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64章 一脚穿云箭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08-07
    “陈慕就像飞起来一样。”

    “他过掉了米库,面对恩斯特。”

    “陈慕被放倒了,这应该是红牌。”

    海伦的解说相当激情,凯瑟琳在一边翻白眼。

    “红牌。”

    1860球员也跳起来了,下半场开始之后,出人意料的是不莱梅踢的很务实,竟然龟缩回去了,看来沙夫是想保一个球的优势了。

    这样一来,1860很难攻破不莱梅的大门,眼看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球员的心也急躁起来,所以这次恩斯特的犯规,1860球员的反应特别大,因为他身上已经有一张黄牌了。

    “这要不是红牌,那这球就别踢了,”哈斯勒在咆哮。

    恩斯特一脸无辜,走到陈慕身边装好人,劳特一把推开了他,裁判过来先掏出一张黄牌,然后是一张红牌,1860的球员在鼓掌,恩斯特走下球场。

    11打10,比分也只不过是落后一球,奥林匹克球场就像是沸水滚开了一样,大家看到了希望,而且不仅仅是打平的希望,很可能会取得胜利。

    “干啊,1860的狮子们。”

    “我们是慕尼烟雄狮。”

    场上的球员也杀红了眼,一个个都像打了激素似得,对不莱梅的防线展开猛烈的攻击。

    有人说过,一头狮子带领一群羊能打败一只羊带领的一群狮子狮子。

    现在1860这头狮子有了一头领头狮,那就是陈慕,队友在中场拼了命去抢球,一旦抢下球就传给陈慕。

    陈慕觉得自己受到极大的信任,沙夫看明白了,冲着球场上喊:“切断那个10号。”

    陈慕的护球能力加上速度,让不莱梅的中场很头疼。

    “这还是我们熟悉的陈慕了吗?”

    凯瑟琳皱起眉头来,“我不得不说陈慕这场比赛踢的很不错,但不莱梅的表现也令人失望,他们没有重视这场德国杯的比赛,不要忘了,杯赛本来就是爆冷的温床。”

    “我看过陈慕在拜仁二队的比赛,他完全有这样的实力,只要他的膝盖没问题,”海伦说道。

    陈慕一连串突破之后把球分给劳特,后者一脚射门打在边上,全场发出嘘声。

    “本杰明,太逊了!”

    “本杰明,boooooooooooooo。”

    劳特捂着脸,他太想进球了,射门的时候只顾得发力了,他看了一眼陈慕,竖起大拇指,表示这球传的很好,与此同时,劳特觉得自己和陈慕的水平确实不在一个档次,他终于明白了这点。

    陈慕觉得有点不爽,自己把人都过了,最后把球传给你,而你就这么打了飞机?

    不过短暂的不满过后,陈慕还是冲着劳特竖起大拇指,鼓励了一下后者。

    “给我堵死他,不惜一切代价,”时间还剩10分钟,沙夫已经失去了绅士风度,他现在就要一场胜利,其他都无所谓。

    “陈慕再次被踢倒了,不莱梅又吃到了一张黄牌。”

    “这样下去,1860能不能进球我不知道,但不莱梅的黄牌数量是肯定还会往上涨。”

    果然,不莱梅的黄牌蹭蹭往上涨,反正杯赛的黄牌是不带入联赛的,所以不莱梅也无所顾忌。

    哈斯勒很焦急,此时距离进球好像就差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捅不破。

    “加把油啊。”

    嘴上虽然这么喊,但哈斯勒也明白,球员是尽力了,拜尔已经跑抽筋了。

    “船长,我们很可能输了。”

    “我们输德甲冠军一个球,这算输吗?小伙子们的表现你们看不见吗,还有我们的陈慕。”

    “我们的陈慕?”

    这还是马克第一次说出这句话。

    “难道不是吗?”

    “是!”

    不瞎的都看出来了,1860的两个进球,第一个是陈慕打进的,第二个是陈慕的助攻造成对手的乌龙。

    “我们继续喊吧,如果球队每场都这么踢,就算输球我也开心。”

    “我们听船长的。”

    陈慕带球来到禁区前,禁区里的人密密麻麻,劳特和约翰逊已经看不见了,情急之下,陈慕直接抡起一脚。

    这一脚球没有打飞,而是朝着球门的,1860球迷的心情就像是表白之后等待女生的回答一样,充满期待但又怕失望。

    不莱梅的球迷心里同样七上八下的,禁区里人太多了,无论谁碰到,这种球守门员都只能是缴枪投降了。

    最后的结果是谁也没有碰到,对!门将也没碰到,陈慕打出的皮球就像是穿云箭一般直刺对手的胸膛。

    球进了!

    陈慕视线被挡,根本看不见球有没有进,直到劳特跑过来压住他,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救命啊。”

    “别喊了,我们的大功臣,这球必须庆祝。”

    “庆祝可以,能不能温柔一点啊。”

    “来,大家上啊。”

    陈慕被队友叠罗汉,现场沸腾了,马克老泪纵横,他真的哭了,1860球迷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3比3!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比分,赛前双方的球迷和媒体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样的结局。

    沙夫一脸无奈,比赛已经来到了88分钟,其实就差一点点了,沙夫把克洛泽换下,再换上一个防守型中场,防止对方彻底打疯了,现在对沙夫来说,最理想的就是进入加时赛了。

    陈慕总算从一帮“疯子”之中挣脱出来了,“搞不好我没有被神一样的对手弄伤,反而因为那个啥一样的队友而伤了,那就悲惨了。”

    “我问你们,3比3爽不爽?”

    “爽。”

    “不,不爽,我们还没赢。”

    大家看着陈慕,表情有点愣,“可我们也没输。”

    “是的,但我们踢的那么辛苦,如果最后还是输了,你们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啊。”

    “那好,你们待会玩命去拼,把对手的防守挤压回禁区里,把禁区前留给我,我可以在那里射门。”

    这些话本来是队长或者教练说的,但陈慕此时就好像是1860的队长,而且没有人怀疑他。

    “好,就这么干,陈慕,你射死他们。”

    “哈哈哈。”

    比赛重新开始,伤停补时4分钟,1860的小伙子要把这4分钟变成对手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