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154章 边路对决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09-05
    . ,最快更新王者拜仁最新章节!

    金灿灿的德国杯镶嵌着各种各样的宝石,两队球员在出场的时候都会从奖杯旁经过。

    拜仁球员只是瞄了一眼,但1860球员就不一样了,他们的眼神中是贪婪的,就像盗墓贼看到宝贝一样。

    对于拜仁球员来说,德国杯是一个荣誉,但对于1860来说,它意味着实实在在的好处。

    联盟杯参赛资格(1860已经锁定,因为拜仁已经参加欧冠,所以就算1860输了,也可以参加联盟杯)。

    巨额奖金,还有由此带来的荣誉,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夺冠,那下赛季1860拿到的赞助费最少是翻倍的。

    1860球员看了看奖杯,再看看面前的对手——拜仁——德国的王者,只能说诱惑是巨大的,但是前途是曲折的。

    *****

    利扎拉祖。

    法国人是陈慕遇到的第一个障碍,98年法国世界杯,本土夺冠的那支法国队,他们的主力左边后卫就是利扎拉祖。

    利扎拉祖很矮,甚至比哈斯勒还要矮,但是在边路能上能下,防守助攻都是一把好刀。

    面对利扎拉祖,陈慕没有一开始就强突,而是和队友做配合。

    “这小子这么老实?”利扎拉祖有点纳闷,陈慕在边路根本不停球,而是一脚触球。

    “难道改变风格了?”

    利扎拉祖在观察陈慕,陈慕也在观察利扎拉祖,本场比赛,陈慕的外挂开的满满的,根本不需要担心后劲不足的问题,可是对手是拜仁,德国的霸主,他必须悠着点。

    拜仁后防线上是双中卫,但是卢西奥显然是指挥者,他指了指科瓦奇,“那个11号出了禁区就别管他。”

    劳特的跑位太偏,他本意是想把拜仁的后卫带走,但看来拜仁根本不上当。

    “双方在试探。”凯瑟琳说道。

    “毕竟这是决赛了,双方都会很谨慎。”

    5分钟试探之后,拜仁开始在中场控球,巴拉克,戴斯勒两个德国国脚足矣把球控制住。

    哈斯勒往前挥手,“顶住,不能退。”

    拜仁和其他球队不一样,只要过了中场,拜仁都能快速发起进攻,所以1860需要不惜体力去防守,在中场就防守。

    “丹尼尔,我说的就是你,给我顶住。”

    在1860强硬防守下,巴拉克也只能后退一点,突然,脚底下的球停大了,杰里梅斯看准时机,一个飞铲过来。

    巴拉克愣了一下,没有去拼,反而让了一下,这是球星对自己的保护,如果这是欧冠决赛,那巴拉克肯定不会让,哪怕最后断了腿,可这是德国杯。

    杰里梅斯断球之后想都没想,直接传球给陈慕,而陈慕已经等了很久了。

    这次陈慕没有选择传球,而是直接人球分过。

    球从利扎拉祖一边过,而陈慕从另一边跑过。

    “不好,球和人,我必须只能让一个过。”

    等到利扎拉祖伸手拉人的时候,陈慕的速度已经加满,就像一辆马达轰鸣的跑车一样,就等冲出去的一刻。

    利扎拉祖毕竟年纪大了,他看见陈慕甩开自己,越来越远。

    马加特站了起来,拜仁的左路被撕开了,卢西奥在补位,科瓦奇在补位,德米凯利斯也在补位,但三人扎的口子好像离陈慕有点远。

    拜仁防守三人扎住的口子在禁区角上,如果陈慕冲过去,那就是自投罗网。

    陈慕看了看禁区里,一脚低平球传球。

    拜仁后卫们下意识一转身,此时劳特已经完成头球攻门,卡恩飞身把球扑出底线。

    “真没想到,本场比赛的第一脚射门竟然是1860完成的。”凯瑟琳说。

    “有没有发现陈今天不一样?”

    “是不一样,往常陈慕很少在比赛一开始的时候就表现的这么好。”

    甚至有人觉得陈慕是慢热型球员,所以两位解说觉得有点奇怪。

    陈慕刚刚完成了冲刺,此时马上冲到角球点,准备主罚角球,连哈斯勒都看呆了,“这家伙难道平时都留着力气,专门等到这样的比赛中才使用?”

    *****

    “可恶。”

    赛前马加特没有安排人盯人,因为他觉得拜仁队内还没有值得人盯人的球员。

    陈慕很不错,但还不是球星,如果在欧冠中,那马加特会具体制定人盯人,比如德米凯利斯去盯防鲁尼什么的。

    眼看利扎拉祖这边快被陈慕打爆了,马加特急了,他把德米凯利斯喊过来。

    “你去盯防陈慕,记住,不要让他再突破了。”

    德米凯利斯点点头,拜仁早期的德米凯利斯被称为欧洲最好的 6号,也就是顶级后腰,也就是他从阿根廷来到拜仁之后,杰里梅斯才没了主力位置。

    被德米凯利斯缠上,显然陈慕会很难受,在5分钟只能,陈慕的突破为零。

    “小子,听说你很厉害,但那是我到来之前的事情,我告诉你,阿根廷最不缺的就是速度快的球员,我最喜欢防守你这样的球员。”

    德米凯利斯是在给陈慕施加心里压力,不仅仅如此,德米凯利斯不但嘴炮响亮,脚底下也很粗野,陈慕本放倒很多次。

    哈斯勒也急了,抗议了好几次,“他就是屠夫,他要废了我的球员,你应该给他红牌。”

    就在陈慕被德米凯利斯和利扎拉祖限制住之后,1860的进攻也哑火了,拜仁也发现了,限制住陈慕等于打残了1860,这很easy,而失去反击能力的1860,后防线上的压力山大。

    巴拉克把球传给右路天使萨利哈米季奇,在迪玛利亚之前,右路天使的绰号是属于萨利哈米季奇的,可见他的厉害。

    萨利哈米季奇在边路突破如入无人之境,然后在底线之前一脚传中,中路马凯跟上头球攻门。

    全场一阵惊呼,然后又是一阵叹息。

    惊呼的1860球迷,因为这球是奔着球门飞去的,而叹息的是拜仁球迷,最后这球偏了一点点。

    马凯捂着脸,自己也不敢相信,这球是瞄着球门的死角顶去的,怎么可能没进?

    马凯冲着萨利哈米季奇竖起大拇指,意思是这球传的真好,整个过程,1860的防守球员就像是群众演员一样,只能做陪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