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末代土司〕〔满屋卧底,你让我〕〔万界:次元神殿〕〔直播自然:从发现〕〔护国战神〕〔封晏唐柒柒〕〔离婚后,前夫开始〕〔赛博不知名杀手〕〔问道长生从斩妖开〕〔这一世,我再也不〕〔太监武帝,冷宫扫〕〔我的星际模拟器〕〔权游之重生卓耿被〕〔我真的是来退婚的〕〔从千仞雪开始的旅〕〔西游:弟子太嚣张〕〔山野傻医陈二阳张〕〔签到空间:我在古〕〔道医:我可以看见〕〔弃妃貌美还凶狠沐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第541章 火炮之下的芸芸众生!【60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一章出现了非常尴尬的一幕……

    作者君是个起名废,最不擅长起名了,所以我给角色起名时,为了图省事,常常借用一些现实中的名人的名字来用。第一军的新总大将“桂义正”的名字原型就是创作过经典作品《i“s》、我很喜欢的漫画家“桂正和”。

    然后尴尬的一幕就在昨天上演了。

    因为“桂正和”这个名字实在是深入我心,所以昨天在写“桂义正”的相关剧情时,我全都下意识地写成“桂正和”……昨天收看新章节比较早的人都能发现上一章的“桂义正”全写成“桂正和”了……若不是有书友提醒,否则我还真没发现……(豹头痛哭.jpg)

    *******

    *******

    这些都是桂义正提前安排好的表演。

    为的就是震慑红月要塞内的蛮夷们,让这些蛮夷看到他们的武力,看清他们彼此之间的武力差距。

    在开打之前,先劝降敌方——这基本都算是各个国家的惯例之一了。

    衡量一场战役是否“打得漂亮”,不仅仅要看是否打胜——更要看一共付出了多少代价。

    惨胜和战败——这两者可以说是根本没有分界的。

    首发

    稻森又不是什么不懂兵法的莽撞汉子,他此前就有特地命令过打前锋的第一军——在兵临红月要塞城下后,便劝降这些蛮夷们。

    若是这些蛮夷在看到如此大规模的大军后,直接吓得投降了,他们不发一箭便拿下红月要塞——那自然是最好的。

    如果这些蛮夷不愿降——第一军就固守原地,等待后续的第二军、第三军,待1万大军集齐完毕后,再慢慢收拾这些蛮夷们。

    第一军现在所做的这些“齐声呐喊”等表演,都是桂义正所设计出来的。

    如果只干巴巴地对那些蛮夷们喊着“你们投降吧”,这些未开化的蛮夷极有可能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的劝降。

    所以在空降到第一军后,野心犹在,想借着此次机会大显身手的桂义正,便用心设计出了这些以“震慑蛮夷”为目的的表演。

    而这些表演,此前也统统都获得了稻森的同意——甚至还得到了稻森的表扬,稻森称赞桂义正所设计的这些表演不错,定能对那些蛮夷起到不小的震慑作用。

    桂义正所设计的表演远不止“齐声呐喊”而已。

    将兵们的大喊还未落下,2道如雷霆落下的轰鸣猛然炸响。

    随后,红月要塞与军阵之间的2处空地突然平白无故地发生巨大的爆炸,大量地上的积雪被炸上了天,然后如细雪飞扬般飘然落下。

    这2道雷霆轰鸣声,以及随后而来的这2记爆炸声可把城墙上的许多人给吓得不轻。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为什么那2个地方会突然炸开?”

    “这难道是和人的新式武器吗?”

    ……

    红月要塞的绝大部分人……说好听点,是在与世隔绝的地方过得太久了,所以不知世事。

    说难听点,就是一帮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所以红月要塞的不少人都不认得这是火炮的轰鸣声,而那两声爆炸也都是拜这火炮所赐。

    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最古老而强烈的恐惧,则源自未知。

    不知火炮为何物的这些人,甚至以为这是神明的力量,吓得差点瘫坐在地。

    比如——奥通普依便被这巨大的爆炸声给吓得瘫软在地。

    奥通普依可以说是第一批被那法螺声给吸引而登上城墙的人。

    在这法螺号吹响时,奥通普依刚好正在南城墙附近。在听到法螺号的声音后,被这声响给吓到的奥通普依立即登上了南城墙。

    自登上城墙后,奥通普依的双眼便维持着相同的状态——瞪得眼珠都快掉下来的状态。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和人的军队。

    此前,和人的军队一直都只存在于他的幻想之中。

    此时此刻,真真正正地目睹了和人军队的威仪后,奥通普依怎么也掩藏不了心中的震撼。

    在看到城外的和人军队后,从奥通普依的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是——太厉害了……他们赫叶哲的战士根本不能与之相比……

    轰——!轰——!

