下,揉揉手腕……

    家的职业病,已经开始出现在我身上了,即使买了垫手腕的垫子并换了键盘,也收效甚微……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在作者君带伤上阵的份上,投点月票给我吧(豹头痛哭.jpg)

    卑微作者,在线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万古神帝〕〔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偏偏宠爱你〕〔术师手册〕〔大魏读书人〕〔崛起诸天从圣墟开〕〔我的治愈系游戏〕〔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下〕〔北派盗墓笔记〕〔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