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月清风不如你〕〔妖孽殿下的棉花糖〕〔狂武斗尊〕〔魔改大唐〕〔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浅山神话〕〔超凡贵族〕〔羸弱的代价〕〔绝武通天〕〔都市透视医圣〕〔傀武域〕〔都市最强宠婿〕〔我是法则之主〕〔混沌星墟〕〔史上第一密探〕〔渣了五个大佬后妖〕〔龙纹战神〕〔噬骨宠婚:心机总〕〔穿越到古代好种田〕〔我的爱情在奔跑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第218章 忽悠是一门技术活(求订阅求支持)
    <b>最新网址:司无涯露出笑意,侃侃而谈道:

    “十大正道,瞥去七星山庄和丹心宗。这两宗门不过从众摇旗呐喊,与魔道仇恨不深。剩下八大派,天剑门,正一道,净明道,天师道同属一脉源自道门;如意庵,横渠学派,震苍学派,端林学派同属一脉,源自儒门。后者向来手段柔和中庸,和魔道的冲突不多。反而是道门冲突不断。”

    他语气一顿,继续道,“正一道长老张秋池,张春来已死;天剑门门主洛长风更是在围攻金庭山之时被师父他老人家一招毙命;净明道如今自顾不暇,有大师兄亲自照顾。天师道一直按兵不动……所以——“

    “正一道和天剑门最有可能先发难。

    “但正一道门主张远山是出了名的胆小如鼠,此前张远山于青玉坛密会魔刹宗宗主任不平,任不平已死,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张远山不会出手。”

    司无涯分析了一堆。

    于正海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掌控幽冥教多年,若是每个属下都这般汇报事情,岂不是要累死?

    “说重点。”

    “天剑门。”司无涯说道。

    于正海点头道:“天剑门门主洛长风已死,大弟子周纪峰已经叛离,反而加入了魔天阁。天剑门的确对魔天阁恨之入骨。”

    “天剑门前任门主洛行空闭关多年,他的儿子惨死,又岂会无动于衷。”司无涯说道。

    “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谁又能想到,十大名门高手同时围攻金庭山的时候,陆州就偏偏杀了他呢?

    洛长风太过出挑,棒打出头鸟,他死得一点都不冤。

    “大师兄真不打算出手?”司无涯再次问道。

    于正海这次没有说话,而是沉默了下。

    司无涯没有继续追问。

    他对于正海的脾气,算是比较了解。

    记得当初叶天心的衍月宫被魔刹宗围剿的时候,于正海也是没有出手。

    叶天心欺师灭祖,不帮她尚且可以理解。

    魔天阁局势如此不利……于正海依旧无动于衷。

    指望大师兄出手,似乎不太现实。

    司无涯叹息道:“大师兄,还在记着那件事?”

    “你大师兄我,一向宽容大度。二师弟多次杀了我的人,我可有一句怨言?更何况是师父他老人家。”于正海淡然道。

    司无涯表面正常,心中却在不断嘀咕。

    您就差挥刀找二师弟决斗了……这还叫没有怨言?

    “大师兄说得对。”

    “即便我出手逼退天剑门,那十年以后呢?如今屏障减弱,不出五年,魔天阁会再遭大劫。”

    自从于正海和虞上戎等人离开魔天阁以后。

    十大名门高手共组织了不下五次对魔天阁的进攻和围剿。

    真正动手的有两次,一次便是十大高手设下陷阱,围攻姬天道,姬天道在这一次战斗中受伤;第二次十大名门高手率众围攻金庭山中,洛长风被杀。

    谁都不知道下次围剿什么时候会来。

    但很明显的是——

    有不少强者都在等待机会,等待姬天道寿命的大限,修为的下降。

    而这次屏障的动静,等于释放出了明显的信号。

    “五年……”司无涯念叨了一句,“五年后,大炎天下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于正海闻言,爽朗笑了起来,说道:“七师弟,想得太远,没有意义……对于我而言,眼下需要处理好的是……净明道。”

    言罢。

    幽冥教青龙殿首座华重阳从外面不急不缓地走了进来。

    抱拳道:“教主,净明道莫弃早已逃遁……现在只剩下游红衣苦苦支撑。顶多在过十天,便可拿下净明道。”

    “很好。”

    于正海神色傲然,说道,“可有潘离天的消息?”