    两声炮响炸起。

    对此猝不及防的奥通普依,被吓得惊叫出声,双腿一软,不慎瘫坐在地。

    屁股重重摔在地上,疼得让奥通普依感觉自己的屁股要碎开了。

    但在屁股触地后,奥通普依却顾不上疼痛,急忙从地上爬起,怔怔地看着因遭到火炮的轰击而积雪四溅、各变成了个小坑的那2块地方——望着此景,奥通普依的下巴像是失去了肌肉的拉扯一般,直往地上坠。

    “这就是……”奥通普依呢喃着,“和人的军队吗……”

    奥通普依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那双自然下垂的双手,此时在他不知不觉间缓缓攥紧了起来……

    ……

    ……

    为了此次征讨红月要塞的战役,幕府总计调集了400余条火枪,9门火炮,以及各式大筒52件。

    绝大部分的火器都集中在以幕府的直系部队为主的第二军,第一军仅有2门火炮。

    为了这场表情,桂义正特地将他们第一军仅有的这2门大炮也拉了出来。

    此时此刻,桂义正有些后悔——他应该把他的望远镜也带来的。

    因为他很想看看城墙上的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在见识到火炮之威后,都是什么表情。

    嘴角扬起得意的弧度,桂义正一勒马缰,驱使着马匹转身回到军阵中。

    刚回到军阵,桂义正便瞧见黑田向他迎面走来。

    “真想知道那些虾夷们在听到我们火炮的轰鸣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啊。”翻身下马的桂义正率先用欣喜的口吻朝黑田说道。

    和面带喜悦的桂义正不同,黑田的脸上只有一抹苦笑。

    “桂大人,这次的表演,成本可真是太高了啊……直接用掉了2发炮弹……”

    过了近200年和平生活的幕府,军备情况……可以直接用“费拉不堪”来形容。

    火器更是重灾区,因为忽视火器的发展的缘故,这200年来不仅火器的技术水平没有得到提升,连日常的维护也难称“理想”……

    他们这1万大军全军上下只有9门火炮——连火炮的数量都如此稀少,更别指望他们的炮弹数量能多到哪去。

    他们的火炮的炮弹数,并没有充裕到能让他们敞开了打。

    为了刚刚的表演,他们直接用掉了2发炮弹——这让黑田不仅感到有些心疼……

    黑田的话音刚落,桂义正便抬手拍了拍黑田的肩膀:

    “这些都是必要的牺牲。”

    “《孙子兵法·谋攻篇》有云:‘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虽说这些蛮夷不足为惧,但若是与他们打起来,总归是要付出点牺牲的。”

    “若是能靠这2发炮响就让这些蛮夷屈服,乖乖开城投降,那这2发炮弹将只是不值一提的小钱而已。”

    说到这,桂义正转身看向远处的红月要塞,冷笑着:

    “好了……我们现在就慢慢等这些蛮夷会作何反应吧。”

    “我猜——”黑田此时也一并露出冷笑,“这些蛮夷说不定会内乱哦。”

    “肯定会有一部分看不清形势的人会选择负隅顽抗。”

    “想要负隅顽抗的人,和识时务的人,说不定会直接打起来呢。”

    桂义正仰天大笑:

    “如果这些蛮夷直接内乱的话,那我们这些‘渔翁’就坐收渔翁之利吧!”

    ……

    ……

    红月要塞,库诺娅的诊所——

    一直焦急地等待着绪方归来的阿町,终于看到了绪方归来的身影。

    看见绪方提着刀穿过诊所大门,回到自己的身旁后,阿町立即急声问道:

    “阿逸,我刚才似乎听到了火炮的声音!是城外的幕府军在轰炸城墙吗?”

    火炮的轰击声,其声响覆盖了整座红月要塞。

    所以一直躺在诊所里的阿町,刚才十分清楚地听到了那2道火炮的轰鸣声,以及那2记爆炸声。

    这开炮声与爆炸声,自然是让无力起身外出的阿町更加心急如焚、渴望知道外面究竟怎么样了。

    对于阿町急声抛来的这问题,绪方没有立即回答。

    提着刀走到阿町的身旁,然后在阿町的身旁坐定后,才平静地说:

    “幕府军的确是放炮了,但并没有用来轰击城墙,而是轰在了要塞外的地上,应该只是用来吓唬红月要塞的住民们。”

    绪方用尽量简略的语句,简述了刚刚在城墙上所目睹到的一切。

    通过绪方之口,得知了外头的现状后,阿町追问道:

    “那……红月要塞的住民们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绪方露出无奈的苦笑,“外头很乱……”

    ……

    ……

    “喂!艾素玛!”

