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鲤神医养包子〕〔快穿之灾难直播间〕〔乱世枭雄〕〔诸天最强大佬〕〔三国之巅峰召唤〕〔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我只是一只狸花猫〕〔诡楼异闻物语〕〔茅山鬼王〕〔这重生有毒〕〔仙医帝妃〕〔圣尊〕〔田园福女逆袭记〕〔最佳赘婿〕〔神帝诊所〕〔溺情〕〔美女总裁的超级高〕〔最强神医叶小白〕〔爷是病娇,得宠着〕〔星际大头条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117
    而现在李毅在修炼到五重顶峰之后,并且再次亲眼看到沃尔夫演示了一遍冥王剑法,李毅真的感觉这一套剑法确实是为了修罗功法量身打造的。

    通过对一些细节的推敲,还有回想着在山谷之中沃尔夫的亲身演示,李毅对每一招每一式都理解到了一个之前自己无法想象的高度。虽然李毅只是研究了半个月时间,由于时间过于短暂,李毅也并未感悟到后半套冥王剑法中的一招半式。但是就凭李毅对前半套的剑法的重新理解,李毅感觉自己的实力已经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提高。

    不过抛开对冥王剑法的感悟,李毅此时已经亲身站在了呼和港口的城门之前。虽然铃兰城在天兰帝国之中也算是十分富饶的城市了,并且也是以港口出名。但是若是拿铃兰城与呼和港口相比较的话,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满足的点了点头,李毅信步走进了呼和港口。

    虽然李毅现在的实力并不是大陆之上最顶尖的存在,但是以自己五重顶峰的实力,在这呼和港口之中只要不是想肆意的横行霸道的话,那李毅还是无惧这里的,虽然这里繁华异常,但是只要不是亡者山脉那种险要之地,李毅就不会对这里抱有太大的戒心。

    进入到呼和港口之后,李毅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就是——乱。不是混乱的乱,而是杂乱的乱。

    虽然铃兰城在天兰帝国之中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城市了,并且它也是以港口出名。但是如果拿铃兰城与这呼和港口相比的话,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虽然李毅在铃兰城中也居住了不短的时间,甚至在帝都之中当兵的时候也是市场在帝都的内城行走。可是当李毅进入呼和港口之后,第一眼看清楚了这里的情况之后,饶是李毅也算是见识过人了,但是李毅的脑袋还是不禁“嗡”的一下。

    呼和港口实在是太大了,如果真的想在这圣元大陆之上寻找一个可以跟呼和港口相比肩的城市的话,那么在李毅的印象之中,也就只有塞纳王城那个巨无霸一样的堡垒能够跟呼和港口拼一下了。

    好笑的摇了摇头,李毅暗骂了自己一句无聊。这呼和港口就是再繁华跟自己又有何关系呢,自己不过就是想在这里寻到一个可以让自己横渡海洋,达到雷腾大陆的方法。

    所以李毅在进城之后,马上就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斗篷披在了身上。因为李毅虽然不是十分的张扬,但是他对于自己脸上的那一道刀疤可是十分在意的。因为任谁看到一个面容俊秀的男人左眼之上有一道骇人的刀疤的话,那么说不得他们都会盯着看的。

    而李毅恰好十分讨厌这种感觉,所以不想让自己在这个繁华的城市中成为焦点,李毅披上了斗篷之后便匆匆的向海港方向赶去。

    可是在赶了半日路之后,李毅才发现一个事情。那就是凭借自己的脚力,竟然在城中奔走了半日之后,仍旧没能走出刚刚进城时候的这一个城区。放眼一看,李毅看到的尽是千篇一律的护城城墙。别说是海港了,就连一个小水潭都没有看到。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李毅自嘲的说道:“呵呵,看来我李某人这一次是在这个城市里迷路了。”

    可是就在李毅刚刚感慨完的时候,李毅就听到在自己的左前方似乎有人起了争执。仔细的凝神一听,李毅感觉聚集在那里的人正在不断的增加着。

    虽然李毅本来并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但是在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李毅也只能硬着头皮向那个方向赶去。

    李毅全速向那里赶去,不过是几分钟之后李毅便赶到了争执发生的地方。不过当李毅看清了眼前的一切之后,李毅不禁是一愣。因为在这种繁华的大城池之中,竟然有人在此处摆下了一个擂台。