    “属下抓了不少净明道修行者严刑拷问……全都不知道。潘离天早在五十年前离开净明道,至今未归。”华重阳说道。

    司无涯听着奇怪,说道:“什么原因?”

    “不太清楚。”华重阳摇摇头。

    于正海问道:“师弟对此人好奇?”

    “净明道在大师兄的围剿下,苟延残喘。潘离天乃是净明道第一高手,他没道理不会出现……”司无涯思索道,“所以,我猜测,有两种可能:第一,潘离天已死,这种可能性很小,潘离天修为极高,他若想逃,没人能杀的了他;第二,潘离天和净明道之间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如此说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于正海说道。

    只不过……

    这些对于幽冥教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潘离天不出现,净明道会更快灭亡。

    若是出现,于正海反而很期待和这样的对手来一场巅峰对决。

    “传令下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于正海说道。

    “谨遵教主谕令!”

    转眼又三天时间过去。

    一只传信鸟,以夸张的速度,从扬州西北角,一路疾飞,飞入了魔天阁的屏障之中。

    东阁内。

    陆州已经结束了参悟的状态。

    三天的时间,陆州感觉非凡之力恢复了有一半左右。

    想要达到饱满状态,需要七天到十天的样子。

    起码当前的速度是这样。

    他有预感,参悟的次数越多,获取非凡之力速度也会变快。

    修行之路漫漫,这种事急不得。

    “看看价格……”

    陆州生怕又出现上次的情况,参悟之后,偷偷涨价。

    他将当前的系统道具看了一遍。

    好在没有涨价。

    “咦?这是……”

    陆州在查看任务一栏之时,发现在几条调教徒弟的主线任务下,出现了一个新的任务——“寻找遗失的钥匙0/1。”

    “遗失的钥匙?”

    他开始搜寻记忆。

    脑海中关于姬天道的所有记忆,都没有找到钥匙的线索。

    陆州老脸一板,难道又和那部分缺失的记忆有关?

    平时闲着的时候,陆州也对缺失的记忆进行推理,联系前后,试图找出一些端倪,后来发现……零零散散的记忆片段就像是挠碎的纸片一样,想要重新黏贴起来,太过艰难,干脆放弃了推理。

    既然是寻找遗失的钥匙……那应该是用来打开某种柜子箱子之类容器的。

    魔天阁,似乎只有密室,和北阁的仓库是存放箱子的地方。

    不过……

    这也让陆州验证了一种想法——穿越之时,姬天道的很多东西,或许压根就没消失,而是因为种种原因散落各处。比如几个孽徒的武器,比如碧落残片,比如孽徒们修行的功法,再比如密室中的一切……这些都存在着。

    那么……这把遗失的钥匙也应该是姬天道的物品之一。

    就在这时,小鸢儿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索。

    “师父……有未署名的飞书!”

    陆州走出了房间,目光落在小鸢儿身上。

    小鸢儿身着云裳羽衣,脚踩踏云靴。

    陆州问道:“天蚕手套何在?”

    他想起在云雀楼获得的物品,小鸢儿似乎没有佩戴。

    小鸢儿扁嘴道:“太丑,不好看……放南阁里了。”

    那天蚕手套似乎男女都可以戴,卖相的确不太好看,小鸢儿若是戴了,蓝衣蓝靴,配上一双色彩怪异的手套,的确有点不太搭。

    况且,天蚕手套对于小鸢儿这样的修行者,加成不是很明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由她去吧。

    “念。”

    不管是谁的飞书,能让传信鸟飞入魔天阁,要么是那帮孽徒,要么就是魔天阁中人的联络者。

    小鸢儿点点头,念道:

    “净明道已被围剿……幽冥教教主于正海大开杀戒。净明道门主莫弃负伤逃至瘦西湖派,潘重已经前往瘦西湖,有危险……哈哈哈。“

    念到这里。

    小鸢儿停了下来,看向陆州。

    陆州随手一挥,那飞书飞入手中。

    的确什么没有署名。

    不过末尾三个字,已经表明了身份。

    “江爱剑这家伙,应该是不方便飞书……”陆州暗自道。

    陆州这么一提醒,小鸢儿恍然明白,指着手里的飞书说道:“是江爱剑这家伙的飞书,呸,我想起来了,他每次后面都要哈哈哈……”

    像江爱剑这样行事小心谨慎的人,常年在外行走,眼线和联络都很特殊,相当一部分人在宫中。

    能够在不断的飞书过程中留下较为明显的个人风格,算是生存经验的一种,类似摩斯密码,甚至更不着痕迹。

    小鸢儿疑惑道:“潘重这家伙去瘦西湖干什么?没事找事。”

    陆州看了下东阁院内,没有看到端木生和昭月的人影,便问道:“老三老四何在?”