    正忙着的艾素玛突然听到有人在喊她。

    循声看去——十几名年纪大概只有十来岁的少年面带惶恐、不安地朝她奔来。

    “艾素玛!听说我们若是不开城,城外的和人就要杀光我们,这是真的吗?”这十几名少年中的其中一人冲艾素玛急声问道。

    “你们是从哪听来的这些流言!”艾素玛不假思索地辩驳,“这当然是假的!”

    “可、可是……”

    那名少年还想再说些什么时,艾素玛抢先一步说道:

    “你们不用担心!我们的弓可不是摆设!就算城外的那些和人想打我们,可不一定能是我们的对手!”

    艾素玛露出自信的熊,拍了拍自己后背的弓。

    “而且父亲……啊,不,恰努普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商讨对策!”

    “他们一定能想出将城外的和人给赶走的方法!”

    “你们现在先回家去吧,不要再随便听信不知从何而来的流言。”

    这十几名少年面面相觑。

    艾素玛刚才的这番话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的——这群少年中的不少人脸上的不安稍稍褪去。

    最后,他们带着不同的表情与神色,从艾素玛的身前离开。

    目送着这十几名少年离开的艾素玛,长叹了口气。

    紧接着,她脸上的表情发生了极快的变化。

    原先的自信的笑容不见了,只剩疲倦。

    在桂义正的那番“劝降表演”结束后,当时站在城墙上目睹了全过程的恰努普立即行动了起来——他组织了一小批人,让这批人负责维持红月要塞的秩序。

    艾素玛就是被选中的这一小批人中的其中一人。

    从刚才开始,艾素玛就四处奔走,维持着秩序。

    从刚才开始,艾素玛就没休息过。

    从刚才开始,艾素玛就见到了千奇百怪的乱象……

    城外的这帮不速之客,将红月要塞原有的安定、静谧彻底破坏。

    现在不论在红月要塞的何处,所能看到的,都是“混乱”。

    有被吓得神色仓皇或是大声嚎啕的。

    有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向艾素玛进行询问的。

    有热血上涌,提着长矛跟弓箭,高声嚷嚷着欲与城外和人决一死战的。

    但数量最多的,还是像刚才的这群少年一样面露不安,向艾素玛询问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或是求证一些不知从哪听来的流言是否正确的。

    为了安抚这些人,艾素玛不得不说出一些善意的谎言。

    比如——艾素玛刚才跟这些和人所说的“我们的弓不输给和人”,就是一句善意的谎言……

    在艾素玛他们这些负责维持秩序的人的奋战下,红月要塞现在虽然到处都弥漫着惶恐的气息,但直到现在仍未有什么恶性事件出现,秩序还未彻底崩溃。

    艾素玛抬起双手,用力揉了下脸颊,强打起精神后,准备继续投身进维持秩序的工作中。

    但就在这时,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见——不远处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坐着一个极其眼熟的身影。

    “奥通普依?你在这做什么?”

    艾素玛快步走向这道熟悉的身影——她的弟弟。

    此时,奥通普依呆坐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容呆滞。

    直到听到自己姐姐的声音后,奥通普依才终于像是惊醒了一样,后知后觉地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姐姐。

    “姐姐……”

    刚刚,聚在城墙上的众人散去时,奥通普依便随着人流一起从城墙上走下。

    然而,奥通普依完全没有这段从城墙走下,以及走到此地,然后坐在这块不起眼的角落处的记忆。

    他那个时候,全副身心都沉浸于震惊之中……无暇再顾及身外之物……

    “别在这里傻坐着。”艾素玛道,“你现在先回家里去。”

    说罢,艾素玛抬手去拉奥通普依的臂膀——但却并没有将奥通普依给拉起来。

    奥通普依在抗拒着她的拉扯。

    “姐姐……”奥通普依低声呢喃,“和人的军队……原来是这么强大的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啊……竟然连那种武器都有……那种武器打在人的身上,整个身体都会直接碎掉吧……”

    听着奥通普依的这番话语,艾素玛不仅皱紧眉头。

    “别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艾素玛高声道,“快点回家去!”

    ……

    ……

    “雷坦诺埃!都是你们这些人在那阻挠!才害我们错失了逃离这里的良机!”那名一直是坚定的“主逃派”的中年人,涨红着脸,对以雷坦诺埃为首的“主战派”破口大骂着。

    桂义正自导自演的那“威慑性表演”结束后,以恰努普为首的红月要塞的高层们便自然而然地聚在了一起,共商对策。

    会议刚开始,“主逃派”便对“主战派”大肆指责。

    “主逃派”的人认为——就是因为“主战派”在那执迷不悟,对他们大加阻挠,才造成了“直到和人兵临城下的前一刻,都没有决定出一个最终对策”的恶劣局面,以及错失了逃跑的最佳良机。

    以雷坦诺埃为首的“主战派”,自然是不会在那乖乖挨骂。

    “哼!”雷坦诺埃冷哼一声,“我还没嫌弃你们阻挠我们,你们倒是先开始指责起我们来了!”

