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希腊:飞升纪元〕〔王爷放肆宠:通房〕〔美人法医的小娇妻〕〔四合院开局傻柱他〕〔终宋〕〔基因模拟器〕〔我一生经历三千主〕〔拒绝圣女,谁知当〕〔逆袭1988〕〔志怪世界的人生模〕〔一胎七宝:老婆大〕〔亮剑之军工系统〕〔极品戒指〕〔帝国时代造反实录〕〔大明皇长孙:朱元〕〔降临漫威的火影忍〕〔我的老婆不可名状〕〔男主:怎么还有好〕〔开局退婚十个未婚〕〔神奇宝贝:训练家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第378章 遭遇恶贼·菊小僧【56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户,吉原,某处。

    “站住!别跑!”

    “快!截住那名小偷!”

    2道呼喝引起了正在吉原某处巡视、寻找着菊小僧的名取等人的注意。

    他们火付盗贼改六番组包括组长名取惟信在内,共有25人。

    名取将麾下的这24名部下分成4队,其中1队守在吉原的大门口,谨防菊小僧从吉原中脱离。

    另外3队则四散而开,从不同的方向搜寻菊小僧。

    这4队中的其中一队由名取亲自进行指挥。

    因此由名取亲自指挥的这一队是人数最多的那一队,包含名取在内,总计7人。

    在这2道呼喝响起后,名取等人纷纷循声望去。

    发出这2道呼喝的人,是2名身披四郎兵卫会所的专用羽织的会所官差。

    首发

    他们挥舞着手中的长棍,追赶着一名中年人。

    根据这2名官差刚才的呼喝,这中年人应该是正在偷什么东西,然后不幸被人抓了现行。

    这中年人的体型非常地矮小,换算成现代地球的长度单位,他的身高应该也才勉强超过1米4而已。

    这小偷的身形虽然矮小,但他这矮小的身体在这种需要逃跑的时刻反倒还起了不小的作用。

    因为身形矮小,所以他可以直接从不少人的腋下直接穿过。

    不仅如此,他的脚程还一点也不慢,而且他似乎还非常擅长在这种人多的街道进行奔跑,使得那2名追赶着这名小偷的官差一时之间竟无法追上他。

    不仅没法追上,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有越拉越大的趋势。

    望着那2名正哼哧哼哧地追赶着小偷的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名取发出一声冷笑:

    “跑得可真慢啊,在我们火付盗贼改,如果有谁跑出这样的速度,可是要挨很严厉的批评的啊。”

    “不过这样的速度,在四郎兵卫会所这种地方应该能算是勉强还凑合的速度吧。”

    名取的话音刚落,站在名取身后的另一名部下便立即出声附和着:

    “我其实一直都很羡慕在四郎兵卫会所中当差的人哦,不仅每天的工作轻松,所面对的贼人都只是一些小毛贼。而且还能在一堆美女中奉公。真是想想就觉得惬意啊。”

    这人的话刚说完,他周遭的同僚们纷纷发出赞同的笑声。

    他周遭的同僚们也纷纷出声参与着这个话题。

    “听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这样。在吉原工作可真是惬意啊,不仅周围都是美艳的游女,工作也轻松,不需要面对那种杀人不眨眼的恶徒。”

    “我其实一直很好奇啊,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们去吉原的游女屋游玩时,那些游女屋的人会不会看在四郎兵卫会所的面子上,算价钱时算便宜一些呢?”

    “听得我都心动了,我日后干脆申请调到四郎兵卫会所工作算了。”

    直到那名小偷和那2名追赶这小偷的官差都从名取等人的视野范围内消失,这2名官差都没能抓住小偷。

    名取和他的这些同僚见状,再次发出几声大笑。

    “和传闻一样啊,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们的水平普遍不怎么样啊。”名取撇了撇嘴。

    “四郎兵卫会所毕竟就只是一个管吉原的组织而已嘛。”名取的一名部下说道,“指望他们的官差能有我们火付盗贼改这样的精锐度,那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

    “刚才那个谁还说会派出他的部下配合我们追捕菊小僧,他的部下就这种水平,哪可能配合得了我们嘛,不给我们添麻烦就很好了。”

    众人奚落了四郎兵卫会所一番后,名取摆了摆手:

    “好了,不要聊了,别忘了正事。”

    “赶紧找到菊小僧,然后把菊小僧逮捕归案吧。这样我们也能早点回家睡觉、休息。”

    “希望情报是对的,那个菊小僧真的在吉原吧。”

    说到这,名取露出一抹苦笑。

    “如果情报出错的话,那我们今夜就是白跑一趟了……”

