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137章 冲动是魔鬼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08-30
    杰里梅斯在更衣室足足把多特蒙德上上下下骂了一遍,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句话,连哈斯勒也没有,因为哈斯勒和杰里梅斯算是同一时代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他什么。

    骂了10分钟,杰里梅斯觉得差不多了,“你们觉得我骂的对吗?”

    “对!”众人异口同声。

    “托马斯,你也说几句,不要我一个人说啊,我又不是教练。”

    哈斯勒呵呵一笑,“你还知道你不是教练啊。”

    杰里梅斯表情很窘,不说话了。

    其实在场的人里面只有一个人明白杰里梅斯为什么这么做,那就是陈慕,因为他和杰里梅斯都曾经是拜仁的。

    还记得在一场德甲关键战役中,那是拜仁和勒沃库森的比赛,拜仁的狮王卡恩在比赛中掐对方前锋的脖子,虽然两个人都吃到黄牌,但对方球员情绪失控了,在随后短短一分钟内再次申请一张黄牌,两黄变一红下去了。

    杰里梅斯也是一样的意图,他想激怒梅茨尔德,让对方失去理智,别以为杰里梅斯,埃芬博格这样的坏人没有脑子,其实他们诡着,否则也不可能成为球星了。

    走出更衣室的时候,只有陈慕一个人走到杰里梅斯身边,“嘿嘿,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你想激怒对手,就像奥利弗那样。”

    杰里梅斯露出一脸坏笑,“我是不是很聪明?”

    陈慕竖起大拇指:“我们国家有句话,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下半场比赛,场面依然很胶着,在哈斯勒8个月调教之下,现在的1860已经具备很强的抗击打能力。

    再加上陈慕强大反击能力,所以多特蒙德也不敢孤注一掷,所以僵持成了下半场的主旋律。

    “不会又要打加时吧?如果这样,那以后1860的比赛,我要收双倍的解说费了,”凯瑟琳开玩笑道。

    梅茨尔德看着杰里梅斯就冒汗,“凭什么?就凭你早生了几年?地球上比我早出生的人十几亿啊。”

    梅茨尔德觉得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侮辱,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恨透了杰里梅斯,而且最可气的还是杰里梅斯的眼神,那种坏坏的,略带得意的眼神让梅茨尔德忍无可忍。

    杰里梅斯知道时机差不多了,他给陈慕打手势,“给我传球啊,脑袋上,脚下都行。”

    “你丫有没有战术纪律,我才是核心好不好。”

    不过陈慕也觉得差不多了,现在不进攻,等球队的体能消耗殆尽的时候,那就更难了。

    一脚长传,杰里梅斯先是停球,紧接着来了一个马赛回转。

    “帅啊。”

    杰里梅斯自我感觉很不错,但其实在无人防守的情况下,职业球员都能这么干。

    就当杰里梅斯转身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发生了,梅茨尔德重重踏在杰里梅斯的踝关节上。

    杰里梅斯立刻到地打滚,梅茨尔德也愣了,他知道自己犯浑了,完全没有必要做这样的动作,此时杰里梅斯还在中场,对球门毫无威胁。

    “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一张红牌出现在梅茨尔德面前,“你的动作很恶劣,赛后我会写进报告。”

    气愤的梅茨尔德真想上去踹一脚,可是队友把他推向替补席,梅茨尔德流下伤心的泪水,年轻人最终还是付出了学费。

    倒在地上的杰里梅斯从指缝中偷瞄了一眼,在确定梅茨尔德已经被罚下之后,他才慢慢起来。

    “太恶劣了,太恶劣了,裁判你是不知道啊,那动作连我也做不出来啊,必须严惩。”

    裁判冷笑,什么也没说。

    范马尔维克无奈摇摇头,可是一支球队不能没有中后卫啊,他打手势让拉尔斯里肯撤回来,然后安排德德去盯防杰里梅斯。

    杰里梅斯故技重施,没球的时候就跟德德飙脏话,不过过了一会,杰里梅斯愣了,这家伙脾气也太好了吧,我都问候他母亲了,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原来是这样的,德德他是巴西人,虽然会说德语,但杰里梅斯的德语是带着口音的,这就好像一个英语8级的人第一次去美国,也听不懂当地人聊天差不多。

    “我记得你懂德语吧?”

    “一点点。”

    杰里梅斯懵圈了,“也就是说,我骂了你半天,你压根听不懂?靠,白费了。”

    死球的时候,球员都回到场边喝水,陈慕问:“你跟那个巴西人说什么呢?”

    “我问候了他母亲。”

    “那他不跟你急?”

    “呵呵,他听不懂,我的口音很奇怪吗?”

    “老实说,有一点,感觉你是奥地利人。”

    杰里梅斯拍了拍陈慕,“第一,别欺负我没上过学,第二,多给我传球。”

    “杰里梅斯跑不动了,我觉得还不如换上保罗,起码有一个正常的前锋。”凯瑟琳说道。

    “保罗速度太慢了,打反击根本不行,等于少了一个人。”

    凯瑟琳想想也是,“那看来加时赛不可避免了。”

    多特蒙德被罚下一人之后,进攻也减缓了,现在是势均力敌了,场面比开场的时候还要僵持。

    这时,闲了一场的陈慕突然启动,先是在中场过掉一个人,然后迅速带球切到禁区前。

    “靠,我还愣着干什么?”杰里梅斯自言自语,然后往禁区里跑,陈慕对杰里梅斯的跑位还算满意。

    “还不算太傻。”

    多特蒙德防守球员也上来了,陈慕一脚分球给杰里梅斯,傻子都看出来,这是要二过一了。

    范马尔维克就像屁股下面长了刺似得,坐不住了,他知道1860的10号偷袭还是很有威力的。

    杰里梅斯接球,陈慕跑到位了,一伸手,“给我传回来。”

    可就在此时,令陈慕懵圈的事情发生了,杰里梅斯没有传球,而是直接射门了。

    “搞什么飞机。”

    杰里梅斯心想:“陈慕说了,进了禁区就射门,这回他应该没话可说了吧。”

    也许是杰里梅斯的脑洞实在太大,多特蒙德的球员也没有想到,魏登费勒本来移动过来封堵陈慕的射门,但他惊奇发现,杰里梅斯竟然自己射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