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倒追大神攻略〕〔我真不想当天师啊〕〔(西幻)所有长得〕〔我有一拳的能力〕〔制霸全球〕〔偷爱〕〔玄天龙尊〕〔武神血脉〕〔万族之劫〕〔学魔养成系统〕〔我不想受欢迎啊〕〔变身反派萝莉〕〔苦夜短〕〔又梦君归处〕〔隐形学霸超A的〕〔老婆快对我负责〕〔最强透视〕〔股海群侠传〕〔穿越财富人生〕〔我重生了亿万次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谋境 前卷 云宫降临 第二十九章 闪亮登场
    早在黄绯通过云络和徐薇取得联系的时候,就也和寒剑队的统筹核心蔡鸣涧同样取得了联系。

    蔡鸣涧,黄绯本应该并不陌生。但因为现在自己的状态,黄绯还是只能通过剑脉时期的记忆备份去了解。

    不过倒是不用像时空剑君曲正崖一样得临时补习。早早地黄绯就通过记忆备份了解过了关于蔡鸣涧的一切。

    因为蔡鸣涧和他的关系很亲近。

    蔡鸣涧,是剑脉核心所预定的团队未来统筹核心,在封界大距环的战斗发生之前,一直在黄绯门下学习。

    所以,蔡鸣涧可以算做黄绯的弟子。

    蔡鸣涧非常年轻,可能还没有黄绯他们神魂真实年龄的零头大。

    但他和黄绯一样,在策算领域上极有天赋,原本计划会在和黄绯学习之后,再继续跟随宋诗情和文霞深入学习策算。

    记忆备份里的自己,并不是一个擅长教学的合格老师,但蔡鸣涧这孩子一直很谦虚有礼,也很认真努力。

    这也是剑脉最欣赏他的地方。

    就像黄绯在策算之外的方面也没有什么天赋,但也能通过不懈的努力,在阵法和符咒上取得同样不俗的成就一样。

    只要肯努力,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这次随寒剑队前往溪关云海空域的蔡鸣涧,此前从没有上过术士之间的战场。

    所以溪关之战,是蔡鸣涧的处子秀。

    没有丰富战绩带来的经验和名气,是他最大的劣势,但也是蔡鸣涧最大的优势。

    缺少对他足够了解的对方策修,只能根据实时战局变化的情况,临时做出调整。

    蔡鸣涧在出发之前,当然知道自己的对手,是霜界内的老牌顶尖策修之一韩图。

    但文霞和徐薇都认可他作为寒剑队唯一的统筹核心。

    因为他虽然极为年轻,却同样有了接近黄绯巅峰时期的策算水平。

    蔡鸣涧当然也知道比策算的硬实力,他不如韩图。

    所以他原本打算和韩图比战局的设计和引导。

    他的老师黄绯作为统筹核心的话,风格偏向于稳扎稳打,类似防守反击的类型。尽可能地放大自身团队的优势强点,抓住对方露出的失误。

    而蔡鸣涧,最擅长的是随机应变的能力,战术的千变万化。

    如果韩图在战局决策的过程中,随机应变跟不上他的速度,就会给蔡鸣涧留下足以抓牢的机会。

    蔡鸣涧打算彻底放大自己的优势。

    最基础的道理。

    以己之长,克敌之短。

    他最大的优势就在于通过过往的记录和资料,他了解韩图,而韩图对他一无所知。

    在收到黄绯来自云络的神识后,蔡鸣涧当然没有反对的理由。

    他知道文霞既然会让黄绯过来加入战局,也是担心韩图有云络的加持,没有经验又没有云络加持的自己,会容易吃亏的吧。

    但是双统筹核心之间的主副是一定要分清楚的,如果有意见分歧,必须要马上达成一致。

    术士团队的战争,一个极转的时间,就已经完全足够发生太多事情和转折了,可没有能保持分歧的时间。

    在这一点上,黄绯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当是你为主了,不然怎么起到锻炼你的作用?我只是过来混一混,顺便恢复一下状态,装装13的。”

    装13是什么意思蔡鸣涧当然是不懂了,不过他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和黄绯纠结。

    即使黄绯不会带来无形剑阵的能量剑气,他的老师黄绯要来辅助帮他,蔡鸣涧也是双手双脚赞成的。

    如果黄绯没有在封界大距环受伤失忆,原本也会是黄绯带着他一起随同徐薇的寒剑队前来,辅助他对抗溪关的术士团队和韩图。

    做老师的,保驾护航是应当的。

    现在黄绯会带来无形剑阵的能量剑气的话,就又是另一种情况了,蔡鸣涧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和战术变化。

