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这个武圣超有素质〕〔纯情大明星〕〔开局一个亚空间〕〔超凡从撕剧本开始〕〔从推进城到多元宇〕〔我重生的副本超容〕〔无敌从斗破开始打〕〔道侣是重生者,被〕〔西游从方寸山开始〕〔都市逍遥狂医〕〔亮剑:从赵家峪开〕〔和沈大佬订婚以后〕〔无限幻界之每次一〕〔锦衣色〕〔写轮眼中的黑夜战〕〔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封神:开局九连抽〕〔桃源兵王〕〔聊斋:从继承道观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第457章 开始潜行!(开始无双!)【74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一章中出现了纰漏。

    绪方的不知火流柔术现在也是“高级”了。

    之前在第6卷卷首,于尾张的葫芦屋根据地刷级时,不知火流忍术升级到第5段,拥有了3点专属技能点后,绪方用其中的2点升级了不知火流柔术,从中级升为了高级。

    作者一不小心,把这剧情给忘了……

    我的锅,我的锅。所以在这里广而告之,校正一下这错误。

    ******

    *******

    绪方并不懂军略,所以看不懂这伙山贼的岗哨布置水平如何。

    但阿町看得懂——虽然不算多么地精通。

    阿町以前在进行忍者训练的时候,有接受过“如何判断敌方阵地的戒备情况”的训练。

    即使是对这门“课”不怎么精通的阿町,也看出——这伙山贼的岗哨布置水平很糟糕。

    首发

    所有的站哨人员都没有在专心放哨暂且不论。

    岗哨的放置地点也乱七八糟。

    据阿町所说——这伙山贼的岗哨放置地点,给她一种“这是凭着心情放置”的感觉。

    岗哨的数量也完全不够。

    一言以蔽之:这伙山贼中应该没有那种懂得如何布置营垒、放置岗哨的人才。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想——没有这样的人才,倒也很正常。

    毕竟这个国家除了农民起义之外,这二百年间再没有出现过什么战争。

    武士们不识兵戈。这帮由“原武士”转化而成的山贼,不懂扎营布哨这种和打仗相关的事情,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阿町说:这伙山贼的岗哨布置,唯一能称得上优点的,就只是还懂得布置暗哨而已。

    暗哨的布置要比鸣哨的布置要难得多。

    哪里适合放暗哨、哪里放暗哨是多此一举、哪里放暗哨只会起反效果……这些全都是极具技术含量的事情。

    这伙山贼连明哨都布置得那么烂,那暗哨就更不用说了,跟乱摆差不多。

    以前在接受忍者训练时,阿町也接受过“如何找出敌方暗哨”的训练——当然,阿町的这一门“课”也学得不怎么样。

    只不过阿町所会的这些知识,用来对付这帮把明暗哨都摆得乱七八糟的山贼倒是绰绰有余了。

    此时此刻,阿町就侦查到了前方有一处暗哨——一个身材比较瘦弱的山贼正站在一片黑暗之中。

    果不其然,这山贼也在划水,根本就没有在认真放哨。只一个劲地打着哈欠。

    绪方和阿町对视了一眼。

    我来吧——绪方用眼神朝阿町这般说道。

    而阿町也不多说废话,只点了点头,然后停在了原地。

    为了避免腰间的佩刀会不会磕碰到什么东西、发出异响,绪方一边用左手小心翼翼地扶稳腰间的佩刀,一边半蹲着身子、使用不知火流潜行术,一点一点地自背后靠向这名正在站暗哨的山贼。

    这山贼现在完全没有在专心放哨,而且他似乎也并不具备能够察觉到拥有“中级”的不知火流潜行术的绪方的能力。

    靠近到这山贼的身后,绪方迅速暴起,用左手用力捂住这山贼的嘴,另一只手则迅速拔出了大自在,使出榊原一刀流的鸟刺,自他的后脖颈刺入,从他的喉头刺出。

    长度较短的大自在更加适合用来暗杀。

    就像穿透一张湿透了的宣纸一样,大自在轻轻松松地就贯穿了这山贼的喉咙。

    在回光返照的作用下,这山贼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剧烈挣扎着,想要挣脱开绪方的控制。

    可惜的是——绪方现在的力量值是20点。

    山贼的这点挣扎,在绪方的眼中就像是抱在怀里的小狗正在努力蹬腿一样。

    仅仅只是挣扎了片刻,山贼就因生命力的缓缓流逝,而慢慢地不再动弹了。

    “2个……”

