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魑鱼外传之雾洇鬼〕〔在霸总身边尽情撒〕〔绝代狂兵〕〔重生后我和亲爸死〕〔重生梦联网〕〔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彼岸花飞轻似梦〕〔巫神创世纪〕〔武霸帝尊〕〔地球穿越时代〕〔神医痞妃:王妃拽〕〔天宇异界录〕〔八荒圣王〕〔灵契之主〕〔超勇的我随身带着〕〔噬魂师传〕〔长生榜之凡人纪〕〔我只是一名持剑人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谋境 前卷 云宫降临 第五十九章 过眼云烟(七)
    当代地球的异能者,展尘和琴音他们四个当然也知道。

    这是一个范围很小的圈子,在庞大的地球人口总数中,占比很小。

    这些地球当代的异能者们,放在当代陆地文明的古代也有,只是那时候叫修仙或者是魔法而已。

    华夏古代,修仙之人并没有少过,西方世界的魔法师也没有少过。

    甚至展尘那家伙闲着无聊,专门又去捣鼓出来了五爪神龙和西方魔龙,天使啊,吸血鬼啊,狼人啊,九头蛇啊等一堆生物。

    他的金星时期和更早之前的初境回梦时期,本来这些同样能进化出高等智慧的生物就是他的同伴。

    由此形成了当代文明有记载的,各种千奇百怪的神话传说。

    以前的地球人类文明,偶尔也有类似的神话传说,内容并不一样就是了。

    这些兽类生命,在荒境是最多的,同样拥有时期的悠远漫长历史。

    除此之外应该就是封界密林里最多,然后才是初境星空宇宙。

    展尘他们完全放手之后,这一世的地球人类,这些东西都因为各种原因渐渐消失,退出历史的舞台。

    地球走上和成境一样的科技发展道路后,更是几乎完全看不到了,数量相对来说很少的当代异能者只能渐渐退隐幕后。

    这是当今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所谓的异能,和展尘他们的术式体系从本质上来说,没有太大区别。

    地球的异能者们,将自身们视为是超前进化的人类。

    不过他们拥有的异能,在琴音他们看来,还很初始。

    将身躯能量化,遨游广阔的宇宙,穿越时空,对于他们来说还很遥远。

    他们只是拥有一些超乎常人的能力而已,没有达到他们自己拍出来的科幻电影,或者是超级英雄电影里的那种程度。

    超级英雄电影里拍出来的,也比不上像琴音他们四个这样的巨佬,用术式能做完成的事情。

    像当代世界历史里著名的科学家们,牛顿,特斯拉,爱因斯坦,霍金等,智力和思维远超常人,就可以算作是异能者。

    像陈征这样的家伙,也可以算作是异能者。

    像陈征的大哥陈战那样,军事技术出色达到一定程度的人,同样可以视为初级的异能者。

    只是没有接触到特定的异能者圈子,就完全无从知晓而已。

    异能者的圈子隐藏在正常人类社会之下,至少琴音知道好几个以洲际大陆划分的区域内都存在着异能者的组织。

    这些地球上隐藏的异能者组织个个都是庞然大物。

    他们的旗下暗中控制着的,涵盖着非常广泛的领域范围,不乏和普通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产业。

    机械制造,金融相关,各国局势,探索太空,尖端科研,等等。

    华夏所处的亚太地区也有。

    组织的一部分成员,和华夏高层有着深度密切的合作。这些当代的异能者们挂在军队系统里,没有明确的编制和称号,直属于华夏的核心高层。

    这些异能者组织,暗中控制引导着当代地球人类社会的走向和命脉。

    不过和琴音不知璃他们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不知璃这么说了,琴音就用神识道:“怎么,你有兴趣?”

    “有点点吧。我还是对甜甜的奶茶更有兴趣。”不知璃笑道。

    ......

    ......

