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神医闯都市〕〔漫威之动漫抽取〕〔网游之死到无敌〕〔少夫人今天又败家〕〔穿成偏执大佬的心〕〔魔帝,丹尊她又作〕〔大唐:神级熊孩子〕〔我能看到气运线〕〔末世:每周一个神〕〔我的万能火种〕〔大数据修仙〕〔洪荒之人族崛起〕〔我有一群地球玩家〕〔他从地狱里来〕〔元尊〕〔一世独尊〕〔签到从捕快开始〕〔今天也要花光他的〕〔兽黑狂妃:皇叔缠〕〔末日女帝请披好马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贵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落幕
    久久无言!

    朱睿震惊莫名,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胡人的血脉,还是后燕皇族杨氏的遗孤。说实话,因为面貌近似胡人,和其他的兄弟姐妹大不相同,他也曾心生疑虑,可父亲朱仁和几个叔叔给他的解释是亲生母亲乃西域某小国的公主,在朱仁游历西北时互相有了情愫,后来生育时难产而死,所以过继到朱仁的正妻膝下抚养,等同于嫡子,从未因出身受过任何委屈。

    以江东风气大开的现状,这种事在世家门阀里多不胜数,听起来没有任何漏洞,可谁知全都是谎言?

    二十多年的人生,被彻底的颠覆,朱睿倒也了得,只恍惚了一柱香的时间,从震惊中清醒过来,道:“大将军,此人并不可信……”

    “自然,温子攸一家之言,虽然合乎因明,但不足以取信天下。”徐佑缓缓起身,凝视着朱睿,道:“所以,我想留子愚兄在府内小住几日,不知君意下如何?”

    朱睿看到这封信时,就已知道不管真假,今夜不可能安然离开,甚至连生死都在徐佑指掌之间,他也没有打算反抗,徒劳无功的反抗只能让自己显得心虚,冷笑道:“大将军,就算我真是这劳什子的杨氏族人,那也不过是尘土云烟,复国的大梦,我做不来,更不屑去做!”

    “有你这句话,总算扬州的水米,没有白养了这么多年!”

    徐佑吩咐侯莫鸦明带朱睿去后院休息,实际上是把他软禁看管了起来,然后命下人前去请朱智,就说和朱睿把酒言欢,追忆往昔,岂能无江东诸葛在场?

    朱智不疑有他,略作收拾,前往大将军府赴宴。进了院子,被清明领着来到屋子里,偌大的厅堂只有徐佑一人,灯火昏暗如豆,四周的帘幕微微摇动,透着股冷冽的阴风,直冲肺腑而来。

    咯吱!

    关门声响起,清明默默退了出去,朱智心知不妙,笑道:“大将军,今夜可是鸿门宴?”

    徐佑面无表情,道:“是否鸿门宴,取决于朱刺史!”他向来称呼四叔,这是少有的以官职相称。

    “哦?”朱智走到徐佑跟前,身形虽然瘦弱,可气势却丝毫不逊色,道:“大将军想好了么?这时候稍有差池,很可能造成洛阳之战的全面崩溃!”

    “恰恰相反!”徐佑似笑非笑的道:“攘外必先安内,秦州的事不了却,我怕朱刺史用粮草来掐我的脖子,那才是真正的败局已定!”

    朱智轻轻抚须,盘算着徐佑突然翻脸的原因,口里说道:“大将军如此罪责节下,可是听了什么谗言?”

    “哈哈哈!”

    徐佑大笑起来,道:“朱刺史,此地只有你我二人,又何必说这些掩人耳目的言辞?你对杨容婴痴心不改三十年,将其遗孤抚养长大,再以神谟庙算,灭了西凉国,屠尽卢水胡,密谋夺取这关陇王霸之地,复后燕杨氏的国祚……而朱睿,就是杨容婴的遗腹子,也是你计划里即将要登基的新帝,对么?”

    朱智的手猛的一揪,掉下来三五根胡须,朱睿的身份,是他内心深处最为紧要的秘密,可以说除过他自己,天地间绝不应该会再有第二人知道。

    那,徐佑,又是怎么知晓这一切的?

    也在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徐佑今夜敢于摊牌翻脸的底气所在。

    朱睿!