    因为绪方刚才是用不知火流潜行术潜行到这山贼的后背才展开攻击的,所以根据系统的判定,不知火流忍术也获得了一点的经验值。

    尽管不多,但也聊胜于无了。

    将怀中这名已经没了生息的山贼在地上放平后,绪方朝阿町招了招手,示意已经安全。

    今夜连天公都在帮助绪方他们——今夜是阴天,厚密的阴云将天空与大地隔断,月光被阻隔在云层之上。

    这昏暗的视线让绪方他们更加容易隐藏他们的身形。

    二人继续往深处进发了一段距离,紧接着又发现了山贼的一处明哨。

    此次不仅发现了明哨,还在这处明哨的不远处发现了一处暗哨。

    两个岗哨间的距离极近,干掉任何一个岗哨上的山贼,都会被另一个岗哨的山贼所发现。

    所以若想不被发现,只能同时将这2名山贼都给干掉。

    于是绪方和阿町再次交换了下眼神。

    不需要任何的交流,仅靠眼神的交换,二人便做好了决策、分配好了任务。

    绪方朝明哨的山贼走去。

    阿町朝暗哨的山贼走去。

    阿町的动作要比绪方更轻柔、更不容易被发现——因为她还有不知火流屏息术:一种通过控制呼吸节奏来减低自身气息的技法。

    因为绪方觉得不知火流屏息术对他来说比较鸡肋,所以一直没有花费技能点将其学会。

    绪方将刚才暗杀那名暗哨下的山贼的步骤又重复了一遍:使用不知火流潜行术偷偷绕到那名山贼的身后,然后使用鸟刺贯穿其喉咙,一击结果了他。

    在绪方干掉明哨处的这名山贼的同时,阿町也将暗哨处的那名山贼给干掉了。

    阿町使用的是不知火流刺杀术——专门用来暗杀的剑术技巧。

    用左手捂住山贼的嘴巴,防止他出声后,将右手的胁差放平,顺着肋骨间的缝隙,精准地捅穿了这名山贼的心脏。

    之所以要将刀身放平,就是为了避免在捅穿这名山贼的心脏时,被山贼的肋骨给挡住。

    使用不知火流刺杀术的阿町,其动作要比只是简单粗暴地将山贼的喉咙给捅穿的绪方要利落得多。

    虽说阿町在不知火流四术中,除了柔术之外的另外三术——潜行术、刺杀术、屏息术和同辈忍者相比只能算是吊车尾,但也完全足以用来对付这帮实力不济的山贼。

    “3个、4个……”

    默默记好了自己目前和阿町一共干掉的山贼数后,绪方继续和阿町一起往山贼据点的深处进发……

    ……

    ……

    “哈……”

    正提着瓶劣酒的一名有着大胡子的山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朝坐在他不远处的一名有着小胡子的山贼同伴说道:

    “现在什么时候了?”

    大胡子山贼和这名小胡子山贼是有着蛮长时间交情的朋友。

    二人之前都是因“天明饥馑”而被各自的藩国无情抛弃的武士。

    成了浪人后,在各种机缘巧合下结识了彼此。

    跟另外几名同伴一起合伙做了几年的靠偷盗为生的小偷后,在2个月前受到这支山贼的头目——也就是那个小泉的邀请,于是并入到小泉麾下,由小偷转变位现在的山贼。

    大胡子山贼的话音刚落,小胡子山贼便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现在是阴天,看不出现在是什么时候。但应该也蛮晚了。”

    说罢,小胡子山贼再次举起手中的劣酒,将劣质的酒水狠狠地往嘴中灌去。

    在这片荒郊野林之中,大口大口地灌酒成了他们这些山贼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在吃过晚饭后,大胡子山贼便和小胡子山贼一起面对面地坐在某棵树下,一边喝着劣质的米酒,一边胡天海地地瞎聊。

    小胡子往自己的嘴中灌了一口酒后,大胡子也紧随其后,将手中还剩一口酒水的酒瓶举起。

    将瓶中仅剩的酒水一饮而尽后,随手将空了的酒瓶扔到一边,随后随口说道:

    “对了,派去跟那条小破村‘交涉’的大野他们是不是还没回来啊?”

    “好像是的。”小胡子点点头,“听说老大现在很忧心呢,如果明天天亮后,大野他们还没回来的话,就要率领我们所有人去那条小破村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呵。”大胡子冷笑一声,“大野他们该不会是被那帮村民给干掉了吧?”