    而更让李毅意外的是,此时擂台之上已经有两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争斗了起来。从两人的身法和招式中,李毅看出了,正在争斗的两个人的实力竟然都是三重中阶的实力。两个人斗的旗鼓相当,李毅已经看了出来,如果两人之中没有哪个手中没有什么特别犀利的杀手锏的话,那么两个人的争斗可真的得打到天荒地老了。因为按照他们两个人这种争斗方式,以他们两个三重中阶的实力,想要通过互殴而达到力竭的地步,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无聊的看着两人争斗了许久之后,看到两个人还是一板一眼的你来我往的一攻一防,李毅终于是忍受不了寂寞,假意打着一个哈欠,对着身边一个正全神贯注的盯着擂台之上的争斗的路人说道:“这位兄弟,不知这个擂台因何而设。而台上两个正在争斗之人又是什么身份呢。”

    听到李毅的问话,这个路人明显不是十分乐意为李毅解答这个在他看来白痴一样的问题。只是因为李毅在向他询问问题的时候,出于尊重,李毅将头上的斗篷轻轻了掀了起来,所以这个路人随意的一扫,不自觉的就看到了李毅左眼之上那一道骇人的刀疤。

    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咒骂声马上被这个路人吞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路人的脸上马上露出了几分讨好的表情开口说道:“这位大侠,看样子你是刚刚来到我们呼和港口的吧。”

    李毅本来只是随意的一问,并没有指望对方能给自己做出太过详细的讲解。可是没想到自己这么一问,对方竟然好像摆出了一种准备拉开架势给李毅大讲特讲的样子。

    虽然心中暗自觉得好笑,但是对于对方莫名其妙表现出来得热情,李毅也不好直接的泼对方一盆冷水。随意对这个路人一拱手,李毅笑着说道:“这位兄弟所言不错,在下正是刚从外地赶来呼和港口,想在贵地找一处港口出海,不知道兄弟可否给在下指明一个方向。”

    李毅虽然对这个擂台多少有点兴趣,但是李毅对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是很清楚的。既然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询问些事情的路人,所以李毅再次开口的时候,还是先询问了一番关于港口的问题。

    可是这个路人显然并没有听清李毅之后询问的问题,当他听到李毅承认自己是第一次来到呼和港口之后,这个路人便兴致勃勃的开始对李毅说道:“哎呀,既然兄弟是初来此地,那你可真是找对人了。别说就在这样一个小小的擂台的事情,哪怕是你想打听处呼和港口的城主的内裤的颜色,我哈尔也是可以给你打听清楚的。”

    “这位兄台请别误会,在下并无心探查城主的内裤颜色,在下只是想知道这里的港口怎么走,我要向哪里走才能走到找到那里。”没想到这个叫做哈尔的路人竟然如此的热情,再次张嘴,都已经涉及到了城主的隐私问题。虽然李毅并不见得真的怕了那个素未谋面的城主,但是在此处李毅还真的没有那份兴致去打探那个老家伙的内裤到底是什么颜色。

    可是不管李毅如何开口纠正,这个路人真的就好像是着了魔一样,张开嘴就给李毅介绍起这个擂台的来历:“大侠啊,你不知道吧。今天这个擂台可真是大有来历了,这次这个擂台可是中博伯爵大人亲自下令,让他府中的食客在此处设下擂台,只要能够胜得过中博伯爵大人的某一位食客,那么这个胜出的好汉不但可以获得一千金币的奖励,更可以得到进入伯爵府任职的机会。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要知道,中博伯爵可是城中出了名的富得流油的大人,只要能够入得他的府内做事,不出半年,就可以在这呼和港之中买一处高档房屋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哈尔的脸上竟然路出了几分向往的表情。看样子,这家伙对这个奖励可是十分的动心的。但是李毅通过对他的探查,发现这个哈尔不但不是什么强者,甚至连武者都不是。以他这种实力想要获得比武的取胜,那可真是难如登天啊。

    不过李毅可没心思去理会哈尔的问题,见到哈尔终于闭口不再说话,李毅重新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哈尔兄弟,那不知这次中博伯爵为什么要忽然之间设下这个擂台呢。这样做,显然就是为了能够广招武学好手,但是中博伯爵又是为了什么要招收这么多的强者呢。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以他伯爵大人的身份,府中实力不俗的食客人数应该不低吧。”

    见到李毅终于将话题转到了这雷太大上面,哈尔得意的一笑,脸上露出了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之后,继续开口对李毅说道:“这位大侠,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其实这次中博伯爵大人之所以是要广招这么多武学好手,可是为了一个已经不算是秘密的秘密了。”

    “不算是秘密的秘密?这是怎么个说法,不知哈尔兄弟可否给在下说明白一些。”听哈尔说到这里,李毅的兴致已经完全被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路人的话语给吸引出来了。既然对方已经摆出一副要给李毅大讲特讲的架势,李毅索性也就顺势开口问道。

