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鲤神医养包子〕〔快穿之灾难直播间〕〔乱世枭雄〕〔诸天最强大佬〕〔三国之巅峰召唤〕〔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我只是一只狸花猫〕〔诡楼异闻物语〕〔茅山鬼王〕〔这重生有毒〕〔仙医帝妃〕〔圣尊〕〔田园福女逆袭记〕〔最佳赘婿〕〔神帝诊所〕〔溺情〕〔美女总裁的超级高〕〔最强神医叶小白〕〔爷是病娇,得宠着〕〔星际大头条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64
    如果让一个旁人知道罗宁中将现在看待炎龙军团的态度,一定会嗤之以鼻,甚至会嘲笑罗宁中将,认为罗宁中将一定就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没有多年前的霸气,才会变得这般胆小如鼠。

    而罗宁中将正是因为知道了如果自己将自己现在内心的想法说给别人听的话,别人一定会小看自己误解自己,所以罗宁中将也从不自讨没趣,去跟其他人讨论关于炎龙军团的强势。

    但是不跟别人谈论,可不代表可以不用考虑这个问题。罗宁中将作为这一次征讨炎龙军团的最高统帅,他现在肩上的担子可不是一般的重。

    首先罗宁中将就要去考虑军饷的问题,一旦战争的时间被拖的过长,那么之后天兰帝国的军饷问题该怎么解决。

    而另一个问题就是,萨伊南境的面积虽然无法跟现在的天兰帝国相比,但是毕竟整个萨伊南境之中可是包括了五个行省的领土。一旦开战,天兰帝国军队攻击的侧重点又该放在哪里。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在困扰着罗宁中将。而罗宁中将在看到了凯恩军团长如今的模样之后,也知道这些事情是指望不上这个已经开始堕落的老友了。所以无奈之下,罗宁中将也只有将所有重担都抗在了自己身上。

    一时之间,罗宁中将头上的白发又多了许多。很多人都忘记了,罗宁中将作为帝国的最高统帅,早在二十年之前就曾统领过天兰帝国的征讨大军,打败了萨伊帝国。人们都以为,这个军功显赫的老将军不但战绩骄人,并且实力也是不俗。五重顶峰的实力,就算是放在大陆的修炼界,也可以算是佼佼者了。

    所以人们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不管罗宁中将如何了得,他如今也已经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者了。别看在人前罗宁中将总是一副意气风发,不输给身旁那些年轻军官的样子。可是实际上,作为一个人类,罗宁中将现在的这个年龄,他的身体机能已经开始不受他控制的开始衰败下去。

    就是这样一个本应该颐养天年的老人家,现在却要再一次的肩负起征讨炎龙军团的重任。虽然这是天兰帝国对于这个老将的重视,可是从另一个方面看,也可以看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天兰帝国的军方,正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情况。

    要知道,罗宁中将可是在四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担任了中央军军团长的职务了。可是反观现在的天兰帝国的军队,那些在四十岁上下的将领,不是实力平平,就是才智平庸,没有一个可以担当大任的人。而年岁再高一些的人,又已经失去了培养的价值。

    综合总总因素,才使得这一次的征讨任务,又落在了罗宁中将的身上。

    而此时这个身负重任的老将军,正一脸严肃的盯着作战地图,苦思冥想着可以速战速决的办法。

    看到罗宁中将自打进了作战厅便一直盯着作战地图不放,就算是偶尔抬头说几句话,也总是精神恍惚的样子。看到这种情况,原本一副自在样子的凯恩军团长也是不得不正色,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对罗宁中将开口说道:“老伙计,你何苦总是皱着一副眉头呢,好像谁欠了你一万金币的样子。你是为什么发愁呢,难道就是因为这次征讨炎龙军团的事情?”

    听到凯恩军团长的问话,罗宁中将再次从沉思中转醒过来,看着凯恩军团长严肃的样子,罗宁中将终于将手中的长鞭放下,盯着凯恩军团长看了好一会之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凯恩,说句不该说的话,你是不是应该收敛一些了。如果你再这么放任下去,早些年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威名,迟早要被你自己败坏光的。唉,你问我在愁什么,身为这次征讨部队的副军团长,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我在愁什么事情么?”

