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313章 国家德比 4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10-29
    一中场结束的哨声刚刚吹响,赫内斯就消失了,就像是屁股下面长了刺。

    上一次拜仁慕尼烟在国家德比上这么惨还是2004年,那一年不莱梅就是在奥林匹克球场击败拜仁之后夺冠的。

    赫内斯决定到更衣室里去和大家说道说道,但是希斯菲尔德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没这个必要了,乌利。”

    “我必须去和这帮球员说说,他们的表现必须配得上他们的收入,他们的队徽。”

    希斯菲尔德也火了,“乌利,我不得不说,你根本不了解球队,从你夏季让我把圣克鲁斯改造成前腰的时候,我就明白你是个白痴。”

    “什么?”赫内斯万万没想到自己被主教练骂了,从职位上说,希斯菲尔德可是他的手下啊。

    “注意你在跟谁说话。”

    “我也请你注意,这里是更衣室,无论你在俱乐部是什么职位,但是在这里,我是老大,知道吗?”

    如果可以的话,赫内斯估计很想说“我勒个去”的,但是他没有,而是点点头,赫内斯知道此时可不是内讧的时候。

    “好吧。”

    “但起码让我跟球员们谁句话吧。”

    “没必要。”

    赫内斯走后,希斯菲尔德立马转过身,他还有任务,那就是快速把皮萨罗培养成一个前腰。

    走进更衣室,希斯菲尔德打了个手势,让助手负责中场的战术布置,然后和皮萨罗两个人走到一边去。

    “克劳迪奥,我没想到你是个很不错的前腰啊。”

    希斯菲尔德也在遗憾自己有眼无珠,夏季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全部在卡里米和圣克鲁斯的上,希望把这两人打造成巴拉克的接班人,但最后的结果是这两人都没有组织天赋。

    踢前腰是需要天赋的,这点希斯菲尔德是很清楚的,“告诉我,克劳迪奥你为什么知道前腰的技术的。”

    皮萨罗挠挠头:“我还在秘鲁的时候,身材比较瘦弱,所以教练让我尝试前腰,不过我自己还是喜欢踢前锋,喜欢进球的感觉。”

    希斯菲尔德笑了,“我有个疯狂的想法。”

    “什么?”

    “以后那你就是巴拉克的接班人了。”

    “……”

    皮萨罗长大嘴巴,但是半天说不出话来,“巴拉克?我还差很远吧。”

    “没事,所以我要给你特训。”

    特训有没有用?

    那要看情况,比如拿网球举例子,如果是纳达尔的话,那教练给他讲解五分钟,马上就会有很明显的改变。

    如果是普通球员的话,那教练讲一个小时也没什么用,所以其实全看天赋。

    “现在我怎么说,你怎么做。”

    皮萨罗点点头。

    “你拿球之后传球还是慢,你知道为什么吗?”

    皮萨罗摇摇头。

    “这是因为拿球之前的技术造成的,你拿球之前没有好好的观察,其实一个好的前腰最重要的是在拿球之前的观察,然后把这一切记忆在脑子里。”

    “记住我的一句话,好的前腰不是用眼睛的,而是用脑子的。”

    “可我怎么知道身后的变化?”

    皮萨罗的意思是,拿球之前和拿球之后,队友的跑位是变化的,他们不是木头人,也就是说,即使我记住了前面一秒钟的情况,那么和后面的一秒钟又有何关?

    “需要预测。”

    靠,还自带预测功能?

    其实一支球队的战术是有套路的,比如巴塞罗那吧,队友怎么跑位,伊涅斯塔是基本上可以预测的,但如果把伊涅斯塔派去踢校园足球,那他会像个白痴一样,因为他根本无法预测队友怎么跑位。

    因为都是乱跑的,所以越是强大的球队,越是需要战术,越是需要一个好的教练。

    希斯菲尔德看到皮萨罗愣了,于是笑了笑,拍了拍他,“不过那需要慢慢来,也许经过10场德甲比赛的历练,你就明白了。”

    “那么久?”

    “这还久?呵呵,已经很快了,很多人需要几年。”

    “不,教练,我的意思是本场比赛我能做什么,这才是我最关心的。”

    希斯菲尔德顿了顿,“本场比赛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尽力而为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

    希斯菲尔德心中呵呵一笑:“不是简单,而是这个东西没办法速成啊。”

    希斯菲尔德没有听过拔苗助长的故事,但是这个道理是全世界都明白的。

    不莱梅的更衣室里,球员在听音乐,像纳尔多这样的巴西人甚至开始跳起来了,沙夫没有阻止,也没说什么,因为他心里也开心,如果这样的表现可以持续,也许五年内把拜仁比下去是完全可能的。

    不过克洛泽这样的严谨德国人就不一样了,他只是安静的在喝水,什么都没有说。

    沙夫走过去,“米洛,你不开心吗?”

    “没什么好开心的吧,比分还是1比1。”

    沙夫一愣,跟拜仁比赛,最重要的不说结果,而是过程啊,他觉得克洛泽太严肃了。

    不过这就是米洛的性格,这是没办法改变的,另一边的杰里梅斯已经在开心了。

    “现在赫内斯那家伙一定在后悔当年没有给我一份长期的合约了吧,哈哈哈。”

    陈慕拍了拍他,“不一定吧,范博梅尔也不错啊,现在拜仁不缺后腰,缺前腰。”

    杰里梅斯的脸一下子就绿了,“你怎么不去死,老是吐槽我,我开心一次容易吗。”

    “哈哈哈。”

    杰里梅斯也明白就算他留在拜仁,也不一定有什么机会,毕竟在不莱梅他也只是替补而已了。

    “不知道托马斯下半场会不会换上我啊。”

    “你可以自己换上自己啊,你不是助理教练吗?”

    “找死是吧?你明明知道我这个助理教练是怎么当上的。”

    这回一旁的罗森贝里都乐了,“哈哈哈。”

    “你笑什么,娃娃脸。”

    “没笑什么。”

    陈慕打趣道:“小心点,要不然延斯以后不让你上场踢球。”

    “对。”杰里梅斯双手环胸,做了一个很霸气的动作,“托马斯说了,他卸任以后,我就是不莱梅的老大。”

    罗森贝里二话不说,冲着杰里梅斯竖起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