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326章 特殊恢复(一)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11-03
    第二天一大早,陈慕和杰里梅斯两人就来到不莱梅水球队。

    “看,来了两条小鱼。”

    “哈哈哈,待会请他们多喝一点。”

    和足球队一样,水球队也会欺负新人,就算你是足球队来的。

    足球队欺负新人一般是让新人干活,搬运球门,训练器材什么的,但是水球队欺负人就是请你喝水了。

    杰里梅斯大摇大摆走进来,“这里谁管事啊?”

    一个大汉从水中钻了出来,然后带着一身的水珠走了过来,“你好,我是不莱梅水球队的队长,我叫“威廉”。”

    “我叫陈慕。”

    “我就不用介绍了吧,全世界都认识我啊。”

    陈慕那叫一个汗,中国有句话,强龙不压地头蛇,现在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你这么嚣张是找死啊。

    陈慕笑着说:“对不起啊,延斯这个人就喜欢开玩笑。”

    此时水里又钻上来一个人,“威廉”笑着说:“我们的副队伍德。”

    陈慕明显感到伍德脸上的敌意,他显然和“威廉”是迥然不同的人,只听伍德说:“我们水球队现在已经混到陪练的地步了吗?”

    “不是,我们很感谢你们可以接受我们。”陈慕说。

    “不用,不用,你的年薪够养我们水球队全队了,应该我感谢你。”

    “威廉”白了伍德一眼,其实“威廉”也不喜欢陈慕和杰里梅斯,隔行如隔山,但是“威廉”不会当面给别人难堪。

    陈慕很尴尬,“那这样吧,中午我请大家吃饭吧。”

    “那很好。”“威廉”说。

    换上泳衣,陈慕和杰里梅斯的感觉就是冷。

    “这些家伙是怎么忍受的?”

    “应该是习惯了吧。”陈慕说。

    “威廉”说:“首先是最基本的,和你们踢球的带球训练是一样的,水球最基本的也是持球游泳。”

    “我示范一遍,单手持球,另一手划水往前,就是这样。”

    陈慕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打水球的人都是大个子,因为手小的人根本不可能单手持球的。

    杰里梅斯一看,觉得这很容易啊,于是跳下水,“我来。”

    “威廉”把球交给杰里梅斯,杰里梅斯伸手一拿,结果一使劲,球就在水面上划走了,这就像是冰面上的捡起一个圆球的感觉是一样的,滑!

    “你跑什么,宝贝,过来。”

    可是杰里梅斯每次一按,球就滑开了,最后杰里梅斯的彻底火了,一拳打在水面上,水花四溅。

    “混蛋。”

    “延斯。”陈慕的口气已经带着责备了。

    杰里梅斯冷静了一下,““威廉”,承认这很难,你再示范一次吧。”

    “威廉”又仔细示范了一次,这次陈慕看明白了,最开始的时候是轻轻的,等待五根手指全部按压在球的表面上时,球的受力就平衡了,其实和颠球差不多,就是找到一个平衡点。

    杰里梅斯学着做了一次,这次好多了,但是持球往前游的时候又遇到问题了。

    要么是游着游着,方向偏了,要么是球不知道那里去了,特别是游偏了,那是特别危险的事情,很容易撞到游泳池的边缘。

    “好了,延斯,现在我需要告诉你第二条关键点了,那就是时刻校准你的方向。”

    其实我们业余的游泳人最常见的问题就是很难保持一条直线往前游,但是对于专业的来说,这是必须的。

    “威廉”说道:“你可以盯着前面的一个具体的物体,或者是虚拟的东西,也可以是你想象的,总之你需要一个参照物,这是最重要的,然后你每次出水呼吸的时候就要看一下这个参照物,明白吗?”

    经过几次打击,此时的杰里梅斯已经没那么嚣张了,他没有说明白,而是说我试试看吧。

    试了几次,确实好很多了,陈慕也下水练习,过了半小时,两人把最基本的技术学会了,然后“威廉”说:“接下去就是传球了,这个我没什么好说的,和篮球,足球应该是一样的。”

    “这个简单。”杰里梅斯呵呵一笑,拿起球往陈慕那边丢去,可是立马傻眼了,杰里梅斯的球不偏不倚,恰好砸到“威廉”的脑袋上。

    “靠,我不是故意的。”

    “威廉”呵呵一笑,“我相信你,因为以你现在的水平,我不相信你能故意砸我。”

    这话杰里梅斯可就不服了,“那你能故意丢我?”

    话音刚落,“威廉”把球丢回去,结结实实砸到了杰里梅斯的大脸上,水都溅到杰里梅斯的眼睛里。

    “哈哈哈,笑死我了。”陈慕一边笑,一边鼓掌。

    如果在陆地上,杰里梅斯估计要使坏了,但是在水里,杰里梅斯还真没办法。

    “威廉”说:“好了,别闹了,传球训练。”

    杰里梅斯把球丢给陈慕,陈慕跃起把球接住,然后丢回去,可是杰里梅斯跃不起。

    从水中跃起靠的是腿,但是杰里梅斯忘了,而是手在水上一撑,结果……他沉下去了,呛了一口水。

    “延斯,你今天怎么表现的像一个笨蛋。”陈慕呵呵一笑。

    “是吗?你等着。”

    杰里梅斯游过去,“威廉”一看直摇头,杰里梅斯游泳是用狗刨的,不仅难看,而且慢。

    “延斯,你要换一种泳姿。”

    “比如?”

    “打水球要用自由泳。”

    “是吗?可我从小就是学习蛙泳的啊。”

    噗。

    “威廉”差点笑疯了,你那和蛙泳差的十万八千里好不好,你那是狗刨。

    陈慕游过来,“你那不是蛙泳吧,好像是小狗落水以后的样子。”

    “哈哈哈。”

    杰里梅斯的脸都绿了,“陈慕,你信不信我把你按水里。”

    “就凭你的狗刨?”

    杰里梅斯是真火了,他冲着陈慕游过去,可是陈慕是标准的自由泳,所以不比不知道,一比较,杰里梅斯的狗刨就甘拜下风了,杰里梅斯灰溜溜回到“威廉”身边。

    “好吧,我错了,你教我新的泳姿吧。”

    “好,我示范一遍。”

    不同泳姿的速度是天差地别的,换上新的泳姿,杰里梅斯的速度一下子就快了很多。

    “陈慕,我来了,吃水去吧。”

    “靠,延斯不狗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