    ……

    ……

    江户,吉原,某地。

    在离开四郎兵卫会所后,瓜生便领着4名同僚,重新开始了对吉原的巡逻。

    虽然距离离开四郎兵卫会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在回想着刚才那帮火付盗贼改的官差的那副态度时,瓜生仍旧是越想越气。

    “真是气人。”瓜生一脚将前方地上的一颗小石子给踢开,“什么叫‘外人’啊……”

    刚才四郎兵卫在会所里面和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交涉时,瓜生并不在现场。

    她是之后听庆卫门他们的讲述,才知道这帮火付盗贼改的官差说了什么话。

    哪怕当时不在现场、仅仅只是听了同僚的复述,瓜生也仍旧感到愤懑不已。

    望着身前仍在生闷气的瓜生,紧随在瓜生身后、与瓜生一起在吉原四处巡逻的4名同僚纷纷露出苦笑。

    “瓜生小姐。”这4人中其中一人发出一声轻笑,“虽然刚才火付盗贼改的那帮官差很明显是轻视我们四郎兵卫会所,但他们其实也并没有说错啊……”

    “火付盗贼改是公认的幕府最强的武装治安部队。”

    “军队有的装备,他们基本都有。”

    “他们成天和那些凶恶的罪犯打打杀杀,论战斗力、战斗意志,许多军队说不定还不及他们。”

    “可能也就驻屯在北方,负责监视露西亚国和虾夷的北方军团,以及直属于将军的赤备队等寥寥数支部队的战斗力是强过他们的。”

    “论抓那些凶恶罪犯的经验,他们的确是远远强过平常只能抓些小偷、赊账不还的烂人的我们……”

    瓜生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来对这名同僚刚才所说出的这番话进行反驳。

    但在思考了片刻后,瓜生也想不出半句可用来进行反驳的话。

    因为她的这名同僚刚才所说的这话并没有说错……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论抓凶恶罪犯的经验,他们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的确是远远不如火付盗贼改的官差……

    在“抓凶恶罪犯”上,火付盗贼改的确是这方面的专家……

    无法反驳同僚的话的瓜生,感到更加地郁闷。

    冷哼了一声后,再次用力地将出现在脚边的小石子给踢得远远的。

    “算了。不聊火付盗贼改的事情了。”瓜生再次用鼻子发出重重的“哼”声,“他们干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

    “我们继续专心巡逻。”

    “那个名叫菊小僧的凶恶罪犯,现在可能就在我们吉原的某处。”

    “所以你们都打起精神了。”

    “据说那个菊小僧身形矮小,留着个光头,随身携带着一柄胁差。”

    “多多留意附合这些特征的人。”

    “这个菊小僧还会用小具足术。”

    “所以在碰上疑似菊小僧的人后,记得多多注意。”

    “小具足术?”走在最后面的那名官差面露疑惑,“这是什么?”

    “在战国时代传开的一种徒手和胁差相结合的武术。”瓜生介绍道,“因为是诞生于战场中的杀人术,所以威力很强大,在碰上小具足术的高手后,要多多注意。”

    “原来如此……”刚才那名问出小具足术是什么的同僚在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后,发出几声轻笑,“如果我们能将这菊小僧给抓住就好了。”

    “若是能将这菊小僧抓住,我们四郎兵卫会所日后肯定能获得幕府的不少奖赏。”

    像四郎兵卫会所这样的和治安相挂钩的机构,都有着一个类似于指标一样的东西。

    一旦抓住了什么罪大恶极的罪犯,便能获得不少的奖赏。

    罪犯的凶恶程度、知名程度,和奖赏相挂钩。

    菊小僧算是江户最近这段时间较为出名的恶徒了,不仅频繁地杀人越货,还专抢反抗能力较弱的女人。

    如果身为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的他们如果能将菊小僧逮捕归案的话,的确是能获得可观的奖赏,同时还能让幕府的其他组织、其他官僚对他们四郎兵卫会所高看一眼。

    听到同僚的这番话,瓜生微微一笑:

    “那也得碰到菊小僧才行啊。”

    “可别忘了,我们吉原可是蛮大的啊。”

    “而且那个菊小僧到底在不在我们吉原都是一个问题。”

    “不要妄想着什么活捉菊小僧了,我们只要集中注意力、专心巡逻便可……嗯?”

    刚好以不急不慢的速度从一条巷口前经过的瓜生突然顿住。

    然后微微蹙起好看的眉毛,扭转看向身侧的巷口。

    瓜生他们现在正位于吉原西面的某地。

    因为此地离仲之町有段距离的缘故,所以此地算是吉原中偏冷清的地带,路上的行人都没有多少。

    因为瓜生顿住了脚步,紧随在瓜生身后的那4名同僚不得不也随之一起停住了脚步。

    “瓜生小姐?”离瓜生最近的那名同僚出声问道,“怎么了?”