    什么召见各地太守,什么留宴摆酒叙旧,全都是幌子,徐佑这是请君入瓮之计,先把朱睿控制住,再诓了他孤身入大将军府……

    好手段!

    朱智捻着手里的断须,沉声道:“睿儿人呢?”

    “喝多了酒,我安排住下了,朱刺史不必挂怀!”

    人活着就好,还有补救的机会,朱智冷静下来,眉头微皱,道:“大将军,睿儿乃我大兄的嫡亲子,自幼在富春长大,和那后燕杨氏的遗孤断断扯不上干系。况且,杨伏都被沮渠成业夷族,十七个儿子、三十二个女儿全部死在了台城,数十年来,谁也不曾听闻有什么后人在南北各地活动,突然出现所谓的遗孤,我怕大将军受了奸人蒙蔽,故意离间我等……”

    “朱刺史巧舌如簧,我所不及!”徐佑笑的温和,道:“今夜,我不和你分辨是非对错,只问你一句:这件事,你到底认,还是不认?”

    “大将军舌灿莲花,江东无人不知,我只能望之项背!”朱智针锋相对,道:“至于说此事,纯熟无稽之谈,节下该怎么认?就算节下违心认了,闹到朝廷,大将军口说无凭,估计也没人会信。”

    “好!”

    “好!”

    “好!”

    徐佑连说三个好字,眉角微微上挑,道:“既然你不肯承认,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眼瞧着和魏军开战在即,经过府中各司商议,准备征调安定郡太守朱睿和其麾下的白马铁骑随大军前往洛阳,刺史可有异议?”

    请君入瓮之后,便是狠辣的釜底抽薪,朱智听在耳中,如芒在背,忍不住道:“大将军意欲让朱睿出任何职?”

    徐佑淡淡的道:“朱睿骁勇,不惧死,可作三军先锋,为我之利刃,以挫魏军锐气!”

    话里威胁的意思很明白,他要把朱睿握在手里,让朱智投鼠忌器,乖乖的在秦州供应粮草,若有妄动,很可能在两军阵前,用合法合理的布局巧妙的送朱睿归西,然后彻底绝了朱智的复国梦。

    朱智终于变了颜色。

    三十年来,为了杨容婴,他披肝沥胆,苦心把朱睿培育成人,又历尽千辛,几乎背叛了血脉相连的江东父老和家族亲朋,幽暗中踽踽前行,终于见到了成功的曙光,若是在这个时候弄丢了朱睿的性命,九泉之下,哪里还有脸面去和容婴重聚?

    和徐佑明里暗里交手至今,他还是第一次陷入了绝境!

    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雷霆,

    他还是小看了徐佑!

    “为国征战,马革裹尸,原是我辈该尽之责!”朱智慢慢的低下了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道:“可我还是想厚颜跟大将军求个情,念在睿儿是朱家难得的好苗子,可否允他留在安定郡,再随我历练一些时日?”

    “战场之上,生死之间,岂非最好的历练?”徐佑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朱智的头顶,没有笼纱帽遮掩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和稀疏,突然心头浮上几许惆怅,却终究还是回归现实,漠然道:“此事已成定论,更改不得,并不是我驳刺史的脸面。”

    家国天下的千秋大运,诸夏民族的万世之基,比较起来,人与人间的那点情分,此时此刻,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屋内的空气彻底冷到了极点,沉默了一会,朱智再次抬头,善意、笑意和虚情假意,都在闪烁的明暗眸光里消散远去,拱手,作揖,那就不死不休!

    “既然这般,请大将军允我告退!”

    “来不及了!”

    徐佑叹了口气,道:“接下来摆在刺史面前的无非两条路:一,以牙还牙,让朱信出手抓了某个我在意的人,使我心生忌惮,不敢动朱睿分毫,甚至礼送他出府,与你暗中做个交换。而你则可以继续当这个秦州刺史,继续和我虚与委蛇,另找时机再图谋你的复国大业。至于何时才算最好的时机?我估计,至少得等你找到天公宝藏,有了钱财招兵买马,才会和朝廷反目;二,铤而走险,今夜回去之后,串联梁州军、御朵卫和幽都军,杀出长安往西去,抢先占据凉州之地。复国嘛,没了长安,还有武威,说不定还打算经略西域那数千里疆域——虽说西边僻了些,但也总比一无所有要好得多了……”

    朱智脸色数变,心里如惊涛骇浪,但是依旧默不作声,静听徐佑的后话。

    “可这两条路,都已经走不通了!”