    “嘿嘿,这个嘛,您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个嘛……”说到这里的时候,哈尔顿时举起了右手,然后拇指和食指不断的互相摩擦着。

    看到哈尔摆出这个动作,李毅这下子可终于想明白,哈尔之前为何要这样殷勤的跟自己讲述这擂台的来历,但是却闭口不谈港口所在的方向。因为李毅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刚刚行走大陆的菜鸟了,看到对方摆出这个姿势,李毅已经知道了,对方既然已经成功的勾起了自己的好奇心,那么这下子也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好笑的摇了摇头,李毅不想在外人面前露出自己拥有储物戒指的事实,只是随意的向怀里一掏,顿时李毅的手上便多出了几枚金币。手腕一抖,李毅手上的金币便准确无误的飞到了哈尔正在不断搓动的两根手指之间。

    感觉到手指上的异样,哈尔先是一愣神,之后看清了手中之物的时候,哈尔不禁喜笑颜开。心中暗道李毅够变通,并且受到了李毅的金币之后,哈尔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谄媚。莫名之间,哈尔已经不自觉的对李毅摆出了一副点头哈腰的姿势,然后笑着说道:“大侠够意思,既然您都这般爽快了,那小的再藏着掖着的就有些太没有眼力了。”

    “嗯,不必客气,区区几枚金币何足挂齿,还请哈尔兄弟跟在下仔细说说这次擂台摆在此处究竟是为了何事。”看到哈尔一脸的谄媚之后,李毅之前对他仅存的一丝好感也消散一空。虽然脸上并未露出厌恶的表情,但是在说话的时候,李毅的语气多少开始变得生硬了起来。

    似乎也是感到了李毅变化,哈尔讪笑了一下之后,开口对李毅说道:“其实这件事已经在呼和港口中传疯了。据传闻,中博伯爵的一个手下在两个月前出海的时候,偶尔获得了一张海中的藏宝图。跟图藏宝图的提示,似乎那处宝藏之中藏有一些我们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财富。为了挖掘这个海中的宝藏,中博伯爵在收到了手下上交的那张藏宝图之后,马上便开始秘密的组织人手,想要在别人没有得知这个消息之前,将那宝藏收到自己手中。”

    “既然如此,这件事明明就是人家中博伯爵一人之事,你又因何说这件事已经是一件不算是秘密的秘密了呢。”听到哈尔讲到这里,李毅不禁好奇的问道。

    听到李毅的问话,哈尔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的表情。似乎他早就预知了,李毅会忍不住开口询问此事。不过此事李毅也没心思去理会哈尔这种小人得志的样子,看似随意的盯着哈尔,李毅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一道凶光。

    看到李毅眼中的异色,哈尔不禁是打了一个寒战。因为他根本想不到,眼前这个一直是笑眯眯的家伙,凶起来的时候,竟然如此的骇人。隐约的猜到了李毅的怒火,哈尔在打完寒战之后,马上老实的对李毅说道:“大侠息怒,小的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其实原本按照中博伯爵大人的计划,这个藏宝图是不会被外人得知任何消息的。可是中博家中的一个家将在参与到这个计划的时候,竟然出于贪心,将这个大秘密以大价钱卖给了城主大人。而城主大人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不甘心这个宝藏让中博伯爵大人一人独吞,结果就蛮横的从中介入,想要跟中博伯爵大人分一杯羹。”

    “而看到城主大人蛮横的想要介入到这个计划之后,中博伯爵大人干脆一横心,将这个秘密公诸于众了?”顺着哈尔的讲述,李毅皱着眉头猜测道。

    听到李毅的猜测之后,哈尔刚准备说出一句“笨蛋,当然不是。”可是当他想到李毅刚才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凶光之后,哈尔马上识趣的住了嘴,转而一脸谄媚的对李毅继续说道:“呵呵,大侠的猜测固然有道理,但是其实事情并不是这样发展的。中博伯爵虽然富得流油,但是毕竟手中并没有多少实权,面对城主大人的强行介入,伯爵大人在看到阻拦无望之后,干脆跟城主大人定下了约定,待到今年五月的时候,伯爵大人和城主大人分别派出好手,共同去那宝藏的藏身点探宝。而到时候,想要获得多少的财富,那就得看各自的实力了。所以在跟城主大人定下了约定之后,伯爵大人便凭借着他强大的财富广招好手。而为了避免滥竽充数,伯爵大人也特意让他的食客在此处设下擂台。只要实力达到一定的限度,并且有心帮助伯爵大人夺取宝藏,那么事成之后,等待他的好处自然是无法想象的。”说到这里,哈尔的脸上不禁又是露出了几分向往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南风过境乱我心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