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飞行系统 第87章 买醉
作者:没钱买辣条的小说      更新:2017-05-04
    ,更新快,,免费读!

    军港中,王涛正脸色难看的等在第16支援舰队的停泊点!

    他在等王颖,三天前王颖对他说,刘吉身受重伤,必须到医疗舰去治疗。

    可就在刚才,他遇到了沙莎,沙莎却告诉他,两艘试验舰的医疗室都是国内最好、最先进的,如果这里都治疗不了,那送到哪里去都是一样的!

    知道这个情况后,王涛马上联系了登陆营的营长苗威,向他打听刘吉的去向。后者告诉他说,刘吉在登陆107星球时,已经失踪了!

    战场失踪,最大的可能就是尸骨无存,其次就是当了逃兵,还有一种很小的可能,那才是真的失踪了!

    “小涛,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王颖走了过来。

    “你问我怎么了?我还要问你呢,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刘吉遭遇不测了?”王涛愤怒质问着。

    闻言,王颖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她之所以骗王涛,就是怕刘吉的消息让他本就处在崩溃边缘的心理彻底崩溃!可现在却是直接被王涛发现了!

    “你都知道了,”王颖低下了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的,我只是担心你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是啊,哈哈哈!”王涛露出了讽刺的笑容,“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一个连事实都接受不了的人!”

    “不是,不是!你听我说,你当时真的很消沉,我是真的害怕,真的!真的害怕你想不通。”王颖都要急哭了!

    “我不想听你解释,我只知道,你居然对我隐瞒我最好兄弟的消息!”王涛冷声说完,然后一转身,直接快速离开了!

    “王涛,你别走,你等等我!”王颖想抓住王涛的手,可王涛是谁,以他的能力,又怎会被轻易拉住呢!

    王颖无力的看着王涛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感觉天都要塌了,眼泪刷刷的往下掉,可却怎么也哭不出声!

    ……

    夏晓在不远处目睹了两人的争吵,不知为何,心中既为两人担心,又有些窃喜!

    “夏晓,你真是没救了,别人吵架,你居然还高兴起来了!”夏晓小声的嘀咕着。

    “诶呦,这不是夏大美女吗,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你啊!”

    闻言,夏晓转头一看,原来是以前有过共事经历的尉迟项飞!

    “尉迟项飞,注意你的言辞,你是个军人,别弄得像个流氓一样!”

    对这个拒绝了自己母亲提出的婚约,又四处宣扬自己是个丑八怪的人,夏晓是一点好感都欠奉!

    “不是吧,怎么几年不见,这刚一见面你就像吃了枪药一样?”尉迟项飞根本不知道,眼前的玉人儿,就是常丽将军的女儿,当然了,他如果知道,一定会后悔的想自杀!

    “有事就赶紧说,没事儿我就要走了,我可没时间陪你瞎扯!”

    “什么态度!”尉迟项飞无奈的说道:“给,你的调令,记得休假结束后赶紧去报道。”

    “调令?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事儿?而且为什么不通过军用终端发送?”夏晓有些疑惑。

    “因为保密!”尉迟项飞说道,“好了,调令我是送到了,至于你去不去,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了!拜拜啦!”

    既然人家不给好脸色,尉迟项飞也不会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哼~”夏晓冷哼一声,就要去找王涛,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可现在哪里还有王涛的踪迹?

    …………

    王涛径直来到了民用港口中的一家酒吧,进去后,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要了两瓶最烈的酒,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

    可王涛是什么样的体质,两瓶白酒下肚,根本一点醉意都没有,除了感觉有点辛辣以外,再没有任何反应了!

    “呵!”王涛苦笑一声,暗道想要买个醉都这么困难!

    “嘿,小子,这烈日酒可不是这么喝的!”尉迟项飞自顾自的坐到了王涛对面,伸手叫来了酒保。“四瓶烈日,一瓶飞天茅台,一瓶黑玫瑰!再来个调酒器!记他账上。”

    “好的,您稍等!”酒保。

    王涛抬头看了眼尉迟项飞,“你怎么来了?”

    “我啊?我是听说某人最近心情欠佳,就过来看看,是不是有落井下石的机会!”尉迟项飞调侃的说道。

    “现在看到了,那你的石头呢?砸过来吧!”王涛无所谓的说道。

    “别着急啊,马上就准备好了!”

    一会儿之后,尉迟项飞用调酒器调出了两杯像墨水一样的东西,然后又用酒精灯加热了一下,最后又扔进去两个冰块!

    “来吧,看看这石头硬不硬!”尉迟项飞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见此,王涛也不犹豫,直接一仰头干了一杯!

    “咳!咳!”

    酒一入喉,王涛就感觉到酸,辣,呛,既凉,又烧!难受的他干咳了两下!然后就感觉一股燥热气直冲脑门,让他有了一种眩晕的感觉!憋得他满脸通红!

    “怎么样?爽不爽!”

    王涛感觉难受极了,可他就是来找这种感觉的,自然是欣喜异常了!

    “好,这石头够硬!继续!”王涛说完,就把另一杯也干掉了!

    于是,两个人一个负责调酒,一个负责喝酒,最后把刚点的酒喝完,又重新要了一份喝光后!王涛才眼前一黑,栽倒在了桌子上!

    见此,尉迟项飞不禁摇摇头,“何苦呢,人家女孩不也是为你好嘛?你有什么不知足的?生气都生得莫名其妙!还得我这个教官来亲自救你!”

    说着,尉迟项飞就拉起王涛,扶着他就要往外走。

    “客人,客人,您还没结账呢!”酒保赶紧拦住了二人!

    “什么?”尉迟项飞一愣,然后看看王涛,不禁心中大骂,“尉迟项飞你个白痴,怎么不趁他清醒的时候让他把帐结了啊!”

    “知道了,一共多少钱?”尉迟项飞将手臂伸了过去,让酒保从终端里划。

    “10瓶烈日4000,2瓶黑玫瑰1000,2瓶飞天茅台40000,总共4万5000信用点!”酒保说道。

    闻言,尉迟项飞吓得赶紧把手缩了回来!“多少?2瓶飞天茅台4万信用点?你怎么不去抢?以前不都是3000一瓶吗?”

    “客人,我们店三年前就已经不再出售平常的飞天茅台了,现在出售的飞天茅台,都是窖藏五十年的!”酒保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