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和九尾闯海贼〕〔异星遗迹猎人〕〔全民登陆:开局获〕〔从妖尾开始的精灵〕〔天封两千年〕〔我在镇妖司里吃妖〕〔电竞大神是女生之〕〔重生之时代先锋〕〔诸天庄园〕〔九星霸体诀〕〔大国上医〕〔不灭剑帝〕〔八零甜婚之肥妻逆〕〔全球灾变之末日游〕〔姐姐直播曝光了我〕〔君夫人的马甲层出〕〔从小破剑开始的进〕〔某霍格沃茨的论文〕〔长生可否〕〔绝世唐门之龙之研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第324章 风魔小太郎与不知火里的忍者们
    就在牧村的这通咆哮刚落下时,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的绪方的眉毛突然猛地一挑。

    绪方猛地起身,快步走到了光头身侧的榻榻米旁,然后俯下了身。

    绪方的这过于突然及奇怪的举动,引起了周围所有人的疑惑。

    “绪方老兄。”牧村问道,“怎么了?”

    绪方没有回应牧村的这句话,而是拿过放置在一旁、这座房间内唯一的一根照明用的蜡烛往身前的榻榻米一照。

    绪方身前的这块榻榻米,有着一块约拇指大小的红色斑点。

    是血。

    而且是刚刚滴落下来的非常新鲜的血。

    绪方随后又将烛光投到房间的大门——房间大门处的榻榻米上,也有着一滴如成人拇指般大的血迹。

    现在是漆黑的夜晚。

    而绪方一行人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那根蜡烛。

    而血的颜色在昏暗的环境中并不显眼。

    因此绪方直到现在,才发现了地板上的血迹。

    绪方移动手中的蜡烛,将烛光投射到房间的大门处。

    将烛光照到房间的大门处后,绪方赫然发现在大门处的榻榻米上也同样有着一块如成人拇指般大的血块。

    意识到了什么的绪方立即起身揪住那光头,然后查看起了光头的全身。

    最终——绪方在光头的右手掌心发现了一条不长也不短的伤口。

    伤不深,需要用力挤压才能滴出血来,所以光头的右手才没有被鲜血染红。

    只要将手一拢,就能将这伤口盖住,外人根本看不出这光头的右手掌有伤。

    而在被绑在这纸拉门上时,光头从头至尾地牢牢拢着自己的右手掌,所以绪方一行人迟迟没有发现光头的右手掌上有着这一道伤。

    “你这家伙……!”绪方沉声道,“你把血从你们据点那一路撒了过来吗?”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在场众人的脸色纷纷一变。

    见事情败露了,光头虽满面恐惧,但也强行挤出了一抹得意的笑,道:

    “没错。在被你们抓住后,我就偷偷在右手掌弄出了一道伤口,然后每隔一段距离,就偷偷地挤出血珠撒到地上。把血从据点那一路撒到了这里。”

    “幸好今晚的夜色也足够黑,你们又只有一根蜡烛可供照明。没让你们给发现了。”

    “我的同伴应该很快就可以循着我留下的血迹找过来了。”

    光头的话音刚落,绪方的瞳孔猛地一缩,随后赶忙转头看向房间内那唯一的一扇窗户。

    回身看向不远处的窗户的同时,绪方迅速掏出了怀中的霞凪。

    在刚才,绪方听见窗户外有异响。

    而几乎是在绪方转身看向窗户的同一瞬间,原本紧闭着的窗户被从外面打开。

    透过被打开的窗户,可以清楚地看到——窗户外面多出了一个人。

    因为光线昏暗,所以看不清此人的样貌。

    但却能清楚地看到此人的动作——此人用左手抓住窗沿,避免自己掉下去的同时,右手紧抓着一个方形的物体。

    因为提前听到窗外有异响的缘故,在此人打开窗户的近乎同一瞬间,绪方将霞凪的枪口对准了正趴在窗外的这个家伙。

    仅一眼,绪方便看清了此人手中正抓着的那方形物体是什么玩意——和牧村手上仍旧抓着的那颗半成品爆弹长得一模一样……

    而这家伙手中的那颗爆弹的引线已经是处于被点燃的状态……

    在看到窗外的这家伙手中正抓着颗引线已经点燃的爆弹,并做出一副要将这颗爆弹扔进房间的姿态后,绪方没做任何的犹豫——

    砰砰砰砰!

