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256章 名流荟萃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10-09
    “爵爷,你会去看联盟杯的决赛吗?”

    今年是在曼联的主场举办决赛,这种比赛弗格森怎么可能错过,而且作为欧洲顶级豪门,这种可以挖人的良机,弗格森是最喜欢的,毕竟塞维利亚算是欧洲二流,一般是留不住顶级球星的。【】

    1860?

    如果弗格森喜欢的话,买来当预备队都可以,所以老爵爷一定到场。

    他笑着对记者说:“为什么不呢?联盟杯决赛应该也会很精彩。”

    “你是看上什么人了吗?”

    弗格森呵呵一笑,原来是想问这个,我又不傻,于是摇摇头:“没有,转会不是我在管。”

    记者也呵呵一笑,心想:“谁不知道您老人家是曼联的太上皇。”

    *****

    穆里尼奥。

    “何塞,你会去看联盟杯的决赛吗?”

    “当然,切尔西又没有打进欧冠的决赛,我现在也没有比赛任务了,开始度假都可以了。”

    “那你更看好谁?1860还是塞维利亚?”

    穆里尼奥想了想。

    “1860吧。”

    很奇怪的答案,记者开玩笑问:“难道是因为他们和切尔西一样,球衣都是蓝色吗?”

    “当然不是,我喜欢烟马,因为我当年带领波尔图夺欧冠的时候也是烟马,我觉得托马斯·哈斯勒跟我挺像的。”

    “可两队的实力相差挺大的。”

    切!

    穆里尼奥的白眼都快翻出来了,“如果足球是看实力的话,那我永远只能在范加尔身边当个助教了。”

    “好吧,这个问题我也问过爵爷,现在我想问问你。”

    “爵爷?哪个爵爷?你们英国爵士很多啊。”

    记者那叫一个汗啊。

    此时的切尔西和曼联在联赛中势同水火,穆里尼奥和弗格森也较着劲,所以……呵呵,穆里尼奥是故意的。

    “弗格森爵士。”

    “哦!”

    穆里尼奥也够坏的,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弗格森爵士啊,你早说啊,我还以为是牛顿爵士呢。”

    “哈哈哈。”

    言归正传,记者问道:“你有没有看上塞维利亚的球员,今夏准备出手的。”

    此时的塞维利亚就像一块唐僧肉,队内的球星绯闻漫天,法比亚诺,萨维奥拉,阿尔维斯等人都被和豪门扯到一块。

    不过没想到的是,穆里尼奥想了想,最后摇摇头,“没有,不过我倒是看上慕尼烟1860的10号。”

    记者心想:“逗我玩?”

    穆里尼奥确实经常逗记者玩,但这次穆里尼奥是认真的,他没有开玩笑。

    “怎么?不相信?”

    “不是,但我不经常看德甲,为什么?”

    “呵呵,我从荷甲发现罗本的时候,又有谁认识他?”

    这就是穆里尼奥的厉害之处,一个教练是好还是坏,最最重要的就是眼光。

    他看了1860的半决赛,一眼就觉得1860的10号很像一个人——罗本。

    “10号?那你准备出手吗?”

    穆里尼奥拍了拍记者,呵呵一笑:“这个就不能告诉你了,看切尔西的官网吧。”

    *****

    大卫·贝克汉姆。

    “大卫,你会回曼彻斯特看联盟杯的决赛吗?”

    贝克汉姆对于英国记者的问题一项是很谨慎的,这些英国狗仔太烦人,要不是他们的炒作,可能贝克汉姆也不会离开曼联了,当年弗格森的那一脚也许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经过英国媒体的炒作,那贝克汉姆只能是出国踢球了。

    “可能吧,不一定,还要看维多利亚的意见,也许会去度假。”

    “爵爷说他会去。”

    贝克汉姆心里郁闷了,此话一出,你让我怎么说话?发飙?把师傅骂一顿。

    “那很好。”

    “你们会和好吗?”

    贝克汉姆很想骂记者,但十几年的经历让他明白,这是不行的,而且这也是记者期待的。

    “我们根本没有问题,我们一直很好,圣诞节我还问候了boss,一切都很好。”

    记者没有继续问下去,也许到了西班牙,英国记者也收敛了点,“你本赛季和塞维利亚交手过,第二回合皇马还输了,你怎么看这支球队。”

    “在西甲可以排进前三的球队,很强大,我觉得他们拿到联盟杯的冠军没什么问题。”

    “有没有弱点?”

    贝克汉姆想了想,“弱点就是不太稳定,距离豪门还有点距离。”

    *****

    拜仁主帅马加特。

    “联盟杯?当然,我已经拿到票了。”

    作为欧洲本年度第二重要的决赛,欧足联会给很多足协准备一些球票,一些重量级的人物都会到场,比如刚才提到的弗格森和穆里尼奥都有票。

    “本赛季拜仁的成绩不好,你在夏季有什么准备吗?”

    “当然,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联赛,最重要的是欧冠。”

    “有目标吗?”

    “这个你可以去问赫内斯。”

    众所周知,赫内斯和马加特是有矛盾的,赫内斯是管钱的,和马加特想花大钱引进球星,但赫内斯不同意,他建议从青训挖人,所以两个人的矛盾很大。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后来马加特去了沃尔夫斯堡,第一个要求就是管钱。

    “听说你们有矛盾?”

    “没有,我们之间是没有矛盾的。”

    “关于陈慕……”

    马加特的脸上马上变了,“不要再提了好不好。”

    这已经是马加特的心里的痛,就像一个人丢了一个钻戒一样的心痛。

    记者没有再问下去。

    决赛开始之前,欧洲的媒体都在出动,他们采访名人,挖掘一些内幕,而球迷也在蠢蠢欲动,有的已经启程去了曼彻斯特,准备看决赛,有的只能是在家里。

    也有的订好了酒吧,和三五好友一起看球,这就是欧洲足球,在这里,足球不仅仅是体育,他是信仰,是生活的一部分。

    而此时决赛的参赛两队倒是最平静的,他们的酒店周围都是曼彻斯特的警察,他们不接受任何采访,他们专心的准备比赛。

    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压力很大,特别是1860的球员,他们是第一次走上大型比赛的决赛舞台,这就像中国孩子第一次走上高考舞台。

    想一想当年,你是不是在高考前夜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