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拜仁 第23章 报纸宣之后
作者:刺客柔情的小说      更新:2017-07-25
    . ,最快更新王者拜仁最新章节!

    距离1860总部两个街区之外有一处通体蓝色的建筑,这里就是慕尼黑1860球迷协会“蓝色狮子”总部所在地,也是一处酒吧,而协会的头就是酒吧的老板——大胡子马克。

    马克因为长得很像加勒比海盗里的船长巴博萨,所以1860的拥趸们都亲切称呼他为船长。

    今天船长显然心情很糟糕,他手中的《慕尼黑日报》被揉成团,就在此时,陆陆续续进来很多穿着1860球衣的人,而他们手中都不约而同拿着一份《慕尼黑日报》。

    “船长,你看报纸了吗?”

    马克指了指桌子上揉成团的报纸,大家都明白了,于是义愤填膺说道:“罗伯特那家伙真是不想活了!”

    “我们去俱乐部堵他去。”

    “我知道他家在哪。”

    大家越说越激动,马克一拍桌子,“够了!”

    其实大家作为1860的铁杆,虽然说恨铁不成钢,但谁都希望新赛季球队能振作起来,就像曾经的门兴格拉德巴赫一样,在掉入德乙之后快速杀回来,重新成为德甲强队。

    所以最近1860球迷工作之余,要么是来酒吧聚会,要么就是刷球队的官网,大家都期待俱乐部在夏季转会窗口能有一笔重磅引援,超过500万欧元的那种。

    为此球迷协会甚至写信给俱乐部,表示大家可以为俱乐部捐钱买人,只不过被俱乐部以不符合德甲联盟规则为由拒绝了。

    可球迷万万没想到的是,最后重磅引援没有等到,等来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球队从拜仁二队捡来一个废柴。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个最信任的好朋友出卖了一样,1860球迷此时心中的气愤可想而知。

    就在此时,还有不嫌事大的人拿着《慕尼黑日报》,“看,这家伙的胳膊上还有拜仁的纹身,这算什么?”

    “魏尔德莫泽这狗东西是活腻了吧!”

    “马克,你说吧,你到底去不去俱乐部闹,你不去的话,我们自己去。”

    马克一记铁拳打在吧台上,“去!不过你们答应我不要激动,更不能破坏俱乐部的财物,我们让罗伯特出来给我们解释清楚,如果他不出来见我们,那这事没完。”

    “好,听你的船长。”

    “船长万岁。”

    ******

    距离塞贝纳大街51号两个街区之外有一栋通体红色的建筑,这里是拜仁球迷协会“德意志王者”所在地,巧的是,这里也是一处酒吧改建的。

    酒吧的老板是两位合伙人,他们都是慕尼黑本地人,胖的一个叫卢卡,瘦的一个叫提姆。

    大白天的,还没有比赛,酒吧略显冷清,就在此时,提姆拿着报纸跑了进来。

    “卢卡,你看!”

    “怎么了?又有好消息了?”

    拜仁俱乐部刚刚从勒沃库森买下了巴西中后卫卢西奥,从多特蒙德买下德国国脚弗林斯,这两笔重磅转会让拜仁球迷很开心,对新赛季也多了些期待。

    可是从提姆的表情来看,不像是好消息,“到底怎么了?”

    “你自己看吧?”

    卢卡接过报纸看了起来,很快卢卡一拳打在桌子上,“什么?陈慕去1860了。”

    卢卡和提姆作为专业的铁杆拜仁粉,和伊莲娜那种迷妹是不一样的,他们一般从二队就开始追,他们觉得真正带有球队血统的人只能是出自拜仁青训。

    就像小贝后来无论去了哪里,他身上“曼联孩子”的烙印是永远的。

    所以对于曾经拜仁二队的射手王,提姆和卢卡是再熟悉不过了,他们两甚至觉得,要不是陈慕伤了,球队在埃尔伯之后就不需要从拉科鲁尼亚引进荷兰人罗伊·马凯,而是让圣克鲁斯过度一下,然后陈慕正式接班。

    “乌利·赫内斯那家伙是不想干了是吧。”

    提姆安慰道:“球迷的注意力都在球队夏季引援上,我们前几天不也是去追卢西奥去了,这也不能怪球队。”

    “怎么不能怪?他们赶走了陈!”

    提姆轻轻扣了扣桌上的报纸,“你没看报纸上写的?不是俱乐部赶走了陈,而是陈不愿意接受俱乐部的施舍。”

    “那就是赶走!”说完卢卡撸起袖子,露出一个拜仁队徽纹身,德意志王者酒吧里很多球迷手臂上都有这样的纹身,不过都是自愿的。

    “你知道吗,陈受伤之后,我去医院看望他,他看见我手臂上的纹身觉得很好看,让我带着他也去纹一个。”

    说到这里,卢卡已经流下两行泪水,“陈他是拜仁的孩子,他不能去1860。”

    提姆惊呆了,这个动不动就能跟人干架的铁汉竟然在自己面前哭起来!

    “不行,我要去1860抢人去。”

    “抢人?卢卡,现在可不是中世纪。”

    “我不管,你去召集拜仁的铁杆,我们去1860总部抢人去。”

    提姆觉得卢卡是疯了,可卢卡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如果你不去,那以后我们分家,这酒吧别开了,我不跟懦夫合股。”

    卢卡的表情很严肃,提姆知道这家伙是说到做到,“好,我去,不过你答应我,千万别冲动。”

    “放心吧,你什么时候见我打死过人,我是练过的,我一般只把人打半死。”

    *****

    “是你?”

    “是你?”

    “你怎么来这?”

    “呵呵,别忘了我是谁,对了,你怎么来这?”

    “我作为慕尼黑日报的记者,听说拜仁球迷和1860球迷都往这来,你觉得我来干什么?”

    说这话的是慕尼黑日报记者海伦,而与她对话的人正是德国乃至世界最专业的足球媒体——《踢球者》杂志的记者凯瑟琳,此人还有另一个身份,她就是海伦的姐姐。

    “姐,你消息很灵通嘛。”

    “废话,我们是世界级媒体,和你们这种地区小报能相提并论吗?”

    “呸。”海伦在心中啐道。

    “对了,我还听说一件事,听说你公开在球员餐厅和一个球员互相喂东西。”

    “这你也知道?”

    凯瑟琳微微一笑:“我说过了,我们是世界级媒体。”

    海伦有点生气,凯瑟琳从小就比她优秀,处处压她一头,工作以后凯瑟琳还是比海伦混得好。

    “呵呵,那又怎么样?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