    把徐薇一个人留在暗境面对溪关金卫里的大部队,是徐薇自己的主意。

    她有自信凭借自己的莲渊雪落接住溪关术士团队的第一波能量集火。

    蔡鸣涧的动态战局演算也显示没有问题。

    所以蔡鸣涧带着寒剑队在规避了溪关术士的界斩之后,马上降层回归溪关云海空域。

    这样就给了韩图一个不得不接的巨大诱惑,全力击杀落单的寒剑君徐薇。

    韩图同样是擅于创造机会,把握机会的策修。

    这种巨大的诱惑,就算明知有诈,他也会先抓住了再说。

    因为韩图是一个对自己的动态战局演算极度自信,甚至是自负的家伙。

    面对默默无闻的蔡鸣涧,他不可能把对方预估得比自己更强。

    他相信面对蔡鸣涧后续的战术变化,自己只会随机应变得更加优秀。

    蔡鸣涧准备利用的,就是韩图的这种自负。

    韩图一定会让溪关的术士团队全力突击徐薇。

    而在徐薇独自对抗溪关的本源术士们的时候,蔡鸣涧已经率领着寒剑队,在溪关云海空域里向前光速移动。

    到达了位于溪关团队后方,接近时空中阵相对应的空白位置。

    溪关团队在暗境里界转出现的时候,他只是远远地简单瞥上了一眼,就已经精准确定了包含了韩图的溪关时空中阵所处的位置。

    这同样是统筹核心的必修课之一。

    突击徐薇,没有卢浩的陷阵的情况下,就只会是金卫里和本源术士们在前,后面的时空中阵并不会移动。

    而且徐薇一定会选择对方全力出击之后,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最为虚弱的那一个极转。

    在徐薇的指示下,寒剑队将抓住那个转瞬即逝的极转,从这个位置再次集体相转,高能量化进入暗境,直接突击对方的时空中阵。

    这种突击的方式,极转内韩图无法做出有效反应,最多是让城敌术士界转。

    被界转术式置换空间的话,也会是突然进入暗境的寒剑队和溪关的时空中阵一起被整体置换走,寒剑队对溪关时空中阵的突击效果并不会因此受到任何减弱。

    韩图想狙杀徐薇,蔡鸣涧想直接狙杀溪关的整个时空中阵。

    有徐薇的莲渊雪落在,他不怕被溪关的时空师马上封锁空间。

    莲渊雪落,加上寒剑队的时空师,即使韩图马上封锁空间,蔡鸣涧也能瞬间击破封锁。

    在收到徐薇通过神一术式的连接传来的信息后,蔡鸣涧马上做出指示。

    “全体相转。所有伴翼,无差别攻击。”

    “老师,你再等一下下。”

    他当然没有忘了黄绯。

    但是黄绯能带来无形剑阵的能量剑气,蔡鸣涧觉得应该用在后续更关键的地方。

    奇怪的是,蔡鸣涧没有收到云络来自黄绯的回应。

    他们已经切断云络成功了吗?

    但眼下已经是箭在弦上了,他没有等待黄绯回复的时间。

    暗境的徐薇,可是在独自面对溪关的主力本源术士们。

    暗境交战区域。

    韩图在做出击杀徐薇的指示后,当然有想过寒剑队会利

    用溪关云海调整对应的位置,然后再次进入暗境,突击自己团队的关键点。

    甚至他算到可能会突击金卫里,也可能会突击自己,或者是整个时空中阵。

    缺少对蔡鸣涧的了解,让韩图无法确定最大可能会被突击的目标。

    但他也做出了相应的防范。

    “时空师,重新锁定空间。”

    既然寒剑队降层回了溪关云海,那么只要锁定自己团队所处的,和徐薇交战的暗境空间,不让寒剑队有重新高能量化进来形成突击的机会就好。

    韩图需要独立的,能确保击杀寒剑君徐薇的暗境空间。

    他做的决策和动态战局演算,也并没有出太大的差错,可他漏算了的是,徐薇的莲渊雪落。

    在莲渊雪落的极致冰霜能量影响下,溪关时空师虽然成功锁定了这一片区域的暗境空间,可效果却打了折扣。

    几乎是在空间封锁完成的同时,溪关时空师就受到了来自对应的溪关云海空域,寒剑队时空师的术式攻击。

    “空间封锁被击破。”他只来得及通过神一术式的连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韩图和溪关的术士团队。