    “怎么可能。”小胡子露出嘲讽的笑,“那座村子的总人口不足一百,青壮顶多只有30来人,他们哪有本事对付大野他们。”

    “真是的,为什么要那么麻烦,还派人跟那村子的人交涉啊?”大胡子不满地撇了撇嘴,“直接冲过去,将他们村中所有的钱财、女人全都抢光不好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小胡子笑了笑,然后再次往嘴中灌了一口酒,“如果直接把那村子的钱财和女人全都抢光,等于是间接把他们所有人都逼死,是杀鸡取卵。”

    “我们只要他们一半的钱财,就能让那条小破村的人不致于全都饿死。”

    “这样一来,等明年的时候就能再抢一波。”

    “而且如果一口气将那条村子的钱财全部抢光,很容易引来官府的注意。”

    “只‘友好地’要走那村子一半的钱财,能让官府觉得我们的威胁性不大,改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对付那些威胁性更大的另外几股山贼身上。”

    “哼,这些大道理我都不懂啦。”大胡子冷哼了一声,“我之所以当山贼,就是为了过上大口地喝酒,放肆地玩女人的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现在只想快点过上这样的生活。”

    “谁不想过上这样的生活呢。”小胡子耸耸肩,然后再次往口中灌了口劣质的米酒,“谁不是为了过上比以前要痛快地多的生活才选择当山贼的?”

    “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趁着自己还没被官差给剿灭之前,多过上一会的痛快生活。”

    “喂。”大胡子朝小胡子投去不悦的目光,“什么叫‘趁着自己还没被官差给剿灭之前’啊?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小胡子耸耸肩,“自爆发‘天明饥馑’以来的这些年,我们奥羽这边的山贼之所以会变多、变强,纯粹只是因为官府无暇顾及我们而已。”

    “官府无暇顾及我们,再加上有大量的武士因各种各样的理由被迫变成浪人,让各股山贼一直有新鲜血液加入,我们奥羽这边的各股山贼才能不断发展壮大。”

    “现在‘天明饥馑’已经过去。”

    “各地慢慢恢复了安定,官府也渐渐开始有余力来对付我们这些山贼了。”

    “指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就被官府给剿了。”

    “切!”大胡子朝地上用力淬了口唾沫,“你这人讲话真是难听!就不能讲些好听的吗?不跟你聊了!我去尿尿了!”

    说罢,大胡子抓起放置在一旁的刀,快步朝不远处的黑暗走去。

    而小胡子则苦笑着目送这名走去尿尿的大胡子。

    “你要去哪尿尿?”

    “当然是去一个你看不到我的地方尿尿了,如果旁边有其他人在场的话,我是尿不出来的。”

    待大胡子完全自视野范围内消失后,小胡子山贼将视线收了回来,开始一边喝着酒,一边慢慢地等大胡子回来。

    但渐渐的——小胡子开始发现一些不对劲了。

    他发现——大胡子好像慢过头了。

    小胡子都将瓶中的酒水喝光了,都不见大胡子的身影重新出现在自己身前。

    就算是拉屎,也不至于拉这么久。

    “他该不会是喝太多,醉倒在敌了吧……”小胡子一边这般嘟囔着,一边抓起怀中的佩刀,站起身来,循着大胡子刚才离开的方向走去。

    大胡子今夜所喝的酒的确是稍多了些,所以小胡子怀疑大胡子是不是尿尿尿到一半,醉意上涌,醉倒在地。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可得赶紧将他拖回床上。

    躺在雪地那里睡一夜,可是很容易死掉的。

    因为现在已经有部分人睡觉了,所以小胡子也不敢大声地呼喊大胡子的名字,只能提着刀,循着大胡子刚才离开的方向一点点找过去。

    现在是阴天,没有半点月光。

    虽然眼睛早就习惯了黑暗,但还是连脚边的物事都看不清。

    为了避免被绊到或是踢到什么东西,小胡子只能放慢步速,一寸一寸地向前挪动脚步。

    但因为实在太黑了,所以小胡子放眼望去,除了黑暗就只能看到黑暗,完全找不到大胡子的身影。

    就在小胡子思考着是否要回去寻一根火把或是叫上其他人一起来找大胡子时,小胡子突然感到自己的右脚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

    一块……带着几分弹性的东西。

    感到疑惑的小胡子俯下身子,朝自己的脚边看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整个人的魂都吓飞了。

    双目也立即因惊骇而圆睁了起来!

