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这个武圣超有素质〕〔纯情大明星〕〔开局一个亚空间〕〔超凡从撕剧本开始〕〔从推进城到多元宇〕〔我重生的副本超容〕〔无敌从斗破开始打〕〔道侣是重生者,被〕〔西游从方寸山开始〕〔都市逍遥狂医〕〔亮剑:从赵家峪开〕〔和沈大佬订婚以后〕〔无限幻界之每次一〕〔锦衣色〕〔写轮眼中的黑夜战〕〔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封神:开局九连抽〕〔桃源兵王〕〔聊斋:从继承道观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第343章 【绪方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时间比较匆忙,所以间宫只来得及烹煮一锅普通的米粥。

    在吃着晚饭的同时,琳简单地跟间宫和源一2人介绍了一下他们在京都所发生的事情,以及他们与绪方、阿町结盟的事,以及之后打算彻底解决掉不知火里这一隐患的这计划。

    因为时间已晚,再加上他们今天白天的时候都在赶路,饱受舟车劳顿之苦,所以在吃完晚饭后,琳便表示大家都早点休息,正事什么的,之后再慢慢谈。

    在吃完晚饭后,间宫邀请众人来观看他这几个月下来闲得无聊所制作的那些玩意。攫欝攫

    据间宫所说——他在修缮他们葫芦屋的这根据地时,抱着玩乐的心态,用废弃不用的木料,做了很多柜子与箱子。

    反正也是闲得没事做,除了已经下去休息的琳,以及早就知道间宫都做了什么的源一,与受琳之命去准备绪方和阿町住在这时所需的被褥的岛田,还有准备去洗澡的阿町之外的所有人都跟了过去观看间宫所做的那些柜子、箱子。

    间宫所做的这些柜子和箱子,都堆放在寺庙的一角。

    这堆柜子和箱子有着各种各样的款式与大小。

    间宫指着他所做的这堆柜子、箱子,跟绪方、牧村、浅井3人说若是喜欢上哪个的话,就随便拿。

    牧村、浅井2人都并不缺柜子和箱子用。

    反倒是绪方看中了其中一样柜子。

    首发

    绪方所看中的这柜子非常矮,只有一层柜桶,但却非常地长和宽,足够2名成年男人并肩躺在上面。

    “间宫君。”绪方伸出手指,朝他相中的这柜子一指,“可以帮我把这柜子抬到我房间里去吗?”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你要不要换另外一个柜子啊?这柜子能装的东西不多,并不是很好用哦。”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打算拿这柜子来装东西。”

    “哈?”间宫面露疑惑,“你不拿柜子来装东西,那拿来做什么?”

    “这个嘛……等你帮我把这柜子搬到我房间后,我再告诉你。”

    ……

    ……巘戅啃书居戅

    绪方和间宫二人合力将这低矮、但却又长又宽的柜子搬进了绪方的房间。

    绪方所住的房间,和他几个月前首次来葫芦屋这做客时所住的房间是同一间。

    在进到这房间后,让绪方有了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刚才在吃晚饭的时候,琳便给绪方、阿町二人安排好了房间。

    他们葫芦屋这儿最不缺空房,所以琳便给绪方、阿町二人各安排了一间房间,二人的房间隔得不远。

    在绪方的要求下,绪方和间宫二人合力将这低矮的柜子放在了房间的中央。

    “好了。”间宫一边擦着额头间冒出的细细汗水,一边说道,“可以告诉我你打算拿这柜子干什么了吗?”

    “我打算——这么做。”

    绪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放在脚边的那床被褥。

    这床被褥应该是岛田刚才送过来的。

    刚才在吃完晚饭后,琳便让岛田去准备绪方和阿町二人的被褥,所以岛田刚才并没有跟着去看间宫所制作的那堆柜子、箱子。

    绪方将褥子铺在这柜子上面,然后直接躺在其上。

    间宫挑了挑眉:

    “绪方君,你打算睡在上面吗?”

