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重生后我制霸了娱〕〔校花跳楼死亡后我〕〔他的小同学又撒娇〕〔替学妹天后上台,〕〔抗战之特混战队〕〔扯淡之神之仰望星〕〔小祖宗教你们做人〕〔阿努斯世界〕〔生存挑战节目:我〕〔EX进化之刃〕〔武装魔女〕〔NBA:开局抽中篮板〕〔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之我的武魂能〕〔我能把梦中的一切〕〔撩红他的小耳朵〕〔王婿叶凡〕〔狩猎好莱坞〕〔十八岁当上剑仙正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478章 项羽,有王霸之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奴看到自己主人的反应,都直接愣了一下。

    那韩信他也是知道的,自家主人在云梦泽街道上遇到的个平平无奇的穷小子。

    主人大方,给了对方一袋小金粒。

    后来因为发生了刺秦,双方走散了。

    没想到对方居然巴巴的找到了这里。

    还带了个同样寂寂无名的人来。

    奴心里估计对方是来吃白饭的,毕竟像自家主人这样的冤大头...不是,这样的好人可不多见。

    他也能理解,任谁一出手,就是一袋金子,谁都顶不住啊。

    看看自己,不就是抓住了一次机会,然后就翻身了么?

    不过自家主人这么激动做什么?

    首发

    赵浪这时候根本顾不上和奴解释,起身就要出去。

    萧何是什么人?

    哪怕赵浪历史一般,也知道对方是名臣!

    那才能就不用多说了,这种人才自己当然是越多越好啊!

    “快快快,还愣着做什么?带我去迎接他们!”

    赵浪这时候喊了一声发愣的奴。

    奴回过神,连声说道,

    “主人,您别这么着急啊,人我已经带到门口了。”

    然后朝门口喊了一声,

    “让...嗯,请两位进来。”

    奴多少也看出来,自家主人似乎很重视这两人。

    很快,门口就出现了两个人,正是韩信和萧何。

    看到两人,赵浪心中不由的有些激动,顾不上其他,连忙上前。

    却没有注意到脚下有个小土坑。

    直接被绊了一下,顿时整个身体一歪,眼看就要摔倒。

    但赵浪是什么伸手?

    稍一扭腰,就恢复了平衡。

    只是脚上穿的布履被绊松掉了下来,赵浪也没有在意,匆匆穿起,走到了两人面前。

    直接握住了韩信的手,说道,

    “韩公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韩信看着赵浪略有些狼狈的样子,韩信没有丝毫介意,反而心生感动,回道,

    “是在下鲁莽,让赵王忧心了。”

    说着,就向一旁介绍道,

    “赵王,这是在下的好友,萧何,为人有大才,和在下一起投奔您。”

    赵浪这才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

    “原来是萧先生,本王失礼了。”

    萧何看着赵浪,神色间有些复杂,刚刚赵浪的反应,他可都看在眼里。

    堂堂六国之中的赵王,就为了他们两个无名之辈,如此尊重用心,这是何等的心意?

    于是带着几分诚心,行礼道,

    “在下萧何,见过赵王。”

    赵浪听到对方的名字,心里更是多了几分欢喜,也握起了对方的手,说道,

    “萧先生不必多礼,我等坐下再聊。”

    在大秦,见面交朋友聊天,其实也就类似于赵浪上辈子的面试。

    大家相互看看,合不合适。

    两人准备跟着赵浪进房间,一旁的奴突然伏下身子,说道,

    “主人,您的鞋穿倒了。”

    几人不由同时看过去,这才发现,赵浪的鞋是倒着的。

    应该是刚刚鞋掉了之后,没有注意,所以穿倒了。

    这时候奴就要趴着给赵浪穿鞋。

    这没有什么,家奴本来就要干这些事情。

    却没想到,赵浪一把奴给扒拉开,笑着说道,

    “去给我们准备好酒和食物。”

    然后自己把鞋穿好,平常他也没让奴干这些事情,除了在咸阳老家,享受小七和小九的伺候。

    在外面,生活上赵浪都是自理的。

    穿好了鞋,赵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让两位见笑了。”

    但是韩信和萧何却没有一个笑的,相反,眼中都是满满的感动。

    三人一路到了房间,坐下之后,奴这时候已经带着人送来了酒水食物,顺便拿走了赵浪之前吃的土豆粉条。

    只是看了下食物,赵浪吩咐了一句,

    “再多拿一些肉食来。”