    绪方一口气将霞凪的枪膛内所装着的4枚弹丸全数打光。

    因为这敌人来得实在突然,绪方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好好瞄准,所以绪方是乱打一气。

    所幸的是——彼此的距离并不远,目标也很大,即使乱打一气,这4枚子弹中的其中1枚还是成功命中了对方。

    这唯一一枚命中的子弹应该是击中了他的左肩。

    此人在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的同时,将手中的爆弹掷出。

    但因为左肩中弹的缘故,原本应该扔到绪方一行人中间的爆弹扔偏了。

    爆弹划过一条歪歪的抛物线,滚到了牧村的脚边。

    而在这枚爆弹滚到牧村脚边时,这枚爆弹的引线只剩和成人尾指指头等长的长度。

    牧村的反应也很快。

    这颗爆弹刚滚到牧村的脚边,牧村便立即将这颗爆弹捞起,然后朝窗外掷出。

    在将这颗爆弹扔回去的同时,牧村大吼一声:

    “全都趴下!”

    牧村的这句提醒其实是多余的。

    因为他刚将那颗爆弹捞起,绪方便立即拉着阿町、岛田、长谷川3人朝地面趴去。

    爆弹刚从窗口飞出,引线便彻底燃尽。

    随后……

    嘭——!!

    空气在崩裂。

    耳膜在发疼。

    一阵气浪在绪方耳朵里雷鸣似地响着……

    ……

    ……

    京都,某地。

    “喂。”站在一颗大树下的平太郎朝正坐在树上的一名青年喊道,“市太郎!有看到流太郎他们或是阿町那个叛忍吗?”

    市太郎的视力极佳,这能力恰好适合用来找人,所以此次外出寻找迟迟未归的流太郎等人,平太郎特地把市太郎给带了出来。

    “没有。”坐在树上的市太郎摇了摇头。

    见市太郎摇头,平太郎的脸上不受控制地浮现出淡淡的焦躁之色。

    就在这时——

    嘭……

    “嗯?”平太郎微微蹙起眉头,转过头朝西南方向望去。

    “平太郎大人。”站在平太郎身旁的另一名忍者疑惑道,“怎么了吗?”

    “……你们刚才听见了吗?”平太郎反问道。

    “嗯?听见什么了?”

    “我刚才似乎听见了爆炸声……”平太郎沉声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平太郎4人刚想动身赶忙刚才这道异响的发源地,一道苍老的男声便陡然自他们不远处的某条小巷的深处响起:

    “我刚才似乎从你的口中听到‘阿町’这个名字了……你们找小町有事吗?”

    “谁在那!”这道苍老的男声刚刚落下,平太郎等人便连忙循声将视线投去,并将手下意识地搭在了后腰胁差的刀柄上。

    平太郎4人气势汹汹地瞪着那条漆黑的小巷。

    而一道人影也自这条漆黑的小巷中缓缓勾勒出来。

    待这道人影自这条小巷中完全现身后,平太郎等人也终于看清了此人的样貌——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

    ……

    ……

    “绪方大人!绪方大人!”

    岛田的呼唤声传入绪方的耳中。

    “唔……”

    绪方一边发出着低低的痛呼,一边缓缓睁开双眼。

    首先映入绪方眼帘的,是正抱着波吉的岛田。

    刚才的那爆炸,似乎把波吉给吓到了。

    波吉现在正蜷缩在岛田的怀里,瑟瑟发抖着。

    从岛田目前的模样来看,他除了脸上蒙了些灰尘之外,没有任何其余的大碍。

    见绪方醒了过来,岛田长出了一口气:

    “太好了……看来你没事……”

    除了岛田的脸之外,映入绪方视野范围内的还有仍未尽数消散的浓烟。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那独有的辛辣刺鼻的味道。火药的烟雾使绪方感到舌头上有种苦味。

    除了脑袋有些晕、有些胀之外,绪方没有感到身上的其余地方有什么不适。

    用力摇了下脑袋,让有些发晕的脑袋稍稍恢复清明后。绪方朝他身侧的地面看去。

    阿町和长谷川仍躺在地上。

    “喂,阿町!”绪方急忙将阿町扶起,“醒醒!”