    “没错。”

    “睡在柜子上面,你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间宫,我跟你说实话吧。”绪方一脸认真地看向间宫,“我其实——并不习惯睡在榻榻米上。”

    “哈?不习惯睡在榻榻米上?”间宫用像是在看异形一般的目光,看着绪方。

    绪方很能理解间宫正朝他投来的这目光。

    毕竟在18世纪的日本,你跟人说你不习惯睡在榻榻米上,的确是会让人觉得你是个超级怪人。

    “想不到绪方君你竟有着奇怪的癖好呢。”间宫耸了耸肩后,便转身朝房外走去,“绪方君,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嗯。晚安了,间宫。”

    待间宫离开并顺手将门关上后,躺在柜子上的绪方用力地伸了个懒腰。

    虽说来到这江户时代已经一年多了,但直到现在,绪方都仍不习惯在榻榻米上睡觉。

    每天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板上后,都让绪方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怪异感。

    绪方之所以会看中这柜子,就是因为这柜子够矮,可以当床来用。

    躺在这柜子上面,让绪方有一种怀念的感觉。

    今日白天的时候,一直都是在颠簸中度过。

    躺在被褥上,绪方感到阵阵困意开始逐渐占据自己的脑海。

    在绪方和间宫合力将这柜子搬到他房间时,阿町跑去洗澡了。

    现在想必也回到她的房间,准备入睡了。

    在不知不觉中,于困意的影响下,绪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

    模模糊糊地睡着后,绪方突然听到房间外响起脚步声。

    自离开广濑藩后的长年的浪人生活,早就让绪方锻炼出了“睡觉不会睡得太死,一听到任何风吹草动后便会立即醒来”的本领。

    一听到房外响起了脚步声,绪方便猛地睁开了的双眼,然后迅速拿起一直揣在怀里的大释天。

    绪方刚坐起身,便听到房外响起了一道对阿町耳熟至极的声音:

    “阿逸,是我。”

    “阿町……?”

    听到是阿町的声音后,绪方便将刚刚端起的大释天又缓缓放下,同时也将原本绷起的肌肉与神经缓缓放松。

    哗。

    房外的阿町将房门缓缓拉开。

    阿町披散着头发,穿着她在京都所买的那件浴衣,赤着一双可爱白皙的小脚,脚上套着双木屐,就这么俏生生地站在绪方的房间门口之外。

    绪方都还没来得及询问阿町大晚上的到他房间门口外做什么,阿町便缓缓步入绪方的房间内,并顺手将房门重新关上。

    “阿町,怎么了?”绪方脸上的错愕之色仍未消去。

    阿町没有立即回答绪方的这个问题,而是先缓步走到绪方身下的那柜子旁,然后一脸困惑地朝绪方问道:

    “阿逸,你干嘛睡在这柜子上啊?”

    攫欝攫。“嘛……简单来说,就是我觉得睡在柜子上面,比睡在榻榻米上更舒服一些。”

    “想不到阿逸你竟有着奇怪的癖好呢。”

    说出这句和间宫刚才所说出的感想近乎一模一样的感慨后,阿町蹬掉脚上的木屐,坐上了绪方的这张床。

    “阿町,怎么了吗?是睡不着,打算来跟我聊天吗?”绪方一边将大释天与大自在收好,一边盘膝坐好。

    “嗯……算是吧……”阿町轻声道。

    阿町将她的双腿提起,将两只脚踩在绪方的床上,然后伸出双手环抱住自己的双腿。

    “我……说出来,你可别笑我哦。”阿町的脸上泛起几分苦涩,“我刚才本来已经准备睡下了。”

    “但是……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感觉……屋外似乎有不知火里的追兵……”

    “我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之前从京都来尾张的这一路上,明明每一晚都睡得很安稳,为什么唯独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感到有不知火里的追兵要杀过来了……”

    “冥思苦想了一番后,总算是让我想出原因了。”

    说到这,阿町偏转过头,朝绪方展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因为我的身边少了你呢。”

    “之前赶路的那一路上,因为都有你在,所以我不会感到害怕。”

    听到阿町的这番话,绪方稍稍一愣。

    在沉默半晌后,绪方轻声道:

    “不需感到害怕。阿町。有我在呢。”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阿町脸上的笑意变得更明显了些,两只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阿逸,陪我聊聊天吧。”

    “然后……等聊得困了、我睡着后,能麻烦你帮我抱回我的房间吗?”