    奴脸上露出一丝不情愿,想要说什么,却被赵浪一个警告的眼神给憋了回去。

    萧何看在眼里,却没有说话。

    现在这时节,有酒有肉。

    赵浪有心拉拢,韩信有意牵线,萧何也不抗拒,一时间三人相谈甚欢。

    只是到了中间的时候,萧何找了个机会到了外面,看到屋外的奴。

    神色微动,说道,

    “管家,萧何初来赵王军中,有些地方没有顾全到,还请包涵。”

    奴看了眼萧何,这人倒是个会说话。

    他现在当然知道自家主人看重几人,不然之前也不会想着表明一波自己在主人面前的角色了。

    自然不会给赵浪添堵,回道,

    “萧先生言重了,都是为主人效力,哪有什么要包涵的。”

    萧何笑着点头,表示赞同,随后不经意的说道,

    “还是要多谢管家,这军中的酒肉,倒是不错。”

    听到这个,奴就有些忍不住了,说道,

    “今天的当然不错,那是主人十天的份额!”

    萧何听得神情微动,说道,

    “赵王怎么还有限额?”

    奴有意为赵浪说话,回道,

    “军中的食物都是定额的,这肉**贵,主人说了,要多留给军士们!”

    “所有将士,都有份!”

    “主人请你们这么吃一顿,自己只能吃十天的土豆粉!”

    萧何听到这里,神色微微变得有些严肃,等奴说完了之后,行礼道,

    “多谢管家相告。”

    然后朝房间里面走了过去,

    “萧先生,怎么才回来,来来来,再饮一杯。”

    但萧何此时却摇了摇头,带着几分严肃说道,

    “我等真心来投,赵王却不是真心待我等。”

    听到这话,赵浪微微一怔。

    韩信也懵了一下,倒不是因为萧何说赵浪不真心。

    毕竟刚刚赵浪的态度,大家都看在眼里。

    只是想着,你不是说先看看么?

    怎么转眼就变成了‘真心来投’了?

    “这话从何说起?”

    赵浪不解的问道。

    萧何面色一肃,回道,

    “方才我等进来时,这桌上有一晚食物,那才是赵王平日里的食物罢。”

    “为了招待我等,赵浪拿出了自己十天的肉食份量。”

    “可对?”

    韩信听到这话,看着面前的酒肉,也神色微变。

    赵浪露出一丝尴尬,说道,

    “萧先生,这...”

    萧何说道,

    “还请赵王拿一些寻常的食物来。”

    赵浪这时候也不好拒绝,说道,

    “奴,去拿三碗土豆粉来。”

    奴很快送来三碗土豆粉条。

    看着面前明显要粗粝不少的土豆粉条,萧何却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此物倒是饱腹,而且口感也不错。”

    三人吃着土豆粉条,再次畅谈,只是这一次,谈话就深入了许多。

    从早上一直谈到了中午,赵浪感叹到,

    “萧先生果然大才,从此之后,本王这军中事务,就有劳先生了!”

    萧何听得一愣,他虽然展示了自己的才华了是不错,可对方这交权交的也太爽快了!

    他们才认识多久?

    万一他是个只会空谈的酒囊饭袋呢?

    于是忍不住问道,

    “赵王,你就如此相信在下?”

    赵浪这时候大手一挥,说道,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先生大才,理当如此!”

    开什么玩笑,这人他都不敢用,还敢用谁?

    看到赵浪这坚决地态度,萧何站起身来,行礼道,

    “在下定当竭尽全力!”

    赵浪连忙起身扶起对方,随后从腰间拿出一袋金粒,说道,

    “本王今日却是怠慢了,这些钱财,是我等饮酒的钱财。”

    萧何这次没有拒绝,和韩信相视一笑,笑着收下了钱财。

    几人再寒暄了一阵,赵浪这才送两人去休息,毕竟两人也劳累了一夜。

    等一切落定之后,赵浪顿时露出一个笑容。

    由不得他不开心,如今,他已然有了陈平,韩信,萧何。

    军事和内政上,都有了帮手。

    哪怕有天自己退到了草原上,就凭这些人才,加自己的土豆,火药。

    赵浪第一次,有绝对的信心,打回来!

    就当赵浪心情极为愉悦的时候,另一边,荥阳,项羽正瞪着血红的眼睛,浑身散发出无尽的威势,看着面前的项庄。

    犹如一只暴怒的雄狮,说道,

    “你说什么?!”

    项庄被项羽的威势,震的后退了几步,咬着牙说道,

    “阿羽,我军在定陶大败!大叔父他...他也被秦军杀了!”

    “胡说!”