    寒剑队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人影,就已经从他们身边闪现而出。

    韩图同样一眼就看出了寒剑队那个从未谋面的统筹核心。

    有经验的统筹核心策修,通过对方伴翼团队阵型的分布,自然能算出对方时空中阵和统筹核心所处的位置。

    那是一张有些秀气的脸蛋,眼神里很沉着冷静。

    呵。

    面对这种被突击的状况,韩图倒是没有显得有多少慌乱,心里笑了一声。

    看来倒是让他碰上了个比隐世不出的高人更稀有的天才新人啊。

    历经术士战局的韩图,更严峻的情况也不是没处理过。

    所以溪关的主力团队和时空中阵,在他通过神一术式的指挥下,显得临危不乱。

    这一极转内双方统筹核心做出的无数细小决断和指挥,就像是他们在面对面地下一盘激烈搏杀的棋局。

    没有沉吟思考,预判局势走向的时间,对方落子之后自己同样必须马上落子,谁慢一步就会导致满盘皆输。

    “伴翼十三,四散界斩。”

    “陷阵全体,扩术式能量冲击。”

    “伴翼二十八,防御型界术式,再相转。”

    “时空中阵,聚术式。”

    蔡鸣涧做出明确指示的团队和术士们,都是需要特别说明注重的地方,没有收到明确指示的术士们,会根据原定交战的细节规划和自己所拥有的最高决策者做出的判断,自行决定。

    伴随着他的指示,神一连接下,在突击进入暗境的同时,寒剑队阵型中的一侧,一个约莫千人的伴翼团队先行而出,界斩的空间能量波动向身边四散而去。

    寒剑队的正前方,陷阵的术士人群中,亮起扩术式的能量光芒。

    另一侧一个同样约莫千人的伴翼团队,用界术式在人群外侧形成了无形的能量护罩。

    和蔡鸣涧对弈的韩图,同样也做出了数条明确的指示,和蔡鸣涧差不多。

    “时空中阵,防御型界术式。”

    “伴翼二,小区域界转。”

    “伴翼五,七,十九,扩术式能量冲击。”

    “瞬刺全员,曲跃去找对方的时空中阵。”

    寒剑队陷阵的扩术式能量冲击,被溪关时空中阵的界术式无形能量护罩勉强挡下。

    同时寒剑队伴翼发出的界斩,一部分空间切割能量冲击被溪关伴翼团队的界转置换到了寒剑队自己另一侧的伴翼团队身上,被早已有准备的界术式无形能量护罩挡住,把无形的能量护罩劈了个粉碎。