    七年后,2019年夏。

    二十二岁的陈征,中学毕业之后并没有参加高考,也没有去上大学,开始帮着父亲陈天河和大哥陈战做事。

    陈征是那种隐居幕后的军师类型人物,多数时候不抛头露面,都是大哥他们去完成,他只负责出谋划策。

    他的病情这些年来,严重恶化过一次,一度甚至到了他要依靠拐杖或者轮椅才能完成行动的地步。

    但二十岁那年,他又从轮椅上奇迹般地重新站了起来。后来这两年,病症出现的情况表现出了明显的消退,渐渐朝着痊愈的方向去了。

    对此陈家上下都是喜极而泣,每个人都高兴的不行。

    特别是父亲陈天河。

    这个和他妈妈一样苦命的儿子陈征,让他这二十年为了儿子的病担心不已。

    陈天河自己都一度绝望过,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看不到,儿子陈征重新再站起来的那一天了。

    他害怕自己这个脑子极其出众的天才儿子,还没能帮到他们就英年早逝了。

    因此陈天河和长子陈战,都是挺着急的。

    一方面出于私心希望陈征尽快为家族出力,一方面出于亲情却又希望陈征的病能出现好转的迹象。

    陈征二十岁重新从轮椅上站起来的时候,陈天河大喜过望,摆了一座宴席广召亲朋好友,喝了个酩酊大醉,黎萍和陈战都拉不住他。

    陈征的病虽然开始渐渐好转了,不过因病长年体弱的他,还是很瘦弱,身体免疫力也达不到常人应有的水准。

    每天他都会在家里的健身房,有专人在场看护的情况下做适量的运动锻炼,不过二十二岁的时候,陈征还是很瘦弱。

    多年重病留下的身子,可没那么容易重新健康起来。

    不过病情好转,陈征自己当然也是非常开心的。

    过去因为身子弱,他不能开车,不能和同龄人一起上体育课,不能去大哥那里练习打靶熟悉枪械,不能吃很多类型的食物。

    有太多的事情陈征都无法完成,病情好转之后他至少就能渐渐去尝试了。

    二十岁生日那天,大哥陈战送了他一辆军用吉普。

    就是陈战自己常年开的那辆,直接就送给陈征了,陈战知道自己这位三弟喜欢。

    到二十二岁的时候,陈征已经学会而且可以自己开车了。

    他们同父异母的四兄妹之间,感情仍然很好。

    年过三十的二姐陈青棠,已经开始在系统里有了步步高升掌握实权的样子了。

    年方十五的小妹陈心棠,也在正常上初中了,是初三的学生。

    在家请老师上课虽然更有针对性,但是会失去正常的人际社交和正常的成长过程。

    因为陈征十五岁那年发生的事情,陈心棠上课的时候校外同样有着很多忠心值守的保镖们。

    陈心棠年纪最小,是陈天河老年得女,也是他们全家人的掌上明珠。

    陈征坐在军用吉普里,抓着苹果手机,有点苦恼。

    这些年来,他们陈家一直在查那个境外雇佣兵组织的背后势力。

    当年那个行刺的狙击手,在现场留下了一把反器材狙击步枪和一柄军用匕首。

    这些都是足够珍贵的线索。

    通过查枪支和匕首的型号来源,他们就能锁定是哪个雇佣兵组织接了这单活,再继续顺藤摸瓜地查发出这单活的幕后主使。

    但是八年了,也仅仅只查出了冰山一角。

    对方似乎是个涵盖了很多行业领域的庞然大物。

    陈征也想不到的是,他们陈家的对手,是隐藏在欧米地区明面之下的异能者组织。

    异能者,陈征从不认为真的存在。

    他从小病重,导致他不信神,不信任何奇奇怪怪的东西,只相信科学,只相信自己。

    他的病能出现好转,和他这么多年以来,坚持不懈地和病魔作斗争,鞭策自己,谨遵医嘱有很大关系。

    但是陈征记得十五岁那年,几天后陈战带着出海回来的手下来别墅见他。

    陈战身边,同样龙精虎猛的汉子向他们兄弟俩描述了那天他们和行刺的狙击手交手的情况。

    对方军事规避动作极为娴熟,很难有效用枪击中,而且双方的第一个照面,对方就从树上向他们扔来了一排飞刀。

    他们都闪躲了,但是藏在树上的对方,掏出手枪开了一枪。

    子弹不是奔着他们人去的,而是击中了一柄空中飞去的军用匕首。

    那个面朝大树死状诡异的同伴,当时匕首从他身侧飞过,然后被手枪子弹精准击中,猛地倒回来,精准地刺入他的后脑勺。

    这是什么操作?