    “……有血腥味。”瓜生沉声道。

    “血腥味?”

    听到瓜生的这句话,这4人纷纷用力地抽起了鼻子。

    然而他们什么都没有闻到。

    “瓜生小姐,没有血腥味啊。”

    “你们忘了吗?我对血腥味很敏感的。”瓜生一边沉声说着,一边缓缓抽出了腰间的木刀,“跟我来。”

    说罢,瓜生毫不迟疑地提着手中的木刀,缓步穿过身侧的这个巷口,朝这条小巷的深处进发。

    这4名瓜生的同僚面面相觑。

    虽然怎么也闻不到瓜生刚才口中的血腥味,但还是纷纷捏紧手中的长木棍,然后快步跟上了瓜生的步伐。

    这是一条还算蛮长的巷道。

    地上有着不少的垃圾与污水。

    对于地上的这些垃圾与污水,瓜生统统置之不理,只攥紧着手中的木刀,双眼紧盯着前方的黑暗,一点一点地深入这条小巷。

    今夜并不是什么晴朗的大晴天。

    月光穿过不薄也不厚的云层,有气无力地打在地面上。

    虽然月光不算皎洁,但瓜生还是能通过这淡淡的月光,勉强看清身前的事物。

    这条小巷不仅比较深,还非常地曲折。

    在接连拐过2个弯后,就像是泉水从岩石的缝隙中涌出一般,瓜生渐渐的、一点一点地看清了前方某个异样的凸起。

    而随着瓜生等人的靠近,前方地面的这异样的凸起,也在月光的勾勒下,渐渐显现出了其具体的样貌。

    是一个人。

    有一个人正蹲在前方的地上。

    然而,瓜生还没看清蹲在地上的这人的样貌,这人便突然猛地跑开了。

    见这人突然逃跑,瓜生连忙奔了过去。

    在追赶这人时,瓜生陡然注意到——这人刚才所蹲着的地方,还躺着一个人。

    是一个女人。

    从衣着、装饰上来看,这女人应该是哪座游女屋的游女。

    这名游女的脑袋似乎受伤了,不少的鲜血从她的头顶淌出,将她那张有着姣好五官的脸染得鲜红。

    虽然胸膛还有在上下起伏着,但幅度已相当地小。

    她身上的衣服有些不争气,身旁躺着一个好看的布袋,些许钱币从这好看的布袋中散落而出。

    ——劫财吗……

    瓜生用沉重的语气在心中这般暗道着。

    抓过数不清的贼人的瓜生,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什么情况。

    刚才那个逃走的人,袭击了这可怜的游女,然后将这游女拖到这隐蔽的地方,然后在她身上翻找着钱财。

    “三郎!承八!你们2个照顾这女人!”

    “寅之介!平作!你们2个跟我来!”

    迅速朝自己的那4名同僚下完指令后,瓜生攥紧手中的木刀,压低身体重心,将自己的速度提到最高,追逐着那名刚才逃开的贼人。

    然而这贼人的奔跑异常地快,即使瓜生已经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奔跑着,也没能将自己与这贼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分毫。

    没一会的功夫,这名贼人便与瓜生一前一后地跑出了这条小巷。

    离开了小巷,周遭的光线瞬间明亮了起来。

    也多亏了这明亮起来的环境,瓜生总算看清了这贼人的样貌

    一个个子矮小、留着个大光头的中年人。

    穿着件破破烂烂的和服,肮脏的双足上没有穿任何的鞋袜。

    其身上的这件和服脏到连原本的颜色都看不出来了。

    腰带上别着柄胁差,胁差的刀柄、刀鞘也和这人的衣服、身体一样,布满恶心的污垢。

    望着此人的这副样貌,一个名字在瓜生的心头间浮现。

    ——是菊小僧!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贼人的模样都和菊小僧的样貌特征完全相符。

    紧跟着菊小僧冲上巷外的大道后,瓜生注意到前方不远处的街口有2名正在站哨的同僚。

    而这2名同僚此时也注意到了正一前一后地朝他们这边奔来的中年人和瓜生。

    四郎兵卫会所里不会有谁不认识瓜生。

    在瞅见正在追赶着一名中年人的瓜生后,这2名会所的官差下意识地认为这中年人应该又是什么犯了事的贼人,于是提起手中的长木棍,向着这名正朝他们这边奔来的贼人应去。

    “小心!”瓜生朝自己的这2名同僚大喊道,“这人是菊小僧!”

