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337章 落寞蓝军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11-06
    2比2!当终场哨吹响的那一刻,沙夫跪在草坪上,作为德国人,沙夫平时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大家都知道,德国人是很死板的,做什么事情都是一板一眼。但此时沙夫跪了。不莱梅拿到了想要的结果,虽然不是提前出线,但是不莱梅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杰里梅斯跑过来拍了拍沙夫,“托马斯,我们做到了。”“是的。”罗森贝里就像是不莱梅的英雄一般,队友把他跑到了空中,“马库斯,我们爱你,我们爱你。”虽然是一次捡漏,但进球就是进球,无论是用脚踢进的,用脑袋顶进的,还是……怎么进了,总之进球了,不莱梅拿到了想要的结果。“难道娃娃脸都是超级替补吗?”大家想起来上一个超级替补就是索尔斯克亚,那也是北欧来的球员,同样是娃娃脸,和罗森贝里差不多。罗森贝里立即反驳道:“呵呵,有本事你也进一个,我们也可以把你当英雄。”“哈哈哈,我建议下一次抛上去的时候,我们不要接他了,好不好?”“好啊!”闹够之后,罗森贝里跑向沙夫那边,“头……”沙夫示意什么都不需要了,他给了罗森贝里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在胸口上狠狠打了一拳,“干的漂亮,子。”罗森贝里的笑容就像春里的花开,灿烂无比,罗森贝里进球不多,但确实都是关键进球,沙夫也在考虑,把瑞典人培养成索尔斯克亚那样的超级替补,其实打替补也是一门学问。陈慕走向特里,雨中的蓝军队长显得有点落寞,不莱梅的两个进球可以都是特里帮忙的,第一个是乌龙球,第二个球严格来是特里助攻的。“嗨,约翰。”“嗨……你好。”特里还不太认识陈慕,当然他是认识的,只不过对中文名字不熟悉,怕叫错了。“陈。”“你好,陈。”陈慕愣住了,他不知道什么,好像此时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没什么用,而且很做作。就在陈慕愣住的时候,特里走向陈慕,轻轻拍了拍他,“不用了,谢谢你的安慰。”陈慕笑了,“真希望我们不是对手,或者我们可以携手出现,但……”“这就是足球的魅力,最后一轮我们只有一个能晋级淘汰赛,当然我希望那是我。”“哈哈哈。”“能告诉你一个秘密吗?”陈慕侧耳倾听。“我讨厌德国,每次来德国踢球总没什么好事。”“哈哈哈。”陈慕从在德国长大,对于英德之间的恩怨是明白的,无论是足球和历史,两国的恩恩怨怨都太多太多了。特里脱下球衣,“能不能……”“当然可以。”陈慕也脱下球衣,两个铁汉在雨中交换了球衣,这是两人的第一次交手,但并不是最后一次,甚至不是最精彩的一次。“何塞,你现在可以开口了吗?”面对英国媒体的围堵,穆里尼奥也没办法了,他过,比赛结束之前不会一句话,本来是想用一场胜利来堵媒体的嘴,但现在却是不可能了。“何塞,你知道现在切尔西的处境吗?如果不莱梅最后一轮击败巴塞罗那,那切尔西就会被淘汰。”“你哪里毕业的?”穆里尼奥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话让记者愣了,于是他自报家门。“大学学新闻的?”“当然。”“那你怎么会问出这么蠢的问题。”duang。现场的人都愣了,记者问:“何塞,请问谁蠢?你输球和我大学学什么有关系吗?”“不,我的意思是你学就没有学好。”“何塞,如果你想通过激怒我来转移视线,那我可以告诉你,不可能的。”穆里尼奥笑了,“大家想一想他刚才的话,不莱梅最后一轮的对手比切尔西最后一轮的对手强大很多很多,而这位记者朋友却担心我们,而不是不莱梅,大家他学是不是没有学好。”现场发出一阵笑声。一半是笑记者,但是一半是送给穆里尼奥的,他显然是耍聪明了,其实谁都明白现在的形势。穆里尼奥很聪明,他马上明白了,于是立即补了一句,“如果巴塞罗那最后一场不打假球的话,我觉得切尔西出现是毫无问题的。”再一次石破惊,这什么意思?只要不莱梅战胜巴塞罗那就是假球了?可以穆里尼奥很高明,但是这种口无遮拦也会让人反感。于是马上有德国记者反驳:“难道,不莱梅战胜巴塞罗那就是假球?”穆里尼奥耸耸肩,“当然也不能这么,可是……我还是不了,足球世界的潜规则很多。”靠,此时无声胜有声啊,不反而引起现场的哗然,“何塞,你最好清楚,谁潜规则你了?我们去调查,一定还你清白。”穆里尼奥摇摇头,“对不起,我还想在足球圈混,要是我丢工作了,你养我啊,我一年几百万欧元。”又是一阵笑声。“何塞,没有证据的事情希望你不要乱,这里是德国,我们也不是《太阳报》。”穆里尼奥严肃道:“我没有乱,最后一轮,我们会派切尔西的专家去诺坎普的,我们会记录下那场比赛的没一个细节,要是我们怀疑巴塞罗那放水,我们会毫不犹豫上诉的。”穆里尼奥这招狠啊,已经提前给不莱梅打了预防针了,就算不能影响不莱梅,也起码可以恶心不莱梅,这就是穆里尼奥的目的,不得不这家伙很高明。“好了,我的够多了吧,我要回伦敦了,否则赶不上我的私人飞机了。”穆里尼奥走后,留下一帮记者愣住了,狂啊,真够狂妄的,在欧洲记者是无冕之王啊,而穆里尼奥把这些记者就当做卫生纸一样,用完就丢了?穆里尼奥不怕记者写死他吗?当然不怕啊,因为媒体往死里写啊,而正是这些媒体成全了狂热的狂妄和嚣张。不过坐在私人飞机里的穆里尼奥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