    “……嗯。”绪方几近不带任何犹豫地点了点头,“好,没问题。那就……先聊些普通点的话题吧。”

    “普通点的话题?比如说?”

    “阿町,等不知火里灭亡后,你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吗?”

    “还真是一个很普通的话题呢……阿逸,那你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吗?”

    “现在是我问你耶。等你告诉我你之后想做什么事情后,我再告诉你我之后想做什么。”

    “我之后想做的事情吗……”

    这般嘟囔了声后,阿町开始沉默着,沉思着。

    过了半晌,阿町轻声道:

    “……新娘子。”

    “嗯?什么?”阿町刚才的这句话如蚊子哼哼,没有听清阿町在说些什么的绪方追问道。

    阿町才沉默半晌后,才微红着脸,用和刚才相比要稍微响亮了些的嗓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等不会再有不知火里的追兵找上门后,我想做个漂亮的新娘子……”

    “……好朴素的梦想啊。”

    “朴素有什么不好?”阿町没好气地抬手拍了下绪方的肩膀。

    收回拍打绪方肩膀的手后,阿町再次沉默了一阵,随后接着说道:

    “虽说的确是朴素了些,但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梦想呢……”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身为一名女忍,光是打算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就是一种奢求……”

    阿町的这句话,让周遭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阿町不知为何再次沉默。

    而绪方也因不知现在该说些什么来缓和下这略显沉重的氛围,也跟着沉默着。

    一起默不作声的二人,让周遭的气氛变得越发沉重……

    就在绪方仍未想出此时该说些什么时,阿町突然出声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这朴素的梦想,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以及……有没有那个机会实现啊。”

    阿町的语气中,半是戏谑,半是苦恼。

    巘戅奇书网戅。望着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惆怅之色的阿町,绪方微微抿紧嘴唇,随后——

    “嗯?阿逸,怎么了?”

    绪方突然站起了身,引起阿町的疑问。

    “阿町,跟我来。”

    站起身来的绪方,伸出自己的大巴掌,轻轻挽住阿町那纤细的、小小的手,然后不由分说地牵着阿町的手,让阿町跟着他一起站起身来。

    “干、干什么啊?如果要去外面的话,先让我穿好木屐吧!”

    虽不知绪方打算做什么,但阿町还是十分顺从地任由绪方牵着她的手,将她拉到了窗户边上。

    绪方的这房间内,仅有一扇不大不小的窗户。

    绪方将这窗户打开,带着几丝凉意的晚风立即朝二人扑面而来。

    绪方抬起头,根据月亮的方位判明了东南西北后,伸出手指,朝东边一指:

    “那里是东方。”

    “从我们这儿一路往东走,能抵达三河、远江、骏和,最后抵达江户。”

    “那片地区,也就是俗称的关东之地了。”

    “关东作为幕府的统治中心,其繁华程度,肯定远胜我老家以及京都吧。”

    绪方将手指一转。

    “那里是北方。”

    “一路向北,将能抵达虾夷地。”

    “虾夷地作为北国,一旦到了冬天,放眼望去,一片白雪皑皑。”

    “说来有些惭愧,我还从未见过雪山呢。还真想去见见啊。”

    绪方将手指所指的方向再次一转。

    “那里是西方。”

    攫欝攫。“从这里往西,能抵达阿町你的老家——近江。”

    “接着往西,就能抵达我的老家——出云。”

    “自我离开出云,已经差不多有近1年的时间了。”

