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293章 战切尔西 5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10-21
    >已经五分钟了,德罗巴还是没有站起来,这让斯坦福桥的球迷都挺担心的。

    切尔西人已经彻底喜欢上这个来自科特迪瓦的大个子,喜欢看他虐对方防守球员的霸气,所以没人想到德罗巴竟然被人给撞到在地,爬不起来了。

    球迷喊着德罗巴的名字,希望他能站起来,而穆里尼奥已经让乔科尔起来热身了,如果德罗巴不能坚持,那穆里尼奥会果断换人,换上乔科尔,然后让舍甫琴科去打中锋。

    在队医的陪同下,德罗巴站起来走到场边,他要和穆里尼奥做最后的交流,球迷都在等待。

    就在德罗巴受伤的时候,杰里梅斯和迭戈在聊天,迭戈好奇的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迭戈觉得杰里梅斯的体重比弗林斯要小很多啊,怎么能爆发出那么大的力气。

    杰里梅斯呵呵一笑:“这是秘密,可不能告诉你,但我能告诉你的是,谁遇上我一定会吃苦头。”

    迭戈心里一紧,“还好我不是你对面的球员,否则很可能躺着下场的。”

    “怎么样?能不能坚持,告诉我实话。”

    “应该没什么问题,何塞。”

    “我不要应该,我要的是百分百,后面的联赛可离不开你,如果不行,那你早点下场,没必要为了一场比赛而让自己受伤。”

    德罗巴和队医互相看了看,“好吧,何塞,我没问题,可以继续比赛。”

    穆里尼奥相信队医和球员,于是点点头:“好,我相信你们,去吧。”

    德罗巴跑回了球场,赢得了一阵掌声,斯坦福桥再次高喊德罗巴的名字,此时的德罗巴仿佛是斯坦福桥的国王一般。

    比赛在继续,不莱梅的进攻在继续,但还是老问题——找不到可以破门的办法。

    沙夫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0比1输掉首战是一个很糟糕的结果。

    比赛到了75分钟的时候,沙夫换人,换下阿尔梅达,换上罗森贝里。

    还是2阵型,只不过换了一种前锋的类型。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穆里尼奥的嘴角弧度越来越大,他很得意,因为眼看他的球队就要取胜了,而且是最小的代价。

    为什么总是要强调最小的代价,那是因为漫长的赛季就像是马拉松一样,只有笑到最后才可以,所以不能为了一场比赛而消耗太多,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陈慕心里很急,他是速度型球员,下半场切尔西的战术让他根本发挥不出一个速度型球员的优势,再加上切尔西的左边后卫阿什利科尔又是逆天的那种。

    更郁闷的是,这种情况下开挂也没什么用,因为速度在人群中也没什么用,就像法拉利跑上二环路,也只能是龟速。

    就在此时,迭戈的一脚传球过来,这只不过是远离禁区的一个传球,所以阿什利科尔逼抢的并不紧。

    这球陈慕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停下,但就在此时,陈慕萌发出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足球比赛有一条规则——那就是丢界外球是没有越位的,而陈慕想到的就和这条有关。

    他看到克洛泽此时在越位的位置上,如果陈慕把球传给克洛泽,那就是越位,但如果陈慕让球出界,然后马上拿起来丢给克洛泽,那就是不越位的。

    可关键是陈慕能丢那么远吗?

    一些北欧的球队很擅长手榴弹战术,但那必须是长期训练的结果。

    陈慕想到了系统,“穆勒,有没有什么可以短时间增强手臂力量的?”

    “有。”

    “那不要跟我解释了,我现在没有时间,马上给我用上。”

    “没问题,主人,我会自动扣除积分的。”

    “靠,这个你倒是记得清楚啊。”

    球刚一出界,陈慕立马拿球起,“米洛,往前跑。”

    克洛泽愣了一下,这可是将近40米啊,“难不成你能丢过来?”

    但克洛泽还是选择相信陈慕,阿什利科尔连笑都懒得笑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练习铁饼的。

    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还真发生了,只见陈慕大力把球投向克洛泽,就像是抛手榴弹一样。

    沙夫也愣了,如果是一个门将,比如舒梅切尔那样的,手抛球40米之外是可能的,但是一个前锋是办不到的。

    等切尔西球员缓过神的时候,克洛泽已经拿球了,卡瓦略在举手,特里骂了句白痴,“赶紧回追。”

    克洛泽面对的是单刀机会,米洛此时很冷静,他把球推向远角,切赫鞭长莫及。

    斯坦福桥死一般的寂静,不莱梅竟然扳平了。

    1比1!

    穆里尼奥气的爆了粗,这个结局让他无法接受,这是死亡之组,难道要我们去和巴塞罗那拼?

    在不莱梅身上丢了2分,那必须在巴萨身上赚回来,谈何容易啊,所以穆里尼奥气疯了也是正常的。

    而不莱梅球员已经差不多乐疯了,他们冲到场边和自己的主教练拥抱庆祝这个进球。

    1比1,对于沙夫来说,这个结果比做梦还要美妙,所以重新开球之后,不莱梅立即全线回防,球场上的形势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杰里梅斯警告德罗巴,“烟大个,还想躺下哇哇叫吗?如果不想的话,那最好别过中场。”

    德罗巴狠狠瞪了杰里梅斯一眼,对于这种流氓,他是又气又恨,真想一拳打爆杰里梅斯的鼻子,但他不是坎通纳,不可能不顾一切飞起一脚。

    “少废话,德国杂种,你没什么厉害的,你应该终身禁赛。”

    “是吗?下次我会踢你的膝盖,废了你。”

    德罗巴气到发抖,“滚远点。”

    杰里梅斯轻蔑的一笑,他的目的达到了,在不莱梅的严酷防守之下,最终切尔西没有能够再进一球,比分维持在1比1,赛后穆里尼奥甚至没有和沙夫握手,连最基本的礼貌都失去了,可见狂人对比赛的极度失望。

    球迷也很失望,他们久久不愿离开球场,而不莱梅就像是已经小组出线了一样,全队陷入了狂欢之中,陈慕就像英雄一样被队友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