    在雷坦诺埃起了这个头,其余的“主战派”人士纷纷加入了这场骂战中。

    不大不小的屋子内,立即划分出了3股势力——主战派、主逃派、以及不参与到这两派人士的骂战中,保持着沉默的“中立派”。

    而恰努普便是“中立派”的一员。

    恰努普如以往所参加的每场会议一样——默默地抽着烟,不发一言。面无表情的脸,让人猜不透他现在正想些什么。

    在两派人士的“骂战”进行到白热化的程度时,一道不急不缓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插入到这场“骂战”中。

    “行了,都不要吵了。各位,可以……听我这位卡帕西村的村长说一句吗?”

    这道话音刚落下,原本正对骂着的两派人士纷纷安静了下来,转头看向刚才这道话音的主人——一个脸上有着条狰狞的刀疤的中年人。

    这位中年人的脸可谓是恐怖至极,一道刀疤从他的左额一路划到他的右嘴角。

    安静下来的众人——包括一直低着头抽烟的恰努普也把头抬起,看着这名中年人。

    看着这位卡帕西村的村长。

    这名中年人,名叫乌帕努。

    正是那个参与过那场“库那西利美那西之战”的卡帕西村的村长。

    “……乌帕努。”雷坦诺埃率先道,“真难得啊,你竟然想说话了。”

    恰努普其实并不寂寞——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每场会议都保持着沉默的人。

    乌帕努也和恰努普一样,每场会议都极少发言,一直抽着烟,保持沉默。既不言战,也不言逃。

    此时见乌帕努主动发言,不少人都不禁感到好奇起来。想听听乌帕努说些什么。

    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乌帕努的身上后,乌帕努默默地拿起手中的烟枪,用力地抽了一口,随后幽幽地说到:

    “现在逃跑肯定是逃不了的。”

    “和人的军队已经杀到我们的家门口,想逃也没得逃了。”

    “但其实——我们就算提前逃跑,肯定也逃不了的。”

    “和人有骑兵,轻轻松松就能追上我们。”

    “在野外与和人的骑兵硬碰硬,根本毫无胜算。”

    听到乌帕努此言,主逃派人士的脸纷纷像吃了大便一样难看。

    至于以雷坦诺埃为首的“主战派”人士纷纷点头。

    然而——雷坦诺埃他们才刚点头,乌帕努接下来所说的话,便让他们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但与和人决一死战的话,那也同样也是死路一条。”

    雷坦诺埃等人朝乌帕努投去错愕的目光。

    乌帕努无视雷坦诺埃他们投来的视线,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雷坦诺埃,你们这些人从没跟和人打过仗。”

    “你们……根本不知道和人的战斗力有多强。”

    乌帕努虽然脸色如常,但他那正抓着自己的那根烟枪的手指此时却缓缓收紧。

    他抬起没有抓烟枪的左手,轻轻摸着自己脸上的那条狰狞的大刀疤。

    “你们见识过穿着铠甲的和人们,排成军阵后的声势如何吗?”

    “你们见识过和人的骑兵展开冲锋时是什么样的吗?”

    “你们见识过和人的大炮发动轰击时有多么地可怕吗?”

    “你们……根本不知道和人的军队到底有多么恐怖。”

    “和人的军队如迅猛的烈火,如高耸的山脉。”

    “我们就算有着这座城塞,也是毫无胜算。”

    “面对上万和人大军的猛攻,我们恐怕只能撑个数天而已。”

    “那我们该怎么办?”这时,某人尖叫道,“逃又逃不了,打也打不过……我们该怎么办?”

    “……除了打和逃,我们其实还是有第3条路可走的。”乌帕努幽幽道。

    抬起烟枪,又用力地抽了个口烟后,说:

    “刚才城外的那骑马出列的和人……已经给我们指了另一条生路。”

    “我们……投降吧。”

    *******

    *******

    卑微地求波月票!(豹头痛哭.jpg)

    ps2:跟大家强烈推荐一套书:《复刻版日本文化图典》(作者:笹间良彦),中国台湾那边的历史科普书,主要内容是科普江户时代的各方面的风俗。

    饮食、官职制度、各个阶层的生活……

    为了更好地创作后续的内容,作者君这些日子一直在苦读这套书。

    对日本的江户时代感兴趣的书友可以去买一套来看看,淘宝就有,共5本,缺点价格偏贵了一些……5本加起来差不多600多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玄幻:我!天命大〕〔牧龙师〕〔宇宙职业选手〕〔夜的命名术〕〔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蛊真人之行天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