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75章 输了我就脱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08-11
    因为国际比赛日,所以10月下旬在欧洲都会有一轮周中的补赛,不知道是不是德国足协有心安排,这一周,德乙排名前四的球队会遭遇四国杀。

    德国体育一台,凯瑟琳和德国著名足球解说雷迪在热烈讨论即将开始的魔鬼赛程。

    “我觉得1860是四支球队里面赛程最不利的,因为三场比赛之中,他们要打两个客场,也就是说他们在前一个周末客场打完法兰克福,周中要回到慕尼黑,而到了周末,他们又得去科隆。”

    雷迪刚一说完,凯瑟琳就笑了,“确实是,1860球员这一周坐在飞机和大巴上的时间会比较多。”

    “那么你觉得1860在魔鬼赛程之后会掉队吗?”

    “我觉得这是肯定的。”

    “最坏的结果呢?”

    “很可能跌出前三,比如到第四名。”

    雷迪做出一个很夸张的表情,表示自己很惊讶,“那也就是跌出升级区了。”

    凯瑟琳点点头。

    “凯瑟琳,我们这个节目是接受球迷电话连线的,下面15分钟会有球迷打电话进来,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回答球迷的问题。”

    凯瑟琳耸耸肩,“我接受挑战。”

    “另外提醒一下,电话连线仅限于足球方面的问题,关于凯瑟琳个人的情况,那恕我们不能回答。”

    “呵呵,”凯瑟琳很配合的笑了笑。

    “这女的真贱啊,”关小白看着电视说道。

    “都是因为我,”海伦喝着酸奶说道。

    “为啥?”

    海伦叹了一口气,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关小白,关小白一听就生气了,他的人生哲学是泡妞自由,父母靠边。

    “连我们中国都不流行包办婚姻了,你这姐姐是不是傻啊。”

    海伦微微一笑,“她确实比我优秀。”

    “两个人恋爱重要的是推倒对方,和优秀不优秀没有半毛钱关系。”

    海伦被逗乐,她发现关小白这人挺奇葩的,可以说很聪明,但有时候又歪理一大堆。

    “对了,要是你爸就是反对你和陈慕在一起,你怎么办?”

    海伦沉默了,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小白,我不知道,你呢?你妈妈允许你娶一个外国人吗?”

    “呵呵,我出国前,我妈就留给我一句话。”

    “什么话?”

    “注意安全,记得带套。”

    噗。

    “关小白,我真是败给你了。”

    “呵呵。”

    “不行,我得打电话教训教训你姐。”

    海伦脸色一变,“你想干什么?”

    “嘿嘿,瞧好了。”

    “下一通电话是来自慕尼黑费尔德默兴区的一位朋友,晚上好,请问你是要我问还是问凯瑟琳。”

    “我想问凯瑟琳。”

    “那好。”

    “你好,请问怎么称呼?”

    “老公。”

    “什么?”

    “我是来自中国的,这是我的中文名字,我的德文名字是赫尔墨斯。”

    “那我可以叫你德文名字吗?”

    “你最好还是叫我中文名字吧,跟我说一遍,老公。”

    凯瑟琳给雷迪使了一个眼色,后者说道:“这位先生,提问的时间是有限的,如果你没有问题,那我要把机会让给下一位了。”

    “好,我有个问题。”

    “请说。”

    “刚才凯瑟琳女士把慕尼黑1860贬的一无是处,我想问的是,如果魔鬼赛程之后,1860没有掉出前三,而是登上了榜首,那么凯瑟琳女士是不是应该向1860球迷道歉。”

    凯瑟琳心中呵呵一笑,这是找茬来的,中国?那估计是陈慕的朋友啊。

    “可以啊,没问题。”

    主持人雷迪也表示没问题,节目就要这么做才好看啊,记得当年大姚刚去美国的时候,“大嘴”巴克利对姚明冷嘲热讽,并且表示如果大姚在接下去的一场比赛拿到19分的话,他就去亲驴屁股,而最后的结果是啪啪啪打脸。

    “什么?就这样?”

    “那你还想怎么样?”

    雷迪笑着说:“对啊,那你想怎么样?”

    关小白引用了大姚的往事,话音刚落,凯瑟琳就火了,竟然要她亲驴屁股,虽然凯瑟琳坚信自己不会输,但是这么恶心的赌局只要想想都难受。

    雷迪说道:“赫尔墨斯先生,凯瑟琳可是一位女士,和巴克利不一样,你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好。”

    关小白继续说道:“那凯瑟琳可以赌点别的啊!”

    “比如什么?”

    “比如如果凯瑟琳输了,她可以穿着比基尼来主持节目啊。”

    。此处省略一万字

    凯瑟琳在心中把关小白全家问候了n遍,但没想到的是主持人雷迪却笑了,“我觉得这个主意好像不错。”

    “你也傻缺了?”凯瑟琳心想。

    作为一个著名主持人,雷迪很清楚观众想看什么,什么东西可以提高收视率。

    “凯瑟琳,我觉得你应该接受挑战。”

    凯瑟琳被噎住了,她当然不想,可此时有一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凯瑟琳也是学新闻的,她知道只要她说我不敢,我不愿意,那么电视机前就会有无数人嘘她。

    其实在欧美的体育节目里,主持人和来宾打赌的事情还是很常见的,也是一种炒作的方式。

    最后凯瑟琳呵呵一笑,“好啊,没问题啊,如果最后一场打完科隆之后,慕尼黑1860是积分榜首位,那我就穿比基尼来上节目。”

    “必须是黑色的,”关小白补充道。

    “可以。”

    下了节目,凯瑟琳马上给海伦打电话,“刚才那电话是不是陈慕找人打的。”

    “什么电话?”

    “少装蒜,我不信你没有看节目。”

    海伦回想刚才,自己差点笑抽了,凯瑟琳在节目中的表情整个僵硬了。

    “姐,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

    “呵呵,海伦,你起码装像一点,你幸灾乐祸的语气都快不住了。”

    “哈哈哈哈,”海伦还是没忍住,凯瑟琳在电话那头快气炸了,“你告诉陈慕,我跟他没完。”

    “姐,这事你还真错怪陈慕了,不是他干的。”

    “那是谁?”

    “是一个叫关小白的干的。”

    凯瑟琳心想,一定要把这个叫关小白的揪出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