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101章 有人想走有人想留下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08-18
    “揍我?就凭你们两个?”

    两人越靠越近,“呵呵,怎么?我们不能揍你?”

    原来夹击陈慕的两人,一个是胡梅尔斯,另一个是格雷罗,陈慕拍了拍胡梅尔斯,“马茨,以前我们经常打架吧,但好像我也没输给你过。”

    “是吗?你评评理。”

    格雷罗呵呵一笑,“陈,今天我们两个打你一个,你觉得谁会赢?”

    “当然是我啊。”

    “好,那试试看。”

    胡梅尔斯往陈慕身上一扑,陈慕后退一闪,然后翻身骑在胡梅尔斯身上,一旁的格雷罗就傻站着。

    “你白痴啊,上啊。”

    格雷罗说:“我怎么上啊?我要是上,不是也骑到你身上了?”

    地上的胡梅尔斯差点气哭了,“这都什么脑子,你可以推他,揍他,甚至挠他都行啊。”

    “算了,算了,不打了,我有一个白痴队友。”

    “哈哈哈。”

    三人到了附近一家小酒馆,点了一份烤猪蹄,陈慕问,“输了球,赫尔曼有骂你们吗?”

    “没有,反而给我们放假一天。”

    “可能是觉得作为二队,能打到八分之一决赛已经很不错了,况且拜仁二队是唯一一支打进德国杯16强的二线梯队。”

    “也许吧。”

    喝着啤酒,吃着烤猪蹄,陈慕发现胡梅尔斯和格雷罗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很不同。

    一个郁郁寡欢,另一个好像挺高兴的。

    格雷罗是心中藏不住事情的人,“陈,我已经接到通知,下周我去一队报道了。”

    “那是好事啊,恭喜你咯。”

    “你怎么没我兴奋啊。”

    “废话,又不是我去一队报道。”

    “哈哈哈。”

    胡梅尔斯多喝了一点,情绪变得更糟糕,“陈,我准备离开拜仁了。”

    陈慕心中咯噔一下,“为什么?”

    “呵呵,为什么?你看看拜仁的中后卫,卢西奥,巴西国脚,德米凯利斯,阿根廷国脚,科瓦奇,克罗地亚国脚,我觉得马加特连看都不会看我,我可不想像伦辛一样,被压着一辈子。”

    这是酒后吐真言了,陈慕拍了拍胡梅尔斯,“马茨,你还年轻啊。”

    “年轻?呵呵,我没有伦辛那么傻,那么天真。”

    “少说几句吧,我们是队友,”格雷罗说。

    “我偏要说,伦辛觉得他比奥利弗年轻,等奥利弗退役了,拜仁的一号门将就是他了,呵呵,我觉得他很蠢。”

    这个道理陈慕明白,那只不过是自我安慰,等卡恩退役了,伦辛也28了。

    “离开?你舍得吗?拜仁是德国最好的俱乐部。”

    “本来是不舍得,但我看到你以后改变了看法,其实离开之后会获得更多机会,有朝一日,我还能回来。”

    这是陈慕真实的想法,但是他不会说出来,胡梅尔斯接着说:“陈,听说马加特看了德国杯的比赛,对你印象不错,你和1860的合约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

    陈慕是有职业道德的,他现在是1860球员,那就要维护1860的利益。

    “不能说吗?”

    陈慕点点头,“这是职业道德的问题,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我不能告诉你们合约的细节。”

    格雷罗问,“我就想知道,有没有违约金这一条?”

    “没有,四年的合约,没有违约金。”

    “好吧。”

    一看什么也问不出来,胡梅尔斯和格雷罗干脆什么也不问了。

    *****

    今天是格雷罗第一天来一队报道,虽然平时一队和二队的训练场只不过间隔几十米,但是对于很多二队球员来说,这几十米是一辈子都无法跨越的。

    “boss。”

    马加特一转身,“喊我费利克斯吧。”

    格雷罗有点紧张,马加特呵呵一笑,“那随你吧。”

    “是,boss。”

    就像每一个求职的新人遇到大boss一样,格雷罗也很尴尬,就怕自己说错什么,做错什么。

    “不用那么紧张,我们一起走走怎么样?”

    “好。”

    马加特边走边说:“你知道的,我无法给你保证一个主力位置,一切只能靠你自己,如果你表现不好,那只能回到二队去。”

    “我明白。”

    “年轻人总是有很多梦想的,但是我不喜欢幻想的人,我喜欢踏踏实实的人。”

    格雷罗其实脑子处于放空状态,只不过马加特说什么,他就点头就是。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啊……当然。”

    马加特今天找格雷罗来,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听说你和陈慕是好朋友。”

    “是的。”

    “那我想问你一件事,如果你知道的话就告诉我。”

    格雷罗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马加特想问什么,难道是陈慕以前在二队不守规矩的事情?难道小白偷牛排的事情?

    格雷罗点点头。

    “陈慕有没有跟你说过他和1860俱乐部的合约是怎么样的?有没有违约金?”

    格雷罗一五一十说了,马加特很失望,这可怎么办?总不能直接跑去问1860的经理吧。

    “好,去训练吧,这件事别跟别人说,我就是随便问问。”

    “我知道了。”

    *****

    回到办公室,马加特翻出档案,陈慕在拜仁二队的时候还没有经纪人,但有个联系人,就是陈慕的爸爸。

    拨通陈空的电话,“你好,你是陈慕的爸爸?”

    “是啊。”

    “我是费利克斯。”

    “费利克斯?”

    “就是拜仁慕尼烟的费利克斯·马加特。”

    这样一说,陈空就明白了,“原来是你啊。”陈空不知道马加特找自己是什么事,按理说现在陈慕和拜仁已经没什么瓜葛了啊,陈慕小时候的青训费用,陈空也是每年都付清的。

    “是这样的,我知道你是陈慕的经纪人,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不,你错了,我现在不是陈慕的经纪人,陈慕的经纪人是他表哥关小白。”

    马加特脑子嗡的一声,“那好。你能不能把这个叫……”

    “关小白。”

    “关小白的电话给我一下。”

    陈空本来是不想提的,因为关小白竟然不辞而别跑了,可是对方是拜仁的主教练,也算是大人物了,陈空最后还是把关小白的电话给了马加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