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284章 哈斯勒下课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10-18
    国际比赛日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但就在此时一条申明却震惊了德国足坛,特别是陈慕。

    那就是慕尼烟1860解雇了球队主教练哈斯勒,虽然申明很简短,就是说经过友好的协商,双方同意提前解约,这样一来,哈斯勒也成为本赛季德国第一个下课的主教练。

    “发生了什么?”

    陈慕愣了,虽然1860的成绩一般般,但起码没有掉入降级区啊,有必要吗?

    “一定是背后发生了什么。”

    但陈慕只是猜测,具体的事情只有哈斯勒自己知道。

    前一天,慕尼烟1860总部里,魏尔德莫泽的办公室里气氛有些紧张。

    “托马斯,你看看这些。”

    哈斯勒接过几份匿名信,但内容几乎是差不多的,那就是要求俱乐部解雇哈斯勒,语气甚至带着威胁,不是教练走,就是我们走。

    哈斯勒长叹一口气。

    他知道矛盾总是要爆发的。

    这个矛盾的根源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目标的不同。

    哈斯勒的目标是欧冠,但是球员的目标是联赛。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哈斯勒想在欧冠证明自己,从而成为顶级教练。

    而球员们希望打好联赛,然后明年可以去更好的德甲球队,这是梦想和面包的问题。

    哈斯勒选择的是梦想,而球员需要的是面包。

    这就好像两种选择摆在你面前,一份是踏踏实实,一个月5000月薪的工作,另一份是跟着一无所有的老板去创业。

    也许那个老板明天会成为马云,或者也可能一无所有,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1860的球员也一样,欧冠是未知的,强队太多,而德甲是踏踏实实的,大家都清楚,所以球员的目标是德甲,欧冠可以放弃,而哈斯勒却不一样。

    有句话叫当梦想照进现实,但现实中这是很难的。

    到了9月份,球员和哈斯勒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地步,于是这些球员给球队高层递了匿名信。

    哈斯勒看过信之后就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这帮球员和上赛季已经不一样了,陈慕、杰里梅斯是狮子,而现在的这些充其量是猎犬吧,跟猎犬去谈狮子的梦想,那是不可能的。

    魏尔德莫泽看着哈斯勒,其实最为难的是他,一边是教练,一边是球员,他必须选一个了,如果选择哈斯勒,那就是大清洗,把搞事的球员踢出去,可1860承受的起吗?

    “托马斯,你能不能妥协一下。”

    哈斯勒顿了顿,“罗伯特,对不起,我不可能妥协,这点是明确的。”

    魏尔德莫泽心里一惊,那看来他已经没有选择了,最后的选择只能是……

    “托马斯,那很感谢你对球队做出的贡献,1860俱乐部永远会记住你的,你是1860历史上最伟大的主教练。”

    哈斯勒点点头,这是唯一的办法了,“罗伯特,你是一个很糟糕的经理的,真的,这是我的心里话,永别了。”

    但哈斯勒离开魏尔德莫泽的办公室的时候,他没有感到难过,而是一丝放松,开上车,哈斯勒离开了1860,就像所有被解雇的主教练一样,孤独的一个人离去。

    陈慕打不通哈斯勒的电话,想一想也是,现在估计有无数的记者也在联系哈斯勒,他唯一的选择只能是关机。

    于是陈慕打通了杰里梅斯的电话,“靠,陈慕啊,我还以为是讨厌的记者。”

    “记者联系你了?”

    “对啊,他们让我谈谈托马斯被解雇的看法,呵呵,我能有什么看法。”

    “不知道头现在怎么样啊,我有点担心他。”

    “呵呵,没必要吧,足球圈分分合合不是最正常的事情吗?”

    也许陈慕还年轻吧,对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主教练还是有特殊的感情的。

    “放心吧,老头估计出国散心去了。”

    “但愿吧。”

    打开电视,也都是哈斯勒下课的新闻,电视里的魏尔德莫泽被记者团团包围。

    “1860的成绩还行,为什么这个时候解雇托马斯?”

    “因为身体原因。”

    “可是托马斯根本没病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尊重托马斯的决定,希望你们也尊重托马斯的决定。”

    “我们根本无法联系到托马斯。”

    “他需要的是休息,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别打扰他,好了,不要再骚扰我了,一切看我们的官方网站吧。”

    “杂种。”陈慕狠狠骂了一声。

    此时陈慕的手机响了,“难道是头?”

    “喂。”

    “你好,我是《德意志日报》的记者。”

    陈慕本来是准备马上挂掉电话,但他是职业球员,没办法,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什么事?”

    “我想采访你几个问题,关于托马斯的。”

    “我可以选择不回答。”

    “那当然,请问1860的更衣室关系怎么样?”

    “很好,我们都尊重托马斯。”

    “也就是说托马斯和球员的关系都不错?”

    陈慕反问:“你觉得如果教练和球员的关系糟糕的话,那我们可能拿联盟杯的冠军吗?”

    “呵呵,那托马斯和管理层的关系怎么样。”

    陈慕顿了顿,魏尔德莫泽是个守财奴,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陈慕不能在媒体面前说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不过是一个球员。”

    “托马斯的身体真的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他是很健康的一个人,训练的时候还能客场中场。”

    “那就奇怪了,你知道什么内幕吗?放心,我们的报道是匿名的。”

    陈慕只能表示无可奉告了,然后挂掉电话。

    紧接着电话又响了,一看电话,是个陌生的电话,陈慕顿时火了,“烦人的记者。”

    “有完没完。”

    “陈。”

    一个熟悉的声音。

    “头?”

    “是我,我的手机关机了,我现在是用公用电话打的。”

    “你还好吗?”

    “很好,我打电话告诉一些重要的朋友,报个平安吧,我会消失一段时间。”

    原来是保平安的电话,陈慕问道:“托马斯,你在哪啊。”

    “国王湖,我准备休假一个月。”

    国王湖?陈慕想起来了,就是哈斯勒带大家去特训的那个边境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