    阿町和岛田一样,除了脸上蒙了些灰尘之外,身上没有任何的外伤。

    听到绪方的声音后,阿町先是抿了抿嘴唇,然后迷迷糊糊地轻声嘟囔道:

    “我吃不下了……”

    “看来你没事啊……”确认了阿町没什么大碍后,绪方朝长谷川看去。

    长谷川的额头处此时包着一块还算干净的布。

    “长谷川大人的额头是我包扎的。”一旁的岛田此时说道,“我刚才给他看了一下,长谷川大人的额头似乎是被溅飞的什么东西给砸到了,流了不少血。虽然还昏迷着,但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就在这时,牧村的声音响起:

    “绪方老兄。”

    “牧村……”绪方循声望去。

    牧村现在的样子也很狼狈,身上满是灰尘,额头处多了条细长的口子,鲜血源源不断地顺着牧村额头处的这条伤口向外淌出。

    “你额头上的伤没事吧?”绪方问道。

    “没事。只是破了条口子而已。”说罢,牧村抬手擦了擦脸上的血。

    此时的牧村正背着那光头。

    “那光头怎么样了?”绪方朝被牧村背在身后的光头努了努嘴。

    “他没事。”牧村将背后的光头向上提了提,“不过昏过去了。”

    得益于绪方、牧村二人的合力,刚才那颗爆弹并没有被扔到他们的中间引爆。

    在那么强烈的爆炸中,所有人包括波吉那条狗在内,没有一人有大碍——不得不说,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确认周围所有人都无大碍后,绪方才开始仔细地观察起周围。

    头顶的天花板被掀飞大半。

    地面满是木头和纸片的碎屑。

    那扇窗户所在的那面墙壁多了个夸张的大洞。

    “刚才那朝我们扔炸弹的人呢?”绪方问道。

    “没找到他。”牧村道,“我并没有在地上看到什么血迹,那家伙应该是逃了。”

    嚓嚓嚓嚓……

    就在这时,绪方一行人纷纷听到街道的一端传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绪方一行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大伙人面带疑惑、惊恐地朝他们这边奔来。

    在这一大伙人中混有着不少官差打扮的人。

    “看来刚才的这爆炸,引来了不少人啊……”绪方轻声嘟囔道。

    绪方感到耳膜现在仍有些发痛。

    如此强烈的爆炸、如此大的响声,若是不引来一大堆人反倒还比较奇怪。

    现在他们一行人中,总计有长谷川、光头二人处于昏迷状态。

    阿町一人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

    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是不适合和他人起正面冲突。

    同时,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实在不适合被官差们给逮到。

    绪方自不必说了。

    而牧村还没有从光头的口中问出他们到底都将爆弹安置在京都的何处,所以也没有时间跟官差们耗。

    若是被官差们逮到,肯定会被官差们盘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之类的问题。

    所以不论如何,绪方一行人都不能被官差们给抓到。

    绪方俯下身,按住阿町的双肩,用力地摇晃着阿町。

    “醒醒!阿町!起床了!”

    在绪方的摇晃下,阿町缓缓睁开了双目。

    “唔……晚上好……”

    “晚上好你个头啊!”

    拿仍旧处于迷糊状态的阿町毫无办法的绪方只能将阿町背起。

    绪方背着迷糊的阿町,牧村背着昏迷的光头,岛田背着同样也在昏迷的长谷川——各背着一人的3人快步逃开。

    “快!快追!追上那几人!”