    原本罗宁中将在看到凯恩军团长的变化之后,也曾想过劝说几句,但是因为碍于两人之间的关系和身份,罗宁中将也是将这个想法收了起来。但是当凯恩军团长一再的表现出无知的样子之后,罗宁中将终于是有些无法忍受了。就算是不提现在上下级的身份,单看两人之间已经近五十年是交情,罗宁中将也是没有忍住,直言不讳的批评了凯恩几句。

    看到罗宁中将声色俱厉的样子之后,凯恩军团长马上一愣。很明显,凯恩军团长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一句平常的问话,却引起罗宁中将这么多的牢骚。自己不但没有得到自己问题的答案,反而被罗宁中将数落了一番。

    面对这种情况,凯恩军团长苦笑了一下之后,先是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听了一阵,待确定四周确实没有人可能监听的情况下,凯恩军团长才降低了自己的声音,神神秘秘的对罗宁中将说道:“老伙计,我知道你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我好。我凯恩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人,好赖话我还是能够分得清楚的。不为别的,就凭你我如今的身份,你能够不怕得罪我,而苦口婆心的说出那样一番话,我就知道,你这个朋友,我凯恩没有交错。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身子发福了,实力也下滑了,就连在军队中的威望,也早已不复当年。可是你知道么,越是这样,我才越安心啊。”

    凯恩军团长在说话的时候,声音虽然十分的低沉,但是语气之中的真诚之意,却让罗宁中将相信,自己的这个老友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点虚情假意都没有。

    可是就是因为如此,罗宁中将才更加的疑惑。自己的这个老友到底怎么了,难道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都是他有意为之?可是这根本解释不通啊,放着大好的前途不去珍惜,他却自己故意败坏自己的名声,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在好奇心驱使下,罗宁中将也是放低了自己的声音,疑惑的开口问道:“你这话都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有什么苦衷,使得你不得不自毁形象的做出这样的牺牲?”

    听到罗宁中将的这个问题,凯恩军团长又是一阵苦笑,笑过之后,凯恩军团长才淡淡的说道:“罗宁啊,当年的那些老兄弟中,就属你是最适合当将军的。说到行军作战,我们几个老兄弟没有一个是你的对手。可是要说到勾心斗角,揣摩上位者的心思,你就大不如我们几个了。罗宁,我问你,作为军队的统帅,最应该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这个,自然是关心如何操练好部队,如何在帝国需要的时候,保家卫国了。有什么不对么,你问这个干什么。”虽然对凯恩军团长的问题十分的不理解,可是罗宁中将在思考了片刻之后,还是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可是听到罗宁中将这义正言辞的说法之后,凯恩军团长不但没有赞赏罗宁中将,反而发出了一阵嗤笑,然后凯恩军团长才又开口说道:“呵呵,说你笨,你还真能笨出个样来给我看。你的想法固然是好,但是这却是一个致命伤啊。是啊,我们作为统帅,自然要在军中树立威信,让部队的士兵各个都骁勇善战,好在帝国需要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可是你却忽略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像我们这种在军中混了大半辈子的老家伙们,虽然战功显赫,威望极高。但是同时,正是因为我们在军中无可比拟的威望,却足以让上位者们心生芥蒂。老陛下让位了,现在凯文大帝刚刚登基。你仔细想想,在新君刚刚上位的时候,他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

    “是什么?应该就是想想如何让帝国更好的发展下去呗。”听完凯恩军团长的话,罗宁中将无所谓的说道。

    听完罗宁中将的说法之后,凯恩军团长又是一阵嗤笑。“呵呵,你想的倒是简单。我告诉你吧,新君刚刚登基,他最担心的问题不在外面,而是在国内。直说了吧,他最担心的问题就是我们这些帝国的老臣,是否会对他那个新任的君主忠心耿耿。如果我们心存反意的话,凭借我们在军中的威望,想要做到这一点,也并非是难事。所以,在这种时候,我们最该做的就是犯糊涂。怎么能让凯文那个小子对我们少一些戒心,我们便怎么做。你说,我这样考虑对不对。”

    “这个……好复杂。怎么可能会这样,我们忠心耿耿的为帝国南征北战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怀有异心呢。凯恩,你是不是多虑了。”听到凯恩军团长的担忧,罗宁中将仍旧是难以置信的问道。

    “呵呵,我感觉我没有多心。别看现在凯文大帝对我们还没有做出什么寒心的举动,但是那是因为现在他需要我们来帮他主持大局。一旦这次炎龙军团的风波一过,也应该到了他动手的时候了。”看到罗宁中将依旧执迷不悟,凯恩军团长一副很铁不成钢的说道。

