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末代土司〕〔满屋卧底,你让我〕〔万界:次元神殿〕〔直播自然:从发现〕〔护国战神〕〔封晏唐柒柒〕〔离婚后,前夫开始〕〔赛博不知名杀手〕〔问道长生从斩妖开〕〔这一世,我再也不〕〔太监武帝,冷宫扫〕〔我的星际模拟器〕〔权游之重生卓耿被〕〔我真的是来退婚的〕〔从千仞雪开始的旅〕〔西游:弟子太嚣张〕〔山野傻医陈二阳张〕〔签到空间:我在古〕〔道医:我可以看见〕〔弃妃貌美还凶狠沐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术师手册 第516章 剑姬的舞台(二)
    “投降?”

    索妮娅刚想转头看过去,就被洛依丝掰回来:“别乱动,穿战衣呢!”

    村姑只好挺直腰背目视前方,问道:“他们希望我主动投降?”

    “不是投降,是「浑身解数后不敌退场」。”阿黛尔解释道:“千星娱乐认为你如果在全国直播里重伤濒死会严重影响你的观众缘,降低你的商业价值;相反你如果在认清差距后主动退场,可以给所有人留下良好深刻的印象,对你有利无害。”

    “确实。”洛依丝一边给索妮娅系挂饰一边说道:“以前好像从未有过参赛者在流星劫决赛里投降的先例。”

    “那是因为那些参赛者基本都是三年级四年级生,他们或许一辈子也只能参加一次流星劫决赛,不拼到最后一刻他们怎么会甘心?而且弹星卫队、狮鹫连队、壁垒军团都密切关注高校联赛,因为胆怯而弃赛,会严重影响战斗术师的前途。”阿黛尔说道:“但索妮娅跟他们不一样。”

    “索妮娅本就是一年级生,能打到流星劫决赛已经是奇迹,哪怕主动弃赛也不会有人因此看轻她分毫,而且她还有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明年帝弥就毕业了,到时候再争流星劫都不迟。”

    村姑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这时候洛依丝绷紧束腰,她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挺起胸膛。。

    洛依丝看着眼前的鼓鼓囊囊,脸上露出困惑:“是我家战衣裁小了还是你又发育了?”

    索妮娅一直穿的战衣在流星劫半决赛破损严重,已经来不及修补,所以只能穿备用战衣。

    “我最近一直在用剑体术灵锻炼身体。”索妮娅说道:“可能长肌肉了吧?”

    洛依丝戳了一下:“也不硬啊,弹弹软软的。”

    阿黛尔凑过来:“让我也摸摸——”

    “别闹。”索妮娅说道:“所以你们是赞成千星娱乐的提案吗?”

    “我们伸爪爪俱乐部几个负责人讨论了一下,认为确实可行。”阿黛尔说道:“千星娱乐是繁星前三的影视文化商会,你如果想朝着影姬歌姬发展,千星是非常好的选择,他们给的合同也很宽松,甚至愿意为你量身定制一系列影剧来捧红你——就像你最喜欢的黛达萝丝一样!”

    “但他们也明说了,如果你在流星劫里惨败重伤,那就不是现在这个价格了。千星需要的不是一个在流星劫里伤痕累累的失败者,而是一位虽败犹荣风姿卓越的美少女剑术师。”

    英古莉特提出反对意见:“人们会宽容失败者。”

    阿黛尔摇头:“人们会更宽容长得好看的失败者。”

    “而且,”阿黛尔顿了顿:“如果是必输的战斗,投降不才是理性的选择吗?反正最后也会输。”

    “不一样的。”英古莉特说道:“做好投降准备的战斗,和一往无前最后落败的战斗,对于剑术师而言, 两者差别太大了。前者只会令剑身生锈, 后者才能磨砺剑刃的锋锐。”

    “你说这个我也不懂啊, 我又不是剑术师。”阿黛尔摊手:“那索妮娅你自己选吧——是委屈一下剑术师的荣光,踏上你一直向往的光辉之路;还是拒绝千星的建议,与帝弥决一死战?”

    “嗯——”索妮娅张开手指, 让洛依丝为自己戴上中指袖套:“我能不能两个都要?”

    阿黛尔眨眨眼睛:“你的意思是,你想被帝弥打得很惨再投降吗?”

    伸爪爪俱乐部部长微微一笑:“替我回绝千星娱乐吧。毕竟比赛场上情况千变万化, 别忘了除了我和帝弥外, 还有四位作为败者复活的强大选手, 我未必能撑到跟帝弥单独交战,千星设想得太过理想化了。”

    阿黛尔一眼就看出这不是真正理由, 不过索妮娅都这样说了她也只能顺从。

    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索妮娅,你不怕输吗?”

    “怕,当然怕, 谁不怕输?更别提触发禁死奇迹的时候, 选手往往会输得很难看。”村姑说道:“对我来说, 难看可比输了还要严重得多。”

    “那你是打算投降吗?”

