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显真君〕〔殿下别这样〕〔封印乐园〕〔九龙霸帝诀〕〔重生资本狂人〕〔重回九零做学霸〕〔这个高冷校花好热〕〔全民领主:我的天〕〔穿成炮灰女配后,〕〔大佬请收下恋爱指〕〔龙源仙村〕〔宫斗?娘娘她靠种〕〔我在灵异世界做科〕〔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楚天子〕〔女儿说:有我这样〕〔校草的小祖宗甜翻〕〔大明:满朝奸臣,〕〔从斗罗开始的妖姬〕〔重生从漫改编剧开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496章 赵浪,已经彻底废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当庄子外面出现楚军的时候,墨家就已经行动了起来。

    虽然他们也不认为项氏敢动手,但是,总还是要以防万一。

    所以让钜子带着铁柱,到了有暗道的偏僻院子里。

    随时准备让钜子离开。

    但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在两人等待墨家人过来通报的时候,就听到门口有了动静。

    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走了进来。

    哪怕钜子自问见过许多世事,但怎么也没有想到。

    自己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赵浪!

    铁柱更不用说,看着面前的赵浪,直接傻了眼。

    记住m.42zw.

    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一阵。

    还是赵浪先反应过来,

    在这里遇到白老和铁柱,赵浪当然奇怪,但是转念一想,也不是不能理解。

    当时在咸阳的时候,两人不也是追着墨家跑吗?

    这次估计也一样,跟着墨家的消息到了这边。

    他很快接着问道,

    “你们是不是跟着墨家来看他们的新秘术的?”

    听到问话,对面的两人总算是回过神了,铁柱兴奋的差点直接跳起来,手里的铁锤也放了下来。

    然后对一旁还有些发愣的钜子说道,

    “公子浪!是公子浪!”

    这声音倒是把赵浪吓了一跳,连忙说道,

    “铁柱,你先别喊了,别把墨家的人引过来!”

    “墨家的人?”

    听到这话,铁柱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然后看向一旁的钜子。

    都到了这时候了,完全没有隐藏身份的必要了。

    钜子这时候虽然心中也有许多疑问,但这些都是小问题,找到了赵浪就行!

    收敛了一下心神,很快上前说到,

    “先生,找到你了就好。”

    赵浪苦笑了一声,白老到现在还是叫他先生。

    心里盘算了一下,很快说道,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们在这里也挺好的。”

    “我先离开,不然连累了你们被墨家怀疑就不好了。”

    “等这里平静之后,我再来找你们!”

    现在对墨家来说,他就是一个闯入者,留在这里只会连累两人,还不如先离开。

    赵浪说完也不迟疑,直接朝外面走过去。

    但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赵浪顿时脸色一变,看了下这房子,只有大门这一个出口。

    他被堵在这里了!

    看来只能硬闯了!

    “白老,铁柱,待会儿不要说认识我!”

    他话音刚落,房间的门就被一群持剑的墨家游侠打开!

    双方一见面,都变了神色。

    赵浪还想做最后的努力,好歹解释一下,

    “诸位,我是来救...”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为首的墨家游侠就急忙问道,

    “钜子!您没事吧!”

    “您放心,我等这就拿下贼人!”

    说着,游侠就朝着赵浪围过去。

    听到这话,赵浪愣了一下,这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啊。

    这些人在叫谁钜子?

    就在这时候,赵浪就听到身后传来白老的略带威严的声音,

    “住手!不得对老夫的先生无礼!”

    这话一出,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

    墨家游侠们安静,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钜子叫这个贼人先生。

    赵浪安静,是因为白老的话。

    他要是还没听明白,也就白活了。

    微微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过身,看向白老。

    就看到白老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一旁的铁柱也在憨憨大笑。

    “先生,我的身份却是有些特别,之前不好说。”

    看着赵浪那目瞪口呆的样子,钜子虽然自认历经世事,但是心中还是难免有些舒爽。

    毕竟,赵浪神思巧构,做出了曲辕犁,还有提出气的学问,也是大有学问的人。

    能震惊对方,他也不能免俗。

    赵浪这时候心里有些空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自己庄子上的老木匠,居然是墨家钜子!

