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168章 队内合练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09-10
    新赛季还有半个月开打,1860在四大新援亮相之后宣布引援工作结束,本赛季球队不会再有人员变动。

    “陈,你传球的力量非常棒,比我们乌拉圭的球员厉害。”

    “迭戈,你的跑位总是恰到好处,我不知道为什么弗格森会不用你,真是难以置信。”

    “呵呵。”

    哈斯勒看着球场上,“你有没有发现陈慕和迭戈关系挺好的。”

    “我也奇怪,他们两个到底是用什么语言交流的。”

    弗兰之前在英国,而陈慕的英语也不错。

    “呵呵,你就是死脑筋,足球运动员最好的语言就是足球啊。”

    巴拉科夫点点头,也是。

    训练间隙,杰里梅斯找到陈慕,“你跟新来的那个长发家伙挺熟啊。”

    “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感觉他挺娘炮的。”

    “娘炮?”

    只能说弗兰挺小鲜肉的吧,一头飘逸的长发加上帅气的脸庞,跟杰里梅斯这种糙汉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自己长得丑,就不准别人长得帅?”

    “我们是踢球的,长得帅有鸟用。”

    陈慕不客气,马上举了贝克汉姆的例子,杰里梅斯哑口无言,最后气呼呼说道:“这些娘炮要是在球场上遇到我,一定惨兮兮的。”

    “我觉得你倒是要改一改踢球风格了,还有你可以考虑去整容。”

    “去你的。”

    杰里梅斯虽然被摆到前腰的位置上,但是他的任务主要还是和亚罗利姆、拜尔形成三人防守三角形。

    杰里梅斯觉得亚罗利姆是新来的,应该老老实实的,但是捷克人可不这么看,他根本不鸟杰里梅斯。

    哈斯勒是对的,亚罗利姆确实就是捷克的杰里梅斯。

    “你应该给我补位,听到了吗?”

    亚罗利姆不服气,“凭什么?”

    “凭什么?你说凭什么?”

    “我警告你,别在我面前摆谱。”

    呦呵,我的暴脾气,杰里梅斯指了指亚罗利姆,“待会留下来单挑。”

    “对不起,我不打架,因为我是职业生涯还很久,而你是无所谓了。”

    “靠。”

    球队来了两个刺头,大家早就预期到这两人不是善茬,可是没想到第一次训练两人就掐起来了。

    “都少说两句。”

    队友们一边拉住一个,虽然球队打架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总得劝一劝。

    “我什么没有见过,我还拿过欧冠呢。”

    “呵呵,那些都是老皇历了,我们现在是一个队的,有本事你回拜仁去。”

    “回去就回去。”

    “吵什么吵。”

    哈斯勒来了。

    “我安排的战术很清楚吧,你们各司其职就好,有什么好吵的。”

    “他说我是新来的,欺负我。”亚罗利姆说道。

    “足球场是伦理你不知道吗?”

    哈斯勒拍了拍杰里梅斯,“球队我是老大,知道吗?”

    “知道,所以我帮你管教球员。”

    哈斯勒看了看,“是不是你们一定要比个高低?”

    “对!”

    “好,那去球迷商店,一个下午的时间,谁卖出去的球衣多,以后谁就是老大!”

    杰里梅斯和亚罗利姆同时傻眼了,这算什么?

    “不敢?”

    大庭广众之下,这两人都是要面子的人,自然不会说出不敢,于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

    “店员,这球衣这么卖啊。”

    有人询问,杰里梅斯走了过来,一看是拜尔、陈慕、保罗三人。

    “丹尼尔,死远点,别打扰我工作。”

    “喂,我说店员,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是这样对待消费者的吗?”

    杰里梅斯气不打一处来啊,此时亚罗利姆走过来,“我招待你们吧,需要点什么?”

    “这还差不多,这个叫杰里梅斯的可以开除了。”

    “你们……”

    “呵呵呵。”

    最后三人各买了一件球衣,都算在亚罗利姆的业绩上,可把杰里梅斯气坏了。

    球迷商店是晚上8点关门的,两人在计算自己的业绩,竟然打平了,都卖出去30件球衣。

    还有20分钟时间,可一般到了晚上,来买球衣的人就很少了。

    杰里梅斯开始打电话,“妈妈,来买件球衣吧。”

    “你作弊。”

    “呵呵。”

    “好,我先帮你垫付,球衣算你账上啊。”

    “延斯,你这不要脸啊。”

    “是吗?呵呵。”

    不过很快杰里梅斯这件球衣就被取消掉了,两人的成绩还是打平,比赛还有10分钟结束。

    就在此时,门口走进来一个小男孩,两人如获至宝,同时冲上去,就像酒店服务员遇到客人一样殷勤。

    “小孩,买球衣吗?”

    小孩点点头。

    “跟我买吧。”

    “跟我买。”

    “跟我买。”

    “跟我。”

    ……

    小孩最后吓哭了,哇哇哇转身跑了出去。

    “回来啊。”

    冷静下来,两人也觉得好笑,“延斯,你说我们这是干什么?有必要吗?”

    杰里梅斯也觉得没劲了,已经失去了较真的意义。

    “好吧,我承认今天的行为很傻。”

    “知道就好。”

    杰里梅斯伸出右手,“以后我们还是合作吧,不要让人看笑话了。”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