    不说陈征没听说过,身经百战的陈战同样也没听说过。

    这就不像是正常人类能够掌握的军事技巧。

    用子弹去击中空中飞行的军用匕首并不难,陈战右手还好的时候自己同样也能做到。

    但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控制匕首转向完成攻击,非常难。

    以子弹的冲击力,被击中的匕首会朝向什么方向,以什么方式飞出去,可不好说,也几乎无法控制。

    视匕首的材质,重量,运动状态不同,可能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陈战手下的描述,那柄匕首被子弹击中后转向,直直地刺进倒霉同伴的后脑勺,他们同样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操作,所以完全没有防范。

    而且还有一点,以当时他们和行刺狙击手那颗树的相对位置,被子弹击中后转向的军用匕首,不应该有足够能深深地刺入人体后脑勺的力量。

    后脑勺那一块毕竟靠着头骨,很硬,正常飞刀就算这样被子弹击中转向,也不能刺穿头骨。

    那柄匕首,正好避开了坚硬的头骨部分,斜面向下,刺入了相对软弱的上脖和连接着脑袋的顶部脊椎骨区域。

    就算这样,飞刀想只留一小截刀身在外,深深刺入的话,也需要非常大的力量。

    能深深刺入,不管是刺入的程度和角度,本身都很诡异。

    而且还不说要完成这种操作,得需要多精细的预判和控制能力?

    陈征那时候就意识到,恐怕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他并不知道的东西存在。

    他隐隐约约接触到了比他们陈家所在的灰色地带,隐藏得更深的当代异能者世界。

    虽然并不知道对手是欧米世界的庞然大物,但是这八年来,陈征十八岁后就开始帮着父亲陈天河,大姨黎萍,大哥陈战他们做事。

    他心里很清楚,对方恐怕是比他们陈家高不止一个等级的存在。

    这样的庞大势力,为什么会要来专门针对他们陈家?

    这件事本身也透露着蹊跷。

    不过这八年对方并没有太多过激的行为,也没有再来找过他们陈家的麻烦,旗下的一切事业都发展得顺风顺水。

    正因为如此,陈征才会一直都有些古怪直觉般的隐隐不安。

    跑来刺杀他一次,失败了不说,还引起了他们陈家的反击,这就没有下文了?

    不像是正常的出招风格,陈征不知道对方主事的是什么人,但是他看不透对方的想法,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

    不过暂时让陈征烦恼的不是这些事。

    他在手机屏幕上反复划着两个名字。

    何玉,以及小妹。

    去年他在大哥公司工作的时候,认识了个来兼职实习的大学生女孩,后来这个叫何玉的女孩就存进了他的手机,他的心里。

    从小除了家人之外就没有什么朋友的老处男陈征,终于也谈恋爱了。

    何玉是个脾气很火爆的女孩子,也不图陈征他们家有钱,陈征是死缠烂打才勉强追上她的。

    陈征虽然身材不好,但是死缠烂打的功夫,没谈过恋爱的他倒是

    挺无师自通的,最终还是成功打动了美人的芳心。

    他和何玉在一起也有大半年了,多数时候陈征都是看她脸色的。

    陈征正纠结呢,电话来了,是二姐陈青棠的。

    “姐,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正好,我正愁着呢。”陈征接起来。

    “有什么还能让你这个大天才发愁的啊?”那头的陈青棠道,“我下班了,陪我吃个饭去?”

    “不带你这样的啊姐。”陈征抱怨道,“你眼界高不愿意结婚那是你的事,回回相亲都拉着我去当挡箭牌,过分了啊。”

    “你有约了?说来听听。”陈青棠说。

    陈征那个女朋友何玉,她见过,对她一口一个二姐地叫着,陈青棠印象挺好。

    要是和女朋友约了吃饭的话,她就不勉强陈征了。

    自己这个弟弟命苦,能像普通人一样正儿八经谈回恋爱不容易。

    “我今天说好了要去何玉她学校接她去吃饭。”陈征猛诉苦水,“但是刚刚大哥打电话说让我现在去接小妹放学,她俩学校又不在一块,我怎么办,去哪头?”