    “怕输。”索妮娅说道:“又不仅仅只有投降这个解决办法。”

    ......

    ...

    耀星沉落, 群星归位!

    此时迦乐世国民竞技中心已经座无虚席,热闹非凡。真理大学的学生们几乎全体进入庆祝状态, 甚至扯起横幅提前祝贺帝弥学长的胜利;其他大学倒是安静许多,与真理大学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也算是非常罕见的情况了:在往届流星劫里,虽然真理大学基本都以胜者进入决赛, 但败者复活组里也不乏其他大学的精英学子。如果大家达成共识先集火真理大学选手,说不定就能让真理大学选手含恨退场——基本十届里就会发生四五次这种情况, 概率还是很高的。

    因此往届流星劫的决赛现场都十分热闹,各大高校学生根本不会在真理大学面前低头, 一个比一个闹腾,甚至引发真人快打事件也屡见不鲜, 流星劫还没开始,观众席就先开始群星劫。

    所以今晚其他高校这么安静,只能说明一点:没人认为自家选手在决赛里有任何胜率。

    等中场表演结束,土木术师重构赛场地形,主持人阿森奴的声音彻底盖过竞技中心的喧嚣——

    “非常感谢首周零式舞队的精彩演出!接下来的比赛环节,是本届高校联赛重头戏,流星劫总决赛!”

    “有请选手们入场!”另外一名女主持人说道:“现在进场的, 分别是以胜者身份会师总决赛的两位顶尖选手,来自真理大学的四年级生,帝弥·伏斯洛达,以及来自剑花大学的一年级生, 索妮娅·瑟维!”

    索妮娅踏入星光聚焦的舞台,周围的掌声虽然热烈却并不激昂。八个巨大投影光幕里只有一个映出索妮娅的光彩夺目,其余七个都争夺着帝弥的各个英俊角度!

    怪不得菲利克斯跟哥哥关系不好……索妮娅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等其他四名败者复活组选手也踏入赛场,随着主持人的一声令下,流星劫决赛正式开始!

    “为了更好地解说本场比赛实况,我们请来了剑花大学的剑术教授,被誉为‘节奏剑圣’的尼达拉阁下!”阿森奴说道:“尼达拉阁下,请问你觉得这次决赛场地对选手们有什么影响?”

    “废城地形有足够多的移动、遮挡、作战空间,破损的房屋将赛场分割成一个个区域,属于对所有术师都很公平的地形。”跟平常的毒舌没礼貌不一样,负责讲解的尼达拉非常对得起剑花大学付给他高昂薪水:“实战经验越多的术师,越能在这种地形寻觅战机……第一位淘汰者已经出现了。”

    “是轨迹大学的康纳利选手,来不及逃离伏斯洛达选手的波动剑光,被一剑撕开胸膛触发禁死。”阿森奴语气里满是惋惜:“居然连一招都挡不住。”

    “逃避是他的真正败因。”尼达拉一针见血:“帝弥那一剑虽然已经达到三翼层次,但并非无法抵御。然而只顾着逃跑将后背露出来的人,等于主动交出自己的生命权。”

    “又出现淘汰者了!击杀者是瑟维选手!”阿森奴忽然发现了什么:“尼达拉阁下,其他选手是不是在……逃跑?”

    “没错。”尼达拉声音里忍不住带上一丝嘲讽:“自作聪明的懦夫伎俩。”

    “他们不敢跟帝弥正面抗衡,便寄望于帝弥先一步淘汰其他选手,最后再跟自己决战,这样就能轻松提高自己的流星劫名次。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争夺流星劫,纯属来这里凑数。”

    阿森奴:“但瑟维选手好像不一样。”

    “是的,她很期待跟帝弥一战。”尼达拉说道:“论技艺,她未必就比得上那两个被淘汰的选手,但她确实是唯一有资格继续留在赛场上的人……呵,这下碍事者全部都清理出去了。”

    就在他们解说期间,索妮娅和帝弥已经将剩余两名败者组选手击败。

    索妮娅跳到废弃房屋的屋顶,遥望着另外一边的帝弥。帝弥弹了一下他的长剑剑身,朗声说道:“难得能在比赛里遇见波动剑术师,我会尽量将力量压制在二翼层次,你放心吧。”

    索妮娅握紧剑柄,发动「磨剑十年」奇迹强化剑刃斩色,说道:“不如压制在一翼层次,更有挑战性。”

    “那可不行。”帝弥说道:“你是值得尊重的对手。”

    话音刚落,两人互相朝着对方突进,斩出的剑气波动如同流星激撞!

    “血月碎湖!”阿森奴激动说道:“瑟维选手一上来就动用了她的原创奇迹血月碎湖,等闲防御奇迹根本难以抗衡……哎?伏斯洛达选手只有一招地光波动就轻松挡住了?”