    这简直是太离谱了!

    过了好一会儿,赵浪才缓过神来,迟疑了下,想问点什么。

    却听到屋顶上传来一阵声响。

    赵浪对这种声音可太熟悉了,脸色微变说道,

    “屋顶有人!”

    房间内的墨家游侠,没有丝毫迟疑,就冲了出去。

    赵浪只来得及喊一句,别伤人。

    毕竟担心是小六他们。

    很快,墨家游侠们就带着两个一脸呆滞的人走了进来。

    看到两人,赵浪更懵哔了,因为又是两个熟人,

    “魏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两个人正是魏王咎和魏豹。

    今天这算是怎么回事?

    熟人大团聚?

    但明显这两个人比赵浪更加懵,只是看着赵浪直愣愣的发呆。

    听到赵浪的问话,过了一会儿之后,魏王咎才带着几分迟疑说道,

    “赵王,你是墨家钜子的先生?”

    他们刚刚跟着赵浪进了这座庄子。

    但是很快,就被人发现了。

    他们跟着赵浪一路到了这里,就在房顶上看到了这一幕。

    哪怕是自己亲眼看到,亲耳听到。

    但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赵浪居然就是墨家钜子的先生!

    赵浪眨眨眼,回道,

    “这事儿说来话长。”

    他这边才说完,就听到身后的钜子带着几分愕然问道,

    “先生,您什么时候成了赵王!?”

    赵浪看着也有些懵哔的钜子,露出一个苦笑,

    “这事儿,说来也话长。”

    一时间,三拨人看着彼此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但这沉默没有持续太久,门外就走进来一个墨家长老,说道,

    “不好了,钜子,外面的项氏大军强闯了进来!”

    “我们按您的命令,没有杀人,但他们已经快到这里了!“

    他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一阵嘈杂声,

    “墨家游侠都在那里!”

    “给本将军推过去!我们是来救钜子的!不要杀人!”

    很快,小院子的门就被无数楚军挤开,范增和项梁出现众人面前。

    范增看着满院子的墨家游侠,心中不惊反喜,因为他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刚刚城外发生动乱的时候,他就感觉了不对,当听到回报,墨家庄子里面发生了动乱的时候。

    还有人在喊着墨家钜子的名号。

    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些动乱是别人有意制造的!

    对方目标,就是墨家钜子!

    所以他便直接带着人闯了进来!

    然后就到了这里,可以肯定的是,墨家钜子就在这里!

    范增这时候走上前,露出一个笑容,朝房间里面看过去。

    但是只看了一眼,他的笑容就僵住了,瞪着眼睛说道,

    “魏王,赵王!你们怎么会这里!”

    魏王咎神色极为复杂的说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四方人顿时再陷入了一阵沉默。

    所有人的心中都在疯狂盘算着。

    这次是魏王咎先开口,说道,

    “先生怎么会带着大军闯进来?”

    范增看了看最里面的钜子,说道,

    “我等并不是闯进来,而是听到了庄子里面的动乱,所以前来救助钜子!”

    “倒是魏王和赵王,你们怎么会在此地?”

    赵浪这时候早已经回过神,微微向钜子摇了摇头,然后才回道,

    “我等也是来救钜子的。”

    听到这话,三方人都已经清楚了,大家都是来找墨家钜子的。

    这里面的小心思,倒是不必摆在明面上来了。

    范增此时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切,微微眯了下眼睛,说道,

    “赵王的胆子倒是很大,居然敢独闯这里。”

    虽然在他心里,赵浪已经没了威胁,但现在有机会杀了赵浪。

    他也完全不介意的。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强行击杀了赵浪的时候,最后面的钜子带着铁柱走到赵浪身前,说道,

    “诸位强行闯进我墨家的庄子,如果谁敢妄动刀兵,我墨家必定和他不死不休!”

    钜子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先生,为什么变成了赵王。

    但现在很明显赵浪和项氏的人不对付。

    听到这话,范增微微皱了下眉头,他现在为了赵浪得罪墨家钜子,还是有些划不来的。

    而且现在大家都比较克制,伤了几个人,却还没有人丢了性命。

    于是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项氏范增,见过钜子。”

    “现在看来,钜子应该是无恙了。”

    钜子冷然道,

    “项氏的大军如果能撤出去,老夫会更好。”

    范增笑道,

    “钜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我等此次来,就是想和墨家结盟。”

    钜子怎么可能和对方结盟,直接回绝道,

    “墨家不会附庸别人!”

