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小蚂蚁〕〔九转帝尊〕〔终极武者宝库系统〕〔系统之一份工作一〕〔抗战之猛将召唤〕〔都市异能者〕〔夜先生和亦小姐〕〔超级汽车销售系统〕〔极品女婿〕〔县令开了挂〕〔吞噬雷神〕〔星空蕴道〕〔寻宝全世界〕〔从执掌鸿蒙开始垂〕〔军师威武〕〔战狂升级系统〕〔都市之终极奶爸〕〔穿越异世武神〕〔皇叔又宠他的黑月〕〔大唐验尸官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汴京异闻录 第二回 闲院落凄凉 1
    人往往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是这世上从来不乏夜行者。

    夜行者,出于各种目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为弥补白天的过失而出现在黑夜的人是失败的,只能算是白日的淘汰者,被丢到他们所以为暗无天日的时间之洞里,以为黑夜是绵绵无绝期的,是来得及拾起遗落的,是能够借助他人沉睡的时刻达成比漫长白日更多的成就的,直到黑夜过去,太阳复又出现,才发现黑夜也转瞬即逝,黑夜来临前的安然自若不过是自我安慰。

    真正的夜行者是为黑夜而生的,黑夜于他们不是白天,黑夜有黑夜不同的意义。黑夜消退了他们的皮囊,白天的时候他们或是慵懒的,或是压抑的,或是一样的勤勉的,然而一到晚上他们就解脱了,他们是自由而狂放的,他们是神经紧绷的,是寻找猎物的。他们沉溺于狂欢中,狂欢或是肉体的,或是精神的,或是血肉横飞的,总之是令人兴奋的。他们从悄无声息到喧嚣复归至悄无声息,是豹子似的。

    赵佶不是豹子。他既不会武功又无人保护,照理说该是个猫;可惜他是细瘦而脆弱的,是跑不过王初梨的宠物猫的,因此他不过是个人。大多数人类是不适宜在黑夜生活的,黑夜于平庸的人类是过于危险的。没有王烈枫保护的赵佶随时可能遇险,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于是赵佶又碰上麻烦了。

    他实在没想到,今天也只是照例吃了东西,散散步吹吹风乘个凉(乘凉好像是夏天的词呢——现在已经很冷了,死了可能会更冷吧,他想),走到桥边,准备边走边吃栗子的时候,突然就被袭击了。

    王初梨的箭,闪着寒光,卷着烈风,朝着他的喉咙——

    鲜血顺着被撕裂的皮肉,扯开似的飞溅出来。

    他这辈子还能吃上热的栗子吗?

    “当!”

    是两种的金属相碰撞,发出的巨大声响,相持了好一会儿,抓挠似的,发出爆发出火星的,叫人无法忍受的刺耳声音。

    咣当。

    两支箭折成四段,在赵佶身后几步处,跌落在地。

    赵佶呆立在原地。

    箭从他的脖子处擦过去,隔着衣服,蹭破了皮肉。箭是冰冷的,箭过后却是滚烫的。

    王初梨的箭所指的目标,乃是射往赵佶的一支箭。

    “往西三步。”她说,“树上有人。”

    “西是哪?”

    “往左三步。”

    赵佶照她说的做了。

    她嗖地一箭过去。

    弩箭闪电一样劈过去,劈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折断一根根树枝,猎犬似地往里扑,扑进深不可测的黑夜,惊起蝙蝠和鸟,自树的顶端出现。

    然而就这样一支箭过去,却没有听到别的声音。也没有箭落地的声音。

    王初梨放下了手,神色凝重地看着那个方向。

    赵佶听着自己的呼吸声。然后他问:“是跑了么?”

    王初梨点头:“但是箭不会偏。”

    “死了?”

    “怎么会?我想问问他的来头,没想到他还能跑——”王初梨朝上伸展着双手,然后松松垮垮地放下来:“算了,再深究,可就赶不上今天的剧啦。”

    “……咦?”

    王初梨笑嘻嘻地:“怎么啦,在想我怎么没有追上去吗?”

