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火影之救世主〕〔吾家娇女〕〔我明天可能会死〕〔带着文臣武将混异〕〔诗意的情感〕〔重生名门娇妻:厉〕〔玄门第一相师〕〔极限穿越世界〕〔疯狂进化〕〔大漠孤烟之庆丰城〕〔再活一万次〕〔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古神之混沌青莲〕〔我有神级键盘〕〔废物女婿〕〔我复活了科学家〕〔天命妖王〕〔我大舅子是三国名〕〔我家老板竟然来自〕〔天城之帝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本为尊 第一百八十章 攻城
    萧天宇圣城宅院的书房里。

    萧聪、萧天宇、元械长老、还有秦管家在各自的座位上坐着,书桌上铺着一张纸,其上是萧聪的笔记。

    “阵事事毕,计划里最难过的一道坎也就算过去了。”

    说着,萧天宇身子前倾,拾笔在纸上划了一道,偏头向静坐在一旁的秦管家问道:

    “至于下面的事情,老秦,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秦管家起身作了一揖,波澜不惊地回答道:

    “口风早在一个月前就被放出去了,借夜府之徒早已潜入圣城一事发挥,叶方城怕是早已知晓老爷暂住城中,只要他点头,其他几个府主就没有不信的道理,有祀府、玉蛇府和屠灵府在一旁施压,他不承认都不行。”

    “可他们为何直到现在还不攻城呢?莫不是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萧聪眉心微皱,问道。

    萧天宇笑了笑,

    “一道口风怕还不能让他们完全相信,我们还要一个引子。”

    “引子?什么引子。”

    “一个让他们感到害怕得要狗急跳墙的引子。”

    “父亲是要……”

    “老秦,你再谴人放一个口信出去,就说我萧家要倾尽全族之力,帮四大御王修建天行七杀阵,不日动工!”

    “是,老爷。”

    秦管家躬身作揖一拜后便出去了。

    “父亲,这样做会不会太激进了?你这一句话放下去,那可就不是狗急跳墙,该是兔子咬人了,万一他们同心协力,这圣城怕是撑不了几天的。”萧聪两臂撑在椅子的扶手上,斜探着身子,不无担忧道。

    谁知萧天宇只是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胸有成竹道:

    “吾儿放心,夜府与玉蛇府等之间并非铁板一块,一同进伐必是各有顾及各有保留,要想做到同心协力倾巢而出,怕是需要磨合几次才能达成。”

    萧聪仔细一想,觉得萧天宇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然而转念一想,全身却竟不由自主地完全放松了下来——对面有独孤家在,我还操个什么心!

    原是自己太入戏了。

    三人一直聊到日落西山时方才散去,整个计划的制定到此算是告一段落,萧聪知道,只要独孤家那边不出尔反尔从中作梗,叶方城这次便必死无疑,但他一向是个心思缜密不容露细的人,

    “万一独孤家和夜府合起伙来坑我怎么办?不行,我得做好两手准备。”

    可回房想了好久,依旧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必要花心思来思考这个无聊的问题,

    “小爷我有卜天卦在手,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他独孤家能奈我何?况且我有卜天卦这事儿,独孤家怕是还不知道呢,就算知道了他们也无计可施,这可是龟府的至高秘宝!”

    正想着,嘴角勾得越来越高

    ,一张人畜无害的小脸上慢慢浮现出几分邪异的微笑,他自床上一个鲤鱼打挺翻到地上,用力撑开双臂,头颅夸张地向后仰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翌日一大清早,天笃送秦管家回去萧家,萧聪知道这是一记暗号,预示暴风雨就要来了,秦管家此次回府名义上是要去接人,但实际上却是回去避难,他不会再回来了,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萧天宇将与叶方城就十三年的恩怨做一个彻底的了结,而秦管家要么在风头过后去龟府接人,要么在风声过后来这儿给他俩收尸,但萧聪却笃信,只要有他在,第二种情况是绝对不能发生的,因为他不允许!

    “就算独孤家稳坐玄真玄术第一宝椅,但也不见得会有什么能困得住我卜天卦的秘器!”