    瓜生的这声提醒还算及时。

    刚才,四郎兵卫在得知菊小僧有可能藏身于吉原后,便立即派出人手去通知在吉原各地巡逻、站哨的官差们谨防菊小僧。

    这2名官差也是刚刚才知道有这么一位凶恶的罪犯有可能藏身于他们的吉原中。

    得知这贼人就是那个惊动火付盗贼改奔赴他们吉原的菊小僧后,这2名官差纷纷打起了精神,捏紧了手中的长木棍。

    尽管这2人已经将神经绷紧。

    但是……他们与菊小僧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些。

    在菊小僧进入他们的攻击范围后,这2人连忙挥动手中的木棍,朝菊小僧扫去。

    面对身前这2根朝自己扫来的长木棍,菊小僧仅将身子一矮,便躲过了扫击。

    在躲过这2名官差的攻击后,菊小僧迅速拔出腰间的胁差,然后连着挥出2刀。

    菊小僧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唯有胁差的刀刃光洁如新。

    菊小僧挥出的这2道刀光从身前的这2名官差的身上逐一扫过。

    刀光掠过,这2名官差发出着惨叫与痛呼,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或许是因为急着跑路、没时间好好瞄准的缘故吧,菊小僧的这2刀都没有命中要害,因此这2名官差暂时都没有生命危险。

    当然,也只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而已。

    如果不及时止血,任由血这么流的话,也还是有可能会死。

    见这菊小僧连伤她的2名同伴后,瓜生的脸色一沉,握着木刀的手攥得更紧了些,骨节都开始微微泛白。

    砍倒了这2名挡路的会所官差后,菊小僧将方向一拐,拐进了一条颇为冷清的小道。

    而这条小道所连接的地方……是罗生门河岸。

    ……

    ……

    与此同时——

    江户,吉原,四季屋。

    “惠太郎,你有听说过全太郎他昨天所做的壮举吗?”

    “没有听说,全太郎怎么了吗?”

    “全太郎他的身体不是很柔软嘛,他最近一直都在尝试着能否舔到自己的手肘,昨天晚上他总算是成功了。”

    虽然浅井专门负责说话、伪装成一副“这对男女中,女的比较多话,男的比较沉默寡言”的模样,但浅井偶尔也会听听极太郎在和他的跟班聊些什么。

    极太郎的嗓门很大,他也不刻意控制自己的音量,因此即使偷听技巧不如牧村,浅井也能清楚地听到极太郎在说些什么。

    听着极太郎和他跟班刚才的那番对话,浅井不由自主地皱紧了眉头,然后压低声音,用只有他和牧村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朝牧村说道:

    “为什么他们总聊这种无聊的事情……?”

    “这很正常啦。继续耐心听着吧,说不定他们待会就要说出些有意思的事情了。”

    说罢,牧村将手中酒杯中的酒水一口气饮尽。

    因为已经喝了不少酒水的缘故,牧村的脸颊此时开始微微泛红。

    “你会不会喝太多了一点啊?”

    “放心吧,这种程度的酒,我喝再多都不会醉的。”

    说罢,牧村将手中已经空了的酒杯再次朝浅井递去。

    今夜给牧村斟了这么长时间的酒,浅井的斟酒技巧飞速地提高。

    刚开始还总会洒出几滴,而现在他已经能用很稳的手法将酒水精准地倒进牧村的酒杯之中。

    “哇,我现在才发现,您小臂的肌肉好壮啊!”

    就在这时,坐在极太郎身旁的女孩突然发出惊呼。

    “那是当然!”极太郎用得意的口吻说道,“我从小就学剑术!这肌肉是经过我长年的苦练才练出来的!”

    “对了对了,我之后要参加那个什么‘御前试合’,你有没有兴趣过来看看啊?”

    “到时候就让你见识下我的剑术有多么地高超!”

    “我使用的剑术,?和那些武士们所用的‘道场剑’,可是有天壤之别的!”

    极太郎的话音刚落,牧村和浅井二人的脸色纷纷一变。

    二人此时此刻产生了相同的想法——他们今夜总算是没有白忙活了。

    *******

    *******

    目前可公布的本书冷知识:

    绪方的头发其实很长,毕竟是扎着发髻的。

    将头发放下来后,绪方的头发可以披肩。

    ps:作者君最近在研究女性的胸围和罩杯,思考着该给阿町设计什么数值的三围比较合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玄幻:我!天命大〕〔牧龙师〕〔宇宙职业选手〕〔夜的命名术〕〔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蛊真人之行天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