    “派系境界上的差距。”尼达拉说道:“血月碎湖虽然暴烈强横,但薄弱点也多,帝弥的地光波动对准这些薄弱点痛击,自然就能轻松化解攻势。”

    “索妮娅这小妮子运气太差了,帝弥跟她是同派系甚至是同方向,她所使用的奇迹早就是帝弥玩腻的伎俩,她的所有战术意图在帝弥眼里都是透明的,更别提帝弥还能施展圣域……帝弥简直就是威力加强版的她。”

    正如尼达拉分析的那样,虽然索妮娅一直主动进攻,但都被帝弥游刃有余地轻松瓦解,后者使用的奇迹甚至没有超出二翼层次,术力消耗也远低于索妮娅,不知道的还以为索妮娅才是术力占优的一方呢。

    强弱之势如此明显,接下来不过是无趣的虐菜环节,观众席里有不少学生都选择提前离场,懒得看真理大学的耀武扬威。

    然而剑花大学这边的离场通道被特洛赞教授堵住了,剑花学生没办法,只好回去继续看。

    随着时间推移,众人慢慢感觉有些不对劲。

    “伏斯洛达选手,现在他是不是……”阿森奴的声音有些不确定:“有些忙不过来?”

    “有意思。”尼达拉笑道:“索妮娅在学**弥的技巧!帝弥这下玩砸了,他现在相当于亲自将伏斯洛达的家传战斗艺术教授给索妮娅。作为同派系同方向的术师,索妮娅从这次战斗中学到的东西太多了!”

    “哪怕现在帝弥发飙不玩了,索妮娅也绝对不亏!”

    赛场上,帝弥忽然问道:“你跟尼达拉教授关系很好吗?”

    “我跟他关系不好。”索妮娅伺机斩出邪光波动:“跟他的学生关系很好。”

    “他好像很希望你能从我身上学到更多。”帝弥说道:“如果你真能从战斗里就领悟伏斯洛达的波动精粹,我又有什么不能教的呢?小心了!”

    帝弥气势一变,虽然他仍使用寻常的二翼奇迹,但却转变为进攻姿态,连绵不断的波动攻势打得索妮娅节节败退!

    退!退!退!

    索妮娅根本不敢直面锋锐,借助废城地形躲避了好一会儿才试图见招拆招,然后边退边挡,最后甚至能从帝弥的波动剑网里寻找到反击的机会!

    血月碎湖!

    面对屠天戮地的血红剑瀑,帝弥踏前斩出邪光波动瓦解攻势,并且趁势发动追击,试图依靠强攻击溃索妮娅的防御!

    就在此时,数十根丝线出现在帝弥面前。

    “血花水月!瑟维选手的原创奇迹!”阿森奴尖叫道:“会奏效吗……啊!”

    铮!

    随着丝线收束,化为数十道剑光波动绞杀帝弥。帝弥不闪不躲,任由波动袭身,荡起遍身涟漪。

    圣域!

    一念即起,完全防护的圣域!

    “太可惜了!”阿森奴几乎是咬牙切齿:“只差一点点,瑟维选手就可能创造新的历史!”

    “确实是只差一点点。”尼达拉淡淡说道。

    阿森奴点头:“如果伏斯洛达选手来不及升起圣域——”

    “不,我说的只差一点点,并不是指帝弥没有失误,而是指索妮娅这小妮子失误了。”

    尼达拉盯着赛场上的两人,说道:“她只差一点点,就击败帝弥了。”

    帝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上面被划出一道差点割穿喉管的伤痕。

    他很确定自己的圣域没有迟滞,这道伤痕是在圣域开启后才出现的。

    他抬起头,看见索妮娅握着木剑的右手旁边,还有一只似有若无的幻影右手。幻影右手上,握着一柄看不见的利刃。

    “帝弥小子开的圣域根本没用。”尼达拉站起来说道:“索妮娅用的是‘隐手秘刃’,这是少数可以完全无视圣域的杀戮奇迹!”

    阿森奴一愣:“隐手秘刃?但这好像是……”

    “没错,这是‘隐手剑圣’特洛赞的成名绝艺,她曾经凭这招连胜三名圣域术师,一战成名。”

    随着尼达拉的讲述,全场学生也回忆起这招奇迹的信息。毕竟是必修课会讲的知识,他们不可能没学过。

    但根据他们脑海里的信息,这道奇迹明明是……

    “等等,我有些混乱了。”阿森奴问道:“隐手秘刃……不是只有圣域术师才能学习的空间剑术吗?”

    “没错。”

    尼达拉的声音在迦乐世竞技中心上空回响,扩散至全繁星每一个角落。

    “索妮娅·瑟维,也是圣域术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玄幻:我!天命大〕〔牧龙师〕〔宇宙职业选手〕〔夜的命名术〕〔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蛊真人之行天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