    有相转术式将那些粉碎的能量光点重新集中起来,再转向攻击寒剑队的伴翼团队们。

    而溪关三个伴翼团队发出的扩术式能量冲击,同样被寒剑队时空中阵的聚术式所转化。

    双方其他更多的伴翼团队们,有爆发出密密麻麻麻的细小术式能量光芒,近身交缠住,战成一团的。同样有降层回归溪关云海躲避寒剑队的突击的。还有曲跃四散而开规避的。

    这一回合,韩图的应变没有出现任何纰漏,完美地挡住了寒剑队进入暗境的这一波突击。

    在暗境混乱的战场中,蔡鸣涧没有抓住他露出的错误。

    而且韩图已经给以金卫里率领的瞬刺团队,标记出了寒剑队时空中阵所处的位置。

    金卫里率领的瞬刺团队,是负责处理局部战场和拖延或击杀对方关键点的。

    像对方时空中阵这样重中之重的目标,一般都会由陷阵和瞬刺之间互相配合去处理。

    现在溪关卢浩率领的陷阵只有十几个暂时失去战斗能力的本源体炼,所以只能让金卫里的瞬刺全部去处理了。

    金卫里本来已经精锐尽出去击杀寒剑君徐薇了,在后方时空中阵被寒剑队突击的情况下,也只能曲跃回撤先行去攻击寒剑队的时空中阵。

    自家统筹核心的指示是必须要执行的。

    可徐薇这个时间点卡的太好。

    金卫里的终焉劫曲已出,那些咆哮着奔向徐薇的金色雷龙们从寒潮的冰霜花海中冲出的时候,冰霜花海里同时有被击伤的本源术士全力地逃离。

    寒剑君徐薇的这一式寒潮,一经挥出,就吞没掉了距离相近的几十名本源术士,能从冰霜花海中勉强活着逃脱的本源术士不过半数。

    而且这时候金卫里神魂本源因为终焉劫曲的庞大能量消耗才刚刚结束,是最为虚弱的时候。

    他需要一个极转的缓冲时间,才能借助本源重新循环起来的能量,去超光速曲跃攻击寒剑队的时空中阵。

    想走?

    徐薇马上看出了金卫里和他身边本源术士们的打算。

    这些蠢货可是自己一头冲进了莲渊雪落的范围之内。

    在雪渊之下,没有她的允许,谁也走不了!

    徐薇手中的寒剑原处一挽,三尺挥出。

    暗境中,巨大的冰瀑迎着金色雷龙们凌空而下。

    在这道冰瀑三尺之前,她一共已经出了三记三尺,一记剑光虚影,两记寒潮,一式莲渊雪落。

    这些都不是普普通通的剑招,即使她是寒剑君徐薇,消耗也绝对不小。

    无形无色的最强三尺,徐薇也暂时使不出来了。

    不然她现在就把金卫里这个叛军头子给斩了。

    即使不是无形无色的最强三尺,但在莲渊雪落的冰霜能量加成之下,冰瀑三尺,也绝不会比无形无色的最强三尺差。

    这一记冰瀑三尺,要不了金卫里的命,但能对他们形成足够的拖延。

    在这个拖延之内,才是绝杀。

    来自黄绯和无形剑阵的绝杀。

    徐薇对年轻的蔡鸣涧以及黄绯有信心。

    这些和荒境兽类有勾结的叛徒,今天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同样还是在这个极转之内,原本已经完美挡下寒剑队突击的韩图,心里猛地一沉。

    不好!!

    进入云络的部分神魂,看见云络里那些灰蒙蒙的雾气,全部凝聚成了墙面一样的实体。

    而且云络特殊能

    量对他策算进程的信息反馈和支持,断了。

    断了?

    韩图有点不能置信。

    这个极转里,他甚至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文霞那家伙,居然有办法能把云络给切断了?

    只会是她,也只能是她。

    因为此前没有人做过这种事情,韩图甚至没有把云络会断掉这一点纳入自己动态战局演算的范围内。

    他压根就完全没有考虑过云络有会断掉的可能性。

    对于统筹核心和正处于战争中的术士团队中来说,这可是足以致命的失误。

    只能是文霞干的,那么寒剑队的统筹核心一定早就知道云络会断,所以一定会在这方面上做文章。

    因为韩图自己一定会分离部分神魂意识去进入云络。

    “全员降层,回归溪关云海!!”

    感受到了巨大危机感的韩图,立马通过神一术式传达了这个指示。

    不管对方的后招是什么,先避了再说!

    这个时候的蔡鸣涧,有可以让时空师在极转内封锁空间,阻止对方降层回归的选择。

    但他并没有那么做。

    因为他总算及时地再次收到了黄绯的神识声音。

    通过笼罩着主空域的无形剑阵的能量传来的。

    “你们那怎么样了?”

    由于韩图的完美应对,蔡鸣涧也重新再次调整了动态战局演算。

    原本只是想一下吃掉溪关的时空中阵,但现在韩图居然因为云络被切断做出全体降层回归溪关云海规避的败笔。

    那么就让自己这位老师出一次风头吧。

    “老师,你来的正是时候。”蔡鸣涧的神识里有些许的笑意,“坐标已经传给你。过来,”

    他稍微停顿了一小下下。

    “大开杀戒吧。”

    黄绯听见自己这位弟子的回复后,有些郁闷。

    他们不是在暗境打吗?怎么这倒霉孩子给了自己一个溪关云海的坐标?

    压下心里的疑惑,他冲面前的程风和文霞道:“那我去了。”

    现在的三人,已经从暗境回归,神魂重新进入了躯体,站在他的四层楼内。

    阵法和符文的能量光芒已经重新隐没于四楼的半空中和地下,现在的四楼,看上去又是空空荡荡的了。

    文麻麻冲他一笑:“好好努力。”

    黄绯点头,随后来到四楼窗口。

    然后他就看见隔壁庭院中的赵画意持剑冲天而起。

    我去!