    越来越浓重的杀伐气息自圣城和南方野地弥漫而起,并蔓延向两方的中间地带,悄然而激烈地不断切磋摩踵着,风声鹤唳,剑拔弩张,圣城内外人心惶惶,里边的人怕外面的人攻势迅猛破城而入,外面的人怕里面的人会有什么不可揣测的后手,天行七杀阵的事儿他们应该还不知道,但根据主事儿人这过激而反常的命令,他们可以猜测到上面的人开始怕了,

    嘴上说的不怕,放在心里其实全是假的,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搁在家里就是顶梁柱的人,怎么能放下心中的牵挂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战乱的水深火热中去,所谓参军,不过是为了混点军响养家糊口罢了,除了残酷的徭役制度,若是能靠别的方法获得生存,谁还来趟这趟浑水,就是死了,还不知道自己是为谁卖命的呢?马革裹尸埋骨他乡,想想就觉得不值,可生存这件事对于大多数来说,可从来都不是我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铅云越积越厚,沉闷的空气里似充斥着水汽,压抑得人直喘不过气来,萧聪站在高高的黑岩城墙上,负手遥望着远处那黑压压的一片,目光凝重,

    “时间不会太久了……”

    第三声嘹亮的号角声响起,似一道划过天地的晴空霹雳,画面如应声而裂的锦帛,破碎开去后取而代之是一片硝烟弥漫刀光剑影,箭弩的飞矢“咻咻”不停连成一片,火炮投掷而出的炸药在城墙下绽放灿如烟花,身披重甲的兵士在城墙上将劲弓拉成满月,箭矢直指城外迅速漫来的一片黑潮,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浩浩殇殇,势头迅猛。

    萧聪立于城墙之上,身子挺得笔直,他抿着嘴角冷笑,望着高塔之下成千上百消弭于瞬息的生命,面无表情,这些看上去悍不畏死的人,不过是破罐子破摔心存侥幸着孤注一掷罢了,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就得为自己所做的选择负责,这没有什么好可怜的。

    “五个势力竟没出一个天阶以上的,

    真是狡猾。”

    他冷笑道,转脸看向站在指挥亭下身披金甲的星广浩,发现后者正缓缓捋着腮下长髯,面色沉稳而又冷漠。

    “没有天阶以上的高手,玄悦他们便不能贸然出手了,这倒不是什么玄真界不成文的规定,只是若对方与自己实力差距太大,杀伐过狠会招致不必要的因果,于功高者来说是一笔赔钱的买卖,反过来说,若连这等低级角色四大御王都搞不定,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胜之不武,欺世盗名,可若说五个势力里面连一个天阶以上的高手都没有,恐怕连鬼都不相信,至少叶方城这厮的实力绝对在天阶以上,他的血影大法诡异非常,只要取得足够的宝血修为便可进步如飞,扶摇直上,他在夜府主事多年,明里暗里各种渠道应能应该能得到不少吧,夜府和慕容家,暗地里联系,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才建立起来的。”

    萧聪就这么静静地负手立在城墙之上,心里不停的琢磨着,

    “可明知是飞蛾扑火,以卵击石,为何还要冒如此之大的风险来攻打圣城呢?就凭他们这几个势力,恐怕连给坤悦塞牙缝的都不够,要换成是五大教还差不多,莫不是独孤家给了他们什么承诺或是留了什么后手?声东击西,调虎离山?可星广浩他们又不是傻子,独孤家这边更不是傻子,无端丢进来这么多条性命,图什么呢?”

    他思来想去,终究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前夫晚上来南诺顾〕〔容昧苏显〕〔掌欲诸美〕〔魔法大陆上我并不〕〔龙珠之最终守护〕〔穿成五零男主的心〕〔恶魔住隔壁封奈莫〕〔乌羑市灵异事件簿〕〔我靠美食直播火遍〕〔皇帝群雄召唤〕〔我成了娱乐圈团宠〕〔火影之最强嘴遁〕〔全职散人高手〕〔塔防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