    说完之后,凯恩军团长也不再开口说话。当然,现在屋内只有罗宁和他两个人,他也没有再摆出那种白痴的样子。

    而罗宁,却因为凯恩军团长的一番话,陷入了他的沉思之中。要说凯恩军团长的话虽然有些危言耸听,可是仔细想一想的话,却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每当帝国的政权出现交接的时候,新上任的君主剔除一些老臣,安排一些他的心腹,这种事情也并不少见,并且基本也成了一个传统。如今自己在天兰帝国军中的地位,其实早已经比天兰帝国的国王还要崇高。出现这种情况,试问哪一个君主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凯恩军团长说的,一旦炎龙军团的风波停息了之后,也许凯文大帝就真的会对他们这些战功显赫的老家伙们动手了。毕竟一个帝国的军权如果长期的落在一个人的手中,总是会让君主担心不已的。

    想通了这些之后,罗宁中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无奈的说道:“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我们想要补救也是已经晚了。既然已经这样了,现在也就不要去考虑之后会发生什么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去思考如何给帝国打好这最后一战。毕竟不管战后凯文大帝会如何处理我们的问题,至少天兰帝国还是我们的祖国,身为军团的主帅,我总是不能做到眼看着帝国吃败仗的。”

    看到自己的老朋友在听完了自己的劝告之后,虽然只是迷茫了一阵,但是马上就又变得像往常一样神色平常。就凭罗宁的这份心态,就足以让凯恩佩服了。

    同样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凯恩军团长走到罗宁中将身旁,拍了拍老友的肩膀,凯恩坚定的说道:“好吧,多少风浪我们兄弟都闯过来了,这一次我们就最后一次并肩作战吧。只希望这一次征讨结束之后,帝国方面能够做的不要太绝情吧。至少,留一条命给我们。”

    听到凯恩军团长的这番话,罗宁中将不禁皱着眉头说道:“凯恩,这你就真的有些危言耸听了吧。就算是凯文大帝对我们有所顾虑,也断然不会做出那般无情的事情吧。想夺我们的兵权,我们交了就是,他们又怎会对我们赶尽杀绝呢。”

    “呵呵,罗宁啊,帝王之术,永远不是我们这些臣子所能揣测的。所有他们无法掌控的东西,他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摧毁的。当年那个叫做李毅的少年,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么。当年,可是你亲手将他送入那必死之局啊。而一向爱才的你,做出这种反常的举动,是受了谁的指使,你不会忘记了吧。”神色复杂的看着罗宁中将,凯恩军团长幽幽的说道。

    当罗宁听到凯恩军团长的这番话之后,原本脸上一直挂着的轻松的表情终于改变,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十分复杂的样子。

    神色异常的顶着凯恩看了许久,罗宁中将同时也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凯恩啊,其实说实话,当年的那件事情,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凭良心说,我从心底里也是对当年陛下的决定耿耿于怀。李毅那孩子虽然看似离经叛道的,但是如果我们天兰帝国真的是一心想要留住李毅,李毅那孩子不一定就非得跟我们作对。最起码,我感觉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那事,李毅是不会像如今这样,明目张胆的支持着炎龙军团跟我们天兰帝国作对的。”

    “呵呵,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说这些干什么。我说起李毅,也不过就是给你举一个例子罢了,不管当年李毅到底受了多少委屈,可是既然他选择了离开天兰帝国,并且如今已经很明确的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那也就证明他想要跟我们分个高下了,既然如此,你也不用太过自责。我提起他,只是要提醒你,当年的老陛下不过就是因为一些主观的想法,就能心狠手辣的将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往火坑里推。如今我们手中可都是掌握着足以颠覆天兰帝国政权的力量,你说他们父子,还会对我们心慈手软么。”一脸苦笑的看着罗宁,凯恩军团长无奈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通异世录〕〔重生八十年代创豪〕〔盖世小村医〕〔武装超世代〕〔末日之绝对空间〕〔某漫世界的冒牌医〕〔都市强者之混沌至〕〔网游之无限战场〕〔荆棘与蔷薇之主〕〔都市诡案物语〕〔快穿:炮灰女配,〕〔洪荒混沌天尊〕〔超级锋芒〕〔九霄帝神〕〔恶魔的正确契约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