    也许完颜晟可以称得上是只豹子。他生在长白山,长在长白山,自记事起就没生过病。契丹族在琴棋书画上或许欠缺些,射御骑是绝对精通。

    完颜晟身材高大,结实有力,站着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平视他,可惜他总是跪着。他肤色偏深,五官硬朗,一双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看起来非常精力旺盛。实际上他的思想并不复杂,而且非常喜欢小孩子。可女真族的小孩子见了他,往往像见了凶神似的总是哭,他只得悻悻地将他们放下,小孩子马上躲到父母身后。

    完颜晟运气一向不好,因此对于恶意是习以为常的。从投胎开始就输在起跑线,没当成太子。好在他神经大条,不觉得愤恨,他确实从小就打不过自己兄长,也就服气了。

    一年前,恰逢女真上元节,他闲来无事,想到了自小就开始策划

    的南下行动。周围人总说汉人的食物很好吃,馋了很多年的他一念及此,干脆钻了个空子,带了堆盘缠溜出来,一路南下到了汴京,准备体验几天汉人的生活然后回去。

    然而他觉得他们有点突破自己的底线。

    初到汴京,没来得及歇脚,一位老太太就在光天化日下倒在他的车前。

    他十几年的骑马经验告诉他,这马车可绝对没撞到她,然而人们纷纷围了过来,老太太抱着他的大腿大声嚷嚷:“我摔坏啦!我要死啦!”

    他费力地用汉语解释了半天,人们看他高大神奇的样子,根本不信,何况他是女真人。最后他愤恨地掏出好几锭的金子——为了方便携带,他把银子都换了金。老太太一见金子两眼放光,腿脚也好了,死也不死了,一溜烟地跑了。

    完颜晟用不甚标准的汉语指着老太太朝着人群说:“你们看,她是骗子!”

    没人理他,可能围观群众也是共犯。只是他抬起手的时候腋下一凉,没有太在意。

    一转头,他的盘缠被顺走了。

    这使他在未来的几十年一直保持警惕。

    完颜晟愣了半天,悲从中来:“好歹给我留点回家钱啊,你们这些汉人!”

    可是没钱没法,他只能向讨厌的汉人低头,至少要攒够钱回去。

    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之前有多么挥金如土——他根本攒不够回去的钱。他身无分文,又不懂得怎么挣钱,在长白山,他每天按时吃饭,想吃什么,提出来,就有什么。实在不行就决斗,赢的人就能得到想要的。

    而在这里,他甚至连竞争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他的外貌不像是异族,甚至是符合当下的审美的,可以算是个不怒自威的美男子,即使不看脸,看到他健壮的体魄,大部分体力工作还是可以胜任的;然而他不会说汉话,因此一旦蹩脚的语言迸出来,别人一听,眉头一拧,换上抱歉的微笑:“不好意思,想打听一下,您不是本地人哪?”

    完颜晟语言天赋不错,他有自信能用两个月学会说汉话,但是他不能确定自己会否在此之前吃上饭。

    他的身份也不能用。没有钱的异乡人,越是位高权重,越是人人喊打。

    很奇怪地,无论他到哪里,都会被拒绝。

    他想,如果一个女真人想混入汉人的生活,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他们不见得有什么伟大之处,然而排外的本事却是数一数二。

    后来他毅然决然想出城上山抓点小动物,干脆做野人去,然而到出城的时候,自己莫名其妙又变成城里人了——守卫不让他出门,于是这个计划也失败了。

    强壮如他也抵不住大半个月没有东西吃,他的身体很快地垮下来,他变得很虚弱了。

    他没想过,自己一个堂堂女真族的皇子,居然会以饿死告终。

    谁会想到他会独自在千里以外的此地?想找,都毫无头绪。

    流浪十几天后,他终于被收留了。

    “喂,醒醒。”中年人踢了他一脚。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冰凉的秋雨打在他的脸上。

    眼前的中年人撑了把伞,伞面的破洞加起来几乎占了三分之二面积,因此并没有挡到雨。

    他在一户人家的门口睡着了。那户人家看起来很大,然而非常破败,除了有一间空旷的大房以外,贫穷程度几乎与他无异,但这是他们能在此生活的凭证。

    “啊,我这就走。”他揉揉眼睛。他习以为常。

    “你把我家门碰坏了,怎么赔?”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啊?”

