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婚后,前夫开始〕〔赛博不知名杀手〕〔问道长生从斩妖开〕〔这一世,我再也不〕〔太监武帝,冷宫扫〕〔我的星际模拟器〕〔权游之重生卓耿被〕〔我真的是来退婚的〕〔从千仞雪开始的旅〕〔西游:弟子太嚣张〕〔山野傻医陈二阳张〕〔签到空间:我在古〕〔道医:我可以看见〕〔弃妃貌美还凶狠沐〕〔大邺女帝〕〔福气小渔女〕〔〕〔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宿主她的种花DNA动〕〔我拿稳了大佬的白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第458章 全灭山贼与小赚一笔!【70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帮山贼果然就只是一帮乌合之众——这是绪方潜入这处山贼据点后唯一的感想。

    布置得稀烂的岗哨,让绪方和阿町轻轻松松地就穿过了这帮山贼的防卫,顺利突进他们根据地的内部。

    稀稀落落地立着一些帐篷——这就是这伙山贼的根据地内部的光景。

    帐篷有大有小,颜色、布料各异。大一点的帐篷应该能睡4、5个人,小一点的帐篷应该就只能睡2、3个人。

    山贼们就住在这些帐篷里面。

    绪方和阿町突进这伙山贼的根据地内部后,时间点大概为刚过晚上8点。

    在古代,这个时间点已经是许多人睡觉的时候了。

    这帮山贼中的不少人这个时候已经入睡会周公了——倒是方便了绪方和阿町。

    现在这种有部分人已经睡着了的时间点,即使某些人突然不见了,也不容易引人生疑,别人只会认为这些突然不见了的人是不是去睡觉了。

    刚进入这伙山贼的根据地,绪方和阿町便找到了一顶恰好有2名山贼在里面睡觉的帐篷。

    使用不知火流潜行术潜进帐篷之中,然后绪方和阿町一人一刀结果了帐篷内的这2名正在睡觉的山贼——过程行如流水。

    记住m.42zw.

    这俩山贼可能都没意识到发生何事,就死于睡梦中了。

    有些山贼已经入睡了,但仍有些山贼还未去睡,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消磨时间。

    比如——绪方就看到个留着大胡子的山贼正和另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山贼面对面地坐在根据地的某个角落,在那胡天海地地瞎聊。

    因为二人是相对而坐的缘故,所以若是要暗杀他们,难度不是一般地大。

    在绪方思考着该怎么做才能完美地暗杀掉这二人时,十分好运的事情发生了——那个留着大胡子的山贼突然起身离开。

    可能是去小解吧。

    于是绪方立即跟在大胡子山贼的屁股后头,在他走到远离那小胡子山贼的地方后,手起刀落,使用鸟刺贯穿了他的喉咙。

    而那名小胡子山贼见大胡子山贼迟迟未归,赶来查看情况时,也被绪方给干掉。

    刚将这小胡子山贼给干掉,绪方就暗呼“忘记了”——他忘记问这小胡子山贼,他们的那个名叫小泉的头目住在哪个帐篷里了。

    不过这只是无伤大雅的小疏漏而已。

    毕竟还活着、还能用来问话的山贼还有很多呢。

    于是绪方和阿町又找上了一名待在帐外某地,正给自个的佩刀上着刀油的山贼。

    只能打打顺风仗,没有忠心、义气可言,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是绝大部分山贼的特性。

    即使是《水浒传》里面的那些梁山贼寇,也不是个个都讲义气的。

    绪方前世也读过原版的《水浒传》。

    在读完原版的《水浒传》后,绪方有一个很大的感触,那就是:

    如果梁山上的那一百零八个好汉能重生一次的话,除了宋江之外的另外一百零七个好汉中的许多人会立即将宋江这厮给生吞活剥了。

    在找上那名待在帐外某地,正给自个的佩刀上着刀油的山贼后,绪方仅仅只是把刀架到此人的脖子上,这人就立即把他们的头目给卖了。

    他们的小泉头目住在哪顶帐篷、该走哪条路过去、他们的头目有什么外貌特征——这些情报,一口气卖得一干二净。

    问完所需的各种情报然后送了这山贼一程后,绪方和阿町循着这山贼所说的路线,找到了一座明显要比其他帐篷都要气派得多的大帐篷。

    黯淡的火光顺着这顶帐篷的缝隙向外透出。

    阿町她那惊人的视力再次派上了用场。

    这顶帐篷门口处的帷布没有拉紧,有着一条差不多二指宽的缝隙。

    阿町远远地顺着这条缝隙向帐篷内看去,便大致侦察完了帐篷内的情况——帐篷内只有一个壮汉,他似乎正在看书。

    虽然因这壮汉背对着帐篷口,看不清这壮汉的脸,但他这壮硕的身形倒和刚才从那山贼口中套出的情报相吻合。

    关于如何将这小泉给暗杀了,绪方已经想好了策略——一个两步走策略。

    第一步——在不被其他人发现的情况下冲进小泉的营帐。

    第二步——赶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刀刺死他。

    绪方的这计划,堪称完美——赶在敌人发现你之前干掉敌人,就没人知道有人来暗杀了。

    说干就干!

    使用着不知火流潜行术的二人,直冲小泉的帐篷。

    冲进帐篷内后,绪方二话不说,像头对自己的猎物发动扑击的食肉猛兽般扑向小泉。

    绪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因为之前有听那个大野说过这小泉似乎是个剑术高手,所以为了确保能赶在这个小泉做出反应之前一击把他干掉,所以绪方没做任何的保留。

    直接火力全开。

    冲进帐篷之前就已绷紧神经。

    冲进帐篷之后直接全力以赴。

    计算好自己和小泉之间的间距后,便直接一个飞跃。

    而小泉——完全没反应过来。

    在帐篷口的帷布被掀开后,他一脸迷茫地转头看向帐篷口。

    刚将视线转到帐篷口,便瞅见一道黑影朝他飞过来。

    而这道黑影扑到他身上后,左手捂住他的嘴,右手持刀将他的喉咙刺穿。

    在用大自在将身下的人的喉咙给捅穿时,绪方都愣住了。

    剑术高手?就这?

    将大自在从小泉的脖颈处拔出时,绪方意识到——自己和大野对剑术高手的理解似乎有些偏差……

    “这人就是小泉吗?”阿町问。

    绪方看了看这人的脸:“脸方方正正,嘴唇很厚,身材很魁梧,和刚才那名山贼所说的完全一致,应该就是小泉了。”

    对小泉的暗杀,比绪方想象中的要轻松许多。

    就在绪方用小泉的衣服擦干大自在刀身上残留的鲜血时,一旁的阿町突然用疑惑的语气说道:

    “嗯?这是什么?”

    说罢,阿町俯身捡起小泉右手上所捏着的一片卷轴。

    即使断气了,小泉也死攥着这片卷轴没有松手。

    阿町刚刚有通过帐篷的空隙看到这小泉正在看着什么东西。

    阿町原以为小泉是在看书,但没想到是在看一张卷轴。

    一时好奇心起的阿町,捡起这张卷轴,一目十行地看起来。

    待看完后,阿町的脸色稍稍一变。

    注意到阿町的脸色发生变化的绪方,问道:

    “这卷轴上面写着什么?”

    “没写什么大不了的。”阿町将这份卷轴递给绪方,“只是一张表扬状而已。”

    “表扬状?”绪方接过这份卷轴,迅速地看了起来。

    就如阿町刚才所说的——这是一张表扬状。

    其内容就是表扬小泉的工作非常认真,特发此状表扬。

    这种表扬状还蛮常见的。

    某些武士工作十分认真,或是立了什么功,就发封表扬状给你,表扬你的出色表现。

    在这个时代的武士们的价值观里,没有什么比荣誉还要重要的事情了。

    对许多武士来说,收到上头颁发的表扬状可是一件荣耀至极的事情。

    绪方打量了下手中的这份卷轴——有相当多的磨损,大概是打开、观看太多次的缘故吧。

    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小泉的全名——小泉征一郎,用简短的字词褒扬着小泉的工作态度之认真,然后说上一些“君乃武士之楷模”的一些虚头八脑的话。

    迅速看完手中的这份表扬状所写的内容后,绪方不禁感到非常地讽刺。

    今天,那个大野有跟绪方说过,他们的小泉头目以前也是一名安分守己的武士。

    在“天明饥馑”爆发后,被为了减轻财政压力的藩府无情抛弃,被贬为浪人,最终走上做贼的不归路。

    那个藩的肉食者们就这么对待他们的“武士之楷模”?