    注意到绪方一行人的官差们,连忙紧随其后。

    因为各背着一人的缘故,绪方一行人的速度快不起来,而附近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地形,所以难以将身后的这帮官差给甩开。

    意识到这样下去对他们极为不利的绪方,率先朝身侧的牧村、岛田等人说道:

    “我和阿町将官差引开。”

    说罢,不待牧村和岛田做回应,绪方便背着阿町朝另一个方向逃去。

    绪方与牧村等人分开,紧跟在他们一行人身后的官差们也不得不分出一路人马去追逃向另一个方向的绪方。

    绪方引走了近一半的官差,令牧村等人的压力大减。

    因压力大减,牧村等人终于得以一点一点地拉开与官差们之间的距离。

    就以牧村等人拉开与官差们之间的距离的速度来看,牧村等人甩开官差们将只是时间的问题。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牧村的呼吸突然开始急促了起来。

    “哈……哈……哈……该死的……”

    牧村低声暗骂着。

    牧村现在感到脑袋越来越晕。

    经历了那场爆炸、从地上爬起来后,牧村便感到脑袋有些晕。

    一开始,牧村也没有把这头晕当一回事。

    这轻微的眩晕感也没有给牧村带来任何不便。

    但渐渐的,在背着这光头甩开官差们的追捕、在这样剧烈的运动过后,牧村却感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晕。

    ——刚才的那爆炸把我的脑袋给伤到了吗……

    意识到自己似乎低估了自己脑袋上的这道伤的牧村,却也拿自己目前的这困境没辙。

    他仍能听到自己的身后有脚步声。

    因此牧村不能停,只能继续背着光头勉力狂奔。

    紧跟在牧村身侧的岛田发现了牧村的异样,朝牧村急声道:

    “牧村前辈!您怎么了?您的样子怎么看上去怪怪的!”

    “我没事……”

    为了不让岛田担心,牧村随口说着“我没事”,并强打着精神。

    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牧村还咬住了自己的舌尖。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牧村还是感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晕,渐渐的,眼前开始发黑。

    直到把舌头都咬破了,牧村仍未能阻止那墨一般的漆黑将他的视野范围占据。

    自己无法抗拒脑袋的这强烈眩晕感的牧村,脚下一个不稳,踉跄了数步,然后重重地朝地面倒去。

    牧村想及时站稳身子。

    然而快要中断的意识让他的双腿像灌了铅似般再也迈不动……

    发现牧村朝前倒去后,岛田惊呼了一声,然后连忙腾出一只手去扶牧村。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布满褶皱的大手从黑暗处伸出,抢先岛田一步托住了牧村……

    ……

    ……

    绪方和阿町迅速地将身后的追兵给尽数甩开。

    毕竟绪方拥有着在屋檐顶上移动的能力。

    窜上屋檐的绪方,仅只花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将负责追他俩的那伙追兵给甩掉。

    待将追兵甩开后,绪方背着阿町从屋檐上落回到地面。

    绪方特地落在了一条没有什么人经过的小巷。

    “应该没有追兵了吧……”阿町回首看着她与绪方的身后。

    阿町现在也从迷糊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应该甩掉了。”绪方一边喘着气,一边将背上的阿町放回到地面。

    刚把背上的阿町放回到地面,绪方的神色便猛地一变,迅速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小巷深处,并把手探向腰间的大释天。

    “……出来。”绪方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小巷的深处,并这般沉声说着。

    “呵呵呵,绪方老弟,小町,不要紧张,是我。”

    一道苍老男声从小巷的深处响起。

    随着这道苍老男声的落下,一名佝偻着背的老人家缓缓从黑暗处现身。

    “风魔大人?!”2

    绪方和阿町异口同声地喊出了这名老人的名字。

    待风魔从小巷的深处完全现身出来后,绪方和阿町二人投向风魔的目光中,立即掺杂了浓郁至极的错愕之色。

    因为风魔的手上拖着一名奄奄一息、大概只剩半口气的穿着不知火里的忍者服装的青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万古神帝〕〔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偏偏宠爱你〕〔术师手册〕〔大魏读书人〕〔崛起诸天从圣墟开〕〔我的治愈系游戏〕〔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下〕〔北派盗墓笔记〕〔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