    徐佑好整以暇的道:“沮渠乌孤叛乱一案,疑点重重,据俘虏的亲卫们交代,张掖公府曾养着一位修为高深莫测的小宗师,此人名叫于涉归,在两军对垒时于卢水胡的中军大帐出没过,后来不知所踪。今日秘府接到线报,于涉归正潜藏在朱刺史的府上,我已命左彣带两千精锐围住了四周,还有清明和另外一位三品小宗师从旁协助,谅他插翅难逃。”

    他笑了笑,道:“不管这个于涉归是不是朱信,也不管他是二品还是三品,若想活命,还是乖乖的来秘府把前后经过解释清楚。刺史也不必紧张,杀沮渠乌孤和众多卢水胡将领,兴许无罪,反倒有功,只是走个过场,给上下各方一个交代就是!”

    没了朱信,朱智就是无牙的老虎,危险程度急剧降低,他收敛心神,道:“大将军看来是执意要和朱氏为敌了?”

    徐佑竖起食指,轻轻摇了摇,道:“纠正一点,我对付的是你,而不是朱氏。朱氏的当代家主是朱仁,你代表不了朱氏,刺史千万莫要搞错了!”

    “是吗?”朱智故意露出嘲讽,试图激怒徐佑,道:“我谅大将军不敢强留我……”

    “我当然不会强留刺史,只不过刺史的另一条路,这会也应该被堵死了!”

    徐佑转身走向正中高台的主位,道:“城外梁州军营地,檀孝祖已带亲兵进驻,他跟随江夏王坐镇荆州多年,梁州军素服其威,哪怕你收买了大半校尉以上的武将,可那些位在中层和底层的部曲们,只认檀孝祖的帅旗,谁敢跟着你造反?御朵卫倒是有些棘手,姚昉和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铁了心站在你这边,没有五万悍卒和数千人的伤亡,想要尽歼这支部曲,无疑痴心妄想……”

    话音刚落,冬至走了进来,附耳低语了几句。徐佑撩起袍摆,正襟危坐,居高临下,远远的望着朱智,笑道:“幸好,刺史打起了山宗的主意,这段时日,又引着山宗和姚昉多次饮酒作乐,两人厮混的很是投缘。我刚得到的消息,今夜山宗在府内设宴,回请姚昉和他的心腹七八人,又用大手笔邀了长安三大名歌姬中的两位前来献艺,席间宾主尽欢,姚昉酩酊大醉,山宗取了他的贴身令箭,又伪造手谕,威逼其心腹一人投诚,骗开了御朵卫的营门,幽都军和翠羽军联手,兵不血刃的俘获了御朵卫全军!”

    “你……”

    朱智只觉得眼前微黑,胸腔里气血翻涌,差点吐出血来,又强撑着咽了回去,脸色苍白的道:“山宗果然是你放出来的诱饵……”

    “不错!我知道瞒不过刺史,但我也知道,刺史手里握着山宗的把柄,自以为能够将计就计,把山宗真正的收归己用,还能两面为间,在紧要关头给我传递假情报……殊不知山宗那点陈年旧事,早已完完整整的禀告于我,我也承诺日后为他清洗污名,堂堂正正的重回河内山氏!”

    徐佑字字如刀,道:“聪明反被聪明误!朱刺史,你太自负了,诸葛亮尚有街亭之失,你又何德何能,敢把主意打到我的心腹大将头上?”

    朱智讥笑道:“不要假仁假义,山宗这样的刀,用起来伤人伤己,早晚要被兔死狗烹……你敢说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吗?”

    “哈哈哈!”

