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244章 半决赛首回合(一)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10-05
    “这是本赛季比利亚雷亚尔第二次来安联球场了。”

    “上一次他们来的时候结果可不好,后来八卦报纸也报道了很多内幕。”

    “但我觉得成绩还是最重要的。”

    海伦和凯瑟琳一搭一唱,球员也出场了,比利亚雷亚尔那边的出场阵容基本上就是他们的主力。

    中场是里克尔梅和塞纳,前锋线上是何塞马里,还有西班牙国脚卡索拉在边路。

    1860这边的是:

    门将——伦茨

    后防线——格里茨、乌伊法鲁西、舍费尔、迈尔

    双后腰——拜尔、亚罗利姆

    前卫线——陈慕、杰里梅斯、约翰逊

    前锋线——弗兰

    两队都是最强阵容出战,佩莱格里尼双手环胸,哈斯勒也是差不多的姿势,就等着比赛开始了。

    *****

    一脚很大的弧线球往禁区里飞,这是里克尔梅送出的过顶长传球,球就像是精确制导一般飞向禁区里。

    此时比利亚雷亚尔的前锋何塞马里也启动了,乌伊法鲁西在盯防何塞马里。

    “滚开,捷克人。”

    “你才应该滚开,西班牙矮子。”

    何塞马里心想我勒个去的,你就比我高几厘米好不好,再说我们西班牙除了哈维,其他人也不矮啊。

    不过下一秒,何塞马里笑不出来了,因为乌伊法鲁西卡位到他身前了,也就是说,乌伊法鲁西占到了一个更好的防守位置。

    不过球送的很好,何塞马里还是强行起跳,他和乌伊法鲁西同时倒地。

    就在此时,裁判吹哨了,何塞马里一兴奋,“点球,点球,点球!”

    “你傻缺是不是,我卡位到前面了。”

    何塞马里不管乌伊法鲁西,“点球。”

    裁判跑不来示意是何塞马里犯规了。

    此时的何塞马里就像一个影帝一样,指了指自己,“什么?搞错没有,我?”

    “对,就是你。”

    “是我顶到球的好不好。”

    “对,但你是强行几挤开对手的。”

    乌伊法鲁西笑了,拍了拍何塞马里,“别装了。”

    没想到何塞马里立马倒地,而且是捂着脸,远处的陈慕也乐了,“这演技,不去春晚和本山大叔搭档都亏了啊。”

    “呵呵,我是拍你肩膀的,你捂脸干什么。”

    裁判刚刚跑开,现在又跑回来了,在助理裁判的提示之下,果断给了何塞马里一张黄牌。【】

    “这里是足球场,不是好莱坞,知道吗?”

    何塞马里脸都绿了,他想起韩日世界杯上的里瓦尔多,那家伙明明被打到腿,但是立马捂脸,就这样把土耳其的球员烟下去了,难道我的演技不行?不应该啊。

    *****

    比赛进行到15分钟,1860的进攻全部来自于陈慕的个人突破,而比利亚雷亚尔的进攻全部来自于里克尔梅的组织,阿根廷人现在是黄色潜水艇的核心,得到主教练的决定信任。

    海伦注意到一个数据,那就是本场比赛,比利亚雷亚尔所有前场拿球都会经过里克尔梅。

    “防住里克尔梅,1860才有希望。”

    话音刚落,里克尔梅就被撞到了,撞到他的正是杰里梅斯。

    “犯规,这应该是黄牌。”里克尔梅觉得自己受到很大的委屈,但杰里梅斯也是一脸无辜,他高举双手,“裁判,我没有推人的,你看我的手。”

    裁判也纳闷,这家伙明明是犯规,但为什么举着手!

    “裁判,我真的没有犯规,你看我的手。”

    场边的哈斯勒快笑出来了,这就是杰里梅斯在训练中所说的柔性犯规。

    裁判口头警告了杰里梅斯,可能是他无辜的样子欺骗了裁判,可是里克尔梅不干了,“裁判,他明明破坏了我的一次进攻,这球应该是黄牌啊。”

    里克尔梅拿球之前就已经想好传球线路了,他心里苦啊,如果杰里梅斯不犯规,那么他可以分球给卡索拉,后者可以传球给中路的何塞马里。

    可是裁判又不是里克尔梅肚子里的蛔虫,他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啊,他只能是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有黄牌,这是一次轻微的冲撞。”

    “你`妈的轻微。”

    不过这句话里克尔梅只能是心里想想。

    很快,比利亚雷亚尔又在前场组织进攻,球还是传给里克尔梅,就在里克尔梅拿球的一刹那,杰里梅斯又来了,又是高举着双手,又是不客气的一顶。

    这次里克尔梅火了,不等裁判跑过来,自己就和杰里梅斯吵起来了,“你`妈的,你还来劲了是吧?”

    杰里梅斯高举着的双手还是没有放下,“我无辜啊,这是一次轻微的冲撞。”

    这一次里克尔梅也不说英语了,直接西班牙语——@#¥%,意思大概就是xx你`妈的意思。

    裁判跑过来了,裁判也不是傻子,这两家伙是第二次闹了,裁判开始警觉起来。

    “你们两个是想闹事是吧?”

    “裁判,你看见了吧,我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癖好,每次举着双手犯规,但我知道的是,他是破坏进攻,动作看起来不大,但是很贼,应该出示黄牌。”

    杰里梅斯也振振有词的,“足球本来就是有身体对抗的,如果你不想和人接触,那就完全可以去打羽毛球啊。”

    里克尔梅快气疯了,如果裁判不给杰里梅斯黄牌的话,他觉得这球没法踢了,也不用再踢了。

    裁判想了想规则,觉得杰里梅斯确实动作很小,足球确实是应该有身体对抗的。

    最后裁判挥挥手,示意杰里梅斯滚开,里克尔梅还想争论,但裁判也挥挥手,示意他滚开。

    里克尔梅肚子里憋着一股火,但是杰里梅斯那边快笑趴了,“哈哈哈哈,我发明的柔性犯规原来这么好用啊,可惜啊,要是早一点用这招对方维埃拉那家伙就好了。”

    当杰里梅斯第三次准备对里克尔梅采取柔性犯规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里克尔梅直接抬起手肘,往后一打,恰好打在杰里梅斯的腹部,这样一来,杰里梅斯立马倒地,而裁判也看到了里克尔梅的肘击。

    此时里克尔梅额头冒冷汗,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