    把黄绯吓了一大跳。

    她什么时候变成独臂神尼了?

    冲天而起的赵画意,右臂空空如也,连衣袖都没了。

    她庭院上方还有千万重山川和大河落下。

    我去!

    这下不只是黄绯,连察觉到强烈的能量波动而同样来到窗口的文霞和程风也吓了一大跳。

    李太的山河·落?

    他们看到赵画意一路势不可挡地穿越千万重山川和大河,一剑斩向云海里漂浮的李太。

    赵画意这一剑,黄绯感觉有些眼熟。

    距离那个云海前方漂浮的李太越近,她那一剑好像靠近得就越慢,到李太身前的时候已经慢到好像时间被停滞了一样,寸步不进了。

    文霞和程风眼里有了兴奋的光芒。

    他们好像已经看出了什么。

    接着黄绯想起在自己刚刚补习过的关于时空剑君曲正崖的记忆备份里,曲正崖有的时空剑招,和赵画意的这一剑就很像。

    同样是距离越近,看上去就越慢到了极致。

    但是对方就是躲不开。

    黄绯开启了暗境视野。

    暗境视野下,赵画意手中的剑,似乎在不断地轻微震动。

    这和记忆备份里曾经曲正崖手中的剑不一样。

    云海中的李太,也没有躲开,在这慢吞吞的一剑中,化为能量光点。

    只是一具能量分身而已。

    文霞脸上有了掩饰不住的笑意。

    “看来,我们终于又出了一位绝世剑君。”

    赵画意,既像万物剑君华渊,又像曾经的时空剑君曲正崖。

    过去剑脉新生代双子星的特点,在她身上都有。

    程风脸上也满是笑意。

    现在能斩出这惊天一剑的赵画意,必然是剑脉的未来所在。

    黄绯当然也非常惊讶,但那边徐薇和蔡鸣涧都已经在急切地呼唤他了,所以他不能有耽搁。

    强压着心里的惊讶,黄绯抬头望天,向华渊和李太发出神识:“我准备好了。”

    控制着无形剑阵的他们,在主空域的范围内,都能收到他发出的神识。

    “这就界转你过去。”华渊和李太的神识同时在他脑海里响起。

    天地间,有无数在暗境视野里才能勉强看见的能量汇聚在他身边。

    黄绯看见文霞和程风都笑着看了他一眼,再望了一眼还漂浮在天空云海中的赵画意后,曲跃消失。

    而他,在天地能量的包裹下,进入了一种妙不可言的状态。

    就好像,这天地万物,一草一木,云海,微风,时间,空间,所有事物,皆可为剑!

    这就是华渊师叔的万物剑道吗?

    不,这应该是已经和主空域合为一体的无形剑阵。

    为什么总感觉和华渊师叔的万物剑道这么像?

    黄绯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无形剑阵的界转能量在将他所处的空间和别的空间置换。

    接着他就看到自己出现在一处陌生的淡紫色和白色交错的云海空域,有密密麻麻的术士大部队黑色人群从暗境降层回归,闪现而出。

    啊哈!

    这不是韩图这老小子吗!

    在记忆备份里,黄绯对韩图可是积怨已久了。

    他看到过韩图曾经试图跑到主空域来泡他的不知璃师妹。

    记忆备份里,不知璃师妹倒是没有伴侣,自己对她也没有男女之情,他们的能量特征也不契合。

    但是记忆备份里曾经的自己,就是一直对韩图很不爽。

    因为不知璃师妹的能量特征完美契合韩图,韩图的能量特征却不契合她。

    即使是永生的能量生命,也照样存在这样无奈的单相思啊。

    不是互相完美契合的话,就无法成为伴侣了。

    不知璃师妹明明直截了当地拒绝过韩图了,但韩图总还是不死心,有机会就往主空域跑。

    黄绯心念一动,溪关云海里随即就有无数能量汇聚而成巨大的能量剑气,暴雨一般落向黑压压的溪关术士大部队。

    最大的那一柄,直直地向韩图砍去。

    韩图老儿,吃我一剑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娇妻太美花样宠〕〔温暖的时光〕〔莫锋颜月荷〕〔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洪荒我有百万亿功〕〔王爷,娘娘又有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