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魑鱼外传之雾洇鬼〕〔在霸总身边尽情撒〕〔绝代狂兵〕〔重生后我和亲爸死〕〔重生梦联网〕〔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彼岸花飞轻似梦〕〔巫神创世纪〕〔武霸帝尊〕〔地球穿越时代〕〔神医痞妃:王妃拽〕〔天宇异界录〕〔八荒圣王〕〔灵契之主〕〔超勇的我随身带着〕〔噬魂师传〕〔长生榜之凡人纪〕〔我只是一名持剑人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本为尊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有惊无险
    此役一共持续了接近三天,城墙之外死伤无数,城墙之内亦多有折损,但相较于城外,城内死伤只抵其十之一二,这在史册中绝对算得上是一次大捷。

    但当萧聪将所见所闻悉数诉于萧天宇时,后者脸上却未露出半点欢愉之色,反而面色愈加凝重,看上去忧心重重。事实上萧聪心中亦有所担忧,他虽已知道独孤家靠燃魂之蛊将夜府祀府玉蛇府与屠灵府部众全部控制,但他可不认为这燃魂之蛊能令其恐惧到飞蛾扑火的地步,做人做事不要太过分,万事都要留一线,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独孤家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事出无常必有妖,这大胜来的实在是太过容易了些。

    大战过后的第一个早晨,萧聪再度登上圣城高墙,俯身而望,入眼是一片尸横遍野满目疮痍之像,修士、凡人、灵兽、武器等堆积在下面的一片惨不忍睹里,分不出彼此活像摊烂泥,因为他们已被干涸的血液连接在了一起,看上去既悲哀又恶心,这已然成了一片足有十万人之众的修罗场,萧聪甚至可以感觉到未离开的残魂在上空留恋盘旋,哼咿着一曲曲不知名的离歌,歌声回荡在这片天地间,使初升的太阳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悲凉的晕。

    脚下突然有一大片黑影急速掠过,萧聪缓缓抬头,看见坤悦扇动着巨大的翅膀,自高空俯冲而下,于距地面不足十尺的地方悬停,她仰起细长的脖颈,一声凤鸣直上九重云霄。

    萧聪愣了一二刻,突然大喊道:

    “不要!”

    可为时已晚,一缕粉色火焰自坤悦弯弯的凤喙上飘然落下,萧聪瞠目圆睁,他就这样看着那缕粉红色的火焰洒在地面的一片尸体上,像一瓢扬起又落下的春水。

    “噗!”

    一条火蛇凌空窜起,进而带动万千火苗钻天而上,只用了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圣城高墙之下便已化作一片百丈火池,烈焰熊熊,宛若地狱。

    坤悦转过凤首,凌厉的目光冷冷地落在萧聪身上,不怒自威道:

    “萧家小子,你要作甚!”

    萧聪目呲欲裂,他将目光从火海慢慢上移,仰着小脸儿与坤悦遥遥相对,一瞬不瞬,

    “前辈这些人身体里都有燃魂之蛊,烧不得的!”他努力抑制着声音里的颤抖,带着微微的喑哑道。

    坤悦歪了歪头,不解道:

    “嗯?什么燃魂之蛊!”

    远方隐隐传来分外有节律的拍翅声,萧聪猛然抬首,指着远处几个黑点冲坤悦大声喊道:

    “杀了他们,别让他们过来!”

    坤悦眼中闪过一瞬的疑惑之色,当即却未作迟疑,凤翅飘飘然一挥之间,几只彩羽化作箭矢激射而去,准确无误地插在飞来的几只漆鸦身上。

    箭矢带着漆鸦旋儿飞回,并悬

    停在坤悦眼前,

    “这是什么?”

    萧聪见状,眼神中突然露出了莫名的惊喜之色,他兴奋道:

    “前辈就是这样,千万不要让它们落到地上,一根羽毛也不行,您先在这儿守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萧聪刚要转首撒丫子狂奔,耳畔坤悦那不怒自威的声音却又蓦地响起,

    “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再走。”语气漠然冰冷,仿佛是在下一道禁令。

    “前辈来不及了,这漆鸦是燃魂之蛊的引子,只要它一落地,蛊雾飘进城里,我们都得完蛋,你先在这儿守一会儿,我去禀告御王以进行紧急撤离。”

    “小娃娃,慌什么!”

    坤悦缓声斥道:

    “这燃魂之谷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萧聪急得直想跺脚,心中大骂,

    “这该死的扁毛大畜生,性子也真够犟的,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摆她那王者之风的谱!”