    躺在他脚边、他刚刚所踢到的东西,是大胡子。

    准确点来说,是大胡子的尸体。

    躺倒在地上的大胡子,喉咙被利器给贯穿。

    大股大股的鲜血正从他那被贯穿的伤口向外涌出,将身下的白雪染得一片血红。

    稍微懂点常识、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喉咙被利器贯穿,肯定必死无疑。双目圆睁、眼中已无丝毫生气的大胡子现在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那已经失去光彩的双眼,还残留着几分恐惧、惊愕之色。

    望着死状奇惨、死不瞑目的大胡子,小胡子山贼立刻感到双腿发软,差点坐倒在地上。

    只不过——小胡子也不是什么没有见过血的人,所以他还是迅速稳住了心神,以及差点软倒在地上的身体。

    小胡子立刻张开嘴,准备大声呼喊着。

    然而……小胡子的嘴刚张开,便感到一只极其有力的大手从他的身后伸了出来,并捂住了他的嘴巴,使得他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随后,小胡子山贼感到自己的喉咙传来了一股剧痛——一柄胁差自后方贯穿了他的喉咙。

    虽然因为视角的原因,他看不到他脖颈的情况。

    但是小胡子敢肯定温暖的血液一定如泉涌一般从他喉咙的伤口处向外涌出。

    强大的求生欲使得小胡子的体内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开始疯狂地挣扎!

    然而,站在小胡子身后制住他的人力气很大,那只捂住小胡子嘴巴的左手如只铁钳般,牢牢地钳住了他。

    任凭小胡子怎么样挣扎,都没法挣脱身后之人的控制,更没法发出声音。

    没过几秒,小胡子的力气便慢慢消弱了下来。

    瞳孔里的神采也慢慢消散。

    最后——双手软软地垂下,整个人停止了挣扎。

    在小胡子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11个……”

    ……

    ……

    火坂等人留在原地,苦苦等待着绪方和阿町的归来。

    火坂将双臂环抱在胸前,因急躁而不断地抖着腿。

    土屋将佩刀环抱在自己的胸前,坐在一旁,正闭目养神。

    金城则站在土屋的旁边,频繁地朝绪方和阿町刚才离开的方向张望。

    水野则被委以重任——站在大野的旁边,负责监视着大野。

    双手仍旧被反绑在身后的水野,坐在一块石头上。

    咋一看——他似乎非常乖。

    但实质上——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偷偷观察火坂等人的情况。

    不,应该说是被被俘虏后,他就一直有在观察这些被那条小破村的村民们请来的武士,评估着各自的实力。

    最厉害的那个家伙,当然是那个以一己之力就将他和他麾下11名部下都给打败的绪方了。

    其他人全都对那家伙毕恭毕敬的,肯定是这家伙最厉害。

    而现在——这个最厉害的家伙,已经和某个漂亮女人离开了这里。

    听这些人之前的对话,这个最厉害的家伙和那个漂亮女人似乎是夫妻,他们俩打算潜入他们的据点中,暗杀掉他的同伴们。

    那俩家伙有没有那个本事将他的同伴们都给暗杀掉——大野不太清楚,现在他也没有那个闲工夫来考虑这种问题。

    从沦为俘虏后,大野就一门心思地思考着脱逃的方法和时机。

    自己沦为了这帮武士的俘虏——之后是死是活还是未知数。

    他之前作恶多端,想事情都自然而然地往偏向坏的一面的方向思考。

    继续做他们的俘虏,恐怕凶多吉少——大野这般笃定着。

    之前因为那个剑术极强的家伙一直在场,所以大野不敢乱来。

    而现在——那个家伙不在这。

    周围仅剩这4名武士。

    没有比现在还要好的脱逃时机了。

    大野瞧瞧抬眸,再次看了周围的这4名武士一眼。

    火坂和金城焦急地等待着绪方和阿町的归来。

    土屋坐在一旁闭目养神。

    负责监视他的水野倒是尽职尽责,一直抖擞精神,站在大野的身旁,监视着大野。

    观察完周围的这4名武士的情况后,大野开始在心底里默算自己从这里逃回据点要花多久的时间。

    自将此地选为他们的新据点后,大野也在这里住了有一段时间了,所以对据点的周边地带相当熟悉。

    他现在正位于据点的西南角。

    从这里奔向据点、奔到能受到同伴们支援的位置,大概要花上30步。

    也就是说——只要能赶在被火坂等人追上来砍死之前跑完这30步、将他的同伴们引过来,说不定就能得救。

    于是,大野瞧瞧地深吸了一口气,让心脏的跳速稍稍平复了些。

    随后抬起头看向身旁的水野:

    “武士大人。”

    “干嘛?”水野问。

    “……”大野用极轻的语调说了些什么。

    没听清大野在说些什么的水野皱了皱眉头。

    “你说什么?”