    而这个小泉被自己效忠了大半辈子的藩府给无情抛弃,却还留着这张已翻看过无数遍的藩府下颁给他的奖状,在这样的深夜里还拿出来翻看。

    绪方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仍留着这表扬状的小泉。

    反正他并不同情小泉。

    “天明饥馑”爆发后,他就被藩府贬为了浪人,然后当上了路霸,靠欺男霸女、杀人掠财过活。

    而现在“天明饥馑”已经过去3年了。

    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天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惨遭这家伙的毒手。

    随意地将手中的这封表扬状扔到脚边后,绪方陡然听到一道接一道的高呼:

    “有敌袭!有敌袭!”

    这是大野的声音。

    听到大野的声音,绪方和阿町的脸色双双一变。

    “怎么回事?”阿町皱眉道,“为什么会听到那个大野的声音?”

    绪方:“不知道。不过托了那个大野的‘福’,我们的暗杀似乎只能到此为止了。”

    “我们快出去吧。”阿町转身朝帐篷外冲去。

    “稍等一下。”绪方将阿町喊停,然后拔出了大释天,一刀将小泉的脑袋斩下。

    ……

    ……

    之所以要把小泉的脑袋斩下,是因为绪方笃定将作为头目的小泉的脑袋抛给那些还活着的山贼们看时,一定能极大地动摇他们的斗志和士气。

    而绪方的这判定相当地准确。

    提着小泉的脑袋奔向大野刚才的那一道接一道的呼喊所发出的方向。

    绪方远远地便见着了火坂等人,以及正和火坂等人对峙着的十余名山贼。

    接着便恰好听到有个家伙用十分自信的口吻喊着:

    “不用担心!大野!我们有头目呢!你应该知道小泉头目有多厉害吧?”

    “如果真有2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潜入我们据点,我们头目一定能及时发现,然后把那2家伙给干掉的!”

    于是绪方便顺势一边反问“头目?你们是指这个人吗?”,一边将刚割下来的小泉的脑袋抛过去。

    在小泉的脑袋稳稳地落在山贼之中后,这些山贼立即立即乱作一团。

    “你、你们是什么人?”刚才那名自信满满地喊着他们还有小泉头目的山贼在见着小泉的脑袋后,也被这极具冲击力的画面给震得乱了阵脚,说起话来都结结巴巴了。

    “恰好路过附近的城町的武士而已。”

    说了句实话后,绪方拔出腰间的大释天后,将身子重心一压,疾跑的身子带起阵阵疾风。

    在绪方和阿町的暗杀下,这座本还有30名山贼的根据地已经少了一半以上的战力。

    见绪方现出身形并成功刺杀了这伙山贼的头目后,火坂等人感觉精神与士气一振。

    在绪方拔刀冲向这伙山贼后,火坂等人也紧随其后,与位于这些山贼后方的绪方一同前后夹击这帮山贼。

    “快!快把这家伙给杀了!大家一起上!围杀那个家伙!”

    发出这同焦急大喊的人,是大野。

    大野刚才已经在同伴的帮助下割开了将他双手反捆在其身后的麻绳。

    见绪方冲来,大野立即满脸恐惧地招呼着身边的人快点杀掉绪方,并特地提醒他们得一切上、对绪方展开围攻。

    但因为绪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的缘故,大野的这声焦急大喊刚落下,绪方就已经冲进了山贼之中,挥出利落的2刀,将2名山贼斩毙。

    阿町也并没有只在一旁看着,在绪方冲向这帮山贼时,阿町一直紧随在绪方的身后。

    阿町是一个对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有相当清晰的认知的人。

    她知道自己的剑术平平,柔术不错。

    所以她跟他人打近身战时,都主要以不知火流柔术攻敌。

    阿町拦在了一名打算对绪方发动攻击的山贼身前。

    这名山贼面对突然闪身到他身前的阿町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只见阿町双手一伸,直接抓住他握刀的右手。

    阿町在控制住他抓到的右手后,便用出不知火流柔术中的擒拿技巧,将这名囚犯的右手臂给扭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啊啊啊啊啊——!”撕心裂肺的惨叫自这名山贼的喉间发出。

    右手臂被阿町给拗断,这名山贼也因剧痛而握不住刀,刀自他的右手掌脱落。

    在让这名山贼的刀脱手后,阿町猛地蹲下,将身体的重心迅速压低,然后使出一记犀利的扫堂腿。

    阿町的腿如一条用钢铁铸成的鞭子,狠狠地砸中这山贼的腿。

    随着一阵轻微的骨裂声的响起,这山贼被阿町直接踢倒在地,而在他落地的下一瞬间,阿町迅速拔出了自己的胁差,将这名山贼的喉咙刺穿。

    在漂亮地解决了这山贼后,阿町忍不住感慨道:

    ——穿着这么厚的衣服,果然会影响到出招的速度啊……

    现在是天寒地冻的冬天,阿町可没有绪方那种靠系统锤炼而成的变态体质,只有普通人的体质的阿町,在这样的大冬天中,自然是穿得厚厚的。

    过厚的衣服,让阿町不论是使出擒拿还是使出扫堂腿,速度都变慢了些。

    如果是穿着十分便于活动的女忍服,阿町敢断定自己绝对能更加迅速地将这山贼给干掉。

    顺便一提——不知火里的那套女忍专用服,阿町一直有带着。

    虽说对不知火里基本都只有一些不好的回忆,但阿町不得不承认——不知火里的女忍服的确是套非常便于活动、适合战斗与潜行的服装。

    将这么一套自己已经穿惯、适合战斗的服装给扔掉的话实在是有些可惜,所以阿町把女忍服一直带着。

    只不过在这种寒冷的天气下,基本上是没有布料较稀少、格外清凉的女忍服登场的机会了。

    在绪方和阿町的暗杀下,这伙山贼仅剩十余人,在人数上并没有比有6人之数的绪方等人多上太多。

    在人数并没有太占优势情况下,迎战以绪方为首的6人……若是他们的人数乘上个10,那说不定还能让绪方感到有些棘手,但区区十余人……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已注定了结果。

    绪方基本上就是一刀一个。

    没有山贼能挡下、躲开绪方的攻击。

    至于山贼他们的反击……他们慢腾腾的刀要么就被绪方给轻松躲过。

    要么就是刀才刚举起,就被绪方抢先一步给斩了。

    就比如现在——在又斩毙了一个山贼后,绪方便感知到有人正自他的身后快步逼近过来。

    转头向后望去——是那个大野。

    大野正高举着大概是从死去的同伴那捡来的刀,快步自绪方的身后,朝绪方奔来。

    他大概是想偷袭绪方吧,所以紧闭嘴巴,连声音也不出,也特地压制了脚步声。

    但他的水平不够,即使不出声、特地压制了脚步声,还是被绪方感知到了他的靠近。

    在看到绪方回首望向他后,浓郁的恐惧之色立即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但恐惧之色刚在他脸上浮现,他便咬了咬牙,强压住内心的恐惧,继续笔直地朝绪方冲去。

    为了求活,大野已决定孤注一掷。

    面对已抱有着必死觉悟的大野,绪方面不改色。

    垂眸计量了下他与大野的间距后——

    嗤。

    刀剑穿透人皮肉的声音响起。

    绪方使出了他的拿手好戏——手抓在刀柄的最下端,让刀的攻击距离大幅拓宽,然后对准大野的喉咙使出了榊原一刀流的鸟刺。

    大释天的刀尖没入大野的喉咙。

    没有料到绪方还有这么一招,同时又实力不济的大野,其喉咙便这么被大释天给刺穿了。

    ……

    ……

    有绪方在场,这场战斗开始地突然,结束地迅速。

    在绪方斩倒一名士气已泄、企图逃跑的山贼后,这场战斗正式宣告结束。

    13名山贼,有8个被绪方所斩,有2个被阿町所杀,火坂、金城、土屋各捡了1个人头,只有水野一人一无所获。

    战斗刚开始,水野便找上了一名山贼,和那名山贼拔刀对峙。

    但因为缺乏实战经验再加上畏惧山贼手中的真刀的原因,水野一直不敢上,只敢举着刀,不断发出气合来震慑山贼。

    而水野找上的这名对手也同样是个缺乏实战经验,畏惧真刀的人,所以也只敢举着刀,不断发出气合,企图以此来震慑水野。

    于是便变成了这样的一副画面:水野和这名和山贼一边此起彼伏地发出气合,一边在那二人转,但就是谁都不敢上。

    直到还能好好站着的山贼越来越少,这名和水野对峙的山贼渐渐感到害怕,于是主动退出了和水野的对峙,转身就逃。

    但这山贼还没逃远几步,便被不远处的绪方给追上,然后被绪方一刀斩毙。

    战斗结束后,绪方等人便开始打扫起了战场。

    他们先是将山贼的这处根据地四处检查了一遍,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在检查是否还有漏网之鱼时,绪方他们发现了不少的好东西。