    但对面的可是现在圣城里辈分最高的前辈,他也不好敷衍冒犯,神思急转之间脱口而出道:

    “有,就是你眼前的漆鸦,它可以吞噬这燃魂之蛊!”

    坤悦深深地看了萧聪一眼,转而将目光移回到眼前的漆鸦身上,不再开口说话,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于是接下来萧聪便得以见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彩羽渐渐虚化,变成一抹流光窜进漆鸦的身体里,然后那几只本已死透了的漆鸦,竟奇迹般地活了!他们重新拍打起翅膀将下方尸体焚烧后产生的黑雾一点一点的吸入体内。

    萧聪往前轻探着身子,站在高墙之上,微张着小嘴儿,诧异的小眼神儿。良久,他才用鲜红的舌头抿过一圈嘴唇,嘴角越翘越高,弯弯的眉眼里满是喜意,

    “这也能行!”

    “十几万人的蛊量,也不知这几只漆鸦够不够用……”

    忧愁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他静静地站在城墙之上,等待着盖棺而论的那一刻。

    神兽就是神兽,连起死回生这种事都能轻易做到,想想也实在够匪夷所思,但萧聪又不太敢确定是否真的是坤悦重新给了那几只漆鸦生命,因为好生之德毕竟是老天爷的分内之事,其他人实在不能轻易染指,他倒更愿意相信这是因为凤凰贵为禽鸟之皇者,千禽万鸟皆要听之号令,而那化为流光窜入漆鸦身体里的彩羽,应该是一缕缕她用以控制的灵识。

    “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让她将之杀死了,直接用威压控制他们该多省事。”他在心里得了便宜还卖乖似地懊悔着。

    这几只漆鸦竟能将十几万人身体里的蛊毒全部吸尽,也当真是万幸之事,好在是虚惊一场,如若不然,那圣城之中屯驻的四十万甲士以及萧天宇等人可就真的要遭大殃了。

    “这独孤家当真恶毒,为了

    安抚夜府他们的人心,竟能使出这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如今偷鸡不成蚀把米,哼哼,”

    萧聪心里发出几声冷笑,回头一想又觉不对,

    “咦,这漆鸦到底是用来敛蛊的还是来放蛊的?我怎么记得秦管家对我说过,死去的漆鸦好像也可以吸收蛊毒,不对,急糊涂了,有点乱……”

    “不过若这漆鸦真的落尽火焰里,那便真是覆水难收万劫不复了,管他是来敛蛊的还是来放蛊的,把这事儿解决就对了,我可不认为独孤家会那么好心,不想了,就这样吧。”

    正想着,几个黑色的东西遥遥飞来,准确无误地落在萧聪脚边,萧聪出于本能迅速往后跳了一步,抬首而望,见坤悦已经悬停在自己上方不过几尺的地方,他讪讪一笑,

    “前辈,您这是……”

    “交给你处理啦,处理得干净点。”

    萧聪低头看了眼横七竖八的躺在自己脚边的几只漆鸦,这些黑不溜秋丑陋至极的家伙,在吸收了十几万人体内的蛊毒之后,身体不知比之前大了几倍,再抬头时却见坤悦已振翅而去,他扁扁嘴,一张小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她怎么能将这些东西交给我来处理呢?这心也太大了点儿吧。”

    他慢慢地在城墙上席地坐下,两条胳膊抱着并起蜷曲的双腿,守在这几只死透了的漆鸦旁,眯起眼睛望着远方,眼角余光可以触及到的城墙下方,此时又换成了另一幅景象,那里再没有一具尸体,只有裸露在外的被火炮炸得坑洼遍布深浅不一的土地,坤悦的刚猛霸道的粉焰将尸体烧得干干净净,连点灰都没给留下。

    “他们应该不会这么轻易放弃吧。”

    他坐在那儿,心里头暗自琢磨着,

    “怎么着也是十几万人呢,当初四个人他们都舍不得,何况是现在。”

    他的嘴角慢慢沟出一个唯美的弧度,与弯弯的眉眼一同勾勒出一副淡淡的快活,他摇晃了几下身体,嘴唇突然间裂开,露出了晶莹雪白的牙齿,东方是冉冉升起的朝阳,一截红袖似从天边扯下,轻轻地蒙在了他的脸上,他感觉内心里的世界就如同眼前这方苏醒的天地般,慢慢地清晰并明亮起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温暖的时光〕〔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娇妻太美花样宠〕〔莫锋颜月荷〕〔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洪荒我有百万亿功〕〔诸天最强阴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