    “在南阁躺着呢。”小鸢儿说道。

    陆州不以为然,擅闯密室,杖责他们是轻的。

    “让老三去大殿。”

    “徒儿这就去。”

    不过是皮肉之苦,以端木生的修为和手段,这三天的休养早就该好差不多了。

    当初姬天道暴打徒弟,每次好的最快的就是端木生。

    小鸢儿离开了东阁。

    陆州抬头看了一下太阳,时间还早,便朝着东阁外走去。

    不多时……他来到了魔天阁之外,看到潘离天依旧躺在原来的地方,慵懒地晒太阳,时不时喝一口酒。

    “潘离天。”

    陆州这一叫,吓得潘离天一个激灵,从地上翻了一个身子。

    潘离天看到是陆州出现,拍了拍胸口,说道:“老朽不姓潘。”

    陆州并不打算跟他较真这个,而是将手中的飞书丢了过去:“自己看。”

    飞书落在了他的身上,潘离天本想丢掉,但忍不住内心的好奇,瞥了一眼,这余光一瞥,看到了潘重二字。

    立马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将飞书上的信息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危险?”

    “你现在还能睡得安稳?”陆州目不转睛地盯着潘离天。

    潘离天眉头紧锁,原本慵懒的表情,变得凝重而严肃:“潘重已入魔天阁,阁主,不打算救他?”

    “潘重的确入了魔天阁……但这不代表本座要救他。”陆州风轻云淡地说道。

    “为什么?”

    “潘重入魔天阁,本座赐他六阳功,抵消三阴式苦寒。他本可以成为魔天阁得力干将,却擅自离开魔天阁……若是魔天阁人人如此,本座如何服众?”陆州说道。

    “这……”

    这话说得潘离天哑口无言。

    说到底是潘重自己去招惹事情。

    魔天阁的规矩是,一朝入了魔天阁,便要斩断所有过往。

    坏了规矩,落得任何下场,都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陆州看着潘离天,问道:“你到底是他什么人?”

    潘离天轻叹一声,摇头道:“老朽早在两百年前,便已不是潘家族人……”

    这话等于是间接承认了。

    陆州不打算强迫问下去,只要确认潘重跟他有关系即可……至于是何种辈分,何种关系,这些不重要。

    “你来魔天阁只是想看看他?”陆州问道。

    潘离天点了点头,不在像之前那般吊儿郎当。

    “老朽没有几天可活……临死之前的小小愿望罢了。”

    “入我魔天阁,你便可以顺理成章去救潘重。”陆州再次把话挑明。

    潘离天一怔。

    他压根就没敢往这方面去想。

    哪怕他已经离开了净明道数百年,但在外界人的眼中,他一直都是净明道第一高手,很多人都在等待着他的回归。

    若是入了魔天阁,这岂不是让修行界笑掉大牙?

    最关键的是……

    他现在修为尽废,魔天阁又看上他哪一点?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陆州再下一剂猛料,说道:“本座手中正好有一片,黑木莲!”

    潘离天心中咯噔了一下。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陆州。陆州那张老脸看起来很平静,但不知为何,却有一股淡淡的笑意……

    老朽是来蹭吃蹭喝,蹭完就走,

    怎么感觉把自己蹭进来了?

    好像被忽悠了。

    慈元获得的这片黑木莲,没想到能够在这个时候用上。

    黑木莲虽然无法彻底恢复他的修为,但最起码能够让他恢复两三成。

    对于一名修行者而言,修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陆州不相信他不会心动。

    他不再说话,负手而立,静静地等待着潘离天的回应。

    这时,小鸢儿从魔天阁中跑了过来,说道:“师父……三师兄已经到了。”

    陆州没有看小鸢儿,而是说道:“不着急……若是你师兄累了,便让他回去歇着。”

    潘离天:“???“

    阅读网址: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娇妻太美花样宠〕〔温暖的时光〕〔莫锋颜月荷〕〔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我觉得我长大了〕〔王爷,娘娘又有喜〕〔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
  sitemap