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82章 科隆王子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08-13
    晚上,陈慕进入系统。

    “穆勒,我完成任务了吧?”

    “主人,我不得不说你很贼啊。”

    “你管我!”

    陈慕看了一下自己的积分,“不对啊。”

    “怎么了?主人?”

    “你说过完成任务积分翻倍的,可为什么我少了8分?”

    陈慕以为本场比赛自己进球加球队获胜的积分也是翻倍的,但显然他错了。

    “主人,所谓的积分翻倍指的是你此前取得的积分,本场比赛你拿到的积分当然是不翻倍的。”

    “奸商啊。”

    但陈慕也没办法,毕竟这穆勒是不讲道理的家伙,不过这样一来,陈慕积分到了162,整个人的身体情况也越来越好,陈慕甚至在想如果这套系统能推广出去,那是不是以后像巴斯滕和罗纳尔多这样的天才悲剧就不会再出现了。

    “主人,你先不要想那些了,还是先踢好自己的球吧。”

    “嗯,也是,穆勒谢谢你。”

    “主人,你总算说了句人话。”

    陈慕额头冒汗,真是经不起夸奖。

    “卢卡斯,你要表现的更欢快一点,就像你是第一次喝到啤酒这种东西。”

    波多尔斯基在心中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傻缺经纪人,给我接了一个这样的广告。”

    波多尔斯基按照导演的要求再做了一遍,但是导演还是不满意,“来,我亲自示范一遍。”

    “这样,知道了吗?”

    波多尔斯基折腾了两个小时,终于完成了广告拍摄,但是他还不能走,因为现场有很多记者。

    “卢卡斯,卢卡斯。”

    “听说这次代言费是500万欧元,是真的吗?”

    “卢卡斯,请问你会在冬歇期离开科隆吗?”

    “卢卡斯”

    可是波多尔斯基什么都没说,而是微笑着离开,作为科隆队的新宠,波多尔斯基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骄傲,甚至有人开始称呼他为科隆王子。

    波多尔斯基在联赛中已经打进9球,是联赛的射手王,领先排名第二的法兰克福射手范迪克,和排名第三的陈慕联赛打进6球,总进球9个

    就在波多尔斯基一脚踏上车的时候,有一名记者的一个问题让波多尔斯基站住了。

    “听说克林斯曼给你打过电话。”

    克林斯曼是现任德国队主教练,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国家队。

    波多尔斯基虽然在科隆是王子,但还只不过是德乙球员,德国国家队会召入他吗?

    “卢卡斯,卢卡斯。”

    还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就是世界杯了,德国世界杯,作为德国人的波多尔斯基怎么可能不想参加,那是他从小到大的梦想,他现在才19岁,正是充满梦想的年龄。

    “你想进国家队吗?”

    波多尔斯基露出笑容,“只要国家队需要,我随时可以为德国队踢球。”

    说完,波多尔斯基就离开了现场,现场记者没有从波多尔斯基身上抓到新闻,又转而采访广告商,但同样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科隆王子?这牛逼也吹得太大了点吧,”大巴上的哈斯勒一如往常一样看着报纸体育版面。

    “现在的德国足球是真不行了,什么人都能叫王子了,”哈斯勒想起去年欧洲杯德国队的惨败,心中有点感慨。

    就在此时,大巴已经驶入科隆,这座德国第四大城市就像一副油画在眼前缓缓展开。

    “陈,我听说科隆大教堂很不错,我想去看看。”

    “恐怕没有时间。”

    战科隆是榜首大战,哈斯勒要求全队上下全封闭,所以想出去逛逛估计是不可能。

    “陈,我来德国很多年了,但很多地方我都没有逛过。”

    “以后有机会的,职业生涯很短暂,不要想着玩了。”

    “哎,宝贝,爸爸到科隆了,要关机了,等爸爸回去之后再亲亲你啊,”后排的伦茨在和自己家的孩子通电话。

    保罗扒在座椅上,“安德烈,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我觉得你过的挺好啊。”

    伦茨心想,傻缺啊,说多了都说泪啊,“呵呵,还行吧,结了婚有个人管着你。”

    “看你这样,我也想结婚了。”

    “那就结啊。”

    保罗坐了回来,陈慕发现保罗真的很像小孩子,“又怎么了?想结婚了?”

    “成熟男人的烦恼。”

    噗。

    到了酒店,球员在大堂里等着入住,不一会巴拉科夫跑了过来,“托马斯,出了点问题。”

    “什么?”

    “酒店给我们安排了靠街的房间。”

    哈斯勒一听就火了,“我不是说过很多次,球员休息是最重要的,靠街的房间那么吵,球员们怎么休息?”

    “酒店表示没办法。”

    “去把他们经理叫过来。”

    过了一会,酒店经理来了,“你好,托马斯。”

    “我好?我很不好。”

    酒店经理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不好意思,托马斯,酒店只承诺安排房间,但是我们无法承诺你们任意选房。”

    原来1860来之前,科隆球迷就把酒店好的房间都订掉了,而1860在订房发时候也没有指明房间,所以此时哈斯勒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了。

    酒店经理说:“托马斯,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只能去别家了。”

    哈斯勒快气炸了,在科隆这样的大城市,如果不提前预定的话,临时怎么可能有酒店?

    “托马斯,我们还是接受吧,”巴拉科夫说。

    哈斯勒点点头,“那就这样吧。”

    到了晚上,又出幺蛾子了,哈斯勒正准备睡觉,只听外面大街上有人敲锣打鼓。

    哈斯勒拿起电话,“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清楚,可能是一些嬉皮士吧。”

    “那你们也不管管?”

    “没法管,他们经常这样。”

    哈斯勒猜测这估计都是科隆人耍的诡计,目的就是要恶心远道而来的1860。

    但哈斯勒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可不会就这么算了,哈斯勒拿起电话,给队里的工作人员打了电话。

    “头,你确定要这样干?”

    “对,现在就下楼,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