    水野一边问着,一边下意识地将身体倾向大野。

    大野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水野刚将身体朝他所在的方向前倾,大野便猛地暴起,将水野给狠狠撞开,然后撒开双腿,使出吃奶的劲朝据点冲去。

    因对大野的突然袭击始料未及的缘故,水野被撞了个结实,一屁股坐在冰凉的雪地上。

    被撞倒后,水野愣了一瞬才终于反应过来并大喊道:

    “大野他想逃跑!”

    水野的这声提醒,其实慢了。

    早在水野被撞开时,火坂等人便听到了这声异响,然后回过头来查看什么情况。

    在见着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的大野撒开腿狂奔后,火坂连忙气急败坏地拔出各自腰间的佩刀,朝大野追去。

    大野在逃的同时,扯开嗓子,不断用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大音量喊着:

    “有敌袭!有敌袭!”

    大野的大喊打破了周遭的静谧。

    不远处的山贼据点中开始传出道道喧闹声。

    火坂等人的脸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难看。

    在求生欲的作用下,大野爆发出了极强的力量、速度。

    火坂等人一时之间竟没有迅速追上大野。

    金城的速度最快。

    尽管金城和大野只见的距离有在一点点拉近,但还是没能及时追上。

    一名接一名山贼循着声音从据点内冲去,朝不断发出高喊的大野这儿奔来。

    “嗯?这不是大野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大野的前方传来。

    听到这则熟悉的声音,大野不禁感到心中大定。

    这是和他关系非常良好的松本的声音。

    松本和大野一样,也是元老之一。

    在他们都还只是“路霸”的时候,就一起并肩奋战了。

    随着阵阵脚步声的靠近,大野看到了松本那张熟悉的脸。

    领着十来名部下的松本在见着大野后,先是稍稍一惊,随后问道:

    “大野,你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之后再说!先帮我拦住我后面的那些人!”

    松本向大野的后方看去,便见着了正追赶大野的火坂等人。

    虽然不知到底发生何事了,但火坂等人一看就知不是他们的朋友,所以松本立即领着他的部下向火坂等人迎去。

    火坂、金城望着身前这十余名被大野引来的山贼,脸色难看地就像刚才吃了坨大便一般。

    不敢再上前,只能顿住脚步。攥紧手中的刀,紧盯身前这帮被大野引来的山贼们。

    总计13人——光从人数上来看,火坂他们压倒性的不利。

    见火坂等人停下了脚步,仍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的松本也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部下们也停下来,先从大野口中问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野快步奔向松本,躲到了松本的身后,然后朝松本急声说道:

    “小心!这些人是那条破村请来的武士!我的部下都被干掉了!”

    大野仅一言,便让松本皱紧了眉头。

    而大野也紧接着说道:

    “他们中的其中2人刚才潜入我们据点,打算暗杀掉我们的同伴和头目!你们有发现潜入者吗?”

    “潜入者?”松本一脸疑惑,“没有,没发现什么潜入者啊。”

    听到松本的这句话,大野的脸色不由得一白——没发现潜入者?

    是潜入者到现在都没能成功潜入他们的据点,还是……他们的潜入手法太高明了?

    没有亲身领会过绪方的剑术有多高明的松本,见大野的脸色突然发白了,便抬起手拍了拍大野的肩膀,信心满满地说道:

    “不用担心!大野!我们有头目呢!你应该知道小泉头目有多厉害吧?”

    “如果真有2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潜入我们据点,我们头目一定能及时发现,然后把那2家伙给干掉的!”

    松本的话音刚落,一道声音陡然从他们的后方响起:

    “头目?你们是指这个人吗?”

    这道陌生的声音刚落下,大野的身子猛地一震。

    而松本就仅是面露错愕和疑惑,然后循声转过头去。

    刚转过头,便见着一男一女正提刀朝他们缓步走来。

    在松本将视线投来后,那个男性将左手正提着的圆形物事一抛。

    这个圆形物事划过一条漂亮的抛物线,然后稳稳地落在了松本的脚边。

    松本低下头,定睛一看——是一颗脑袋。

    是他们小泉头目的脑袋……

    *******

    *******

    众所周知,作者君是一个老色批,对开车的热爱,到恨不得章章都开车的地步。

    我最近又想开大车了。

    之前被和谐的2章都是“以景喻情”,这次我想换个新的手法,不写风景了,改写别的玩意。

    所以求一波月票!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如果今明两天收到的月票数够多,让我体会到你们的热情的话,我就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万古神帝〕〔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偏偏宠爱你〕〔术师手册〕〔大魏读书人〕〔崛起诸天从圣墟开〕〔我的治愈系游戏〕〔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下〕〔北派盗墓笔记〕〔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