    “虽然在出云那,我已经没有几个还熟识的人了,但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很乐意再回出云那看看。”

    绪方将手指缓缓收起。

    “日本看起来似乎很大,但和全世界相比,日本只不过是一弹丸小国而已。”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的国家。”

    “在这些国家中,肯定都有着许多在日本所见不到的风景。”

    绪方将双手环抱在胸前,望着远处那将地平线给挡住的高山,平静地说道:

    “这就是我之后想做的事情。”

    “嗯?什么……?”阿町面露不解。

    “这就是,我之后想做的事情。”

    绪方一字一顿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没有任何拘束、自由自在地看遍世间各地不同的风景。这就是我之后想做的事情。”

    “待将不知火里覆灭,并治好我体内的这不死毒后,我会像之前那样,挎上刀,做回一个以四海为家的浪人,接着漫无目的地流浪,漫无目的地看遍各地的风景。”

    “和我这朴素的梦想不同。阿逸你的这梦想好宏大啊。”阿町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巘戅戅。“虽说如此。但若是一个人流浪、无人扶持的话,我恐怕在未来的某一天,就没法将我的这梦想给坚持下去了。”

    说到这,淡淡的笑意开始在绪方的脸上浮现。

    “所以——阿町,来帮我实现我的梦想吧。”

    “欸……?”

    “我帮你实现你的梦想,然后你也来帮我实现我的梦想吧。”

    绪方在说完这句话后,便缓缓转过头来,直视着阿町的双眼。

    他那双澄澈无比,让人不由联想到天空和大海的眼眸,清楚地映出了阿町的身影。

    “我们两个从蝶岛开始就一直合作无间,就以我们两个的默契,我们两个一定能漂亮地将彼此的梦想实现的。”

    在绪方直视着阿町的双目时,阿町也在直直地看着绪方的双眼。

    那认真地看着绪方的双眼的模样,似乎是要在绪方的眼睛里寻找着什么东西似的。

    她的一双大眼睛流露着淡淡的惊讶,惊讶中又带着几分喜悦。

    她那红润的双唇紧抿,嘴角微微翘起。

    “你知道你刚才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吗?你是打算让我以后改名成‘绪方町’吗?”

    阿町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

    绪方没有回应阿町的这句话。

    只笑了笑。

    随后——

    不带任何预兆的,绪方缓缓抬起双手,环住阿町她的背,将阿町搂入怀里。

    动作温柔得像是将飘在平静水面上的漂亮花朵给掬起一样。

    对于绪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阿町没做任何的抵触。

    在被绪方抱入怀中后,阿町在犹豫了片刻后,也缓缓抬起她的双手,轻轻地反抱住了绪方。那动作,就像鸟妈妈张开双翼庇护自己的雏鸟。

    反抱住绪方的同时,阿町踮起脚尖将自己的腮靠向绪方的腮。

    而绪方也配合着阿町,微微弯下了自己的腰。

    二人的腮几乎挨到了一起,绪方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她的腮散发出火辣辣的气息。

    绪方有意无意的看着她的面容,只见她的脸上露出着淡淡的笑容,可她又咬着下嘴唇,好似又想要哭出来似的。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绪方只感觉——此时的阿町,非常地……女孩子。

    阿町平常在绪方面前,一直都展露着远超其余同龄女性的英气与坚强。

    这是绪方第二次深刻地感受到自己身前的这个人是一名内心纤细的柔弱少女。

    第一次是在京都的那漫长一晚,阿町因恐惧而瑟瑟发抖的时候。

    而第二次,就是现在了。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任由时间流过。

    现在是一个混乱的时代。

    到处都不太平。

    仍处于混乱状态的世道下,只有此时此刻的这个地方,像是漂在安静夜晚海面的一艘小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万古神帝〕〔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偏偏宠爱你〕〔术师手册〕〔大魏读书人〕〔崛起诸天从圣墟开〕〔我的治愈系游戏〕〔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下〕〔北派盗墓笔记〕〔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