    项羽极为狂暴的吼道,

    “大叔父怎么可能会被杀!”

    项羽不愿意相信这个事情,项梁虽然不是他的父亲,但他的武艺和兵法都是项梁教的。

    两人的关系,却比父子还要亲近。

    他成人之后,项梁也是把他作为项氏的继承人来培养。

    但是现在,这么一个亦师亦父亦友的人,居然被杀了?!

    项庄这时候也含泪说道,

    “阿羽,我知道你难受,但现在项氏就要靠你了。”

    “秦军如今已经夺了定陶,正在朝荥阳杀过来,你要早做决断啊!”

    听到这话,哪怕项羽再不想相信,也知道,大叔父已然不在了。

    这时候,一旁的范增面色极为严肃的说道,

    “阿羽,如今秦军势大,我等应当退守楚地,集结大军,再图后效!”

    范增之前就让人警告过项梁,小心秦军有诈。

    却没有想到,秦军的反击居然致命!

    一战,就杀了项梁!

    现在,他们手中也不过只有五六万楚军。

    而且大多是征募来的民夫,不可能是秦军的对手!

    “退守?”

    听到范增的话,项羽眼中闪过一丝暴虐,大吼道,

    “我要秦军血债血偿!”

    范增皱起眉头,看着几欲发狂的项羽说道,

    “阿羽!秦军气势正盛,我等...”

    只是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项羽就下令道,

    “传令!八千江东子弟骑兵,随我突袭定陶!”

    “项庄,你带其他人随后而来!”

    说完,也不等其他人,直接拿着自己的大戟,朝外面走去。

    看着威势逼人的项羽,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阻。

    不多时,外面就传来了调兵遣将的声音。

    屋子里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项庄更是愣在原地。

    定陶离这里可要数百里,你这八千骑兵冲过去,还能打仗吗?

    再说了,我是骑着马连夜跑回来的,可带着步兵,狂奔也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到啊!

    还有辎重粮草,我怎么安排!

    可这些话,他都没敢说出口,那个时候,他真怕项羽杀了他!

    好在坐在上位的范增很快说道,

    “项将军,您辛苦些,带军中精锐,携三日粮草,立刻出发。”

    “老夫领军带着辎重粮草随后支援!”

    不多时,范增就将事情安排妥当,项庄松了一口气,有人安排就好!

    连忙领命,转身朝外面走去,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连忙喊道,

    “刘邦!速随我杀回定陶!”

    刘邦这时候有些迷茫,但还是跟了上去,他现在没得选择。

    而在房间内,范增满脸忧色的叹了一口气。

    项氏如今实力最强,可是没了项梁这个主事人。

    项羽这冲动的性子可如何担得起事?

    如果此次突袭定陶失败,楚军在短期内,可就没了进攻的能力!

    当然,如果能夺回定陶,那么这主动权,就还在楚军手中!

    挥了挥手,范增不在多想,朝外走去,准备安排粮草辎重。

    到了外面,就看到项羽带着八千骑兵,气势如虹的朝定陶杀了过去。

    组织后勤,其实极为枯燥,但又极其重要。

    等出发的时候,已然是傍晚,范增却还是坚持夜行出发。

    只是分批次而已。

    两天两夜的行进之后,已然快到了定陶附近,一名骑兵狂吼着疾驰而来,

    “我军大胜!击破定陶!”

    “我军大胜!击破定陶!”

    范增听得眼睛一亮,连忙道,

    “加速前进!”

    然后面带喜色的看向定陶,倒不是因为夺回了城池。

    而是因为,看到了项羽身上的一个特质!

    八千骑兵奔袭数百里,居然能击破数万秦军!

    这是何等的伟力!?

    项羽,有王霸之资!

    一天前,定陶城外。

    蒙毅正在带着秦军后撤。

    回首看着还在城头搏杀的楚军将领,脸色极为难看。

    他没有想到,自己又遇到那个人。

    那个在云梦泽以一人之力,差点动摇了秦军防线的人。

    而这一次,对方带着八千骑兵突袭而至,骑兵变成步兵,居然从正面攻破了定陶!

    虽然也因为秦军极为疲惫,可对方也是啊!

    他其实还能守,但是损失会很大。

    大秦现在损失不起,只能后撤。

    “项羽!”

    蒙毅默念着这个名字,微微皱起了眉头。

    秦军中有谁能和他正面交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万古神帝〕〔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术师手册〕〔偏偏宠爱你〕〔大魏读书人〕〔全职艺术家〕〔崛起诸天从圣墟开〕〔北派盗墓笔记〕〔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