    他们找到了这帮山贼的钱,以及这帮山贼的粮食。

    这帮山贼的粮食不多,只有一大包精米、一大包糙米,还有一大包的咸菜、萝卜等各种蔬菜与一些咸鱼。

    这帮山贼的钱倒是挺多的。

    绪方等人清点了一下,一共找到了32两金、223匁银与1225文铜钱。

    确认周围已没有还活着的山贼后,他们开始处理这些山贼的尸体。

    绪方和阿町将刚才死于他们的暗杀下的山贼一个个找了出来,然后将他们的尸体和死于刚才那场战斗的山贼的尸体收集作一块——不多不少,刚好30具尸体。

    若是放置这些人的不管,说不定会产生疫病,于是绪方等人合力挖了个大洞,将这些山贼的尸体掩埋。

    同样一起掩埋在地里的,还有这些山贼的武器。

    绪方他们都没有将这些山贼的武器带走然后拿去卖的打算。

    因为他们都没有销赃的途径。

    而且如果带着大量的武器出现在城町,说不定还会引来官府的注意,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今天早上干掉前来跟村民们进行“友好交涉”的除大野之外的那十余名山贼时,绪方他们也是这么处理那十余名山贼的尸体的——连人带武器一起掩埋。

    处理完这些事情后,已差不多是晚上的11点钟。

    今天又是赶路,又是和山贼战斗,又是填埋山贼的尸体的,体力相当充沛的绪方倒不感觉有多么疲惫,火坂等人倒是有些乏了。

    而且走夜晚的山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因此绪方等人便决定在山贼的这处根据地内过夜,等明天天亮后再返回那座山村。

    众人在山贼的根据地内度过一夜后,在天色刚翻鱼肚白时,便带着他们的战利品——那些粮食以及那些钱,踏上返回村子的路。

    顺顺利利地回到了村子后,绪方等人便向村民们宣布着他们的捷报。

    在得知那股惦记上他们村子的山贼已被剿灭干净后,村民们纷纷发出欢呼,有些村民甚至喜极而泣。

    至于这些带回来的战利品该怎么分配,绪方他们在启程返回村子的路上就已经做好计划了。

    这些粮食不方便携带,所以不如索性送给那条穷得叮当响、饭都快吃不起的村子,钱他们就自己留着。

    在回到村子后,绪方等人便将他们的这分配计划告诉给村子的村民们。

    对于绪方他们所拟的这“战利品分配计划”,村民们没有人有任何异议——他们应该也不敢有什么异议。

    于是就这样顺利地达成了共识——这些不方便带走的粮食就送给这些饭都快吃不起的村民们,绪方他们就瓜分那些钱。

    至于这些钱该怎么分——火坂他们早已达成了共识。

    绪方和阿町拿最大头的——这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那股山贼基本上就是绪方靠一己之力将其给消灭的。

    火坂、土屋、金城、水野3人前前后后一共才见了5个人头而已。

    42名山贼中有37人是被绪方和阿町所杀——他们两夫妻拿大头,谁都没有意见。

    从那股山贼那找来的钱一共有35两金、223匁银与1225文铜钱

    因此火坂便提出了一个建议——那35两金归绪方和阿町所有,他们几个瓜分剩余的223匁银与1225文铜钱。

    对于火坂的这分配建议,金城、土屋、水野3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虽说在和阿町正式确立夫妻关系后,绪方就开始比较在乎身上的钱的多少,但他也不是贪财之人。

    火坂等人虽然出力不多,但怎么说也是出力了。

    只让他们去分那稀少的银钱和铜钱,绪方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因此,绪方并没有将这35两金全收。

    而是分出了其中4两,赠与火坂等人一人一两,自己和阿町收下剩余的31两。

    火坂等人一开始还表示不要、不能收下这两金,表示他们去分剩余的银钱和铜钱就可以了。

    但在绪方的坚决要求下,火坂等人只能面面相觑,然后将绪方赠予他们的钱收下。

    绪方这种大方赠金的行为,让火坂等人的好感大升。

    作恶多端的山贼们全灭。

    村民们得到了他们急缺的粮食。

    火坂等人也都收到了钱。

    而绪方不仅获得了大量的经验值,也获得了一笔额外之财。

    这场和山贼的战斗,其结局也算得上是皆大欢喜了。

    ******

    ******

    话说——我一直很好奇,本书有女粉吗?

    有没有女生会喜欢看这本书啊?

    女性读者们可以在此处留言吗?我想看看有没有女生会喜欢这本书……

    唉……我想可能应该是不会有多少女生喜欢这本书的了(豹头痛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玄幻:我!天命大〕〔牧龙师〕〔宇宙职业选手〕〔夜的命名术〕〔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蛊真人之行天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