    那中年人似乎是努力在回想什么,眼珠子转了一下,对他说:“到我家,缺人干活。”

    完颜晟近来不太相信无端的善意,然而此刻他不得不相信,甚至他有点想感激涕零地对他说,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他已经不在意自己的贵族身份。他承包了从做饭打扫采购到干农活的所有事情,照顾一家九口——两个老人、两个中年人、两个媳妇、两个小儿子,一只母鸡;回报是每顿可以吃一碗白饭和每个月几个铜板。

    他大概是知道为什么这家人如此落魄了;

    在他来之前他们在三年内有打理过屋后的这块地吗?长白山土地贫瘠,却也能种出东西;这边的土地肥沃,却颗粒无收。

    然而他还是很乐于做这些事情,饭是不够的,但是可以活着。活着,离回去也就不远了。

    然而现实很残酷。一天几个铜板的生活,虽然还是可以吃到好吃的(他依然觉得第一天到这里时候来到的州桥夜市的美食便宜得不要钱,只是汉人太抠,给钱太少),然而他打听了一下,如果他要骑马回北方,那么如果马能一路跑到家而不累死,他大概需要工作两百年来买一匹马;而坐车越往北越贵,本来和前一个说得好好的价钱,一见他不是本地的,立刻把价格往上抬,保守估计要干活三百年。这使他感到绝望。

    他希望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方法让自己在短期内获得一大笔钱。

    “我武功很好,汴京城有没有可以赚钱的地方?”完颜晟放下碗。

    他已经能够和人熟练交流,每天买菜的时候,他就疯狂学习汉话,到后面他甚至能够砍价,然后攒下钱来。

    但是他明白这是不够的。

    老太太没听见似的,慢悠悠地说:“今天马桶刷了吗?”

    小孙子说:“哇!你会武功!我要看我要看!”被二媳妇抱在怀里捂住嘴。

    这家中的成年男性似乎有了危机感,也许他们一开始就在担心。

    把他捡回家的大儿子说了句:“别想些没用的。”

    大媳妇白了大儿子一眼:“文绉绉的大道理背了几句,自己听得懂吗?好吃懒做的!”

    大儿子讷讷地低下头吃饭。

    完颜晟沉默了一会:“如果我得了钱,我们对半分。”

    饭桌上再度陷入沉默。

    二儿子说:“三七开。”

    完颜晟说:“成。”

    二儿子敲敲碗说:“那你明天出去找找。”

    完颜晟一愣:“可是,没有人愿意留我做事啊。”

    大媳妇冷笑道:“哪有这种差事?不就想放一天假?这没用的东西,没人要的,在这家里还学会偷懒了!”

    直到一位大人托人来这里。

    来者看上去也是仆人的样子,然而穿的衣服镶金滚银,华贵奢侈。

    完颜晟第一次见到他,然而这家人似乎不是第一次见了,纷纷跪下叩头,他们不懂礼仪,只能以叩头次数表达自己的尊敬程度。完颜晟想到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和对眼前人的态度,判断出:大概是很尊贵的人了。

    虽然他心里有一丝不安,但这不安也伴随着奇异的盼望。

    “你是——”那人向着完颜晟,“你叫什么?”

    完颜晟一愣。似乎这几个月,他们都喊他“喂”。

    他几乎都忘记自己的本名了。

    但他也并不想透露,于是脑子一转:“丁磊。”

    “哦。我家大人需要你帮他做点事,干得好,重重有赏。”

    他似乎只是程序性地问问,并不关心后续。

    “可以,什么都行。”完颜晟忙道。

    “我家大人叫你杀个人。”

    举家沉默,气氛诡异。

    大媳妇狠狠地打了大儿子一下:“你找了个什么人?!你怎么找的人?”

    二媳妇吓得紧紧抱住儿子,整个人发抖。

    然而完颜晟不是有意要做杀手的,在知道他要杀的人是什么身份之前,他所得到的信息,只是一张画像而已。

    画像上的人正是赵佶。

    看到他身边的王烈枫的时候,完颜晟顿觉此人不好对付,他身上有沉默而坚韧的气质,杀气被很好地掩藏起来,但他嗅得到那种若隐若现的血腥。

    完颜晟会打猎,懂得追踪猎物,也懂得等待。

    然而在他中箭的瞬间,他是吃惊的——要躲过他的箭,除非早已知晓他的动向,只等他一箭过来——一箭截断他的,一箭指向他——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刹那间就从猎人变为被猎捕的兽,那猎人还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并且,他中箭了。

    他满脑子钱,从未想过自己会失败。

    或者说,这样的开价已让他可以冒足够巨大的风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温暖的时光〕〔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娇妻太美花样宠〕〔莫锋颜月荷〕〔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洪荒我有百万亿功〕〔诸天最强阴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