    “小妹我去接吧,正好可以把相亲给推了。”陈青棠哈哈一笑,麻利地帮陈征解决了这个难题。

    “那敢情好,姐我实在太感谢你了。”陈征感恩戴德。

    今天这顿饭对他来说很重要,前两天他和何玉刚吵了一架,他想请罪来着,顺便提提带她回家去见父母的事情。

    何玉已经过了华夏法定的结婚年龄了,不着急结婚也可以先订婚。

    陈征反正是认定她了。

    挂了二姐陈青棠的电话,陈征又给小妹陈心棠打了一个:“你放学了吗?”

    这天是周六,小妹他们学校初三的学生都要补课到周六下午。

    “嗯,你到了吗?”陈心棠知道三哥要来接自己。

    “我今天临时有点事,就不来接你了啊,二姐过来接你。”陈征说。

    陈心棠有点不高兴了:“你干嘛去呀?”

    “挨你嫂子骂去。”陈征说。

    赶紧把电话挂了,省得还要挨这小祖宗的骂。

    陈心棠从校门口出来,就看见他那辆军用吉普在街角拐了个弯没影儿了。

    哼,重色亲妹!

    陈心棠心里骂了一句,老老实实等待二姐陈青棠开车过来。

    约莫二十分钟,陈心棠等的实在无聊,坐在街边刷手机。

    陈青棠总算是开着她那辆低调的黑色大众车来了,从车里下来,看见陈心棠身边和她一样靠着刷手机的男生,有些惊讶。

    “心棠,这位是?”

    陈心棠大大方方地一挽小男生的手,“我男朋友,文杰!”

    “这个是我姐,陈青棠。”

    陈青棠冲他俩微笑后对文杰道:“你好。”

    心里却想,心棠这小妮子,果然早恋了。

    不过现在的长辈们,对早恋这种越来越频发的现象,已经渐渐不像以前那样过多干涉了。

    作为家里顶梁柱的父亲陈天河和大姨黎萍,从来不支持,也不反对他们四个兄妹在任何年龄阶段谈恋爱。

    甚至对陈青棠这个过了三十岁还没结婚的老姑娘催得很急。

    他们是希望能早日看到儿孙自有儿孙福。

    不过他们陈家家教严,家风正,大哥陈战没上过正经学校就不说了,三弟陈征情况特殊也不说了,陈青棠上学的时候至少还是很传统的,没早恋过。

    大哥陈战比三弟陈征大十五岁,她也差不多比小妹陈心棠大十五岁左右。

    果然时代不一样了啊。

    陈青棠心里感慨了一下,不过也没说什么。

    陈心棠要早恋这种事情,他们管不着,也管不住,由她去吧。

    毕业就分手这种很现实的问题,谁也躲不过去。

    要是陈心棠能从校园时代走出来,成就一段稀少到凤毛麟角,能修成正果的佳话,作为姐姐的她,也乐意见到。

    不过陈青棠多打量了两眼这个和妹妹早恋的小男生文杰。

    她出于工作需要,和社会各界形形色色的很多人士都要打交道。

    从对方的穿着打扮,言行举止判断对方的家庭背景,生活习惯,是陈青棠本能的反应。

    妹妹的这个小男朋友吧,挺高的,十五岁,快一米七了。

    穿着的衣物和鞋子都很普通,看得出来家境应该挺一般的,但他胜在干净。

    干干净净的寸头,全身上下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饰品。

    干净而充满着年轻朝气的眼神,看向身边妹妹陈心棠的时候,总是充满了柔情。

    第一印象,在陈青棠心里这关至少是过去了。

    拉着他俩上车的时候她偷偷对陈心棠说,“你谈恋爱这事,你还是别让爸早知道的好。”

    陈心棠这小妮子,一路被他们全家宠到大,性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

    陈青棠甚至怀疑她能没心没肺到把文杰带回他们家去吃饭。

    作为一家之主的陈天河,已经从军区退下来了,大部分事务都开始渐渐转交给陈战和陈征这兄弟俩,开始准备安享晚年了。

    父亲虽然不支持也不反对他们四个儿女在任何年龄阶段谈恋爱,但骨子里还是比较偏向于刻板保守的。

    要是知道陈心棠十五岁早恋,说不定父亲陈天河会不太高兴,然后兴师动众地暗中去查人家文杰的祖宗八代。

    吓坏了小孩子也不好嘛。

    陈青棠这么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温暖的时光〕〔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娇妻太美花样宠〕〔莫锋颜月荷〕〔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洪荒我有百万亿功〕〔诸天最强阴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