    范增这时候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

    “钜子,现在可不是拒绝的时候。”

    他虽然不想墨家发生冲突,但如果对方坚决不从的话。

    那么软禁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在双方的气氛陷入焦灼时候,赵浪走出来说道,

    “哼,原来项氏就是这么拉拢别人的?”

    “当初,你为了拉拢农家,可是出了不少物资的。”

    “钜子,本王虽然财力不足,但也愿意出之前楚王双倍的物资,来和墨家合作!“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反应各不相同。

    魏王咎和魏豹一脸懵哔,你不是钜子的先生吗?

    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范增则是不屑的说道,

    “赵王,你不必在这里挑拨我等和墨家的关系。”

    他一眼就看透了赵浪的打算。

    就是想说,项氏对农家是好意拉拢,对墨家是武力逼迫。

    来增加墨家对项氏的不满。

    而且他更知道赵浪的物资极限在哪里。

    露出一个万事尽在掌握的笑容,范增很快说道,

    “钜子,此次带大军前来,的确是担忧您的安危。”

    “您不必听信赵王的胡言乱语,项氏的确已经和农家合作了,而且还给了不少物资。”

    “墨家如今比农家强大许多,老夫愿意,以之前楚王六倍的物资,给与墨家!”

    噔!

    范增的话音未落,院子里就响起了一阵声响。

    众人不由看过去,就发现是赵浪听到这话,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险些没有摔倒。

    哪怕是赵浪,他也没有想到范增居然一开口,就是六倍的物资!

    天地良心,他只是想坑五倍而已!

    看到这一幕,范增露出一个极为轻蔑的笑容,看向赵浪。

    一个六国之王,居然被他的物资,吓的腿软。

    他现在反而不想杀赵浪了。

    因为赵浪,已经彻底废了!

    一个王者,必须要有一股心气!

    就像项羽,虽然那性子霸道专横,但如果没了那股心气,项羽也就走不了霸道!

    赵浪,现在就是被他硬生生毁了那股心气!

    但钜子现在却微微有些疑惑,他可不知道两人之间的事情。

    但看着赵浪微微向他点了点头,他就知道,自己这位聪明绝顶的先生,肯定给对方下了套。

    于是说道,

    “老夫却是不知道这些物资是多少。”

    范增笑道,

    “无妨,只要钜子愿意,项氏明天就将物资清单,给钜子送过来!”

    钜子这时候微微犹豫了下,说道,

    “嗯,明天之事,明天再说。”

    “现在,还请项氏的大军先退出去!”

    他现在的这些情况,还需要和自家的先生好好的沟通一下。

    范增以为钜子是服软了,笑着说道,

    “就依钜子所言。”

    “钜子放心,这些大军还是会在外面保护庄子。”

    说完,连看都没有看赵浪和魏王咎一眼,便带着人退了出去。

    他们已经不配让他正眼相看了。

    所有人都知道,范增的话,其实是警告了。

    等到项氏的人退出去了之后。

    钜子这时候对墨家游侠说道,

    “你们都到外面去。”

    很快,院子里只剩下了他们几人。

    这时候刚刚一直没有说话的魏王咎,神色极为古怪的说道,

    “赵王,你刚刚...故意找项氏要了那么多的物资?”

    他听两人之间的谈话,看来赵浪之前在农家,是吃了项氏的亏。

    可现在,他是知道赵浪身份的,刚刚明显就是赵浪坑了项氏的物资。

    他就是觉得刚刚的这一幕太过于刺激了,当着别人的面,坑了别人六倍的物资!

    钜子此时看向赵浪,极为疑惑的说道,

    “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您和农家也接触过了?”

    赵浪看了看一旁的魏王咎两人,觉得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机会。

    于是眨眨眼,说道,

    “白老不必担忧,我就是农家之首。”

    噔!

    砰砰!

    赵浪话音未落,院子里就响起了三阵闷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