    徐佑的眼神里满是怜悯,道:“你觉得山宗是溟海盗出身,性情暴戾,酷爱杀俘,总是给我惹麻烦,所以我必定会弃若敝履,杀了他以免后患?朱刺史,人心固然可惧,但不是人人都像你一般没有心!山宗随我征战沙场,死人堆里打出来的情分,哪怕被御史弹劾,被门阀憎恶,被万民所指,他是我的部曲,我就保他平安无恙!而你呢?”

    徐佑突然高声,威严不可侵犯的声音在大堂里回荡,道:“温子攸为了你出生入死,结果求一归隐而不可得,派人衔尾追杀,何等齿冷……你是不是好奇,我怎么得知你复国的计划,又怎么得知朱睿是杨氏的遗孤?正是因为你的无情无义,温子攸归隐之前,送来一封信,详细告知了你的所有谋划,你今日败北,不是败给了我,而是败给了温子攸,败给了你自个的权谋!”

    朱智喉头一甜,唇角溢出血迹,虽然不知道温子攸如何得知朱睿的身份,但以他的惊才绝艳,又知道了自己那么多的密谋,从中推算出来也在情理当中。

    只恨,只恨棋差一招,没能在高平县把温子攸留住!

    “徐佑,这一局,你赢了!”

    朱智笑的歇斯底里,道:“对,我是要为杨氏复燕国,是要把睿儿推上燕国的帝位,但是所有这些,你都口说无凭,没人会信你的鬼话。明日,我会上表朝廷,言称被你欺凌,无法在长安立足,故辞去秦州刺史一职,然后回到金陵。从今往后,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我会好好的看着你,如何从大将军的宝座上摔落尘埃,生不如死!”

    “朱智,你总是以为,我会忌惮顾陆朱张的威势,会忌惮你在背后捣乱,会因为不误和魏军作战的大计,暂时容忍你的所有大逆不道……你想错了!”

    徐佑拍了拍手,从大堂后面走进来三个人,辅国将军朱礼、御史中丞张籍和尚书右仆射陶绛。

    “还想回金陵献谗言,挑拨离间,断我粮饷?来不及了!”

    “四弟,你……哎!”

    朱礼痛心疾首,朱睿的身份他是真的不知,还当确实是朱仁在外面和某个西域公主生的儿子,方才听闻了前因后果,顿时对朱智气不打一处来,可又心疼自家兄弟,那种滋味,真是无法言说。

    张籍同样叹了口气,双手拢在袖里,没有开口。吴郡四姓一体,可朱智自绝于家族,自外于朝廷,又该怎么帮?又能怎么帮?

    陶绛却不用留情面,神色冷峻,前跨两步,斥道:“朱刺史,你受皇恩实重,这般图谋,可对得起主上吗?”

    朱智惊的几乎失了方寸,道:“你们……你们怎么来了?我……我一直派人盯着詹文君,秘府不可能瞒着我偷偷的送你们来长安……”

    徐佑笑道:“那得多谢朱刺史给我送来了祝元英,风门因此欠了我的好大的人情,以风门的实力,秘府做不到的事,比如避开你的耳目,秘密运送几个人来此地,对他们而言,不过探囊取物而已!”

    满盘皆输!

    原想着事不可为,退回金陵,照样可以图谋后算,他的身子尚算康健,朱睿更是壮年,熬下去未尝没有别的机会。

    可,可现在……

    徐佑今夜步步为营,以先发制人的先机、天衣无缝的算计和歹毒狠辣的言辞,一点点攻破了他的心防,其实就是为了诱使他亲口承认朱睿的身份,然后由朱礼、张籍和陶绛三人闻知!

    朱礼代表着自家,张籍和朱氏亲密,可和徐佑也亲密,陶绛更是代表主上,这三人互相制衡,又互相为证,把朱智牢牢的钉死在叛国的耻辱柱上,再无翻身的可能。

    噗!

    朱智以手捂心,踉跄后退几步,仰天吐了一大口鲜血,脸如金纸,萎靡倒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惹火甜妻:顾医生〕〔大医凌然〕〔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洛施涵 战寒爵免费〕〔港九枭雄〕〔重生之最佳女婿林〕〔都市风云乔梁全文〕〔36382张牧杨兔李晴〕〔北颂〕〔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岳风和柳萱小说章〕〔神医娘亲之腹黑小〕〔重生农门小福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